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海边的夏天

时间:2012-10-23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董江铠 点击:
光明与黑暗交界间的海滩,一个笑声甜美的女孩奔跑着,那声音甜美中流露着单纯。远处的海面上悦耳的声音划破海面,一股粉色的光从海的远处伴着声音而来,小女孩高兴地迎着粉光奔入海里。光渐渐的消失了,她,从梦中醒来。
海潮一波又一波的在海滩上前进,退去。微风轻轻地吹着,海浪拍打着礁石发出澎湃的声音。
礁石上坐着一位穿着浅蓝色衣服的女孩,她望着远处的海一动不动。海风吹拂着她的头发,夕阳照着她美丽的脸。
天空暗了,夕阳坠落,海滩上人影逐渐稀少,只有海潮伴着海风在奏鸣曲。
“莎莉亚,我们该回去了,”一个女人沿着礁石走到女孩身边
“牧丽妈妈,刚才的夕阳好美,我好喜欢,”她高兴的说
“刚才夕阳下美丽少女的倩影才更美丽呢,”牧丽抚摸着女孩的头疼惜的说
“牧丽妈妈我会好起来吗?”女孩问道。
“莎莉亚,牧丽深情的叫着她,你一定会好的,你还要到海里捡贝壳,你喜欢还不是吗?”
“嗯,”莎莉亚点点头。
“海代表力量和希望,你喜欢海就要拥有它永不灭的希望和力量,有一天你会快乐地投入到它的怀抱中。”
“可是……”
“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你不是相信奇迹的吗?”牧丽说。
“对,我相信奇迹,那么我一定会好的,我的腿有一天会好起来,我还要跳舞,跑步,游泳。”莎莉亚说。
牧丽看着开心的莎莉亚终于松了口气。
城市的灯亮了,海上漆黑一片,充满了神秘和未知任何人都希望看到海温柔的一面,但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又变了脸。沙利亚被牧丽搀扶着走在安静的灯下,她想着那个奇迹。是的在困境的时候最能安慰心灵的就是有一个奇迹出现,但是真的会有奇迹出现吗?
第二天。.
“今天是周一啊,莎莉亚你要不要去学校?”牧丽问
“我去,我不想落下我的功课,落下功课是一件痛苦的事情,而且还要补课,我可不想。”莎莉亚说。
“好吧,好吃完饭我送你去学校,”牧丽说,“慢慢吃,来的及。”
“嗯,我吃饱了。”莎莉亚放下碗筷。
“好你去收拾一下,”牡丽收拾起碗筷。
“如果我能走动的话我自己就能洗,”莎莉亚抱歉地说。
“没关系,”牡丽微笑着说。
“牡丽妈妈真好,”莎莉亚调皮的说。
莎莉亚拄着拐杖走进自己的房间,拿起书掸掉上面的尘土,叹了口气,她忽然想起自己已经一周没上课啦。她迅速地把书塞进书包,然后把其他文具也都塞进去,背起书包走出了房间。
牧丽已在车里等她了,踏入了车拐杖却费了好大劲才弄上那个车。
一路上莎莉亚都沉默不语。
“怎么了?”莎莉亚牧丽关心的问。
“牧丽妈妈,我……我这样回去,同学们肯定会笑我的。”莎莉亚为难的说。
“别把事情想的太糟糕了,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坚强一点,”牧丽安慰她说。
莎莉亚勉强点了点头。
车停在了校门不远处,牧丽把莎莉亚从车里搀扶下来,莎莉亚背起书包,牧丽把拐杖递给她。
