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谁叫生命冷如斯

时间:2011-11-26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雨风 点击:

一 凋零

  医院也许是人世间最冷漠的场所吧。月夹杂在一群有着各种表情的人中间,手中拿着化验单子,等着医生的最后确诊。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很敏锐,月虽然看不懂那些图片单子,但是自己的病不是很简单,她倒是预料到了。说实话,月最不喜欢的就是医院,排队挂号,毫无隐私的盘问和检查,以及繁杂的检查让她感到很不舒服,可是越来越严重的疲累感和疼痛让她不得不来到这个最不喜欢的地方。有啥别有病,最直白简单也是最一针见血的句子。月忽然想到这句话,自己先莫名的奇怪了一下。走进了诊室。

  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干净而沉默的一切证明那个人依旧没有回来过。她苦笑了一下,将病例放好。很奇怪自己竟然没有痛苦和恐惧。看看日历,那个日子,会在哪一天降临呢?

二 解放

 

梓晖赶到医院时,月已经离开人世了。带着啼哭不止的儿子回到家里。他喜忧参半。与幽茵苦恋了一年多,如今他终于守得云开了。月走了,也带走了压了他一年多的包袱。为了不让月受到伤害,他只能委屈幽茵住在租来的房子里。只有假装出差的时候,他才能跟心爱的幽茵过几天夫妻的日子。虽然幽茵多次要他离婚,说真爱无罪,可是他始终没有对月提出那个请求,除了对月感到理亏,还有就是他始终都觉得还有道德伦理在压制着他。月在他最贫困失意的时候嫁给了他。他不能提出离婚让人唾骂。

他有时候也想不通月为什么会如此死心塌地的跟着他。这一年来,他多么希望月会告诉他不想跟他过了,想离婚。甚至他竟然希望月会跟别的男人有私情。那么他可以理直气壮的提出离婚,然后心安理得的把幽茵带回家里。

可是月一如既往的相夫教子。不怀疑他偷去厕所发信息,不奇怪他下楼打电话,不嫌弃他薪水突然下降。也不盘问他为何频频出差。这让他心里很不安,月的忍耐与善良,让他备受煎熬,他既觉得跟幽茵缠绵的时候对不起月,又对不能给幽茵一个名分而觉得对幽茵有亏欠。

而现在月忽然离去,他的一切烦恼,都不复存在了。好像过了一个伔长的雨季,忽然迎来了明媚的阳光。他终于可以不用再顾及什么,好好准备迎接他的幽茵了。

对了,等办完月的丧事,应该把家里重新装修一下。幽茵跟月的性格完全不一样,家里的装修格局,幽茵肯定不喜欢。月的东西也该清理一下,幽茵看到会生气的。还有儿子,得让他自己睡了,幽茵可不能跟他分房睡。想到儿子,他犹豫了一下,如果幽茵不喜欢跟儿子一起生活怎么办?还是打个电话吧。

三 谷底

 

幽茵果然不愿意跟儿子同住。不过她给了他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可以将儿子寄养在妹妹家里。每个月给他生活费就可以了嘛。还有房子,幽茵说不想住在月住过的房子里,不过她也替梓晖想好了办法,可以将旧房子卖掉。再买一个新房子就行了。月那么节俭,又疼爱儿子,这么多年来肯定存了不少钱。加上旧房子卖的钱,可以换一个更大一点的房子呢。幽茵有个朋友是搞房地产的,不愁买不到好房子。

嗯,还是幽茵有头脑。妻子尸骨未寒就另觅新欢,邻居们肯定会指指点点说三道四的。换一个新房子。谁知道他以前怎么样。耳根子会清静好多呢。家里的存款会有多少呢。一向不关心家事的梓晖还真不知道,虽然前几年生活比较清苦没有存钱,这一年多又将大部分的收入给了幽茵。不过月从不乱花钱,又预备给儿子上学。怎么也得有几万吧。

当梓晖满怀美好憧憬的清理月的遗物时,没有找到他要找的存折和银行卡,甚至于月的首饰都无影无踪。却意外的发现了月的遗书,以及放在一起的巨额欠单。耐心的将遗书看完,梓晖说不上是气恼还是愤恨。骂了一句,将身边的柜子一脚踹烂。被他抓破的遗书笑盈盈的落在地板上,那上面写道:

