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违心愿

时间:2012-09-2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雨风 点击:

——此刻她才发现手中的书已经不是她刚看的那一页了。此页的篇名却是《王娇鸾百年长恨》。心中忽然一颤,手中用来做书签的花瓣打着旋很快的飘到了灶火里,玫瑰的花香伴着焦糊的柴草味立刻飘了回来。


  “他也是为了你好啊,他一个人拉扯你们四姐弟这么大,有多不容易啊。你也念过那么多书了。应该知道报恩啊,你应该比那些爹娘都在的孩子更孝顺才对的。你姐姐妹妹都退学那么早,因为你想读书,你爸一直顺着你的意思,供你上学,你怎么就不能顺着他一次呢。”

玉的后母一边将做好的馒头放进大锅里,一边跟正在烧火的玉说话。而玉却比她还要忙,一直以来,她习惯了一边烧火,一边看书。而此时却不得不将心从书中收回来听后母说话。因为玉的后母说这些话的时候,不时的在用围裙擦着眼泪。玉知道她是真心的劝着她,也是真心的心疼父亲。

“你爹再没有本事,也希望自己的女儿过好日子的,结婚不是读书,是要过日子的。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女人一辈子再怎么折腾,不还是要找个好人家才算是最大的事么。你看你大姐二姐,如果当初好好挑挑,也不至于日子过的那么艰难。男人长得再好看,不知道顾家,挣不来钱,有个屁用。”

玉知道她说的是许布徴。也知道许布徴喜欢她。可是后母说的是实情。许布徴长得一表人才却游手好闲,村里人都知道许布徴最喜欢的就是两件事情,一是追求玉,另一件事情就是赌钱。自从喜欢玉后,也下狠心戒赌过几次,但是最长的一次也没有超过半年。这让玉一直对他爱不起来。虽然她知道许布徴是真心喜欢她爱她,可是却恨许布徴不争气。也恨他的这种糊不上墙去的软性子。
  而让后母不明白的是,玉既然不喜欢许布徴,为什么却也不想嫁给钱曙仁。在所有人看来,钱曙仁比任何的男人都争气,这个没念过几年书的男人,长的不怎么样,可是凭着身上那股子钻营劲,从十七岁时就出外打工,没几年就混成一个很有名气的包工头,在这一带的村子里,即便是比他有学问的年轻人,也没有他混的好。农村的多数男孩子,都是依靠父母的扶持,才勉强能结婚成家。而钱曙仁的新房子却是完全是凭着他自己的力量完成的。并且连他父母的旧房子也给翻新成方圆几个村子最气派的住宅。虽然后来因为一次车祸,将一条腿给弄成了跛子,可是他在人们心中的地位依然没有减低一点。二十几岁说媒的就踏破了门槛,而他偏偏打发了媒人来向玉提亲。“我不需要能干的媳妇,也不要家里条件有多好的女人,只要漂亮的有文化的。拿得出手,看着舒心。”钱曙仁这么说。

    玉的父亲当然很满意这门亲事。好容易将几个孩子拉扯长大,也将大女儿和二女儿嫁了出去。无奈大女婿是个少爷羔子,成亲后一切的家事都要女儿操心。二女婿是很能干,可是脾气不好,一年到头跟女儿吵架拌嘴的,日子也是鸡飞狗跳的让他操心。玉是老三,也是所有孩子中最漂亮的一个,那个许布徴一天到晚来缠着她,早晚有一天要出事的。真的跟了那小子,玉一辈子就完了。而钱曙仁就不一样了,凭玉的聪明漂亮,嫁给钱曙仁绝对是对得起他,也不会吃亏。钱曙仁是个很有能力的男人,又比玉大几岁,肯定也不会让玉吃苦的。到老了,也能指望上。只是做父亲的,不好亲自对女儿说,所以夜里跟老伴商量了半天,还是让母亲出面为女儿做主。后母也是妈啊,再说自从玉儿后母来了,对她们姐弟比亲生的还好呢。玉一直都是个很安静的孩子,一定会明白父母的苦心的。

    玉的确明白父母的心情,也知道父母的选择是对的。所以她并没有顶撞后母,也没有说不愿意。只是静静的听着后母说话,一面翻弄着手中的那本古今小说。直到后母说:“如果你没有意见我就告诉媒人商量订婚的日子了。”她才“嗯”了一声。低头继续看书。而此刻她才发现手中的书已经不是她刚看的那一页了。此页的篇名却是《王娇鸾百年长恨》。心中忽然一颤,手中用来做书签的花瓣打着旋很快的飘到了灶火里,玫瑰的花香伴着焦糊的柴草味立刻飘了回来。

    “玉儿,玉儿,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会改的,我保证能改好,你相信我,玉儿,玉儿……我求求你了,别离开我……我求你……”许布徴跪在玉的面前,痛苦的喊着。玉没有扶他,却将书架上一本《飘》换在了最上层,泪流满面。

出嫁得那天,玉被打扮得很像个新娘子,坐在车里看着许布徴骑着那辆破自行车,疯了似的追在婚车后面,直到一头栽倒在飞扬的黄土之中,痛哭失声。

玉的父亲没有送她。自己对着玉屋里那只空酒瓶和一堆烧成灰烬的书抽烟。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安静的玉为什么将自己灌醉,哭着喊“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选择了伤我……”那个“你”到底是谁?

