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遗爱(2)

时间:2013-06-21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离殇 点击:
(二)
    人生若只如初见,初见时虽然带有少许尴尬,却依旧让我念念不忘。看着飘落的雪花,我放纵自己细细的去怀念,怀念那些被我深锁的记忆。不知,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的相遇,还记不记得那个怯懦胆小的沈熙雅。可是我依旧记得你,记得那个阳光般的大男孩-陈亦初。
    或许是因为我们的意外相遇,或许是因为冥冥之中的缘分。再次安排座位时,娟娟依然是我的同桌,你依旧坐在我的后面。可我们却没有多少接触,因为我没有勇气。你是那般耀眼,像阳光一样闪着光芒。我的物理很差,这在我的作业上显示的淋漓尽致,全是鲜红的“倾斜十字架”。这让我很是郁闷,午饭也没吃,全副身心都投入了这一张薄薄的卷子上。娟娟回来时我正在苦思冥想一道难题,她看我苦闷的表情便和我一起研究。可是好一会我们也没有得出正确的结果。坐在后面的他看到我们这样,便主动给我们讲解。
    他的思路很清晰,被他一讲,我茅塞顿开。我奋战了一中午的题,被他几分钟就搞定了。我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太笨了。
     “我真是太笨了。”不想,我竟把自己心里的话说了出来。我懊恼的敲着头,觉得又一次丢脸了,而他则是笑出了声。 
   “呵呵,你真可爱。”他笑着说道。
   我当时只觉得脸瞬间变得热起来,尴尬的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干笑两声。
   “是吧,我家熙雅最可爱了。而且动不动的就脸红,让人忍不住逗弄她。”娟娟凑过来说道,还用手摸着我的脸颊,脸上挂着“色色”的表情。我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觉得空气变得稀薄了,让我连呼吸都不顺畅。虽然娟娟也会逗弄我,但是却从没有在男生面前这般过。我只觉得整张脸都烧起来了。
    我看着娟娟嗔怒道:“娟娟...”他们笑开了怀。哦,忘了说了,陈亦初的同桌叫徐明,是个酷爱打篮球的人。他话不多,但是只要一提起篮球,他便开始滔滔不绝。
    我被弄得不知所措,只好假装做题,他们又是一阵大笑。经过这样调侃,我们就成了好朋友。不过我们四人当中,我还是经常被逗弄的那个。
    高二,课程变的繁重。每天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做不完的卷子,记不完的笔记,像一座座大山,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我的物理实在太差,所以经常请教他,久而久之陈亦初便成了我的“补习小老师”。听他讲题,好像再难解的题目也变得简单。而我对他,有最初的佩服到了崇拜。晚饭的时候,我们便去操场看徐明打篮球,有时也会在操场上散步。
   学校的操场是新建的塑胶操场,从教学楼上向下望感觉像是草地。走累了,我们便坐下闲聊,很是悠闲惬意。通常是娟娟和陈亦初在说话,我只是认真的倾听。他的学识很渊博,讲了许多我们没有听过的事。声音沉稳而有力,我总是不自觉沉静在他的声音中。而当我很认真倾听的时候,他就会暂停一下,然后问我。
   “你怎么都不说话?”
   “我...因为我在听啊。”然后干笑两声低头掩盖自己的无措。
   “因为熙雅害羞啊,在你这这样一个大帅哥下更不敢说话了。”娟娟在旁边取笑我。
    这时,我总会作势要打她,她便跑,于是我们互相追逐。他看着我们嬉笑玩闹,到最后被娟娟拿来当挡箭牌。跑累了,我们又坐下休息聊天。再也没有比那时更快乐了吧。
(三)   
    学习是很枯燥的,在枯燥的环境中进行枯燥的事是痛苦的。所以,他们商讨了一个游戏。那就是,当两个人以上对作业题有不同见解的时候,打赌谁的答案是对的。输的人要答应赢的人一个要求,不过只限当天。开始的时候是娟娟和他打赌,结果娟娟输了。那时毕竟接触不多,所以也没敢提出什么要求。但是娟娟说既然要玩,就要敢于承受。于是,他便要求娟娟帮他发物理卷子。对了,他是物理课代表,不然怎么会教我物理呢。后来,大家越来越熟,要求也就越千奇百怪。娟娟和徐明两人坏点子很多,经常捉弄彼此,为我们增添了不少乐趣。不过,我很少和他们打赌。因为我很容易受别人的影响,很少坚持自己的观点。
    不过,我们两个还是有了一次打赌。那是一次下午自习,我和他对照一道数学题的答案,之后发现两人的答案不一样。这一次我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信心,只觉得自己的方式是对的。我们向课代表借了答案后发现和我的一样。我心里暗暗觉得松了口气,可是他却认为不对。当老师来的时候我们询问了具体的答案,老师说答案是错的。唉,我就知道自己没那么幸运。只是令我意外的是他提出的要求竟然是让我陪他去操场散步。娟娟和徐明都暧昧的看着我们,我只是愣愣的看着他,心跳的频率开始变快。只是,我清晰地从他的眼中看出那暗藏的忧伤,我想,他只是想找个人诉说吧。所以,我虽然被娟娟他们起哄弄得脸通红,但却并未慌乱。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看出他隐藏的情绪,但是我真的知道他有心事。果然,他说他的压力很大,家里出了一些事让他担忧,但是他什么都帮不上忙。他不知道该和谁说这些,但是他觉得我是个很好的倾诉对象,所以愿意和我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和你说话就觉得很舒服,让我觉得没什么压力,好像什么烦恼都没了。或许是因为你能轻易的说出我真实的情绪。”
    其实我很想告诉他我没他说的那么好,我只是很敏感罢了。但是,我什么都没说,我只是默默的倾听。
    我还记得前些日子连着几天,他虽然和平时一样和娟娟、徐明一起笑闹,但是我觉得他身上的某些东西变了。他虽然笑着,但是我觉得那笑容像是一个虚假的面具,放在他的身上看着很不协调。我皱着眉看着他,很想问问他:“你为什么不开心?”看着他愣住的表情我才知道我不自觉的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娟娟和徐明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我和他。我尴尬的摆摆手,连着说着对不起便急忙跑进教室。事后,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他看我的眼神多了某种东西。他说,他那些天确实不开心。但他没想到的是,我竟然能看出他隐藏的情绪。
    我说,上天在创造人的时候便赋予了他伤感的特质。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东西,只在遇见某些事的时候便不自觉散发出来,只是不同的人伤感的程度不同。你越是压抑自己,它变散发的越快,越浓厚。而当你放空自己时,它又会躲得不见人影。
    我说,其实你什么都明白,只是被一层迷茫的薄雾遮住了双眼,让你看不清前方的路,而你忘记了用手去挥散。
    我说,其实世界很简单,人也很简单,只是我们将它复杂化了。
    他看着我,很久才说:“熙雅,你总能带给我惊讶。让我觉得,你很可爱,呵呵。”
    他又一次说我可爱,我笑而不语。其实,我想告诉他,他才带给我很多惊喜。他是那么温暖的一个人,像阳光般耀眼。而我,只不过是一株不起眼的小草。
作品集离殇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7)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离殇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2-10-04 21:10 最后登录:2013-09-26 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