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草原鬼

时间:2012-06-2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后幻 点击:


         1.大巫师
   草原的尽头连着昏黄的天,夕阳便站在那里,给天地铺上一层金晖。野草下的泥土弥漫出沉闷的腥热,在空气里翻滚,舞动。玛格·恩感觉自己走在水底一般,难以呼吸。他抬起头,一层层的金云如梯田般簇拥着暗红的夕阳,像是朝拜它们的王,神圣而庄严。
   玛格·恩逆着光,却没有去欣赏这大自然的落幕之美,他的眼睛已经定格在前方如枯木般贮立的身影。
   玛格·恩几乎是低着头走过去的,他不敢去看那干枯的背影,仿佛那背影有魔力般让他恍惚,让他迷失,让他窒息.
   “大巫师”,玛格·恩轻唤了声,然后这里所有的声音都随着他的呼唤一起湮灭在无垠天地间。
   玛格·恩觉得自己变成了清凉的风,在遥远的空中自在的飘荡,摇曳。
   “身为族长,可不能浮躁。”大巫师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的,澄澈而沧桑。
   玛格·恩浑身一振,沉闷感如潮般退去。他吐出一口气,对大巫师微微鞠躬,神态更加尊重。
   “大巫师,又失踪了,方圆几里都找不到。”
   “他们永远也找不到了。”
   玛格·恩压下激动的心,但他的呼吸已变得急促。他知道大巫师说过的话,从未有过变数。
   “回去,将其他的召集在一起,谁也不准单独离开家族,只有团结在一起···”大巫师顿了顿,他的声音异常平静,可在玛格·恩耳中却听到了那平静深处更沉重的压抑。
   “才有希望活下去!”
   玛格·恩像是被突然掐住了脖子般,机械的张了张嘴。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东西能威胁到,已经在这片大草原上根深蒂固玛格家族,难道···。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些画面,然后整个人开始不自主的颤抖,抽搐。他感觉自己的胃正被一双无形的手奋力的撕扯着,痛入骨髓,却又找不到痛的根源。
   大巫师的话,印证了他的想法。
   “草原鬼,回来了···”

 

         2.紫兰
   “肖,你说族里急着召我们回去做什么啊。”午后的艳阳,不遗余力的释放自己热烈的气息,将如蓝宝石般的天空,净化得万里无云。丽丽的鼻尖铺满了细微的汗珠,精致如樱桃般的小嘴不断交换着空气。
   “这还用问么,”玛格·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棕黄色的头发,“当然是为了我们的婚礼咯!”
   “你···讨厌的家伙。”丽丽别过头去,嘴角抑制不住的向两边延伸。
   “嘿嘿,你居然害羞,咱俩从小亲梅竹马,小时候就经常听某某人对我说长大后要嫁给我,那时候也没见那某某人害羞啊!”
   丽丽脸上升起两团醉人的红霞,嗔怒的瞪着一脸揶揄的玛格·肖。
   “小时候那是不懂事,早知道你这么坏,我才不答应嫁给你呢!我告诉你,你要是在拿小时候侯来说事,我就告诉爷爷你欺负我,哼。”
   玛格·肖脸上的笑容如缩水般聚拢,最后撇了撇嘴。
   “就知道拿大巫师来压我···”
   “呵呵,走啦。”丽丽捋了捋如丝般的秀发,大步向前走去。一阵微风拂过,从丽丽身上扯出一股奇异的幽香,精准无误的冲进玛格·肖的鼻子里。
   “丽丽,好香啊!这是什么香味啊?”
   丽丽回头,瀑布般的长发轻快地跳到她的脑后。
   “很香么?”她忽然变得有些欣喜。
   “很好闻啊,丽丽你以前怎么没这么香啊!”看着如痴如醉的玛格·肖,她的脸上绽放出如花般的笑容。
   “是紫兰啦,用它的花汁洗澡,可以宁神醒目,而且它的花香淡而不散,香儿不腻,最主要的是可以在身上保留很久。”
   “你···你干什么!“
   “既然这么香,我当然要好好闻闻咯.”
   “去死···”



