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似水流年里的那场爱情(下)

时间:2011-12-2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温柔小娴 点击:

                 余子明篇  无力挽留

  四月的天空湛蓝,偶尔有微风吹过,越发油亮的柳叶儿给人一种生的气息。而我却真切的看到那天空,那飞鸟,皆为灰色的,那生命的绿注定被我遗弃甚至遗忘。一个人坐在街边的长凳上,百无聊赖。墙的拐角,一个黑脸汉子面对着墙撒尿,我刚要骂几句,却只见他提溜着裤腰走开了。有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子从我身旁走过,表情漠然。身后的那座白色的建筑多么残酷,就这么活生生的剥夺了一个人生的权利,戴着眼镜的那个中年男人的话多么刺耳,他的简短的几个字却让我的心情跌入谷底。“请家属准备后事。”我流着泪颤颤巍巍的在那张密密麻麻的纸的末尾写下了三个字“余子明”。

  一个月前,我所在的这个城市的医院给爷爷下了病危通知书:“胃癌晚期”。我是打死也无法相信的,可我细细一看,的确,爷爷从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消瘦了?我这个做孙子的实在惭愧,从来就没有认真的注意过爷爷,他为了我付出了那么多 ,就这么走了,我如何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如何让我心安?听到那个消息,我痛苦的靠着墙滑下去,缩在墙根,哆嗦的抱着头问自己。几经辗转,我做了个大胆的决定,从单位请长假去省城更好的医院,只要能把爷爷的病医好,我此生也了无遗憾。当然,我更希望,能在那里,见到安然,永远深藏在我心底的那个女子。
 和前面的结果一样,省城的医生以同样的结果给我的爷爷判决了死刑,可没想到爷爷竟然走的那样快,短短的一个月,我小心翼翼,细心呵护,但无论我怎么努力,病魔还是夺走了爷爷的性命。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孤独最可怜的人。

  接到同学Andy电话的那天,我还陷在失去爷爷的痛苦里无法自拔,而她却通知我参加她的婚宴。按理说,刚办完白事,是不该去的,再说我也没有心情又这样颓废,去了会遭到同学们的笑话,所以我是既不愿意去的。可内心总有一个声音在迫使我:去吧,安然也会去的。是啊,安然也会去的。我想一定会去,纵使安然和Andy的关系一般,安然也会去,她从来都是那样的,我是懂她的。就说现在这个同学关系,先是毕业后各奔东西,没了音信,一到结婚,电话一个接着一个,一口一个“哎呀老同学,想死你了,你可一定要来啊。”等参加完婚礼,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各过各的日子,像从来都不认识一样。安然她受不了Andy的诱惑,比如Andy说,安然啊,亲爱的,想死你了,婚礼你可要来啊,安然就会去,一定。我想象的同时立马兴奋起来,安然,不管你现在过得怎么样,只要能让我见一面,我就心满意足。闭上眼睛,我仿佛看到了19岁的安然又一次站在我的面前。

  八月二十八日,怀揣着对大学生活的憧憬,我来到了那所学校,刚报完名的那个女孩和我擦肩而过。我走上前去,一个笑脸迎过来,对我说:“同学,你叫什么名字?”“我是于老师,快来这里报名。”凑上前去的那一瞬,我看到于老师办公桌上的那张纸,纸上的内容无比清晰,只要看一眼,便记得清清楚楚。“姓名:安然 性别:女 出生年月:****年*月*日。”安然,多么美丽的名字,匆匆填完资料,又匆匆出去,她的身影就那样消失在路的不远处。

  井然有序而又匆匆忙忙的学校生涯开始了,很有幸,安然是我的邻座,闲暇,我会偷偷的瞄她,清亮而明净的眸子,披肩长发,一袭白色的长裙将她的身材衬托的玲珑有致,身高156cm的安然,站起来头
刚抵我的下巴,这个在运动会的拉拉队队伍里我偷偷的站在她的身后比划过。课堂上,正当我想象的更起劲时,却不料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有好几次都惹得全场轰然大笑。是的,我喜欢安然,我偷偷的写过好多没有签名的情书,全被安然无情的扔进了垃圾桶,而每次当我收到班里女生的小纸条,都被我肆意的在安然的眼皮底下丢进垃圾桶,我想让她知道,我的心只为她停留。

