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猛子:乌克兰和我

时间:2012-02-22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荆小轲 点击:
    猛子还有一个名字——乌克兰。
                   
    如果不是他的朋友,你不要叫他这个名字,这个名字来缘于乌克兰很著名的一种动物,很胖,爱睡又爱吃,在中国的名著《西游记》被称作八戒。
                   
    猛子很胖的,八戒在他面前也会显得玉树临风。他很高的个子,大的脑袋,白的大脸上有点点的星星,使猛子的脸看上去有一点复杂,其实那只是在简单的青春岁月里,青春豆留下的痕迹,而那两个稍大一点的豆,摇身一变,成了他的眼睛,那也许是世上最小的眼睛,露着直白的凶光,不允许一滴眼泪通过。
                   
    我最讨厌谁哭,猛子说。我说,是你的眼睛太小吧,眼泪流不出来,所以,只好把那眼泪,当作尿撒掉了。猛子说你懂什么,男人天生不该流泪,男人的泪连尿都不如。
                   
    男人的眼皮是钢做的,猛子对我说。是啊,我经常在夜里听见了一些嘎吱嘎吱的声音,以为是猛子在黑暗中眨眼,起来看时,却发现那声音从嘴里传出来的,无章的声音里,涌动着青春的渴望,磨牙的猛子,一定是因为睡前的贪吃,我听见他的梦话简洁而无情——我踹死你!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把自己的大脚印留在谁的屁股上,一定是他平日里的理想呢。也许,他在梦里遇见了小时候欺负他的某个人,也许遇见了老师,一定是总给他玩难堪那个物理老师。苦大仇深的猛子,我想,这小子,说梦话时,为什么不结巴了呢?
                   
    为什么不结巴了呢,睡着了,才能直接找的自己的心,只翻出那样一句话来,为什么呢?他一向是快乐的,不会在醒时,告诉我为什么,因为,一醒来,他也不知道自己说什么了。
                   
    他很高的,长得有点违章,充满创意。我忘了什么时候开始,看他时需要仰视了,也忘了自己什么时候随着他的长高,改变了与他交往的方式了,反正我很早就懂了与时俱进,在变化中求生存。我记得我抢他的画片时,他怎样使我眼冒金星,用那一拳,提醒我,我以后该怎样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就是,不再去抢,而是告诉他,他有可能会在未来的某一刻里,得到我送给他的小猪。那个也许会有的,未来的小猪,使猛子心甘情愿的把他现在的画册给我,看着他的画册我无比的同情他,他没有画册了,只有我的那句话。不知道一句话为什么能换来自己所想的东西,现在渐渐明白了,人要没有了自尊,就更容易有智慧,一句话可以换来更多,比如一句我爱你,可以使人拿今生来换,不信,你试试?
                   
    我不是好东西,对吧。猛子也这么说。
                   
    但我是他的好兄弟,我的几句话,就可以使他觉得自己到了梁山,而我是那山上飘扬的旗。可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们到梁山干什么。猛子的笑容灿烂而夸张,仿佛随时都会走过来拍你的肩膀,对你说:兄——弟——,猛子是个充满活力的结巴,那样的爱说话,却总是说不好,说得最快的,都是无关紧要的话,而最最紧要的话,却卡在了喉咙里,卡在心灵的深处,久久的不会出来。比如那个“爱”字——。
                   
    我看到他在一个女孩子面前红了脸,高大的身影遮住了那小巧儿女孩的眼睛,我不知道那是怎样的含着期望的眼睛。我只听见猛子说了一个“我”字,就停了下来,停了十几年。停到我们自己都觉得有一点老了,才在宿舍里,把后面的话说给我听,我听他用含糊不清的醉话对我说:我——爱她!我摇着他,你喝多了傻瓜。他说,没有,你看我的眼睛,一点也不红,是的,那双细长的眼睛里含着一颗久久不能流出的眼泪,闪着阳光的七彩,一点也不红。
                   
    总有些时候,我们会让一切停下来,只为那原来停下来的某一刻,缓缓而来。来告诉我们,它还在我们的记忆里,爱,还在我们的生命。那一刻和我们的现在息息相通,改变着我们的现在,用我们不知道的方式与我们的心签下新的合约,就是建造一个未来的我,而什么样的我,对我,也是保密的。
                   
    不是还正回忆着猛子吗?我们干过的那些傻傻的事情,在我们的性格里,描上它的脚印,使我成了这样,猛子成了那样,没有那些事情,我便不会知道,猛子也会是“流泪的猛子”,甚至连猛子自己,也不知道,他的眼睛也可以流泪。那时他在寒风中等了七个多小时,只为女孩子可以用一秒的时间看看他。
                   
    那女孩也是高的个子呢,认识她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她漂亮。
                   
    我们把自己的表装在口袋里,是为了可以问人家时间,在问时间的时候,就可一顺便问一下班级,运气好呢,就会得到回答,而如果天睁了眼,就可以和人家开几句玩笑,玩笑之后,基本上就可以知道能不能约她了。那天,天的眼睛睁的溜圆。
                   
    我们就那样成功的结识了漂亮的女孩子,我们一起玩,一起在操场走路,一起去很远的地方看电影,故意的使自行车出点毛病,使那个电影延长到长长的马路上。慢慢的,当他们共喝一瓶汽水时,我知道,我们再也不是我们了,而是我和他们了。那时我也发现了和他们在一起的不合适,我便在合适的间问别的女孩子是间去了。没有了我的猛子,一定如鱼得水。
                   
