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迷失的世界

时间:2009-12-1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杏雨轩主 点击:

    午后的阳光温暖而柔和地洒进教室。当我在黑板上写完最后一行字时,忽然莫名地沉醉在阳光里了。  

    许久前的午后,一样的教室,一样的阳光,一样的学生,一样的自己……奇怪?除了这些一样,我再也想不起那天的事了!对了,就是在欣赏这阳光的时候,忽然流开了鼻血!我下意识地抹了抹鼻子,触目处,手指上竟是粘稠未干的血迹!我又抹了下鼻子,鼻血在滴滴答答地往下淌。我走出教室,往厕所走去。拿冷水敷了额头,又高举起右手,折腾了半天,终于止住了鼻血。  

    回到办公室,所有的同事都惊奇地看着我。“你又流鼻血了?”不知是谁问了一句。“是啊。”我含糊地支应了一声。明明仔细洗过脸的……我刚在疑虑,忽然发现所有同事的目光都是那么惋惜,犹疑和讥嘲!让我有点不寒而栗,不就是流鼻血吗?何至于对我冷淡到只用眼睛表达而不屑去用嘴说。  

    我继续想那天流鼻血的事,可任我想破脑袋,记忆仿佛就是从我有生命到那天流鼻血,再到今天流鼻血为止。我遗失了一个人所有的记忆!除了两次流鼻血,生命仿佛就是一片空白,我想不起所有的事!  

    下学铃响了,师生们都陆续往家走去,我顺着人流走出校门口,望着那条横亘校门前的马路,我忽然欲哭无泪!我不知道怎么走,才能回到自己家里,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还有,我明明知道自己有一个妻子,可我现在竟然不知道了她长什么样子!从来没有这么深地恐惧过,我抱着头重又跑回办公室里。  

    有两三个住校的老师,他们看我的目光还和刚才一个样子,可我竟不知道自己曾经做过什么令人不齿的事!感觉自己即将要崩溃,我无力地抓住小 王 老师的手:“虽然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可我感觉我们以前是很好的朋友。求求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小王老师的口中,我知道有一天,我流了鼻血,后来失踪了一整夜,第二天伤痕累累地躺在医院里。之后,公安局来过,说有个女的告我强奸。后来,教育局来过,说要开除我公职,可任何单位都无法跟一个植物人办理相关手续,也就草草了事。再后来,就是报纸,电视台,录像,做节目,一个反面教员的活样板弄得铺天盖地……之后,就是今天的我站在这里!  

    虽然不知道为了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我犯了强奸罪!遗憾的是,小王他们怎么也找不到了当时的报纸。不过他们说记得那女的外号叫“花魁娘子”。  

    “花魁娘子”,老天,我居然发现我对这个名字还有准确的记忆!那是8年前,我还在上师范的时候,跟我课余打工时的老板去一睹过她的风姿。当时她是附近几个省市的红人,老板也一掷千金地追她,我只是远远地看了她一眼,回来写了篇《风尘中的眼睛》而已!  

    可我竟然为她犯了强奸罪!不,不可能,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我这辈子最得意的事就是娶了才貌双全的妻子,我老早就视别的女人如粪土,何况,我还对女人没有兴趣!再说,她老早就是人尽可夫的风尘女,即使真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事,也无非就是多少钱的事,她没有理由告我强奸啊!或许这中间隐藏着巨大的阴谋?可是,一来,我人长得才算勉强过关,二来,自己的工资一月紧着一月花销,几乎没有什么剩余,三来,自问没有国恨家仇,也没有珍玩古物或藏宝图之类,陷害我会对谁有好处?  

    不管怎么说,似乎只有找到她,才能明白这一切的真相。我匆匆跟校长告了假,踏上去某地的旅程。  

    城市变化日新月异,凭着8年前的记忆,穿梭在钢筋水泥林立的闹市区,找寻一个昨日黄花般的半老徐娘,似乎比考古还要不容易,但我坚决坚决不会放弃!就算全世界加在我头上的耻辱和冷眼我都能吞咽下去,可我不能失去我最爱的妻子。找不到这个“花魁娘子”来澄清事实,我不辨清白的面目又怎么去见我的妻子!尽管我还是想不起她的样子,还是面对面也认不出她是谁。  