  我内心的情感不敢告诉安然,于是努力压抑。真的没有勇气,因为我家庭的支离破碎。就在我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同时,父母宣告离婚,好似晴天霹雳,关于他们的感情破裂,我毫无知晓,之所以没有告诉我,是因为怕影响我的学习,说现在拿到通知书了,终于可以放下心了。听到那些话的一瞬,我唏嘘起来,我的父母,如果有条件有机会去做演员,那一定差不到哪里去。随后,父亲再娶,母亲改嫁。俨然,我成了年满18周岁的孤儿。奶奶过世的早,自然而然,我和爷爷生活在了一起。是父亲先有的外遇,爷爷一气之下,和自己唯一的儿子一刀两断,断绝了父子关系,离婚的第二天,爷爷便在家里的户口本做了变动。孤独,无助,失落,暴躁……所有的坏脾气随之而来,我克制再克制,隐忍再隐忍。而只有想到安然,我还知道我是活着的,心是跳动的。

  起先的三年里,我默默的学习,周末回到家里,把爷爷一周以来收集的破烂如数的拉到回收中心,卖掉。周日晚,换了衣服再回到学校。内心的伤痕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抚平,慢慢习惯和爷爷在一起的日子,却因为安然而不安起来。她有着很好的人缘,班里的胖子,文哥,林远都喜欢和她玩,每次站在窗玻璃前看到安然被他们约出去,我的心就会颤抖一次,不行,我要打破这种局面。反复思考,再三斟酌,我决定把一切告诉安然,每每想到这些,我的心又“怦怦”直跳,睡梦中,我放佛看到美丽的安然和我手牵着手走过忧伤,走过孤独,走过春夏秋冬,一切,都是那样美丽而动人。想象之余的世界格外痛苦,安然一如以往的和班里的男生玩的很疯,我试图用委婉的言语让她安静一点的时候她果真就那样安静下来了,我偷偷的愉悦起来。那种欣喜,如同夏日的小溪,一种清凉浸入心脾。

  就在安然生日的那天,我鼓起勇气送给她我精心挑选来的礼物,一条米黄色的格子围巾,安然接过的
那一刻,我看到她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和甜蜜,我的心竟然隐隐的疼痛起来,我知道这是爱的感觉,痛并快乐着。

  那年姑妈打电话给我说爷爷年岁大了,以后就不必收垃圾了,既然我的学费和生活费有父母出,爷爷的生活费问题不大,我从心底高兴。往后的日子,我把周末留给安然,那时,她利用业余时间正给一个初二的孩子上英语课,每周五的傍晚,我等候在安然的宿舍楼下,等她换好衣服,送她去那个孩子的家,一个半小时以后,我再用自行车把她载回来,坐在后座上的安然很安静,没有言语,我无意中看到她从眼神里流露出的那种幸福我便心满意足。

  时间并没有因为和安然的幸福而停下脚步,破旧的闹钟就那样不知疲倦的“嘀嗒”着。毕业在即,我想告诉安然,等我们毕业,一起投简历,一起找工作,一起吃苦,一起享福。可命运就是这样折磨人,还没有来得及告诉这些的时候,爷爷病了,大面积的胃溃疡,需要长时间的疗养。我犹豫了,我怕安然知道这一切,去面对生病的爷爷,面对我不健全的家庭。爱情,在任何时候都会临危不惧,可联想到婚姻,我能给她带来什么呢?我逃避了,我退缩了,我躲在黑暗的角落里一次又一次的哭泣。我和安然的爱情,犹如一朵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儿,还没有经过阳光雨露的滋润,便早早的枯萎了。

  Andy婚礼的那天,我去了,并如愿以偿的见到了安然,目的算是达到了。无论自己多么狼狈不堪,也没有关系,别人的笑料也罢,轻蔑也罢,只要能见到她,其他的一切都无关紧要。席间,我无话,并没
有适合我的话题,要么就是谁和谁结婚了,谁给谁写过纸条,谁还单身,谁在恋爱,这些话题都不适合我,安然和我,如两条平行线,永远的不可能再相交了。我又如当年那样偷偷瞄她,脸蛋越发的红润起来,掩藏在紫色碎花旗袍下面的身体更加的玲珑有致。当年我连摸都没摸一下的那双手的无名指上多了一个拒人千里的东西 ,闪闪的光刺得我眼睛生疼。

  那天,透过Andy家的玻璃窗,我目送着安然扭动着腰肢上了那个男人的车,我无语。但有如毛毛虫般爬动的东西由眼睛爬入嘴里,微咸……

  我知道,一切再也无力挽留。 

 

 

作品集温柔小娴 责任编辑:弃之可惜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