    一定可以拿下了吧,我在夜里悄悄问。
                   
    哪能那么快,你以为我抢亲!要说把握嘛,也没百分之百。
                   
    那你偷笑什么,我以为床板裂了呢。
                   
    裂了好,什么都裂了,我给你换新的,全换,兄弟。
                   
    我知道猛子的心里,已经换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你知道吗,活到什么时候,心里有了爱,眼前的世界就是全新的了,充满生命和生活的气息的了,从此我的胃里,有了一场新的革命,猛子狠狠的请我吃了很多很多平日里不舍得吃的东西,我们的酒也换成了红色的葡萄酒,那是血红的青春般颜色的酒呵。
                   
    青春的血是热的,是有一些莫名的忧伤使它美丽的。我们按自己的方式生长,谁也别想约束我们,学校只告诉我们应该学习,没有告诉我们怎样活着。没有谁静下来,为无序的青春剪枝,我们生长的张扬而充满挫折。那个学不学都可以毕业有工作的校园里,没有生存的压力,只有生的活力,简单的恩怨情仇使我们觉得,这里就是社会,就是江湖。
                   
    所以呢,我在吃饭时遇到一点小麻烦,应该是很正常的。武侠的世界里,盖世的大侠总是在饭店里用一只斗笠遮住自己的脸,不在关键的时候,决不出手,而且,只用筷子。而我只有筷子的时候,想到是两条腿,我会跑掉,绝尘而去。我忘不了我在饭店里吃饭时看到的那张笑脸,灿烂的笑脸,无比的可亲,仿佛很早认识,却不知在哪儿认识的,我喜欢他,他好像也喜欢我,我对他笑,是因为他也对我笑,他走了过来,对我说:你好啊。
                   
    然后,他对我举起了一卷报纸。
    那报纸落在我肩膀上时,我才知道,那里面包了一把刀。
    这时候我的身边突然多了几个人,铁器的撞击声骤然响起时,我想起了那张熟悉的笑脸,那张脸曾经在我们的痛击下变成一朵大丽花。我知道,要做的是跑。可是我跑不快了,肩膀渗了血。被追了上来,我拖了凳子,却没有挥舞的力气了,我知道完了。
                   
    如果没有猛子,我是真的完了。
                   
    我看到了猛子,可爱的家伙正从一个商店里出来,我从来没觉得他长得那么英俊过,我喊:猛子,快来。猛子过来了,我一把拉住他,像失散了多年的兄弟。
                   
    你见过真正的倒拔垂杨柳吗,我也没见过,我的兄弟猛子拔那棵小树时差点摔了一跤也没有拔下来,只好弄断了它。猛子就那样扯了一根断树飞奔而来,他是学校男孩的噩梦,没有一个人愿意面对一百多公斤噩梦的,那张笑脸不能,那几张脸加一起也不能,怒吼声里,已经有人倒下,一下两下三下,那人像肥料一样摊在了树下,我拉住了猛子,然后扶那个人起来,虽然满脸是血我还是认出了那张曾经对我笑的脸。
                   
    我说,你走吧。
                   
    我和猛子也跑了,回去收拾一下,准备人家报复,却没有来,来的,是两个警察,走吧。
                   
    一一的和室友告别,我们跟要上刑场的烈士似的,我对猛子说,我不会让你担的,猛子说,说这有屁用。是啊,说这有屁用。谁也替谁担不了的,我交了罚款时问猛子需要罚多少,我替他交。人家说不用了,他交过了。
                   
    两天以后我的悔过书印了五百份,由人监督,一路贴来
                   
    猛子却没有。不用了,学校说他不用了,关于他的处理很快就会出来。
                   
    是退学,而且还要被送走,要送到哪里去呢?不知道。
                   
    我看到了猛子在女生宿舍楼下徘徊的身影,我看到了他的等待,关于他的处理决定已经全校皆知,他自己也知道的,我和他在一起等时,他让我走开,我知道对他最好的安慰是不安慰他,我也知道他最讨厌听的就是对不起,他会说:人是我打坏的,关你屁事。
                   
    可是,起风了。
                   
    一九九三年的冬天,在猛子等待一个女孩子时,来临了。片片的叶子在风中飞舞,像少年无章的心。猛子说我不走,如果我不对她说那句话,我不会走的。而我知道,猛子说完那句话,是不得不走的。走到哪里,我和他都是不知道的。
                   
    七个小时,比起一生来很短的。然而,如果用于做一个决定,还是长了些。猛子决定喊她,无论她看不看他,都要喊她,他喊——。
                   
    女孩子飞了下来,我看到了她飞了下来,站在了猛子面前,静静的的看他,等他。
                   
    我——
                   
    再也没有了下句,猛子便走了。后面是什么呢?猛子是个结巴,他只说了“我”字,就让我们永远的猜测,那个“我”要干什么呢?我知道,那是“爱”,那个“爱”在十九岁的一天卡住了,卡了十几年,“爱”就这样因为埋藏而变得永远鲜活。
                   
    很多年以后,我们依然可以在一起喝酒,两个不看时间的小孩不知道青春的宝贵,没有人告诉我们时间,我们也知道,青春一去不复返了,我与猛子共同工作在一个我们深恶痛绝的单位,与他交往,我仍是不断的变化方法,与时俱进,在变化中求发展,只为维持那份永远不变的友谊。
                   
    猛子依然相信着我的话,从我的嘴里,猛子永远的知道,他,猛子,会在未来的某一刻得到他的爱情。真的,我说,我不骗你。
                   
    《特区文学》
        
作品集荆小轲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