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不再是青春年少

时间:2016-08-30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落影子离 点击:

         临近毕业的那几天,同学们都很疯狂,疯狂地聚会,疯狂地追求心爱的人,疯狂地找工作,总之就是一片疯狂。每天晚上啤酒摊总要醉倒那么一些人,互相说着胡话,谈论着大学生活的细枝末节,过往的恩仇矛盾都在一杯酒中尽数消散,大有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抿恩仇的豪迈。
 
       疯狂的气氛中总是凝结着悲伤的气息,因为要各赴前程。
   
       那天晚上我们宿舍也是如此,互相碰着杯,互相说着激励的话,谈论从前过往,谈论今朝以后,然后又谈论及自身,当谈论爱情工作事业时,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有好长一段时间只听见酒杯的碰击声音,这似乎是一个相当现实的问题。
 
        萧晔突然抓着桌上的啤酒一阵猛灌,橙黄色的酒汁有一半洒落在地上,然后把头深深地埋进腿间,他的心里在哭泣吧。我们都知道他喜欢班上的一位女孩,从大二的时候就开始喜欢,如今毕业了还是没有任何结果。
 
       女孩长得很漂亮,甜美的长相加上修长的身材自是有一种魅惑众生的妖冶,在班上和院系也是一风云人物,有很多追求者,绯闻不断,艳名远播。其中萧晔也是她的追求者之一,只是她对他们都是若即若离的态度,对他也一样。
 
       当我们知道萧晔喜欢康文洁时,所有人都大跌眼镜,表示不相信。萧晔性格内敛,怎么会喜欢性格张扬的人呢?我们都不怎么看好他的爱情,表示让他迷途知返悬崖勒马,否则他会迷失在错误的爱情里。为了不让他危险的爱情继续,我们甚至为萧晔分析了康文洁的“男朋友”,扳着指头一一数着,从大一到现在,从本班到系上再到外系,两只手的手指头用完了再加上两只脚的脚趾才勉强数过来,得到的这数字连我们自己都有些吃惊。这下你吖的总该退缩了吧,没想到他豪气云干地来了一句:茫茫人海中,虽千万人吾往矣!
 
      我轻轻地说了一声,是色迷心窍吧。
 
       萧晔特贱地伸出一根中指对着我摇了摇说,你没谈过恋爱,你不懂!
 
      我开玩笑地说,你只会惨烈地死在女人的石榴裙下,到时候你就哭吧。
 
      萧晔拍着我肩膀豪爽地说:哥们儿你放心吧,等到我把康文洁拿下,让她给你也介绍一个她们寝室的妹子。
 
      对他的话我只是笑笑,既然他如此坚定地喜欢康文洁,那么我也只能同样坚定地支持,因为他是我最好的哥们。
 
        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这句话果然是千年不变的真理啊。
 
       年轻的时候,我们总为自己喜欢的事或者人冲动,即使知道那样做无意义无结果,也没有想过要退缩。即使受伤了,流血了我们也心甘情愿,因为我喜欢,没有复杂的理由,就是这么简单。
 
        良久,萧晔把头又重新抬起,啤酒摊上的灯光照在他消瘦的脸上,我似乎看到他眼角有晶莹的东西即将滑落,他拿起一瓶啤酒又灌了下去,我们都很难过,但是谁也没有劝他。
 
       一瓶啤酒结束,萧晔突然抓着我的肩膀说到:“如果当初我听你们的话也不会落的如此吧!你们会不会嘲笑我,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像等待被施舍的乞丐?”
 
       我摇了摇头,“不会嘲笑,因为我们是哥们。你更不是乞丐,你的付出只能说是她不配拥有。”
 
       萧晔松开了抓着我肩膀的手,在他的位置七倒八歪地躺着七八个啤酒瓶子撞击在一起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他整理了一下情绪,对着我们说,“还记得大三那次和她去敦煌旅游吗?”
   