“坚强些!”牧丽说。
“嗯,”莎莉亚转身向学校走去。
走进校园许多人许多人异样的眼光很快让她觉得浑身不自在,她低下头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异类,被人打量着。他们轻声嘀咕着还时不时的发出笑声。她心里一阵酸楚,这群无聊的人在紧张的学习之余只会拿别人的短处和隐私来娱乐自己,并以此而乐此不疲不知廉耻。
“嘿,莎莉亚,我来帮你一把吧?”一个男孩走到他身边说。
“啊?”莎莉亚一愣,他不需要帮助,只不过是正处于伤悲中沉思的他还未反应过来,向武,她的心跳有些加快,这个一直在班上独来独往的帅气男孩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他从来不跟其他同学交流没有哥们,一直被班里的同学认为是个神秘的阴险的人。
“喂,发什么呆呢?”向武说。
“没什么。我……”莎莉亚不知要怎么说,她想拒绝,可是她内心很矛盾。
“哎呀,英雄助美啊,”边上的同学起哄说。
向武用眼神扫了一圈周围的同学,那眼神透漏的冷肃让人不寒而栗,那个同学不再说说话,笑容僵在脸上。向武扶着莎莉亚向教室走去。
有三个人并排着从后面快速走过来,不知谁无意间撞了莎莉亚一下,莎莉亚冷不防就摔倒了,那个人却连看都不看一眼继续往前走。
“等一下,阿泽,”向武扶起莎莉亚叫住了那个无礼的家伙,声音不愠不火,但很冷。
“有事吗,向武,”被叫住的男生走到他们跟前,带着满不在乎的样子,随即另外两个男生也跟了过来和阿泽站在一起,同学再次围了过来“。你撞倒了人,最起码因该说声对不起吧?”向武朝阿泽说。
沉默,所有人都沉默了。
“道歉,道歉的好像不应该是我们吧,你们不觉得你们挡着路了吗,一个瘸子一个白痴,”泽满不在乎说。
“说得对,你这个白痴,”一个满头凌乱红发的小子说。
“就是不道歉你又能怎样呢?向武!”泽把双手抱在胸前说。
“你!”向武真要气坏了,莎莉亚拉住了他。
“混蛋,我们走,”泽招呼另外两个人。
向武一下冲上去抓住阿泽的衣领,另外两个同学立即把向武推开。
“白痴弄乱了我的衣服,你麻烦了,看来你是忘掉了上次的教训了,我们走,”三个人转身就走。
莎莉亚实在想不出向武怎么会和这三个家伙有过节,这三个家伙可是有名的学校霸王。
“混蛋,”还没莎莉亚想完向武已经冲过去,拦住了那三个家伙,“道歉,否则……”向武愤怒的说。
“怎么,强出头啊,我说你小子怎么老是跟我们作对,你不想活了吗?我数三个数你要是不让开,你就会马上很难看,一—二—,”阿泽慢慢数着:“三———”
啪,阿泽应声倒地,“向武,”莎莉亚大叫,向武同时也被另外两个同学打倒在地,向武迅速爬起来,那两个人使劲往向武身上猛踢,向武又摔了一跤,他又起来扑向阿泽,周围看热闹的同学越来越多,却没有一个人上去劝架,围观的同学看着他们打架反而很兴奋,还不停地助威,好像在看一场表演。
“住手,”一个人大叫着拨开人群冲了进来。
“啊,教务主任!”围观的同学迅速地散开,不多时就没了影子。
“怎么回事?”教务主任问。
“没什么?”阿泽边整理自己的衣服边说,“我们走。”
“站住,”教务主任严厉叫住了正要转身离开的三个人,“你们跟我去教务室,”教务主任看了一眼莎莉亚,“你站在这里干什么,这里是学习的地方吗?”
