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玄机阁之幽骨殇

时间:2015-03-30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郑丽波 点击:
玄机阁之幽骨殇

  暗夜,冷寂的月光撒在惨白的雪上,凄清而诡异,天气很冷,空中已不知不觉开始落雪,远处,一个衣着毡衣的猎户迎着雪走进了林子,一般在秋季,所有的猎户会选择提前储备好过冬的食物,而在深冬出行的人家,则是为了将到手的猎物卖出而换一些钱来贴补家用,身处极北之地,气候十分恶劣,就像今晚,朔风卷起冰晶和雪抽打在人的脸上,生疼生疼的,突然,猎户眼前一亮,前方有一团黑影闪过,应该是出来觅食的,猎户摩拳擦掌跑了上去,手里紧握着弓箭,突然,空气中弥漫着若有若无的淡香,一身红衣的少女坐在落满了积雪的树叉间,随着脚踝的晃动,一串铃音便随着风声错落交响,她漫不经心的望着那个手持弓箭的猎户,修长的手指搅着散落至前面的头发,额间一朵血红的鸢尾花印记在月光下发出诡异的光芒,身后的黑影蓦的跃起,像一头野兽扑向猎户,伴着猎户的惨叫声空气中逐渐升腾起浓烈的血腥味,红衣少女努了努鼻子,似乎很讨厌一般,在鼻子底下扇了扇,不多时,空气中的血腥味散开,黑影跃起,重新站在少女身后,拍了拍手,雪亮的眸子仿若幽潭,小巧的酒窝在颊边漾开,“我们走”少女纵身一跃自树间落下,迎着飞雪,向远方掠去,而少女站过的树下,一具森然的白骨在月光下泛着冷光,谁也没有注意到,一方小巧的鸢尾吊坠在白雪间闪动着琉璃般的光芒。。。。
  幻雪楼中。
  “什么”,白衣的女楼主微皱着眉听着手下报告的消息,一个月内,竟有六十五人相继被杀,“不是单纯的杀害,死者,好像。。。好像是被瞬间剥去皮肉内脏而死,而且,在昨晚的尸骨旁,发现了这个”来人将一方小巧的鸢尾吊坠呈上,随即,纱帐中传出颤抖的声音“这不可能,不可能,她不可能还活着”侍者摸了摸鼻子,不就是一个爬满了裂纹的鸢尾吊坠吗,一向清冷的楼主怎么会如此失态,突然,室内一股冷香逼入,一只冰羽莹透的蝴蝶振翅飞入纱幔中,停在白衣楼主的指尖,随即,白衣女子神色凝重,将冰蝴蝶收入袖中,修长的手指紧握手中那枚鸢尾吊坠,清冷的眸子冰冷孤傲,“即刻动身,玄机阁”随即一道白影闪过,白衣女子已融入无边的白雪之中。
  馨风阵阵,若有若无的淡香经久不散,林间雾气氤氲,仿若将周围的一切拢于白纱之间,一红衣女子坐于树上,晚风轻挽起红色衣袂,如瀑的长发在风中翩然起舞,白色面纱掩面,说不出的清丽,脚踝处的银铃随着主人的摇晃而发出清脆的响声,唇边横一支碧玉笛,曲调优美,宛若天籁,地上蠕动着巨蟒与各种毒物,一曲毕,女子将玉笛收入袖中,爱怜的摸了摸身旁绕于树间的赤练,看着赤练吐出的毒信,女子笑了笑,“我们去看看那些躲在圈子里不敢出来的小牲畜好不好”说完,女子跃下树间,吹着笛子,凌空掠向林中那个小石室。
  石室中,一玄衣抱剑的少年拍案而起,“让我出去杀了那个妖女,不然,大家都要死在这了”却被一旁身着道袍的老者按下,“不可莽撞,”,少年愤愤不平,忽听笛声由远及近,所有人心道“不好”室外,红衣女子悬于半空,看着石室被五毒缠绕覆盖,面纱下的她不由轻笑出声“什么中原武林,都是一群废物,倒不如让鬼影吃了干净”正说着,天上竟飘起了纷扬的雪,天上一轮明月,倒显得四下里一片寂静与诡异,突然,一道白影闪过,格杀了面前的部分毒蛇,一袭白衣,眉间一点朱砂,说不出的清冷,足下轻点,流雪剑自袖中飞出,不消一刻,已将毒物斩杀殆尽,红衣女子不慌不忙的看着那空中翻飞的白影,眼中笑意更深,最后竟拍掌称快,无视那指向自己眉心的剑尖,女子笑道“杀了我的宝贝,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呢,冰姐姐”最后三个字说完,女子摘下面纱,露出一张美丽的脸,颊边漾着清浅的梨涡“怎么,不记得我了”清亮的水眸仿若最幽静的古泉,白衣女子微怔,是她,竟然是她,墨灵,灵儿,怎么会是灵儿,白衣女子摇了摇头,灵儿已经死了,这妖女怎么可能会是灵儿,随即将流雪剑直刺了过去,红衣女子轻笑,足间轻点,已向后掠过数尺,“你杀不了我的,冰姐姐,你也犯不着为那些牲畜犯险”少女搅着被风吹到前面的长发笑道,表情天真无邪,“不可能”冷冷的声音正如流雪剑泛着的冷光,“嘻嘻,那,对不起了”话音刚落,便要出手,可是却像受到什么命令一般,迟迟未动,“今日算他们命大,下次再见,我必取所有人的项上人头”说完,足下轻点,向远方掠去。