       我们点头都说记得,那次我们也都很为萧晔高兴,以为他要成功了。千军万马中只有他一个人成功地走进了她身边,与她共享山河秀丽。
 
       那次回来我们都开玩笑地问:睡了没有。
 
       萧晔很君子地回答,“不要把我想地和你们一样禽兽。”
 
      自那以后萧晔整个人变了个样,康文洁喜欢听陈奕迅的歌,萧晔手机里面下载的全是陈奕迅的歌,从不唱歌的他每晚在寝室里狼哭鬼嚎的吼个不停,说是学会了要唱给她听;康文洁喜欢看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从不看小说的他不知从哪里找来了厚厚的一本《鬼吹灯》(萧晔认为鬼吹灯就是盗墓笔记),看了一两天问我吴邪怎么还没有出场啊。我看了一眼书的封皮有些哭笑不得,大哥你这是逗我吧,吴邪在盗墓笔记里面,你特么的在鬼吹灯里面找;康文洁喜欢吃6号食堂的麻婆豆腐,萧晔一下课就跑去排队,有时候为了排到前面甚至不惜和别人动手(消瘦文弱的他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
    
        那时候他们的关系在外人看来是很好的情侣关系,就连萧晔自己也认为。
 
       事情发展到毕业的这几天,突然完全转变了。她对萧晔说,我的工作还没着落呢。
 
       萧晔说:我帮你找。
 
       康文洁说:谢谢你的好意,我自己可以找到工作。
 
      萧晔怔在原地,一时没有回过神。
 
      康文洁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了。
 
        萧晔远远地看到一个男生对着康文洁招手,康文洁走了过去,偎依在男生的怀抱里走远了。萧晔的世界在那一刻完全崩塌,他想大哭,他想找那个男生决斗。萧晔知道那男生是个富二代,呵呵,这就是她所谓的自己能找到工作?
 
       夏夜的风带着悲伤的气息抚过受伤的人儿,悲伤的男孩此刻充满了痛苦。那美丽漂亮的女孩你是否也痛苦呢?你大概会是幸福的吧。
 
        夜空稀松的散布着几颗星星,曾经听老人说过,天上的每一颗星星对应着地上的每一个人,也就是我们在天上可以找见自己的本命星。我想最遥远最微弱的那颗星星或许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人吧,那可能是我,可能是萧晔,又或许其实什么都不是。
 
       啤酒摊陆续打烊了,只有我们所在的这家啤酒摊还没有,老板对着我们小心翼翼地说:各…各位,时间不早了,今晚就到这里吧。老板斟酌了一番词语继续说到:要不明天我请大家继续。
 
       萧晔借着酒疯一拍桌子:怎么?怕我们付不起酒钱。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400元摆在桌子上:再来4箱酒。
 
      老板没有上酒,萧晔有些生气了,这时候气氛有些紧张。
 
       我们连忙对老板说,我这哥们喝醉了,希望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老板也算是和气:没什么,谁没年轻过,我像你们这么大时候也伤心过,痛苦过,少年人经历一些痛苦总是好的。
 
      我们架着萧晔回到了寝室,已经凌晨一点多了。
 
       萧晔说:我要给她打电话。
 
        我们都说算了吧,已经很晚了。
 
       但萧晔非要坚持,于是拨了她的电话,电话用的免提,刚响了三声就被接通了,看来有人注定今晚无眠。
 
      先是康文洁说的话:这么晚了还不睡?
 
        萧晔说:“我有话对你说。”
 
        “有话明天再说吧,时间不早了。”
 
       “不,明天是不确定因素。”
 
       “好,那你说吧,我听着。”
 
       “还记得陈奕迅的那首《因为爱情》吗?”
 
       那边明显沉默了一下:“记得。”
 
      “第一次给你唱的时候,你说很难听,现在我功力有所长进,你要不要再听一次?”萧晔笑笑。
 
       “嗯。”
 
       “给你一张过去的CD,听听那时我们的爱情,………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给你一张过去的CD,听听那时我们的爱情,有时会突然忘了我还在爱着你。”
 
       低沉沧桑的声调,仿佛历经了岁月的颠沛流离,一种恍若隔世的岁月沧桑,在时间和空间的坐标上无限拉伸。正如埋藏了百年的老酒,在某一时刻突然打开,那浓烈的香味喷薄而出,醉倒世人。这歌声大概就是醇香的老酒或者内心间不能压抑的情感,一旦喷发却是浓烈至极,灼人肌肤。一段感动天地的爱情,注定要被世人传颂,但我们的爱情是平凡的,最终不会留下什么痕迹。
 
       一曲终了,感动了满宿舍的爷们,可感动了电话那端的人儿?
 