         3.黑暗的历史
   夜如温柔的母亲般,将大地拉入自己的怀中。她用她那深邃而神秘的黑纱,包裹着天边最后的晚霞。
   玛格·恩坐在最上方,环视着下面一双双如星星般闪耀的眼睛。他成熟而稳重的脸庞上,刻着岁月的痕迹。时刻微皱的眉头,显示着族长的威严与职责。
   “将大家召回家族,是大巫师的意思。主要是告诉和安排大家一些事···”他忽然觉得难以启齿,如果有选择,他宁愿这件事永远也不要从他嘴中说出。
   “从今天起,谁也不准单独离开家族,不管有什么事,都要经过我和长老们的同意。”他的声音很坚硬,透着不可改变的语气。
   “父亲,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身为家族第一勇士的玛格·肖感受到了事态的严峻,保卫家族是他的义不容辞的责任。
   玛格·恩只是淡淡的看了自己儿子一眼,可他内心却含着难以言明的苦涩。他微微抬头,将眼睛融入漆黑的夜色中。
   “草原鬼,回来了···”
   乱、乱、乱。全乱了。玛格·恩只是静静的看着。当他还没说出来时,他就已经猜到会是这个局面。也许年轻一代的不清楚玛格·恩的话代表什么,可在老一辈的耳中,却如同听到了这世上最恐怖的噩耗般,疯狂的刺激着他们的神经。他们清楚的知道,是谁,让玛格家族,不,是整个草原进人了最黑暗,最血腥的时代。——是草原鬼!!
   “他们残忍、邪恶、嗜杀、毫无感情,更可怕的是,他们是强大的魔法师,他们的黑暗魔法无影无踪,一击必杀。他们会远远的盯着你,像看猎物般看着你,然后抬起他的魔杖···最后他再也不会看你了,他会慢慢地拖着你的尸体,在地上拉出一条长长的血路····”
   “二叔”玛格·肖将二叔扶起,然后用他坚实的手臂,支撑着他二叔颤抖的身躯。
   玛格·恩怜悯的看了看这群面色恐惧的年轻一代,摇了摇头。“还不止这些,草原鬼还会操纵一种眼睛会射出强烈的光的巨兽,它的皮肤坚硬如石,力量强大无比。在我年轻的时候,草原鬼便骑着它,横扫整个草原,所过之处,死伤无数。”
   “唉,要不是我们玛格家族特有的巫师的预知能力和绿天使的降临,早就灭族了。”玛格·肖突然发现自己的父亲在这一刻苍老了许多。
   “什么绿天使啊,父亲?”
   玛格·恩微微一笑,“传说绿天使是大自然的守护者,他们全身覆盖着绿色的花斑,所以我们叫他绿天使。他们也是强大的魔法师,主张正义,若不是他们将草原鬼赶走,这片草原迟早会变成地狱。只是草原鬼回来了,绿天使又在哪里呢?”他像是在问自己,又像是在问墨色的夜空。
   “哦,对了”玛格·恩忽然有些欣喜的盯着自己儿子,“大巫师叫你和丽丽去一趟。”玛格·肖似乎从他父亲的眼神中读出了什么,兴奋地点了点头···
   当他找到丽丽并准备把消息告诉她时,却惊奇的发现,她的身影,在夜风中微微的颤抖着······         