哥:

我想也许我该向你道个歉。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跟她的事情,也知道你两年来说出差的时候都去了哪里。虽然我没有问你,也不跟你吵,但是我有恨。我恨她夺取了我的爱情,更恨你的背弃。但是我不想再争取。我不想要一个背叛者。之所以没有离开,是因为三个原因。

一是因为我不能容忍自己就那么默默的失败。我不能将我苦心经营十年的婚姻就这么拱手让人。更不能让我这么多年的付出被人肆意践踏。所以我要报复。当然我不会如她一般的不知自重去抢人家老公,也不会如一般慵妇那样骂街吵闹。但是我会将属于我的东西,全部毁掉。所以你“出差”的日子,我用我的方法,将家里的积蓄都用光了。包括房子。我已经抵押出去,相信你不久就会收到银行的通知。

对了,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应该也看到了一张账簿吧,那上面详细的记下了我向别人借的款项以及应该还款的日期。债主你也认识,所以不会还错的哈。很抱歉我借的钱多过了你的承受能力,还要麻烦你们慢慢还了。(假如她愿意跟你同甘共苦的话。)相信你们享受你们甜蜜的爱情的同时,应该不会吝惜为我这个受害者买一下单吧。

我没有离开的第二个原因就是我们的儿子。虽然我相信她将来生的孩子肯定不是你的,但是我生的,确只能是你有假包换的亲骨肉。当然如果你怀疑也可以用所有的方法去验证。只是请不要让孩子知道。也请你在我死后,担负起父亲的责任,不要将你的抚养义务转嫁他人。我借了你妹妹多少钱你可以看一下账单,上面有很详细的数目记录。相信她不可能再说服你妹夫替你养孩子了。

其实,如果我还有大把的日子可以过,我绝对不会将时间浪费在你身上,我会趁年轻开始我的新生活。可是我知道我活不了多久了。所以我觉得留着这点时间跟你们斗着玩很有趣。这就是第三个原因。这份账单,就算留给你们的爱情贺礼吧。你会喜欢的,对不对。

祝福你,我的恩人,哥哥,丈夫。

                      

                     月 一个永远的亡灵

四 醒悟

 

人死了,归宿就是那个小小的瓷坛吧。囚笼一样的罐子,是亡灵们的家。此刻月的家,就被梓晖托在手上。逝者无语,生者伤悲。然而梓晖此刻心里却只有恼怒,他恨这个冰冷的小罐子。这个表面温柔善良内心恶毒阴险的女人。死了都不愿意留下点让人想念的东西。甚至连自己的墓地钱都没有留下。害他不得不带着着一撮灰烬回家。还有近百万的债务,靠他几千块的工资,得还到什么时候啊。想到今后幽茵跟着自己只能过清苦的生活。梓晖就更恨手里的东西。如果当初自己没有救她,就不会有这么麻烦的事情了。

电话的振动拉回了梓晖的情绪,是幽茵的,依旧是振动一下挂掉。这是他们约定的暗号,以前月在的时候,他都是找个借口下楼然后给幽茵打回去。现在月虽然死了,可是幽茵还是一如既往。他忽然想起了自己在幽茵那里,应该还有点存款的吧。也许可以先应急一下。先将手上的东西处理了再说。

看看路边正是海河,梓晖索性叫车停下了,付了钱,走到河边给幽茵回了电话。“我一会就到家了,你不是有钥匙吗,先去我家等我,我有事跟你商量一下。”

“我在你家呢。”幽茵的语气,似乎有些恼怒。

梓晖心里一沉,月的遗书和账单就在茶几上放着呢:“你……看到了?”

“嗯,那个账单,是真的么?”

“嗯,我核实过了,都有欠条。这个恶毒的女人!”梓晖心里的火一下子烧起来:“你那里还有多少钱,她的骨灰还在我手上呢。”
  “唔……你儿子呢,你妹妹答应管他了么?”

