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来夜

时间:2013-03-29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墨华 点击:

    源于烟花三月,梦里的一个夜。

    ■一

    夏盈盈在那天下午和我提出了分手。

    她不像其他女孩子分手时把场面弄得那么轰轰烈烈,叫那个男孩多么难堪,多么难以收场。她只是默默地把自己的车钥匙给了我,那是我用做兼职挣来的钱买来送给她的,我一直把它当作我们的定情之物。夏盈盈不是一个喜欢化妆的女孩,因为她知道,我不喜欢那些浓妆艳抹,衣着时髦,高跟鞋“咚咚咚”地敲着水泥路面行走在校园里的女孩。可是那天的下午,我觉得她好像化了点妆,因为我从她的脸颊上看到了泪水流下来冲走胭脂粉印出的两道泪痕,我想她一定是哭了很久,如果是往常,等我说些好话,逗她开心后,她很快就会依偎到我的肩膀上来。可是这次我却无动于衷,因为我觉得事态似乎已经严重到无可挽回了。她一言不发地把钥匙塞到我手中,瘦小而颀长的身影转眼就被教学楼前熙攘的人群吞噬,看着她楚楚可怜、偷偷抹泪的样子,我木然到不知所措……李若兰是刚刚转到我们专业的一个女孩,我弄不明白这样一个大胆开放,行为举止大大咧咧的东北女孩怎么会有如此一个诗意的名字。是朋友叫我帮忙照看一下她的,她人也很实在,刚到我们系里,就直接打听找到我。在自习室门口,一身休闲打扮的她,背着大大的旅行包,眨着明亮而有神的大眼睛,不卑不亢地向我介绍自己:“你好,我叫若兰,家住东北,以后请你多多关照!”说罢,她就伸出了手,我不是那种见了女生就脸红害羞型的男孩,可是当时的情景我真的有些窘然。帮她安顿好的几天后,她有事没事总是给我电话,要么是嚷着抱怨学校食堂里的饭多么不堪入口,要么是埋怨宿舍里的外乡人素质太低吵得她睡不着觉,都是一些在我看来的无关痛痒的琐事。倒不是不喜欢她喋喋不休的絮叨,实在是因为夏盈盈的存在,我不得不在和女孩交往时有所顾虑。我虽说是一个很会讨女孩子欢心的人,但是却很少去主动找过她。毕竟我喜欢的只是夏盈盈,而且我们已相识相恋了三年……那天早上我刚下自习,若兰就在楼梯口把我拦住,劈头就问:“还说你是大头(介绍她给我照看的朋友)的铁哥们,你就这么关照我?”我停下脚步看她,她穿着拖鞋,衣衫不整、一身狼狈的站在楼梯的台阶上,平时疏得很整齐的学生头杂乱无章的垂在胸前,满脸无辜的样子。我略感困惑而又有些担心,急忙问到:“啊!怎么回事?你”“还说呢?今早上我刚要起床,谁知道开水壶没热水了,我急着上课,头发都没来不及疏好,就这样子去打水。谁知道今天太晦气太倒霉了,莫名其妙的摔了一跤,水壶都碎了。”她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委屈。要是我面前的是夏盈盈,我马上会一串串的妙语连珠,滔滔汩汩、好话连篇,直到哄得她破涕为笑为止。可是面对这个初来乍到,我又还不太熟悉她性格的女孩,我实在没敢把自己的这些优势发挥出来。“不要紧吧?”我问道。

    “也不要紧,就是腿摔得有些疼”她的语气中又满是倔强和无所谓。

    “不过我刚买的水壶就太可惜了!”我刚准备关心一下,被她抢了话头。

    “要不去医院看看吧?”我提醒道。

    “没事儿,我们东北人吃的是大葱大蒜,大冬天零下好几十度都冻不着,身子骨结实着呢!不过,你可得给我赔礼道歉哦!”我一时还没反应,她又接着说:“说吧!请我去哪里吃夜宵?”

    我被她弄得有些茫然失措,无言以对。楼道里有好些认识我的人,我怕引起误会,忙岔开话题,“先走吧!这里太冷了,你换件衣服再说吧!”听到我关切的话,衣着单薄的她也感觉确实有些冷,她就随我下了楼。边下楼,我心里边嘀咕:说好今晚陪夏盈盈去看《隋朝来客》的,可是现在看来,这个姑娘是不想成我之美了,难不成我要牺牲自己?路上,我刻意和她保持距离,生怕会被突然出现的夏盈盈撞见,尽管我并没有什么想法,可是夏盈盈是个很敏感的人,以前我和班上的女同学一块嬉笑打闹时被她碰巧见到,一连好几天不搭理我,谁知道这次她又会有怎样的举动。等穿着拖鞋的若兰气喘吁吁的追上我,我已经站在离她宿舍楼不远的一个阅报栏前等着了。