莎莉亚低下头,向武捡起拐杖递到莎莉亚手里,然后就跟着教务主任离开了。
坐在教室里,莎莉亚却一直在发呆,回想起自己进校的一幕幕,她觉得太对不起向武了,因为自己为他带来这么大的麻烦,真是愧疚,也不知道向武现在怎么样,被教务主任抓到可是十分严重事情,轻则只是小小的一个警告,重则就被开除,在学校里斗殴总之是很严重的事情,现在却又是碰到教务主任,这回可是载大了。莎莉亚不想去想却又不得不去想,心里好像被什么逼着似的,不过她还是往好处去想,希望教务主任大发慈悲,放过无辜的向武把那几个捣蛋鬼开了才好。
“莎莉亚——————”
她一时想的太过出神没有注意到老师在叫她,直到同桌推了推出神的她,她才意识过来,慌忙说:“老师,我-——————”她不知所措,全班同学一阵哄笑,羞得她满脸通红。
“上课认真些,”老师不耐烦的说。
“是老师,”莎莉亚回答说
上午,莎莉亚心不在焉的熬过去了,她真想逃离这里,永远不要再回来。她坐在那里慢慢收拾自己的书包。
“莎莉亚,要我帮你吗?”她的同桌问莎莉亚。
“不用了,谢谢你,”莎莉亚心情沉闷的说。
“怎么了莎莉亚,今天好像一直不在状态啊,心情不好吗?”同桌关切的问。
“没什么,”莎莉亚叹了口气说。
“是不是因为向武?”同桌继续追问。
“嗯,我觉得很抱歉,”莎莉亚说。
“好了,没事的不用再想了,他会没事的,这都还不是常事吗?”同桌说
“什么?”莎莉亚疑惑的问
“哦,没,没什么,我先走了啊,”同桌吞吞吐吐的话让莎莉亚更加疑惑
“菊儿——————”不等莎莉亚再问,菊儿就走出了教室,她无奈地叹了口气,教室已经没有人了,她慢慢的离开教室。
牧丽看见莎莉亚慢慢的从学校门口走出来,她已经等了她好久。莎莉亚走到校门口看到向武、阿泽和另外两名同学还有教务主任站在门口,很明显他们在等家长。向武看到莎莉亚就朝她挥了挥手,教务主任看了他一眼,他又尴尬的把手放了下去,教务主任又看了看莎莉亚,莎莉亚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朝牧丽的车走去。她一上车就开始哭。
“牧丽妈妈,我————”她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牧丽疑惑并同情的问。
“我,我我想休学,”她压抑着自己的悲伤,“等我能正常走路我再回来,他们都在嘲笑我,嘲笑我拄拐杖说我是瘸子,我好难过,牧丽妈妈。”悲伤在这一刻毫无掩饰的迸发出来,委屈与不安都展现出来,她不需要坚持不需要坚强吗?不是的,她需要,她比谁都希望自己能够坚强,可是坚强也是需要一个支柱的,那就是尊严。牧丽拍着她的肩膀心里的感受也是一种无所依靠的孤独,她能体会莎莉亚的心情和感受,控制不住自己,因为悲伤突然而来,却不能短暂的结束。
牧丽找到莎莉亚的班主任。
“今天早上我从学生那里知道,有几个同学因为莎莉亚在学校里面大打出手,原因我不太清楚,”班主任推了推眼镜说。
“竟然发生这种事情?”牧丽疑惑的问。
“是啊,而且这件事还是被教务主任亲自撞见,我也不好说什么,那几个同学现在还在学校门口站着呢,马上期末了,发生这样的事真是气人啊,”班主任摇摇头说。
“那为什么您不去了解一下呢,”牧丽追问。
“我也是刚从市里回来才听说的,”班主任说道。
“事情是现在莎莉亚情绪很不好,不想再继续上课,那我只好回去好好劝劝她了,”牧丽也不想多说也不想多问,简直是在浪费时间。
“期末考试是很重非要的,你好好劝劝她吧,”班主任说。
莎莉亚坐在车里看着外面耀眼的太阳,她感觉不是每天的太阳都那么遭人喜爱,并不是每天的阳光都那么灿烂,这个世界让人无可奈何的事情太多了,多的让人心里发慌,不定那件事情就成了别人八卦的料。人生路上能遇到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然而却没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心里,他们不能像正在干涸的土地突然下的一场雨,饥渴的树木突然吮吸到的甘露,他们只会,清澈的水里搅浑泥沙,风雨的夜里增加雷电,他们需要你时你是什么都行,他们不需要你时,你却又什么都不是,只配他们拿来开心一下。莎莉亚看到牧丽从学校走出来,学校门口已经没有人了,那几个同学在十分钟前被家长接走。
