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安定剂

时间:2016-08-31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京极淳一 点击:
安定剂

(一)
“喂,喂!你傻了?”肩膀被剧烈摇晃的感觉和略带着嘲笑的喊声让S渐渐回过神来。此时的他正靠着墙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身上还穿着白大褂。
“喂,你是医生?”问话的人约摸40岁,长得一副凶狠的样子,说话声里还带着浓厚的痞气。S挣扎着抬起头看了看四周,除了自己眼前的人以外还有三个人,他们也都坐在地上,以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他。面前的男人见S半天不说话还一副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大概是觉得无趣,嘟囔着“看来真的是傻了”就走开了。
傻?不,我不傻,而且我是医生。S的大脑好像渐渐恢复了运转。对了,我是医生,X医院的外科医生,虽然只是在实习。我今年23岁。等等,为什么会突然想到年龄?哦,之前审讯的时候警察问过我。审讯?S的瞳孔突然放大,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现状——暂时羁押在拘留所,和其他四个人关在一起,他是嫌疑犯,罪名是谋杀。
 
——姓名?
——S.
——年龄?
——23岁。
——那就是1889年生的吧?
——嗯。
——你是外科医生?
——是。
——在哪家医院?
——X医院……呃,实习。
S在那间小房间里并没有呆多久。大概20分钟后他就被带上手铐,押上了警车,进了一间更大的局子,然后坐在了审讯室的椅子上。S隔着桌子注视着对面负责审讯的刑警,虽然对方的眼睛因为镜片反光根本看不见。不过他还是注意到了那刑警在记录的时候总是皱着眉头。
——读的哪所大学?
——Z医大,现在是大四。
S回答问题时似乎很熟练,但这的确是他是第一次接受正式的审讯。他突然想到,就在一个多小时前,给他带上手铐的警察也问过同样的话,不过当时的他几乎一句都答不上来。想到那时的情况,S突然觉得自己很好笑。
——你笑什么?!
刑警明显被惹怒了。S自己也吃了一惊,没想到自己居然在这种严肃的时候笑出了声。
——是不是嫌废话太多了?那好,咱们干脆直接问些重要的事情吧。你和A有没有什么私人恩怨?
私人恩怨?不,没有。可是S却没有马上回答,因为他觉得就算自己这么回答了那刑警也不会相信。之后的审讯S几乎都是在梦游中度过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什么。他觉得自己的灵魂好像再一次脱离了肉体,等到回过神了的时候他已经在两名刑警的“陪同”下走出了审讯室。“我能回家了吗?”S定了定神,向走在他左边的那位询问道。
那刑警以一种似乎非常不可思议的表情盯了S几秒钟后才把头转回去,又沉默了几秒后才缓缓地开口说:“一般情况下,刑事拘留的时间大概是7天,不过像你这种特殊情况的话应该会延长到10天。哦,到了。”走进第一扇铁门,一股霉味夹杂着腥臭的复杂气味扑面而来。“这里是牢房啊,”S心想,“看来我真的是因为谋杀被捕了。”不过这一行人的步伐并没有变化,他们并排穿过了好几扇铁门,不过走进最后一扇的只有S一个人。而且门里已经有一个人了,还是个刚刚见过面的人。“你的情况我们已经通知了你的家人和学校。好好休息吧,明早还有一次审问。”另一位刑警面无表情地说完这句话后重重地关上了铁门。
 
 
 
 
 