        4.遇袭
   夜风拉过一片乌云,将悬挂在天空中的孤月染成黑色。原本柔和而清亮的月光,渐渐变得冰冷、晕暗。丽丽打了个寒战,那种从骨头里弥漫出的阴冷,让她不禁迷惑而又心悸的注视着前方的那片黑暗···那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动,如鬼魅般在变幻,如恶魔般在狞笑。未知的恐惧如水蛭般钻进她的皮肤,随着血液流遍全身。丽丽嘴唇抖了抖,她知道,这是作为巫师天生对危险的预知感。
   “丽丽,怎么了。”丽丽感觉玛格·肖坚实厚重的手攀上她的背,她扭头,正好对上玛格·肖关切的眼神。她摇了摇头,目光重新回到那片黑暗中。
   “那里···”她刚抬起手,黑暗中仿佛响应他一般,突然射出两道强烈而凝聚的光,像刀子一样刺向这里的每一双眼睛。恐惧、惊骇、惊慌···每一张脸都在那尖锐的强光中,变得格外狰狞。
   “轰轰···”在那两点光源后面,忽然发出阵阵如恶兽觉醒般的吼叫,打破了静谧的夜晚和玛格·恩内心深处那段最不愿想起,也是他最不能忘却的记忆。
   “巨兽之眼,是草原鬼!”他拼命的大喊,然而他的声音却仿佛被同时响起爆裂声给轰散了。
   “嘭嘭嘭···”响声如同死神的宣判一样,每响一声就会带走一条生命。
   “黑暗魔法!”玛格·恩感觉自己的声音如波浪一般扭动着,全身如筛子般颤抖。他怎么也想不到,灾难会来得如此迅猛。
   玛格·肖脑海里已经装不下其他东西了,粘稠的血液、扭曲的尸体、绝望的尖叫,无时无刻不在冲击着他的大脑。他疯了一般挥舞着自己的拳头砸向巨兽,可巨兽只是用它那双刺破黑夜的眼睛不屑的看着他,巍然不动的承受着他的攻击。
   他已经忘记砸了多少下,砸了多久。他的手臂由轻盈到沉重,由酸痛到麻木,然而他只是不顾一切的挥舞着,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用生命来争取家族的延续···
   天如期而亮,毫无怜悯的照亮了这片人间地狱。
   玛格·肖是被血腥味熏醒的。他甩了甩如塞了铅一般脑袋,直到双眼有了焦距,他才看清自己的家园已经变成了怎样的一片血腥炼狱。
   地上一具尸体也没有,只有暗红的血在朝阳的光芒下闪着腥红的光。
   “父亲”玛格·恩跪在地上,如木头般直直地望着天空。他瞥了玛格·肖一眼,想站起来,却发现双膝如同与大地融合了一般,纹丝不动。
   玛格·肖将他扶起来。“父亲,您要振作,只要我们还活着,就要有希望,这不是您给我说的么。”面如死灰的玛格·恩注视着自己唯一的儿子、未来的族长,他庆幸而又欣慰的点了点头,只是那双充斥着疲惫的眼睛,隐隐有泪光浮动。
   玛格·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原本充满希望的心,再一次与绝望无限贴近。“丽丽呢?’
   他找了几遍,每找一遍,他的脸色便深沉一分。直到他看到地上巨兽走时留下的呈锯齿状的脚印······
   玛格·肖的眼光忽然飘得很远,一直沿着脚印方向,飘得很远,很远。
   “丽丽,等我···”