“我……我还没有跟妹妹说,可是你知道她也有自己的孩子,还有也得看妹夫的意见。”梓晖心里隐约掠过一丝不安。

“我刚接到公司的电话,得去公司一趟。不能等你了,”顿了顿又说:“钥匙……我给你放茶几上了”

“你什么意思?”梓晖的头嗡的响了一下。

“没……我觉得我们不适合在一起。你老婆的诅咒,我受不了”幽茵的语气,完全没有了往昔的娇声软语:“再说,我还小,从来也没想过要给谁做妈妈。你……你别怨我,我也不想的。”

“幽茵,你听我说,你等我,别……”梓晖惶急的走向路边打车,可是他心爱的幽茵却没有让他把话说完。电话就很干脆挂掉了。

幽茵的语气那么冷。让梓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她那么说,是要分手么?还是,她根本就没有爱过。之前的日夜缠绵都是梦幻,还是刚才的通话才是梦幻?

电话又振动起来。幽茵!梓晖将月的骨灰盒随便往地上一放,双手颤抖的捂着电话,他多么盼望是安慰而不是告别。然而却是一个陌生号码发的短信,不过梓晖还是打开看了一下,差点气的吐血——银行的催款短信!对月的恨一下子又膨大到了极点,梓晖骂了一声,一脚把月的骨灰盒踢到了河里,该死的,十年前就该下去了!

不过生气也好,愤怒也好,跟幽茵的感情,还是不能单凭一个电话就这么算了。梓晖相信,幽茵还是爱他的,只是月的遗书惹她不高兴才那么说的。只要他买个小东西哄哄她,就会好的。对了,就买她最喜欢的情趣内衣好了,当初也正是因为她的富有情调的内衣和丰满的身体才会让他对她一夜倾情难以自拔的。

可是事情却比他想的要冷的多,幽茵已经退房了。第一次见他的房东显然不知道他与幽茵的关系,疑惑的说:“你是找那女的还是男的啊,刚那个男来一起搬的家,看着不像夫妻,却也不像一般的朋友。”

男的!梓晖心里一沉:“怎么会不像夫妻呢?”

“看着不像,不过房租却都是这个男人付。说是为了离工作单位近才租的,不过说退就退,连押金都不要了,哪有过日子人这样的。”

梓晖一阵晕眩:房租是别人付的,那么这一年多来自己给幽茵的所谓房租也是幽茵的谎言了。存钱过日子,还会是真话么?

果然幽茵的电话再也打不通了。几天来梓晖再也没有看到过这个曾经跟自己同床共枕海誓山盟的女人。

无罪的爱情,梓晖嘴里心里诅咒这虚假的世界,一面呕吐一面打开家门。却看见儿子惊恐的扶着卧室的墙壁看着他:“爸爸,我们是要搬家了么?”他一把将可怜的孩子抱在怀里再也忍不住哭道:“儿子,以后就我们两个人了……”

酒醒了,心也醒了。世界上什么都是假的,只有儿子是真的,为了这个被母亲抛弃的孩子,他要承担起一个男人应该承担的责任。

 

 

五 祭奠

 

几个月的清淡生活,渐渐的平复了梓晖心里的怨愤。没有女人的日子,他像其他单亲父亲那样照顾着儿子的饮食起居。忙碌的一面上班一面教养孩子。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没有了妈妈的孩子,一下子懂事了好多,虽然搬家时执意的将自己的玩具箱一直带在身边,可是却不再像以前一样玩个不停。每天自己放学回家,不等他说,就去写好了作业拿来给他看。甚至还会帮他收拾房间。儿子无语的安慰,让他看到了生活的希望。租来的房子,窄小却很温暖。巨额的债务,慢慢还吧,十年前他不也是一无所有么。

想到十年前,他不由的又想起了月,这个让他爱过也恨过的女人。时间淡化了冲动的情感,他开始回想起跟月生活过的点点滴滴。月比他小十岁,那年年过而立仍孑然一身的他,路过海河边得时候,将欲轻生的月,从河边拉回了家里。之后两人就闪电般得结为了夫妻。之后的生活平淡而恩爱,月虽然不像别的女人那样工作赚钱。但是每天下班回家,她总将娇小的身体贴在他胸前,浅浅的笑一笑。然后去准备晚餐。拙劣的厨艺作出来的饭菜,色香味不佳却永远都是热的。如果没有后来的疯狂挥霍,也许,她真的可以算是贤妻良母。想到月的挥霍,梓晖心里忽然疼了一下,如果不是自己先遇到幽茵,月会变么?