昆仑雪域,白色的雪掩盖了天地,将万物融于万顷的寒冰白雪之中,白玉阶下,一袭红衣在苍莽的白色中是那样刺目,“为何不让我杀了那些人,你不相信我”额间的血色鸢尾熠熠闪光,红衣女子冰冷的声音回荡在冰冷的冰玉宫殿 ,直传入白玉座上的人,没有回应,玉座上的人将一个精致的白玉做的小瓶子让左右送至红衣女子手中,而红衣女子却发狂似的将玉瓶掼于地上,“我不要这个东西,我不要这个让我恶心的东西,它粘连在我的体内让我觉得恶心”红衣女子抱住头,猛烈的摇着,到最后竟嘤嘤的哭了出来,抱住双肩,感到肩膀上那不同于人类骨肉的东西,红衣女子近乎绝望的声音在大殿中回响“没有它,我就会死,对不对”“是”一个冰冷的字让红衣女子轻笑了起来,手指颤抖的拿起地上的瓶子,拔了上面的塞子,一股馨香盈满整个大殿,从里面倒出一颗红色的花籽,血红的花籽泛出琉璃般的光芒,将它放入精巧的白玉花盆中,红衣女子看着盆中的东西,胃里一阵翻腾,强忍着,抽出袖中的短匕,在手腕处划了一刀,瞬时伤口处有蓝紫色的血液流入盆中,盆中却瞬间蜿蜒长出一根血红色的藤蔓,伸出手,藤蔓仿若有生命一般吞噬着她伤口处的血液,然后迅速的蜿蜒爬上,并在脖颈处开出一朵血红色的花朵,红色花朵迅速破碎,尽数飞入她的体内,突然,红光一闪,感到体内像重新得到了力量,红衣女子匍匐在地上,一滴泪默然的滴在冰冷的白玉阶上,而原本清亮的眸子此时已死灰一片。。。
  “你会后悔的”女子凄厉的声音在耳边回响,一枝冰澈莹透的箭矢自一柄血红色的弯弓处挟风而至,直刺入女子胸前,鲜红的血滴在一方小巧精致的鸢尾吊坠之上,蓦的,吊坠之上爬满了细细的裂纹,一朵洁白的鸢尾。
  自裂纹处迅速生长,小小的花瓣上还溅着鲜红的血,美丽而无邪,大口的血自女子口中吐出,溅在纯白的衣上,她挣扎着在地上拖出一段血迹,将吊坠死死的握在手中,小小的花朵瞬间被鲜血浸染,花茎也被大力的扯断,“我是魔,哈哈,好,那我就以魔的身份诅咒你,让你永远活在后悔与绝望之中,永世不得解脱”视野中刹时一片空白,只有一枚沾血的鸢尾吊坠在坠落,最终消失不见,再转身,身后是万顷的烈焰,白衣的女子就那样被烈焰吞没,连同她唇边的浅笑和浅浅的梨涡。。。“灵儿”睡梦中的人突然惊醒,口中喊着她的名字,看了看四周,一片漆黑,只有惨淡的月光透过窗子直射在地上,提了身边的回风剑,白衣的少年从怀中摸出那枚小巧的鸢尾吊坠,看着上面细细的裂纹,长长的叹了口气,自从上次玄机阁一聚,那个白衣的幻雪楼主将这枚吊坠交给他时,他的心绪再也无法平静,昨晚当他赶到时,地上只横着几具毒发身亡的尸体和无数毒物的残肢,还有那弥漫在空气里的一丝若有若无的淡香,然后,那个一向清冷的白衣女楼主,眉间竟有了一丝忧伤,忧伤,他竟会将这个词用在她的身上,想着想着,唇边不由的泛起一丝苦笑,突然,撤出手间那柄泛着冷光清辉的回风剑,挡住了直刺过来的剑锋,“这么晚了,幻雪楼主不歇息竟要跑来偷袭我吗”剑锋偏转回鞘,将流雪剑藏入袖中,缓声道“我昨晚看到了墨灵,或许是和她长得很像的人,但却是她操纵这些毒虫发起攻击的。”“不可能,灵儿已经死了,她,不是死在我的火弓和冰矢之下的吗”,少年脸上闪过一抹痛色,空气里寂静的可怕,只听到晚风吹拂着树叶的声音,突然,密林深处一粉色身影向石室掠来,走近看到粉衣女子的手里拿着一封请柬“魔君三日后宴请中原武林各路人士,特邀玄机阁与各大门派前往凌烟小筑赴宴”说完将手中请柬放下便转身轻点脚尖向来时的方向掠去。“他的游戏开始了,不过,就这样成为供他戏耍的玩物还是有些生气呢”白衣少年手中握着那张请柬,唇边竟扬起一丝冰冷的笑容,白衣的女子看了看他,陷入了沉思。。。。
  江南的烟雨,凄迷中透着忧伤,雨做成的雾气中模糊了水乡独有的烟柳画桥,流水人家,青石板铺成的路被雨水冲刷的干净,向远方延伸,仿若一幅水墨丹青,撑着一把油纸伞,伞下的白衣上有少许被雨水沾湿,如墨玉一般眼睛漫不经心的凝着前面那个白影,苍白的脸上有些许病态,但依然掩不住那一身傲世的气度,而前面的那个,应该是和自己一样的人啊,年轻的白衣阁主勾了勾唇角,朝着对面走了过去,压低了伞面,四下里只听得雨砸在伞上的声音,紧张的气息凝绕在两人之间,显然,对方亦注意到了他,却没发一言,亦撑伞继续走着,在擦肩而过的瞬间,两人都有瞬间的怔愣,随即,继续向原定的方向走去,终淹没在细密的江南烟雨中,那是两个指点天下的年轻霸主第一次会面,在此后,便再没见过,而再次见到的时候却是,决战的那一刻。
凌烟小筑。
作品集郑丽波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郑丽波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4-05-10 21:05 最后登录:2015-08-29 0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