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画中烟火残缺

时间:2015-02-1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三千瓢 点击:

    明天,木槿就要离开了。
    这个她挥霍了三年青春的小城。
    在她单人租住的公寓里,木槿装起一摞摞画稿。那些画稿是她两年的心血,然而她在想是送去废品站呢,还是装箱带走。
    风涌进大开的窗户,“哗哗”吹开桌上黄旧的速写本,落了一张宣纸在地上。木槿听见声音,转头看了一眼,便又转回去收拾手边的画稿。过了几秒,仿佛想起了什么,她停下手里的动作,回身拾起那张宣纸——
    “凌云志”龙飞凤舞带着沧桑的颜体。
    居然是它。
    就像解开了封印似的,那些记忆,一下子从脑海里涌了出来。她发现,那天的阳光的温度和风的香味,她都记得一清二楚。
     “木槿,你的画还没画完吗?”苏戈收着画板,语调轻快地问还在画静物的木槿。
     “还有两幅水粉!等等!很快!”木槿的手飞快地在画纸上涂涂抹抹,明明暗暗的线条,很快在画纸上抹出讲桌上的几只水果和罐子。
    阳光渐渐变成浅金色,越来越多的学员像往常画完作业以后那样,去缠美术老师的一张字。
    美术老师是小城里有名的老画家,看起来却像个落魄的老头。杂草似的头发,黄褐色的老皱皮肤,一件惯穿的藏青色旧外套,实在不符合学员们心中对画家形象的憧憬。但是,他的绘画水平无论是什么画系,都让小城里所有画家仰望。美术老师不仅画画一流,而且雕工和书法在小城里也是无人出其右。
    “木槿!我今天拿到老师的字咯!”苏戈满面春风地从人群里挤出,手上捧着一张宣纸,上面墨迹未干。
    “哦哦,死老头给你写的是什么?”木槿在和最后一张作业奋斗,笔下如风,随口应答。
    站定后,吹了吹宣纸,“凌云志。”苏戈颇有几分得瑟。身为木槿的闺蜜她可是知道木槿念叨这三个字很久了,而且对木槿有求必应的美术老师,一直不给木槿写。
    “什么!那个死老头!”画笔丢进洗笔桶,木槿终于看向苏戈,露出一个大大笑容,“苏苏,把这张给我吧,反正你已经有一张了嘛。”
    “不给。”苏戈笑得惬意,颇有你来抢啊,我也不给的得瑟劲儿。
     经过一番打闹,苏戈把干透的宣纸塞给木槿,“给你了,给你了。”
    “苏苏,你最好了!爱死你啦!”木槿欢叫着,小心接下。
    后面,大概是很狗血的,苏戈给木槿的字,在木槿转头收拾好画具后,便找不到了,仿佛那幅字没有出现过。苏戈也不知道它在哪里,急得直翻自己画具。木槿面色不虞,却也只好说,“唉,算啦算啦,等我拿下大奖,死老头说好给我写。”
    
    木槿不是得不到老师的一张随手字,而是,老师故意吊着她,要木槿在小城绘画大比时得新星奖才给她写,还趁机让她每天多交五张作业,天知道,她之前已经是要多交十张了!
 
    想到这里,木槿突然笑了。她以为是被人随手拿走了,甚至还怀疑是苏戈拿了,没想到居然是被自己夹在速写本里。这张字,是毫无意义了。有意义的时候,她也有另一张送人,还是死老头特地给她写的,作为获奖奖励,还盖了死老头风骚的私章。
     要知道,死老头,每次下课后给学员写的字他都不肯盖私章,总是笑呵呵地摆手,“写着玩儿的,不能盖,不能盖……”可见木槿这幅字的难得。
    
     凌云志,“小生姓凌名羽,字云志。姑娘不介意就由小生背你下山吧。”这句话,在木槿的梦里一次又一次出现,枕巾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木槿和凌羽的遇见,是在大一的十月二号,美术老师带他的全体学员们去小城最高峰锻炼身体,呸,写生。
    “留我两天……就是为了来……这里爬山!死老头……假期作业……那几张画我不交了!”爬到半山腰,木槿已经受不住了,她大口大口的呼吸,她此时此刻只认为自己需要大量大量的空气,不然,她就站也站不住了!
     “哎呦,小木槿,你这么缺乏锻炼,为师带你来爬山,可是为你好哟!”
     在半山腰上稀稀拉拉的学员,听到美术老师的话。学长学姐们肆无忌惮地笑开了,同年的学员欲笑不笑地憋着。
缓了几口气,木槿涨红着脸咆哮道,“死老头!”
“嗷呜”木槿忽然嗷叫一声,身子一矮,一屁股坐在青石台阶上。
     “木槿(师妹)!怎么了?”
     “脚扭到了。”木槿手罩着脚踝不敢碰,脸皱成一团,又是喘气儿,又是倒吸气,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一团藏青色矫健地下来蹲在木槿前面,“小木槿扭伤脚啦?这可怎么办呐?老师还要带学生画画呢,可小木槿一个人也下不了山。唉,真是让人为难啊。”一边说着,还想摆弄木槿的伤脚,被木槿一巴掌拍开爪子。
     “青木老师!”一个清朗的声音从木槿头上传下来,对了,美术老师说自己叫青木,小城里也没人知道他的真名。虽然没人指出这个名字是假名,但也没人认为它是真名。
     青木老师抬起哪颗乱糟糟的头,仰着老皱的脸,独一双眼睛是清澈的,望向来人,“是凌羽小朋友啊,来,我给你个任务。”
     “嗯。”凌羽背着画具,步子轻快地下来,“青木老师,要我帮你做什么?”
     “唔,我的小木槿脚伤了,你背她下山。老师我,就带着同学们去画画儿。”青木老师站起来,大手一挥,“走啦!”
木槿没有去看老师给安排的男生,只是不可置信地盯着青木的背影,他他他居然把她抛下了,还抛给一个陌生人!。
     半山腰上,停住的年轻学生们又开始说说笑笑地登山。那一团藏青色在木槿的瞪视下,悠哉悠哉地踩着石阶走了。
     凌羽沉默地看着木槿恋恋不舍地看着青木老师,心中不由感叹,这个小师妹果然好学啊!但是他还要完成任务呐,可不能这么让她耽误时间啦。凌羽弯下腰,朗声道,“小生姓凌名羽,字云志。姑娘不介意就由小生背你下山吧。”
    木槿一惊,抬头便望到一双盛满笑意的眼眸。眉目如画,这是木槿想到的一个词,用来形容她看到的这张脸。
    “嗯?”不见这呆呆的情绪外露的小师妹答话,凌羽好脾气地提醒她回神。
    “啊!等等,等等……我先打个电话给我爸爸。”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划了好几次密码,都没能解锁,凌羽弯着腰伸出手给她划开了手机。
作品集三千瓢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三千瓢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02-18 09:02 最后登录:2015-04-02 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