       “依然很难听,谢谢你,谢谢你给我快乐,我今晚很高兴,也很感动。萧晔,明天我就和赵高明(之前的那个富二代)说清楚,我是不喜欢他的。”似乎有抽泣声音。
 
     “康文洁,我爱你,但我不会强迫你也爱我,这世上有很多事就是不完美的,正如我爱你一样。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小伙喜欢一个姑娘,于是这个小伙每晚给姑娘送一朵玫瑰,并且说一句‘我爱你’,小伙坚持了99天,这99天里姑娘对小伙始终没有理睬,到第100天晚上时小伙没有去,姑娘等了半夜也没有等到小伙,姑娘很失望,也很伤心,如果小伙第100天晚上来,那么她一定会答应嫁给小伙的,但是他没有来。有很多人对小伙的做法很不解,有人问,你既然都坚持了99天,为什么不能再坚持一天,小伙回答,99天是我付出的过程,还有一天是为我自己的尊严。男人可以爱,但不能爱地低贱。”
 
       萧晔说完就挂了电话,那一刻我们觉得萧晔特别爷们,是的,男人可以爱,但不能爱地低贱。
 
       电话那边的人不知道是什么心情,应该是伤心的吧。
 
      自那一晚之后萧晔再没有去见康文洁,然后我们都如期地毕业了。 
 
        萧晔毕业以后去参军了,那天我们在兰州车站为他送行,穿一身绿色的军装,胸前别着一朵大红花,特别英俊潇洒。汽笛长鸣,列车渐渐的开动,我们对着列车使劲的挥着手,有一种叫做泪水的东西模糊了眼睛,那不是矫情,而是我们兄弟间的真情。列车渐行渐远,我们的兄弟去了远方--湖北襄阳,请不要悲伤,也不要哭泣,当下一个夏天时,我们也许再会相聚。
 
       有好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没有萧晔的消息(军队上不允许带手机)。直到三个月以后,我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是湖北襄阳的号码。
 
        我猜测一定是萧晔的,电话接通之后果然没错。他给我介绍了他在军队里的情况,并且说他过的很好。我只是静静地听着他讲,我想他一定过的不好吧。
 
       之后的时间里,我们大概每隔一个月左右通一次话,只是我们谁都没有再提起康文洁的事。有一次我偶然听同学说,康文洁再萧晔参军之后伤心了一段时间,但很快又振作起来了,最后和富二代赵高明修成正果。
 
       毕业之后,应化2班的QQ群就像坟墓一样安静,偶尔跳出一两个小鬼看看没有人,于是又归于近乎死亡的安静。我们宿舍重新组建了一个群606兄弟群,刚开始时热闹非凡,你一句我一句的争论不休,到后来几乎没有人说话了。
 
        也对,走上社会,我们就有自己的步伐了,你的路途,我的前程,你有你的事业,我有我的窘迫,于是我们都很忙 ,于是我们各自奔波。你说待我有所成就时,定当陪你醉酒千觞。我说待你回归之时,不论风雨定当亲迎。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叶赛宁的诗。
 
       不惋惜,不呼唤,我也不啼哭,
   
      一切将逝去……如苹果花丛的薄雾

      金黄的落叶堆满我心间——

      我已经再不是青春少年。


       ………
      我已经再不是青春少年。
  
 
 
 
 
         后序:这篇文字写完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一直没有发表。原因有二,其一,这篇文字以我最好的一个兄弟为原型的,如果就这样随便写了发表,我心里会过意不去的。当时写完给他看过,他说挺好,我自己又看了几遍,还是不太满意。其二,之前没有写过这种类型的文字,心里挺忐忑的,不知道写的怎么样。于是今天重新读了一遍,略微改动一些枝节,鼓起勇气发表了,不论好坏,权当自娱自乐罢了。
作品集关于青春的文章 落影子离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6)
85.7%
踩一下
(1)
14.3%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落影子离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4-01-11 20:01 最后登录:2016-09-04 1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