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谁是鬼

时间:2013-04-0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止心 点击:

    朱利安顺着报纸上的房租简介找到了眼前有些破旧的古老楼房,青色的爬山虎在墙角蔓延,遮盖了一方天地的阳光。他顺手把报纸扔在门口,阳光打落在报纸上,金色中只剩下下面的一段文字—
    一对情侣和登山队一起去登山时,天气突然转坏,大家坚持登山,于是就留下那个女的看营地,可过了三天没有回来。那女的担心地等着,终于在第七天大家回来了,却没有她的男朋友。大家告诉她,她的男友不幸死了,他们赶在头七回来,因为怕他回来找她, 于是大家围成圈把她放在中间,到了午夜突然她的男友出现了,还混身是血的一把抓住她就往外跑。她吓得极力挣扎,这时她男友告诉她,在攻峰的第一天就发生了山难全部的人都死了,只有他还活着........ 你相信谁?
    房东是一位面相和蔼的中年妇女,热情地招待朱利安,说他今天晚上就可以住下。虽然说房子旧了点,但是这年头便宜成这样的租金实在太难找了。而这对于已经很久没有找到工作的他来说,简直就是天堂。
    看了一圈房子,面积不小,二室一厅,而且家具都是准备好的。对于这个新家,朱利安实在是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就在出门时,他突然听见对面门里传出若隐若现的哭声,很怪异。房东眼里一闪而过神秘的色彩。
    朱利安突然感觉背后满是凉意,便探求着问向房东:“这里面住的是什么人?”
    房东轻轻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朱先生,不好意思,您对面住的李先生前两天妻子刚意外死去了,所以最近脾气有点不好。”
    “哦,没关系。”听到解释后朱利安悄悄松下一口气。
    两人向楼下走着,下来三层后,迎面突然冒出一个四十多岁的醉汉,满身酒气,两只眼睛腥红,看到朱利安后便一直用凶恶的眼神瞪着他。房东轻骂了一声,醉汉才迷迷糊糊走开。
    就这样,回去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朱利安住进了新卧室。
    夜深,四处碰壁了一天的朱利安疲惫回到住所。在上楼时突然又碰到了上午的那个醉汉。醉汉看都没看朱利安一眼,只是跌跌撞撞地下楼,嘴角不停念叨什么。走进之后朱利安终于听清醉汉说的内容“这座楼里住着只恶鬼,所有人都要死,哈哈……”。
    朱利安摇摇头继续上楼,走到门口拿出钥匙准备打开门。突然,耳边传来两声孩童怪异的笑声。同时映照在门上的灯光暗了一下,然后又恢复正常。那一瞬间,他似乎透过金属的反光看见背后一道人影一闪而过。头皮开始发麻。
    快速地打开门,进门,然后开灯,锁门。关门的那一瞬间,朱利安又看到对面有个女人对着自己笑。
    “啊!”朱利安吓得自己惊叫了一声,才抚着胸口慢慢平息心跳。
    匆匆洗漱完后,朱利安便开着灯上床睡觉。模模糊糊间不知道过去多久,一阵奇怪杂糅的噪声让他醒了过来。睁开惺忪的睡眼,灯不知何时已经关掉了,惨白的月光洒在地上。对面忽然传来高昂的惨叫声。他一下子惊醒了。转过身去打开床头的开关。这时的他没有看到在床的另一边,一张似哭似笑的鬼面正盯着他。
    灯打开了,却不是明亮的灯光,而是一闪一闪,忽明忽暗。床对面的鬼脸也消失了,仿佛只是幻觉。
    “日,这什么鬼设施。”心里怕极的朱利安骂骂咧咧走进客厅,准备打开客厅灯灯光。就在他手快要碰到开关的时候,蓦地开关旁的黑暗处伸出一只惨白的手。同时,一把正往下滴着鲜血的刀出现在他的眼睛中,不停放大。耳边又传来孩童怪异的笑声。
    惨白的月光下,在朱利安的卧室里,一个戴着鬼面具的人拖着昏迷不醒的朱利安,把他扔到了床上,用孩子滴血的刀割下他的头,四肢,心脏,鲜血在月光的映衬下淌了一地。心脏,肝,肺,肠子……各种器官被取了出来。时不是伴着女人诡异的笑声。
    “请问,你这样割身体不累吗?”突然,一道没有语气的声音凭空响在鬼面人耳畔。
    鬼面人忽然手一抖,面具也突然掉下,正是那和蔼的房东。只是她此刻再不见丝毫的和蔼。
    房东转头望去,只见朱利安正好好站在床头看自己。她再看自己身下,那被自己割下的头赫然正是她自己。她再看向朱利安,只见他的脸上满是腐烂的蛆肉,而且身体是分开的。
    第二天,整座大楼散发出一股腐肉的味道。那是尸体腐烂很久的味道。
    房东依旧坐在她本来坐的地方,一个年轻人拿着报纸走了进来……
作品集止心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7)
87.5%
踩一下
(1)
12.5%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