牧丽回到车里,当她看到莎莉亚不再哭泣,也就欣慰的笑了。“再有一个月就期末考试了,你是不是要考虑考虑呢?”牧丽问。
“不,我不想回学校,”她坚定地说。
牧丽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回到家,莎莉亚就独自一个人钻进房间,直到牧丽叫她吃午饭。
“对不起,牧丽妈妈,我不该这样”她坐到桌子前面对牧丽说。
“我能知道你的心情,快吃饭吧,如果实在是心情不好那咱们就暂时在家休息吧”牧丽说。
“牧丽妈妈我,我听你的我不能因为她们的嘲笑而逃避,我要回去学习,专心学习,我只想这样,不会再想别的了,不会再给你添麻烦,也不给自己增加压力了。”莎莉亚坚定的说。
“很好,这样才让人放心嘛!”牧丽一笑。她没有去问关于那几个男生的事情,她不想再让她的情绪起波澜。
“爸爸,有没有来过电话啊?”莎莉亚问。
“你爸爸很忙呢,顾不上吧,”牧丽看着莎莉亚眼神有一种不安。
“嗯---他一点都不关心我们,只是一个工作狂。”莎莉亚埋怨道
当牧丽听到莎莉亚说“我们”心里感到一些温暖,她说道:“什么?你爸爸他,他只是出差工作比较忙,他怎么会忘记他的宝贝女儿呢。”
“才没哩,他也会想你吧,牧丽妈妈,嘿嘿!”莎莉亚坏笑着说。
“你这个小丫头,”牧丽一阵脸红。
莎莉亚重拾了自信她越来越来越确信坚强是不能被嘲笑击垮的,他是无穷的力量,一种使人信心倍增令人变得无限强大的力量,嘲笑只是暂时的,因为他们嘲笑别人,当他们有一天也被别人嘲笑的时候或许他们也会自卑也会伤心或许也不全是,人与人总是不一样的,如果别人走了你的路,说明他在模仿,没有意义,谁对谁错谁是善良谁是邪恶的,时间就会证明出来而不是结果。
在最后的一个月里他只顾努力学习,不去想任何能触碰心的事情。在那几天里班里的同学都在互相签同学录,因为学期就快结束了彼此要留下纪念,不过不是所有人都会签,混混总是被人冷落,还有孤高自傲,目中无人的他们对此不屑一顾。
“莎莉亚帮我签同学录吧?”同桌请求说。
“好的,”莎莉亚爽快答应了,她会画画的文笔又不错,所以很快就签好并给了同桌,其他同学找她签同学录的不多,她也不愿意把时间花到这些事情上,她也没有找别人签,她也没有买同学录。
这几天莎莉亚总觉得有一个人似乎有什么事,可是每次站在自己旁边却又离开,这个人就是向武,可是他想干什么呢,想不明白以他也就不想了,太浪费心思了。
有一天同桌凑到她身边轻声问:“向武找你签同学录,你有没有给他签呢?”
“我不知道啊。”莎莉亚迷惑的说,“他什么时候让我签过。”
“那就奇怪了。”同桌自言自语。
“有什么奇怪的?”莎莉亚问。
“没事!同桌没等莎莉亚再问就躲开了,”留下莎莉亚一个人迷惑。
夏天阳光那么刺眼,依然没有风的热,每个人心里都像在看垂头的花朵。时间越来越紧张,短暂的时间和考试压力让同学们神经绷得紧紧地,可还是有些学生不理会临近的考试。阿泽和另外两个同学依然在学校里闹事打架,这次却是他们惹上了社会青年,被打的很惨。
考试的前一天晚上,她突然觉得自己的腿好痛,很难受,不一会就大汗淋漓,忍着痛她敲开牧丽房间的门,牧丽打开门就看到莎莉亚已经不省人事的躺在地板上了。
等莎莉亚醒过来她已经躺在医院里的病床上了,她约听到医生在和牧丽说话。
“这么小的年纪骨骼虽然愈合的很快,但是因为不好好休息会畸形知道吗?不是告诉你们让她多休息少动的吗。”医生在责备牧丽,“不应该久坐太过劳累的坐着已经另他的腿的肌肉萎缩神经接近坏死,再这样下去恐怕会残疾。你应该负有责任的。”
“是,是。”牧丽点头说着,也不反驳医生说的话。
莎莉亚就躺在旁边,她听到了,全部都听到了。她没有睁开眼,可是这件事怎么能怪牧丽妈妈呢,牧丽妈妈那么无怨无悔的像妈妈一样照顾自己,而且在心里她已经把牧丽当作自己的妈妈她真难过,也替牧丽难过。