    我对嘟囔着嘴、满脸愁容的若兰说:“去换件衣服,收拾一下吧!我在这等你,一会儿请你吃宵夜,算是给你赔礼道歉了。”“不过,你……”我突然又后悔说出来的话,想找个借口推辞掉。

    “怎么?有什么事?”她一脸疑惑急切地问道。

    “没…没事,你赶紧收拾去吧!”我怕被她弄得下不了台,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话音刚落,她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欣喜若狂的大声喊道:“谢谢,万岁!等我,我很快出来!”话还没完,她的一只脚就已经挪开了。看见她走远了,我有些忐忑不安、做贼心虚地给夏盈盈发了条短信,告诉她说班里有事,今晚走不开。她也没有多问,很快就回复说“知道了”。坐在餐桌前,她一改先前豪爽的风度,有点搞笑地做了个服务生迎宾的动作,彬彬有礼、煞有介事地说:“你做东嘛!所以,请你点菜吧!”看着她的姿态我不禁失声笑了出来,我拿过菜单,点了几样素菜。我知道这个时期的女孩子一般都是比较倾心于素食的,以便保持身材的完美,就像夏盈盈在我们一起吃饭时,总挑青菜吃。当然我还特意叫厨师多放些大葱和大蒜。不一会,菜就上齐了,我叫她快吃,她却迟迟不动筷子,我多么想早点结束这次我不大情愿的用餐?说不定我还会余下时间去陪夏盈盈看电影,我有些生气又不耐烦地问道:“怎么不吃?是饭不好么?”“没有,没有,只是…能不能…来点酒…或是什么的”她声音很小又略带含蓄地说。

    她的话叫我吃了一惊,以前听同学说过,东北人喜欢吃饭时喝点酒才吃的香,原以为说的只是那些冬日里光着膀子剽悍的男人们,没想到这个东北女孩子也是如此强悍,着实叫我大开眼界、大长见识。如果面对的是夏盈盈,出于对她的关心和爱护,我是决不会要酒给她的,可是现在面前的是李若兰—一个我得关照的女孩,再说本来就是我理亏,这点要求要是满足不了人家,我就太不够人情了。我有些无可奈何地给她要来瓶“杏花村”,尽管是低酒精度的,但是几杯下肚,她的脸上还是泛起了红晕。

    陪着她吃菜喝酒,我不停地看着时间,我真盼望能早些逃离这个叫我感到难受不堪的处境。

    我心不在焉地听着她不厌其烦地给我讲述着自己的家乡有多好,黑土地有多肥,人有多好客,风光有多美,天池的水有多清……一会儿,她就语无伦次起来,我估摸她可能醉了,忙去结了帐。当我和她一起走在霓虹初上的路上时,我才发觉她的脚步有些凌乱,我暗暗在心里笑她:就知道你酒量不行!这时一辆出租车疾驰而来,我看着若兰摇摇晃晃、步履蹒跚的样子,赶忙搀住了她,等车过去了,她却死死地趴在了我的肩上,我想挪开她,可是她一动也不动,浑身的酒气浓的叫我也觉得眩晕。看她确实没有力气了再走路了,我不禁也怜香惜玉起来,在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我一咬牙,低着头把她背了起来,心里又嘀咕着:你个大头,今日要陷兄弟于不义了。主啊!千万保佑我别让同学看见呀!费了好大的劲,好不容易挪到了学校,我忙给班上的女同学打电话叫她过来帮忙,刚掏出电话,夏盈盈就来电话了,还来不及舒缓一下,她就劈头盖脸的问道“你到底在做什么?我去找你,人家都说你不在,你现在到底在哪?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面对夏盈盈一连串的问题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我等会就来找你,见面告诉你吧!”说罢,我急忙挂断。

    等了约莫有几分钟的光景,我的那个女同学来了,可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夏盈盈也紧跟其后。在她眼前,一个陌生的女孩正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双眼迷离的看着她……面对眼前的一切,夏盈盈嘴唇动了动,却什么话也没说……

    若兰在同学的搀扶下回去了,我急忙向前给夏盈盈道歉,可是她始终一言不发。走在学校的路上,我一遍又一遍的解释给夏盈盈听,可是无济于事,我们突然间形同陌路。到了她们宿舍楼下,我原想她会回头,可是她什么也没有做,留下我一人形单影只,垂影自怜的在楼下站了好久,一首很煽情的《分手在那个秋天》不解人意的扑面而来……在恍惚,辗转难眠、似睡非睡中熬过了一夜,第二天起床时,我看到自己镜中憔悴枯槁的面容,傻了好久……

    若兰一大早就给我发了条信息:谢谢!

    第二条是夏盈盈发来的,可是一个字也没有。

    我苦笑着关了机……

作品集墨华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墨华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3-03-29 13:03 最后登录:2014-01-12 1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