    “先生,您找谁?”一声娇柔婉转的女音惊回了我的思绪。一个清纯美丽的少女,深情款款地注视着我,只是眼中也写上些风尘的颜色。我慌乱地摆摆手,“不找谁。”。一下,8年前那个花魁娘子突然跃入眼底,还伴随着这样一个故事:据说,花魁娘子的母亲是这一行的老手,年老色衰后,退居二线,弄了三四个姑娘来支撑门面。可偏巧有客人看中了她的亲生女。正迎考大学夜夜奋战的高三年级的高才生花魁娘子当然不同意!她母亲起初也不同意,可就有客人拼命地砸钱,砸到有人用3万块钱买她的初夜。(当时市价是30元)她母亲利欲熏心了,把亲生女儿推到了嫖客的床上。一夜之后,花魁娘子忽然想通了,就算大学毕业,好好工作又怎么样,挣钱始终是辛苦事!第二天,干脆扔掉书包,退了学,浓妆淡抹地开始周旋于千万恩客之间……  

    自己就是听了这个故事,才有了想见她一面的冲动,可除了《风尘中的眼睛》让心稍稍地痛惜,悸动过片刻后,一切就消弭于无形了。怅然地望着刚才那少女远去的背影,我忽然想,如果花魁娘子已经结婚了,她会不会也生个女儿?她会不会也像她母亲那样把自己的女儿送上这条“黄金大道”?  

    提起钱,我忽然间想起了一件事!在自己打工筹学费的那阵子,有一笔钱始终凑不上,后来,校领导说是有一个好心人出钱资助了我!已经到了Y市,顺便该去问问这个领导,当年是谁帮助了我。就算不能知恩图报,当面谢一声也是必要的。  

    辗转找到这个领导,他已经肝癌到了晚期,惨淡的脸容疲倦得昏昏欲睡,得知我的来意后,努力地进行了回忆,最后确定地说:“是一个美丽得见过一面就永远忘不了的女子。她说看了你一篇散文,听说你因学费的事要退学,她愿意替你交上欠学校的欠款,但不要我们告诉你。她走后,听师生们议论纷纷,说好像叫什么花魁娘子?”  

    花魁娘子!难道我真的和她有牵扯不清的关系?为什么8年没有再见过一面,却突然出现在莫名尴尬的纠葛里?想来想去,想得脑子都昏昏欲睡了。在梦里,我竟然梦到了那个当年的花魁娘子,还梦到了莫名的画外音:“小伙子,你也许还不知道,你是前世的小仲马,她是前世的茶花女……”                          

    一觉醒来,小旅馆简陋的硬板床硌的全身不舒服,我伸伸懒腰,鼻端闻到了隔壁米饭新熟清香。这一刻,我忽然想起了南柯太守。如果这一切于我只是个噩梦多好,我还是原来的我,这一切完全就没有发生过!可是,可能吗?就算全世界都在跟我开玩笑,那个生命垂危的老领导会在弥留之际毫无意义地欺骗我吗?我又一次感到自己即将要崩溃了!老板娘轻轻打开房门,把饭菜毫无声响地放在墙角的小桌上,像是怕惊扰了熟睡的婴儿。我知道,这里没有人相信我说的话,所有人都当我是神经病!因为我正做着在他们看来是荒诞不经的事,而且换了是我,也会觉得眼前的人怪异。谁让我莫名其妙的经历了这些不可思议的事!  

    吃过饭以后,我怔怔地坐在屋里。几天来大海捞针般的找寻已经以毫无结果而告终,接下来,我不得不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我知道我自己没有精神疾病,我有正常的思维和反应能力 ,可是,如果整个世界当你是疯子,你就只能是疯子,因为你不能说整个世界都疯了,就是说了,别人也当是疯子的疯话,而且我自己也觉得事实上所有人都不是疯子,包括我自己在内。  

    如果不是疯子,我现在该做什么事?是继续无望的找寻,以还自己清白还是把过去留在过去,继续自己以后该做的事?我陷入深深的矛盾中去。如果有可能,我当然想还自己清白!可是,如果证实这一切都是事实,自己真的已没有清白可言呢?那又怎么办?不管是什么原因,只要是自己做了的,就应该承担。如果自己真的是含冤莫白,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又一次想起心爱的妻子,不由又是一阵心痛。那天在校门口,我迎着她跑过去,结果她眼神陌生地让人害怕,让我相信是自己认错了人,认错了家门。如果真的负了她,那么愿意承受任何惩罚,如果是一场误会,相信守着真情可以等到云开月明!  

    踏上回学校的归途,心里已经没有了来时的阴霾和郁闷。纵然找不到回家的路,还可以在学校的宿舍暂住,纵然得不到亲情和友谊,还有钟爱的工作可以投入巨大的热情,就算以前真的就十恶不赦,从现在开始,重新再来,半辈子的人生一样会精彩!  