         5.绿天使
   灌木丛里的荆棘,奋力地伸直自己身上如獠牙般的尖刺,在玛格·肖强健的身上留下一道道血痕。玛格·肖像失去知觉了一般,快速的在荆棘中穿梭着。他不顾父亲的劝诫,不管荆棘的阻挠,也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草原上最恐怖的魔鬼,可此时此刻,丽丽往日的音容笑貌却如潮水般冲刷着他大脑,最后化作唯一的信念烙印在他的脑海深处。
   他忽然笑了,他似乎又看见丽丽瀑布般的青丝,花开般的笑容····直到他的眼泪顺着他坚毅的脸颊钻进嘴里,他才尝到爱情的另一番滋味。
   玛格·肖停下脚步,甚至连呼吸也停止了,可他却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正在剧烈的跳动······他松了一口气,巨兽似乎没有发现他,依然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它的眼睛如水晶般璀璨,却没有了那刺眼的强光。睡着了?还睁着眼睛谁?···
正在玛格·肖思绪间,忽然从巨兽后面缓缓走出几个身影。玛格·肖全身肌肉在这一瞬间变得僵硬,鸡皮疙瘩如尖刺般突起。草原鬼!!···等等,草原鬼后面那是什么,绿色花斑···绿天使!!玛格·肖几乎敢肯定这就是绿天使,因为那两个草原鬼脸上的嘴夸张的裂开,正无比谦逊点头哈腰。
玛格·肖咬了咬干裂的嘴唇,走了出去。他知道有绿天使在这里,他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
正如他所猜测的一样,当他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时,他只是感觉到诧异的目光,却并未受到草原鬼攻击。他暗松一口气,正准备寻找丽丽时,一股恬淡而又熟悉的幽香飘进了他的鼻子,尽管很微弱,但他依旧闻到了。
他的眼神在他不知何时浮起的泪光中,渐渐变得飘忽、迷幻。“紫兰···丽丽···”
玛格·肖开始疯狂的吸着空气,不断的移动脚步,最后停在一块空地上。他趴下,用鼻子用力的嗅了嗅,沙尘便像是找到了归宿般,欢快的冲进他的鼻子里,可他却豪不在乎,甚至变得有些欣喜。
玛格·肖缓缓站起,慢慢的举起如刚石般坚硬的拳头。
“丽丽,我来救你,一定要等我。”玛格·肖手臂上的肌肉疯狂的鼓起,然后一拳一拳的砸向布满黄沙的地面······



 

          6.敬爱生命
   “队长,这匹野马疯了么?”
   队长凝视着眼前正疯狂的轰击着地面的浑身是血的野马,忽然觉得有些荒唐。他分明看到了那种专注,坚定与悲戚的神情,然而这些却出现在一匹马身上。他摇了摇头,老练精明的目光惯性顺着肌肉暴涨的马腿一直到马蹄···
   地上的尘土伴随着马蹄的轰击,欢快的飞舞着,似乎是在为自己能够翱翔天空而庆祝。暗黄的地面,跌荡起伏着···等等,地面居然在起伏!!队长眼中仿佛射出一道实质性的光芒。这绝不是一匹野马应有的力量。
   队长微微侧身,恰好看见那两个自称是游客的人,正焦急的盯着那匹野马。队长的脸色渐渐变得阴沉,他摸了摸手是那把陪伴了他十几年的步枪,叫道:“把这匹马拉开。”然后他代替了野马,趴在地上,用手轻抚着地面的沙土,直到他看到了门栓······
   一具具动物的尸体从地窖里抬了出来,狮子、羚羊、水牛···每抬出一具,队长的呼吸便粗重一分。
最后抬出的是一匹消瘦的野马····
   一声嘹亮而悲痛的马嘶,响彻天地。那匹浑身浴血的野马疯了般撞开身边的人,笔直的冲到死去的野马前,不住的用头亲昵的摩擦着死野马的脸,还不时发出一声声撕裂般的悲鸣,每一声都如同汽油一般泼向队长心底的怒火。
   他猛然回头,如暴怒的狮子般,盯着两名“游客”。
   “偷猎者!!”···“啪啪”爆竹般的耳光声,回荡在整个草原。


夕阳依旧美丽,只是草原上两个相互依偎在一起的身影,给它多添了一份凄美。
队长在这里站了很久,他静静地注视着着两匹生死相隔的野马,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可胸中的沉闷却让他怎么也开不了口。
最后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绿色的军装、军帽,对着野马,或是对着夕阳,又或是对着大自然,深深地鞠了一躬······


                       

作品集后幻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40)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后幻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2-06-25 17:06 最后登录:2013-07-03 1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