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有多远滚多远

时间:2011-10-1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邵明 点击:

巧遇

  数台挖掘机从不同方向推、拉、扒、刨,大铲所到之处,烟尘滚滚,一片狼藉,照此进度,用不了几天,施工队伍就可以拆完所有房屋胜利会师于该区域的中心位置。猝然面对此等情景,陈辉心知大事不妙,一反手就扶住了导师已然开始发抖的躯体,这个动作非常及时,否则,为了古民居、民俗文化研究课题而专程从三百里外的省城前来该县的H大学中文系硕士生导师戴硕导,必然立足不稳、跌坐在地。此时,只见该硕导伸出颤抖的食指指着热火朝天的工地,恼火地说不出话来。其实戴硕导正年富力强,只是这件事让他太气愤了,试想,若研究对象荡然无存,戴硕导多方论证申请到的重大科研课题还有啥可干的?戴硕导正准备藉此课题问鼎中文系副主任呢,现在是什么情况?简直是老家被连锅端了。

  戴硕导的这个课题很有讲究,按说古民居、古民俗之类的研究对象是历史系的禁脔,能有中文系同志什么事呢?可是,这恰恰是戴硕导高明之处。戴硕导及其门下一干人等所属学科是中国文学,具体研究方向是明清文学,现在研究范围更拓展至辛亥革命以后的所谓民国时期。鉴于这一方向自“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中国现代大学体制建立以来,早已被无数搞文学研究的先贤、近贤、当代之贤精耕细作,反复梳理,所以,翻不出如来佛手掌心的孙猴子们,在这块土壤肥力早已耗尽的学术庄稼地里,真的实在没什么名堂可搞了。所以,戴硕导自分入H大学中文系任教、正式踏上学术研究之路以来,就高度睿智地将研究方向确定为本省辖域内民国时期民俗文化、民间语言、民间文学艺术的交叉研究。

  杂交稻产量高,戴硕导的研究路径,从大的方面看是出入于历史与文学之间,更具体的看又是出入于民俗、语言、文字、民间戏曲绘画艺术之间,文章写好投给期刊编辑部,无往而不利,戴硕导最高学术纪录是一年之内发表论文数十篇,其中不乏CASS、CSSCI收录期刊。而此次课题能够成功获准立项,其实又是老办法,不过出彩之处在于其特殊的研究对象:就是此时正岌岌可危于数台挖掘机狰狞大铲的该县民国时期成规模建成的颇具时代特色的民居,以及附着其上的文化、民俗、语言、文学、艺术,等等,在课题申报时,戴硕导直接将之描述为“古民居”,把近代的东西往古色古香里说,这也是一个创新思路嘛!这块风水宝地,未曾引起近在咫尺H大学历史系的教授们的重视,因为,若纯粹从历史研究的角度着眼,本省域之内,更古老的、更具学术价值、更易发表文章的遗址文物足够历史系的教授们干到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四五”规划期。不过,戴硕导为何找到了这块地?因为该县是其门下大弟子陈辉的老家所在,对于这些民国特色的民居及其居民们不知从何年代沿袭下来的民俗、艺术,作为本地土著的陈辉对此并不陌生,只是过去也理所当然地把他们当作历史学的研究对象,直到考入戴硕导门下,才知道原来这也可以是文学的菜。

  为了平息导师的雷霆之怒,陈辉从路边摊找了一张塑料凳扶导师坐下,然后拿出数码相机对着工地拍照。二师妹张晓雨递上一瓶绿茶,三师妹徐倩展开香气扑鼻的丝绢折扇给导师扇风。经过弟子们一番细心的呵护,导师逐渐镇静下来,随后就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这个电话打给中文系主任,因为戴硕导的此项课题是中文系极为重要的学术GDP,所以,系主任高度重视,立刻打电话给分管校长。对于H大这所没什么名气的普通院校的分管校长而言,该项目也是拿得出手的政绩亮点,所以,分管校长高度重视,作为本省省人大代表,他立即一个电话打给省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当该主任接听电话之时,这个自下而上的电话过程便到了顶点,随后,以该主任为起点,又开始了一个自上而下的电话过程。当日所有电话奇迹般的畅通,各个节点上的重要人物居然无一人因事、因会不便接听电话、不能发布指令,所以,戴硕导尚未从愤怒中完全平息,数辆挂县政府牌照的奥迪车已经乌黑锃亮地奔驰而来,停在工地附近,数个随员下车,肃立恭候领导露面。

领导是位女同志,看上去芳龄三十二、三、四左右,眉目秀丽、肤色白皙、体态婀娜,但是,此人气场强大,气势凛然,具备大权在握的重量级人物的典型特征。而且,随员们内虔外服之状毫无半分虚饰之嫌,足见该美女领导绝非花瓶出身。此时,挖掘机轰鸣之声已经停止,大批机械于几分钟前仓皇撤离,想必该领导在来工地的路上已经将指示通过手机下达。

  美女领导走到戴硕导面前主动伸出纤纤玉手与戴硕导一握,连问候带自我介绍并通报相关情况:“您是H大学的戴教授吧(工地附近并非没有其他人,领导为何能做出如此准确的判断呢?真是令人奇怪)?欢迎欢迎,我是本县分管城建工作的副县长兰翎雅,有关单位野蛮施工,毁坏民俗古迹,已经严令停工,造成损坏会尽快修复,请戴教授放心。”兰副县长如此平易近人,简直不像副县长而像副省长,戴硕导大为欣慰,颇为激动地开始陈述此地民居、民俗、民间文化艺术学术价值之独特,对于研究民国时期本省域社会风貌、文学艺术、审美精神意义之独特,兰县长笑意盈盈,姑妄听之,不过,她可没打算让戴硕导真的打开话匣开讲座,所以,就在戴硕导上言甫毕、下言未启的换气当口干脆利落地发出邀请:“时间不早了,我们已安排好晚宴,请戴教授及其他各位教授务必赏光,给我们基层同志一个请教学习的机会。”然后,以目光向戴硕导三位弟子扫视一圈以示邀请,不过,看到陈辉之时,她稍稍留驻目光,呵呵一笑道:“原来是陈状元啊!”然后,不等该状元应答便回头作势邀请戴硕导进入她的座驾由她亲自陪同,并指示随员安排好剩余人等分别上车。

  半个小时后,一干人等在县城最气派的大酒店的豪华包厢入座,兰县长一杯酒敬戴硕导、一杯酒敬陈辉等三人,刚敬完酒,便听她的手机铃声铿锵作响,接听电话之后,她以真诚的口吻向戴硕导表示歉意,因有紧急公务不得已先走一步,下次有机会再向戴教授学习请教,现在留下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某某、工作人员某某、某某作陪,戴教授及各位教授吃好喝好,饭后不忙回省城,请下榻本酒店,房间已经安排妥当。戴教授一边率众弟子起身相送,一边强调当地政府一定要保护好古民居古民俗,兰县长哈哈笑道:“戴教授不必担心,这件事省领导高度关注,我们一定落实好上级指示精神。”兰副县长一离开,房间里好像少了一大半人。

作品集邵明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