 

 

 

“我长得是不好看,可是跟着我你能过好日子,我不会让你干庄稼活,也不会让你操心。我会好好心疼你,爱你一辈子。”钱曙仁掩饰不住心中的笑意,拥着玉对她说出自己心里的话。不可置否的语气和毋庸置疑的神情,让玉感觉到站在身边的不是一个跛脚的男人,而是一座可以遮风挡雨的大山。

钱曙仁的确很心疼玉。玉没有下地干过庄稼活,曙仁为她置办了所有可以省力的家电,连洗衣服都有全自动的洗衣机替代。“我要我的玉穿最好的衣服,戴最好的首饰。”他说。于是玉的身上就有了名牌衣服,金银首饰。

  “我要我的玉回娘家最有面子,最风光。”他说。于是玉就有了代步的汽车以及回娘家时满车的礼品。尽管玉很少回娘家。

钱曙仁将玉抱在怀里说:“玉儿,给我生个孩子吧。”于是他就有了女儿笑笑。

可是钱曙仁除了爱玉儿,还爱钱。他要更多的钱,让玉儿过更好的日子。农村男人在外打拼几个月不回家很正常。有女儿陪着玉呢。当然还有深宅大院和充足的钱物。

人们说:玉真是好福气。可是玉很少出门,除了照顾女儿就是看书。别人的后院,栽瓜种豆,而玉的后院里,种满了菊花。“哎,曙仁真是拿你当孩子养了呢,宠的你这么不务正业。”后母每次来看玉儿,都带着新鲜的蔬菜。看着满院子的花儿笑她。

 

 

 

   秋天的时候,钱曙仁带了个刚满月的男孩回来。别人都说:“有了钱连孩子都能买到。”可是玉知道那孩子是谁的。

   “我只是借她生个儿子,我真的不爱她,这孩子是她生的没错,可是不还得管你叫妈不是么。长大了他也只能孝顺你。我保证绝对不会再跟她来往,也不会再见她,也不会让孩子见到她。我只承认你是我妻子,我保证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妻子,无论到什么时候,我绝对不会抛弃你的,这个家,还是你说了算的。”钱曙仁将孩子交到玉儿怀里,指天发誓的说。他真怕玉儿一生气回娘家。可是玉没有说话,抱着孩子进了里屋。

钱曙仁带着妻子儿女去了岳父家。当着岳父母的面,将写着玉名字的存折交到玉的手里,说:“家里所有的财政大权都在你手里。玉只淡淡的说了句:“我可以取出来送给我父母么?”钱曙仁咬咬牙说一切都听你的只要你高兴。

“玉儿这才叫聪明呢。只要把钱把在手里,管他跟谁好呢。没有了钱,那女人能跟他?打死他都不敢说离婚。钱放我们这里,我们就替孩子存着吧。那小子敢离婚,就叫他啥也捞不着。女儿本来就长得漂亮,再有了钱,还愁找不到好主儿?闭着眼睛找也比跟着个跛子强!”后母将玉儿送来的钱放在箱底,很有底气的劝解丈夫。玉的父亲愁眉苦脸的抽着烟,脸沉的像雷雨前的乌云:“这几个孩子,就玉儿性子最像他妈妈。唉……”

 “这些钱,以后都不要再提了,就当是我打工挣的,给你们养老的吧。”玉儿将两个孩子送到娘家,然后自己回去了。

   玉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断气了。新做的被褥将她拥着,仿佛生前那般的柔软。满床的菊花让人们马上猜到这一切都是玉儿自己的选择。而玉身上的衣服,却是结婚前最爱穿的那条白色连衣裙。没有戴任何饰品的身体,依然是那么美丽。玉的手里,紧紧攥着一封遗书,只有几行字:不要动我的身体。不要骨灰盒。不要葬礼。火化了就将骨灰埋在后院的那丛白菊花下面。

 

“啊嘿……啊啊……玉儿啊……你咋那么傻呢,我啥也不要了还不行么。不要儿子了还不行么。你早说句你不喜欢你不愿意,我绝不会那么做的呀。玉儿啊,玉儿,我都说过我只爱你一个人你咋就看不出来呢。玉儿啊,你你你干啥就那么想不开啊……”钱曙仁抱着已经断气的玉嚎啕大哭,喊得声音都变了。

可是玉的葬礼还是比所有人都风光。钱曙仁说:只有她才是我唯一的妻子,我要她连死都让别人羡慕……

被钱曙仁花高价买下来的那几亩墓地里,显眼的墓碑后面是玉高高的坟茔。墓地种满了从各处移栽来的白色菊花……

 

 

作品集雨风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