“牧丽妈妈,”等医生走了之后莎莉亚睁开了眼:“我没事的。”
牧丽疼爱的抚摸着莎莉亚,“牧丽妈妈我会好的,你不用担心的,我们要相信奇迹。”
“对,”牧丽点头回答,她慢慢把莎莉亚的头拥入怀中,不让莎莉亚看到自己眼中的泪花。
在医院里莎莉亚很是一个乐观的孩子,她鼓励那些和她一样生病的人,要他们一定好好活着,他们一起在户外凉快的时候,一起说话,一起唱歌,莎莉亚的乐观自信是一些重病的人又有了生存的希望和自信,不得不说她是一个天使,她爱人间,她也爱着自己。在她出院的那天同病房的和不同病房的人都来和她道别,因为这个小陌路的女孩让他们体味到的温暖和生命的美好。这将是每个人都会放在心里的一个榜样,他们没理由不感激。
她出院了,牧丽把她接回了家。
“一个人在家行吗?”牧丽关切的问。
“没问题的,我自己无聊的话自己会出去散心的,你就放心吧牧丽妈妈,”莎莉亚开心的回答说。
“好了,冰箱里什么都有,还有什么事情快点想想说出来别等一下后悔啊,”牧丽笑着问。
“没了,”莎莉亚摇摇头回答。
“真的?”牧丽又问。
“真的。”莎莉亚确定的说
“那再见,小天使。”牧丽关上门。
“再见牧丽妈妈。”她摇摇手说。
她在家不一会就无聊的呆不下去了,一会看看书,听听音乐,干脆发呆。她又想爸爸了,可是爸爸出差没回来她忽然又想起了妈妈,但很快她又不再去想,逝去的人带给人美好回忆,却也带给了人悲伤。
她决定不要再呆在屋子里,一个人独自闷在家里很难过,她决定去海滩玩。她换上那件浅蓝色衣服扎起头发戴了顶白色太阳帽,在镜子前看了看觉得挺满意就拄着拐杖走出了家。
暑假的海滩上比以往任何时候人都多,热闹非凡,孩子们在沙滩上忘情的呼叫奔跑,捡着自己喜欢的贝壳,捉着八爪的横行大将军,比作业时的兴头都要大。在这里两个海交织着,她看着人群,孤独感一瞬间就消失了。人都渴望一个群体,这样即使一个人看着一群陌生的人也比一个人孤零零的呆着显得也快乐。
在这里她遇到了几个同学,他们在玩沙滩排球,她的同桌也在那里。
“莎莉亚!”同桌看到莎莉亚便跟她打招呼。
“嗨,菊儿,”莎莉亚笑了笑
“来一起玩吧,”菊儿要莎莉亚和他们一起玩球。
“才不要哩,她只会拖后腿,她这样怎么玩啊?”一个同学不满意的吼道。
“你个讨厌的家伙,”菊儿骂着并拉了莎莉亚走到一边,看着其他同学玩。
“莎莉亚,”菊儿忽然叫道
“怎么了菊儿?”莎莉亚问。
“你知道向武为什么没让你签同学录吗?”菊儿说。
莎莉亚想了想,摇摇头。
“他说你没给他机会,”菊儿扬起眉毛说。
“我怎么不知道?”莎莉亚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到向武在某一段时间要求过自己签。
“你知道吗?其实…”菊儿趴在莎莉亚耳边说了句悄悄话,萨莉亚听了之后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红着脸不说话。
“难道你也…”菊儿猜测。
“没有,不是,我,”莎莉亚吞吞吐吐说不上话。
“好了,好了,看看你为难的,不说了,”菊儿知趣的说。“你先坐着我去玩一会,”菊儿站起来说。
“嗯,好。”莎莉亚笑着说,她一个人坐在那里,看着菊儿走过去打了几拳刚才出言不逊的男生,。她又笑了,她就这样看着他们,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过了很久他们玩够了,菊儿跟莎莉亚打了招呼就走了。莎莉亚独自一个人来到熟悉的礁石上,她喜欢这块礁石她已经把它当成了孤独时的朋友。可是熟悉的地方,每次的带给他不一样的心情,一个地方的变化都赶不上一个人的酸甜苦辣的情绪变化。人为什么要有感情呢,人如果是一张空白的纸那该多好,她想,人知道的越少烦恼就会越来越少了吧,可是当她看看海滩上捡瓶子的老人,衣衫褴褛,满面愁苦,一无所知也会很痛苦吧?她又想,人真是太复杂了,尤其是感情和情绪。她坐在礁石上胡乱的想着,没注意到海滩上的人群的离开,也没有人注意到她,她就这样坐着凭海风抚乱她的思绪。