妻子去世后儿子的第一个生日。梓晖带着儿子来到了当初扔下月骨灰的地方。细小的生日蜡烛在黄昏的灯光里孱孱的摇曳着。儿子闭目许愿的时候。梓晖默默地看着河水,对月说:今后,只有爱,没有恨,一切,就让它过去吧。

六 千年修

 

回到家里,儿子依偎在他怀里,用肉肉的小手拭去他眼角的泪,轻声的问:“爸爸,你想妈妈了么?”

“嗯”

“我妈妈是在那个河里么?”

“嗯,是爸爸不好,不应该让你妈妈自己呆在河里。爸爸是混蛋。”

儿子没有再说话,沉默了一会又问:

“爸爸,你会跟那个陪酒的阿姨结婚吗?”

梓晖没想到孩子会问这个问题,是月告诉孩子的吗?还是别人的议论?

“爸爸,你会跟那个陪酒的阿姨结婚吗?”儿子重新问了一次。

“不,没有任何阿姨,只有爸爸妈妈和你。”梓晖抱了抱儿子,心里既难过又愧疚。“你自己玩一会吧,让爸爸抽颗烟。”

儿子没有再提问。自己走到玩具箱那里,开始翻起来。一会拿了一个小盒子过来扯了扯他的衣角:“爸爸,你真的想妈妈了么?”

“嗯,真的想了。”

“爸爸,这个给你。”

“嗯,爸爸陪你玩。”以前父子总是每人拿一个变形金刚假装打架,自从月去世后,他真的没有陪儿子玩过了,这个盒子里,是奥特曼还是怪兽呢?

“妈妈让我给你的,她说等爸爸带我去看她了,就可以给爸爸了。”

用透明胶带封固严密的玩具盒里,是月的所有首饰和一个信封。梓晖抖着双手取出信封里的东西:一张存折和五个银行卡。还有月的第二封遗书。

 

哥,我永远的爱人:

我知道,这封信你用不了多久就能看到的。

你知道吗?自从十年前你在河边救了我回家,我的就将自己的全部交托给你,从来也不曾离开过。虽然你比我大,虽然别人都说我们不般配,可是我喜欢你,爱你,却从来没有因别人的议论而停止过。

我喜欢你一面怪我任性一面将雨衣的罩在我头上。我喜欢你下班回来轻轻抱着我吻我的额头。喜欢你看我撒娇时怜爱的眼神。我喜欢你一面吐舌头一面夸我的菜炒的好吃。我喜欢你拍着手笑我熬粥烧糊了锅底。我喜欢你一手牵着儿子一手牵着我过马路。我喜欢你半夜跑到我的卧室,将我偷偷的抱到你的床上。你对我的好,我永远不会忘记。

当我知道将要离开你,我的心里竟然没有对死亡的恐惧。我知道我来过这个世界,我曾经有过那么爱我的丈夫,有过那么聪明的孩子。身为一个女人,我得到了一个女人应该得到的东西。我永远都会记得,我们曾经有爱的每一个日日夜夜。不论有没有过奈何桥,喝孟婆汤。如果有忘川河,不管有多风大浪急,我都会跳下去。

请不要怪我,打破了你美丽爱情的梦想。我只是不允许我心爱的丈夫,一直被坏心的女人玩弄。追声逐色的场所,不会有真的感情。如果有人真的爱你,那将是我的幸运,我多么希望能有个善良的女人,在我离开的日子甘心情愿的替我爱你。

所有欠单的钱,还有房子,我都没有动用。存折和银行卡的密码,是我们结婚的日期。如果你忘了,就问儿子。在他脖子上挂着的吊坠里。

再叫我一声月儿好吗,听我说最后一个请求:如果你将来再次遇到爱人,请不要许诺她来生。因为我会在那里等你。

不要忘记我好吗,我今生永远的爱人。

 

                                                 你的月儿,一个在你身边永远都长不大的人

作品集雨风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小虫儿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1-10-09 00:10 最后登录:2014-05-14 1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