(二)
S的“室友”正是在拘留所里和他关在一起的那个老痞子。“傻子,我们又见面了。”那人说话的时候嘴巴向一边歪着,露出了一个及其恶心的笑容,这表情一下子激起了S的怒火。“你说谁是傻子?!”即使是受了极大的刺激,到底S也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多少也是有些脾气的。“得得得……哥们,我不就开个玩笑嘛,你别当真啊。”老痞子说话的语气一下子就软了下来,还示意S坐下慢慢聊。S自然也不好发作,只好坐在床铺上等待着老痞子发话。
“兄弟,不简单呐,”两句话下来,老痞子居然开始和他称兄道弟了,“听说你是因为杀人进来的?”“这……”一句话问得S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哎……我也是犯了事才进来的。兄弟几个喝的好好的不知怎么的就打了起来。哎呀,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带了把刀……”老痞子抹了把脸,摇了摇头,一副很后悔的样子。但S却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悔意。“呵呵……兄弟,跟你说实话吧,我在这也就呆这一个晚上,明天就要上法庭了。” S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此时他面前的老痞子虽然面部表情各种纠结,但是,他分明是在笑的。“嗨嗨,明天死了也值了,”老痞子突然抬起脸,S看到他放大的瞳孔正紧紧的盯着自己,“兄弟你也杀了人你应该知道吧,血喷到身上的时候还热乎着呢!只要在脖子上切割口子立马就跟喷泉似的,你见过吧,那红色真是漂亮!哈哈……”
看着眼前渐渐变得疯狂的老痞子,S突然觉得有些不知所措。老痞子显然是把自己当成了临死前倾诉的对象,而不是忏悔的对象。虽然也是杀人,但是,A死的时候浑身上下出血的地方只有自己扎的两个针眼而已。对于那种热情奔放的死亡,无论老痞子如何生动的描述,也无法引起自己的共鸣。老痞子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也就过了一两分钟,他就安静了下来,对着S摇了摇他那个涨得通红的脑袋,却再也没有正眼看他。“你选错人了,”S心想,“作为你最后的听众我似乎并不合适。”
这一夜S睡得极不踏实,一直都是迷迷糊糊的,翻来覆去不知道醒了多少回。倒也不是因为不安或者做梦,大概就是单纯的不习惯陌生的床。只是,每当S睁开眼的时候,都能看到老痞子坐在床边,双手抱头的身影。
等到S彻底醒来,老痞子已经不在了。S的审讯安排在上午9点。
 
——继续昨天的话题吧,你跟的教授并不是A的主治医师啊。你不是说你们之前并不认识吗?那你为什么要接近A?
这次换了一位刑警,皮肤黝黑,身体结实,看上去比昨天的年轻,刚一开口就恨不得喷出两团火来。看来之前的那位被气得不轻,特地换了一个更厉害的来。但奇怪的是,S居然没有感到害怕,难道这就是所谓死刑犯的心态?
——我没有故意接近他,只是觉得他有点像我父亲。
——你父亲是?
——跟他一样的,胃癌。
——你的父亲已经不在世了吧。
——我7岁的时候去世的,应该是1996年。
说像的话,其实有些牵强。父亲去世的时候还不到40岁,得了急性胃癌,从确诊到死亡也就两个多月,和死于慢性胃癌的80多岁的老爷子还是有很大区别的。S突然想起了当时自己特别注意到A的时候,应该就是看到别的教授为他触诊时的样子吧。那紧盯着医生的紧张的眼神,和说相信医生而且会积极配合治疗的表情,真的和自己父亲生前一模一样。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还以为自己得的只是胃溃疡而已。
——你也知道A他也活不了几天了吧。
——知道,也就一两天的事。
——那你为什么还要杀他?
是啊,为什么呢?S又想起了A那因为严重的黄疸变得蜡黄的干柴似的胳膊上那两个小针眼。青色的静脉上的两个小红点大约隔了两厘米,差不多是毒蛇两颗毒牙之间的距离。突然间,S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一直毒蛇,细小的针眼变成了毒蛇的牙印,两股血液就这样喷向了他的喉咙,还是温的。
——喂!问你话呢!
——我……我也不知道。
不对,我不是毒蛇。毒蛇是狩猎者,我不是。如果硬要说的话我应该是天使,穿白衣服的天使,虽然我不是护士。我不是在狩猎,我其实是在拯救。拯救?拯救也不对。那么,我到底算是什么呢?
3个多小的审讯里,S一用走神了9次。看来审讯员又要换了。


作品集京极淳一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京极淳一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6-08-31 11:08 最后登录:2016-09-02 1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