海风突然刮得猛烈起来,船只纷纷归航,海鸟也没了踪影,八爪将军也钻进了石缝里,海潮翻涌着冲向沙滩,海浪越来来越大越来越猛,而她依然安静的好像漂流瓶中的纸片安然呆在那里,她没有注意到危险正在步步逼近,她不会注意下一个拍打礁石的海浪会有多大多高,海风用力撕扯她的衣服试图惊醒他,无奈思考令她忘记了一切,直到海浪拍起的冰凉的海水溅到她的脸上的时候她才猛然回过神来,她才意识到了危险。她寻找拐杖但是拐杖已被上升的海水冲离了身边,她万分焦急的寻望海岸上,海滩上已经没有人的身影,人们没有注意到礁石上等待救援的小女孩。她呼喊了几声没有人应答,她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接着她跳下了水。
海水咆哮着吞没了最后一点礁石,又转而想把她吞没。海浪把她推向海岸些,海浪退回时她又随着海浪退出了好远,她使劲的挣扎,但很快就浑身无力,慢慢地她离海岸越来越远。天空开始下雨,她感到无比绝望,她一次次的挣扎着露出头,一次次的又被海浪吞没,她几乎透不过气来,一连呛了几口水,她那么得孤立无助,存在于生死边缘。她能怎么办呢?一点办法也没有。
终究老天还是眷恋一些可怜人的,在一个浪头打来时一个令人高兴的东西落在了他身边,那是绝望中的希望,是一个破旧的救生圈,她废了好大力气把救生圈套在自己身上,任凭海水把自己带到任何地方,也许自己就这样葬命与大海,也许会有一个奇迹自己还能活下去,她还是偏想于最后那个想法,可是时间在这种情况下似乎比蜗牛爬得还要慢。
“如果牧丽妈妈知道我不见了肯定急死了,不行我一定要回去。”她想,她腾出一只手来划水,划了几下胳膊就酸了,她看到无边无际的大海突然迷茫了,她确定不了自己要往哪个方向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雨停了,风小了,海慢慢的平静下来,太阳慢慢的探出头来,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异常困乏,她爬上救生圈让自己躺在上面,等待着。
她以为自己就这样死在自己所喜欢的大海里,自己被海无情吞没。无边无际的大海随时都有可能再来一场暴风雨,她也不能预知下一场雨是大是小,自己会不会像这次这么幸运,自己真是悲惨到家了,她又觉得自己没有死,也算是一个奇迹了。他就这样在海里漂着。天空中一枚火箭托着长长的尾巴,徐徐前行,她讨厌这些东西但他却不由自主的去注视着它运动。火箭渐渐的远去,身后的烟雾越变越宽,并开始逐渐消失。
过了段时间她忽然听到自己的背后传来一阵阵从海里发出的尖锐的叫声,她惊慌的划转过来,离得还是很远,只看到一个粉色的东西在远处挣扎。离得越来越近了,她的心渐渐紧张起来,甚至有些恐惧,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她终于看清楚了,那竟然是一只粉色的海豚,一只可爱的小海豚,它被破旧的渔网给缠住了,它只有胡乱挣扎,没想到越挣扎越糟糕。她觉得它是如此可怜呢,她划到海豚身边,想帮它把渔网拆下来,没想到那只海豚变得更惊慌的胡乱挣扎,好不容易把鱼鳍给它解了出来,它就飞也似的游动起来,把莎莉亚从救生圈上拽了下来,它时不时改变游动的方向,可恶的是它还潜入水底,莎莉亚始终拉着着绳子不放,她几乎身心具疲,她真的想放手可是一放手自己就会沉入海底,再也没有机会生还。这只海豚游得速度太快了,她的双手被勒的脱了皮,被海水一浸隐隐作痛,她还是不放手,是生的本能让她坚持着。不过她看到了希望她高兴极了,因为她看到了灯塔,椰树,接着房屋,沙滩,她还看到了牧丽,她呼喊着兴奋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快,是她,是我的孩子,请你们快去救她,”牧丽着急的喊道。
救生艇开了出去,当大家看到一只前所未见的粉色海豚时都惊呆了。
“那是什么?”
“是海豚吗?”