    好在我还认识回学校的路!在踏进校门的那刻,我深吸一口气,如果生命注定了要承受命运加诸在身上的不公,那除了挺直腰杆,我们已经不需要抱怨什么!推开办公室门的时候,我已经鼓足了承受一切的勇气。  

    毫无疑问,我的出现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时间几乎是停滞了几秒,然后,有人带头鼓掌,接着, 别的 老师都不约而同的鼓起了掌,长久而热情。可是,我不认识带头鼓掌的那两个人,我也不明白这些貌似真诚和友好的掌声到底代表着什么!这一刻,我忽然想起了鲁迅的《狂人日记》,我觉得自己像极了那个主人公!  

    不认识的那两个人微笑着向我走来,其中一个手里还拿着几页文件式的打印纸,想来是拘留证什么的吧!该来的就痛痛快快的来吧,我已不再惧怕什么了。如果能给我一个明白最好,无法明白的事情就交给时间去完成吧,我会竭尽所能做好该做能做的事情!想到此,我反而有一种傲然坦然的气概去面对未知的命运。  

    可当那个老一点的人竖起大拇指说:“年轻人,好样的。”,年轻一点的热情地握起我的手掌不住道谢时,我又一次懵了。那份文件交到我手里,越读下去越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翻到最后竟有我自己的签名!是自己在许多年前看了部科幻片,一时热血沸腾,和中科院签订的一份科学实验义务书。现在是人家找上门来要实验品了,既然我现在这个样子还可以为推动中国的科学事业添砖加瓦,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走吧!”我淡淡说了一句,返身向门口走去。虽然心里在说朋友们,同事们我祝你们大家一切都好,可知道没有人会理睬我的言语,只有把话在心里说给自己。  

    “哦,不用了,实验已经完成了。”那老者和蔼地说,“并且,我为我们采取的方式向你道歉。”  

    实验什么时候开始的,怎么自己一点没有感觉?我到底为他们做过什么?怎么莫名其妙就结束了?我更糊涂了,看来自己的感觉是越来越迟钝了!我有点颓废的不知所措。  

    “赶快说出谜底吧!不然你们科学家都快把我们学校最优秀的老师折腾成傻子了!”小 王 老师拍了拍那个年轻人的肩。  

    “我们所做的是大脑神经的研究课题,就是把人的精神忽然陷入绝境,观察人的自然反应和协调能力。”  

    “也就是说你最近经历的一切都是假的,只当是去虚拟世界做了一次旅行!”小王抢过年轻人的话头。  

    这下我反而更加不敢相信了,胆怯地游目四周熟悉的面孔,不知道他们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总算把戏演完了,成教授,我们的演技还能不能说的过去?”快嘴的刘老师笑着问老者说。     

   “最精彩的一段不在办公室 ,演技最高的是他的爱人,几句话和一个表情就把他精神世界彻底摧垮了!晓晓,你也下得了狠心?”最年轻的实 习 老师边说边比划,最后还眼疾手快地到门口拉进了我的爱人。  

    就是前几天还在校门口说不认识我的那个人。刚看到她的时候,我忽然有种想哭的感觉,她盈盈浅笑着,眼角洇着泪水,看到我犹豫的样子柔柔地给了我一个拥抱。“其实当时看你的样子我也很担心了,只是我有一个信念,相信你能经受住这一切考验!”  

    “是啊!我们需要一些心理素质特别好的人来做这个实验,因为我们必须为实验者的健康负责。可是,你也知道,和我们签这样协议的人并不多,经过一再筛选,我们找上了你。谢谢你为科学所做的贡献,这样的实验对我们研究的课题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校长也插话了:“是中科院提起,我们一手策划的,最后这一场大家都在犹豫,是晓晓最后拿的主意,这几天她都寸步不离地关注着你的消息。”  

    “可是……”我欲言又止,终于硬着头皮说“可是,那个花魁娘子?Y市我母校的领导都说确有其事……”一向以厚颜著称的我脸一阵阵的发烧。  

    老科学家笑,“你当年签这份协议书时,好像他知道这件事吧?”  

    原来又是子虚乌有!我忽然愤怒得义愤填膺:“你们所有师长,同事,包括我自己的老婆都合起伙来演戏骗我一个人!还有没有天理!”我大吼一声,然后哈哈大笑,莫名的快乐……     

    可是快乐过后,才感觉到几天来的疲惫,肚子也在咕咕地抗议,让我不由想起小旅馆的米饭清香,只是这个梦比南柯太守的繁华要痛苦的多,我忍不住大声说 “我--饿--了—”  

作品集杏雨轩主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