“粉色的海豚,太不可思议了,一只粉色的海豚。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她是不是遇到神了。”
船员猜测七嘴八舌的议论着,那只海豚并没有停下来,救生艇靠近时莎莉亚松了手,救生艇开到莎莉亚身边,把她接到船上。
请你们救救那只海豚吧,它被渔网缠住了,她向救援人员请求说。
“可是很麻烦的,”救援人员说。
“没关系的我试试,”她得到救援人员的许可,她穿上救生衣下了水,游到海豚身边,轻轻接近她,慢慢地触摸他,温柔的跟它说着话,海豚终于安静下来,在救生员的帮助下渔网被从海豚身上拆了下来,海豚终于自由了,莎莉亚十分高兴,只见小海豚在水里慢慢地绕着莎莉亚游来游去,不多时海豚就翻腾着跳跃的游回了大海。
救生艇靠岸了,“你的可爱小天使回来了,”救援人员对牧丽说。
“谢谢,谢谢你们,”牧丽也高兴的连连道谢。
“真是前所未见呢,”他们说。
“你真把我给担心死了,还好你没事了,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你爸爸了,”牧丽紧紧拥抱着莎莉亚,“你不但安然无恙的回来,你还带回了一个奇迹,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粉色的海豚甚至都没听说过。”
所有人就这样看着那只可爱的小海豚离去,他们知道也许再也看不见。
夜,月光温柔,海面平静,一个女孩奔跑在海滩上。远处,一只发光的粉色海豚从海的深处游来,女孩奔入海中,与海豚畅游。
莎莉亚睁开眼睛,回味着那个神奇的梦,如果那个梦是真的,或者他多希望那就是真的啊。自己和那只粉色的海豚能一起在海中畅游嬉戏,但那只是希望。
牧丽敲了敲莎莉亚房间的门,没有回答,她打开门发现萨莉亚已经不再房间里,对于一向晚起的莎莉亚早起她感到有些惊讶。
她把毛巾挂在脖子上,跑步出了门。海滩上牧丽看到萨莉亚在海滩上慢慢走着,身后留下深深的印记,她追了上去:“加油啊!”她对莎莉亚说,她很欣慰莎莉亚的改变。
“我一定会追上你的,”莎莉亚说。
太阳就要露出地平线了,她们坐在礁石上等待着朝阳东升,太阳逐渐的把光芒洒向海面,那是多么美的时刻,如同新的生命在绽放。
“牧丽妈妈我想游泳!”莎莉亚突然说,
“莎莉亚,危险!”不等牧丽阻拦她已经迫不及待的跳了下去,牧丽无奈的摇了摇头,她用力游动,可是双腿却不听使唤,右腿不时抽筋拧的小腿钻心似的痛,牧丽焦急的看着沙利亚,莎莉亚沉入水里牧丽急忙把她拉了上来。
“小丫头,你还要吓死我啊?你,”牧丽话没说完忽然呆呆的看着远处的海面,她指着海面对莎莉亚说:看是那只粉色的小海豚,
莎莉亚转过身来,她兴奋的叫了起来:“是,是,是那只海豚,”她激动的又一次跳了下去,一下子没了影子。
“莎莉亚!”牧丽慌忙喊叫,随即也跳了下去。
莎莉亚不多时露出了头,她自己朝礁石游来,她上了礁石,小海豚露出身体靠着礁石。
“吓我一跳,你啊,越来越让人担心。”牧丽说。
“是它把我送过来,它还会救人呢,”莎莉亚高兴的说。
牧丽和莎莉亚抚摸着它,小海豚叫着仿佛是想要载莎莉亚。
莎莉亚看看牧丽,“去吧,”牧丽说,
莎莉亚慢慢的骑到海豚背上,小海豚载着莎莉亚在海里游来游去,萨莉亚开心极了,“我终于找到了一个玩伴,牧丽妈妈海豚好可爱,”莎莉亚高兴的叫着。
“是啊,一个很乐意陪你玩的不一般的玩伴,你们真是与众不同的一对朋友呢,”牧丽说。
海滩上逐渐有了人影,小海豚要离开了,莎莉亚从海豚背上下来,小海豚便没入水中游走了。
“它不喜欢别人发现它,是吧牧丽妈妈?”
“人多会使它感到不安,”牧丽回答。
“小海豚真是可爱,它不但救了我还跑来跟我做朋友,”莎莉亚对牧丽说。
“你不是也救了它吗,你们已经是朋友了啊,”牧丽也高兴的说。
“不知道小海豚叫什么,不如我们给他取个名字吧牧丽妈妈。”莎莉亚说
“可是叫什么呢?”牧丽思索。
“小海豚,不,叫天使,”莎莉亚说
“太俗了。”牧丽说,“不如就叫奇奇吧,两个奇迹,一个奇迹是你救了它,另一个奇迹是它救了你。还有就是你们还成为了朋友。”
“好,就叫奇奇,”莎莉亚开心的笑了。
从此以后莎莉亚就每天坚持到海边,那快礁石就成了她和小海豚约定的地点。
牧丽依然每天陪着莎莉亚,使莎莉亚有了爱和温暖以及坚持下去的勇气。不过牧丽发现了一件事情有一个男孩这几天都会早到,就在不远的椰树地下坐着看着莎莉亚,他是谁呢?她感觉好像很面熟的样子,她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莎莉亚。
有一天游完泳牧丽指了指椰树下的小男孩说:“是来找你的同学吗?”
莎莉亚一眼就认出来是向武,“是我班的一个同学。”
“他来干什么?”牧丽问。
“我也不知道啊,”莎莉亚不好意思的回答。向武在向他招手。她忽然又想起同桌对他说的那些话,她没有说什么也没理会向武就跟牧丽走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潮起潮落岁月漫步,她越来越觉得自己的腿有了力量,游得时间更长了,中间做了一次复诊医生惊讶的说回复的不错,再有几天就可以把掉拐杖丢掉。
“真的吗?”莎莉亚兴奋的问。
“是的,是真的!”医生回答
“这真是一个让人鼓舞的消息。”牧丽轻松的说。“一定要坚持哦!”
“嗯,我会的,”莎莉亚坚定的说。
“这么短时间就能回复,是怎么做到的?”医生问。
莎莉亚看着牧丽她们俩面对面相视而笑,谁都没有说话,因为这是她们的秘密。只有医生依然不可思议的看着莎莉亚的腿
激励让她整个人变得神采飞扬,她不但加紧练习游泳,她还尝试丢掉拐杖行走,虽然腿还会痛但是比以前疼痛显然轻了很多很多。
时间距离开学正在一点一点缩短,现在她可以慢慢的行走,可以骑上自行车去任何地方。昨晚她又做了那个梦,她领会了那个梦,那是一个引导。她也体会到了,每个坚持都会有一个结果的,现在她成功了。
黄昏,落日余晖照在海面,一片暗红色。
“再有几天就开学了,可是奇奇你怎么办呢?”她坐在礁石上抚摸着海豚说,“你没有朋友,我一开学就会没时间再陪你了。”海豚叫着,仿佛在安慰她不要让她担心。
“我不能抛下你不管啊!怎么说我们是朋友啊!”莎莉亚说。
小海豚又好像听得懂似的,它随即游开了,莎莉亚不明白它要干什么,以为它生气了,再也不会理会自己,“奇奇,她叫着,她骑上自行车沿着海岸追赶那只生气的小海豚,可是小海豚已经不见了。
“它不会孤独的,”莎莉亚转过头看见向武还有菊儿。
“是啊,海豚是有朋友的,是群居的,”菊儿说。
“你怎么知道?”莎莉亚问。
“是哥哥告诉我的,”菊儿看了看向武。
“他是你哥哥?”莎莉亚一伙的问。
“是啊,一母同胞的兄妹,”菊儿说,向武一言不发。
三个人的影子拉长并列,每个人都不说话。
夕阳落下一半,在宁静的海面上许多海豚的身影跳跃着交织在一起,那只粉色的海豚在夕阳下发出粉色的光芒,还是那么的特别。
“看到了吧,它有许多朋友呢,”向武说。
“我还不知道你是个这么特殊的女孩,不是哥哥告诉我,我都不知道呢,真不够意思,连我都不告诉,”菊儿责怪说。
“能为我保密吗?”莎莉亚问。
“我们是朋友吧?”菊儿问。
“是,”莎莉亚点头。
“信任就是对了。”菊儿笑笑。
“再见朋友,”莎莉亚在心里默默的说着。
作品集董江铠 责任编辑:弃之可惜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lanhaiZone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2-10-23 21:10 最后登录:2017-10-18 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