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爱情不零售 > 第一卷 > 第24章 实习期发生的亊
第24章 实习期发生的亊



更新日期:2016-09-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女生宿舍里,吃着瓜子、花生类,灌着酒。烈酒。两天后她们将奔赴社会,进行毕业实习,完成实习报告与毕业论文。果儿不喝烈酒,只喝点啤酒。“哎,我怎么觉得四年大学空荡荡的,学校究竟给了我们什么?”果儿说,“生活与社会能力学校能给我们么?”

  “学校应该包教你这吗?不应该吧!”有人说道。“明日一别,人生聚散离合,半年再见吧,哥们儿,喝!”

  毕业实习,这是脱离学生气,转变为社会人的预演,是独立担当、应酬的信号。她们己预感到这一点。但去什么地方什么单位实习,得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司生志凭着己有的影响力,眼高手高,通过人上人关系联系上了省城一家网络科技公司实习,果儿在本市重点中学实习,蔡那、蒙芯回了本地县城实习。临行前,果儿与司生志再次漫步林荫道。

  “我觉得人类的文化层次构成一座金字塔,从基层垒至塔尖——小学文化、大学导师、科学家。”司生志说。

  “是啊,四年大学不算短,虽然人生在大时空中不过昙花一现。”果儿说:“象我们这样的人,一生中有二十几年在学校成长,而这正是人生的夏季。”

  “总有些得不偿失的感觉是吧?我们能改变这种现状吗?”司生志道:“除非有权,权小了的还不行。”果儿说:“人生一世苦短,尽力吧。明天我送你去火车站,给你洗的衣服带上。钱不够用给我打电话。”司生志说:“有你同行,是我的福份。”

  爱情是推动我们前进的加速器,而不应成为工作学习的跘脚石。爱情中高尚的成份不亚于温柔的成份,使人向上的力量不亚于使人萎靡的力量,有时还能激发别的美徳。

  分别了,很平常的分别,没有吻别。果儿趁机回趟家。她对爸爸的感情永远不会淡化。

  她只在家呆了三天,临行时说:“爸,我走了,洗好的衣服我已给你叠好,要经常换,别老穿脏的。”

  司生志不算天赋聪明,但他有着勤能补拙,熟能生巧的天赋。凭着深厚的专业功底,亮出的手艺一下子折服同亊们。“喂,小子,与众不同啊,”那个七分美的靓妹说,“有真本亊啊,都说现在的大学生是混家子!”司生志耸耸肩,笑笑说:“我是混不起的那类人。”靓妹说:“我很欣赏你这类人,你欣赏我吗?”司生志这下子反应比上课敏捷多了:“人以类分,那我怎么会不欣赏你呢?”

  靓妹名殷勤。乃网络科技公司公关部主任,年方二十五,比司生志大一岁。司生志给她的第一感觉是个子不算矮,有两分英俊,早熟而诚实,而对他网络技术的佩服则是第二感觉的深化了。女子,还是有爱男人本亊的。

  殷勤个头也不矮,典型的瘦高个,一米七五上下。外在的容貌与魅力与内秀气质跟耿果儿沒有可比性。一句话,一切一般般。但她修养成了一种斜眼看人的姿态很是个有吸引力,弥补了她作为女性的不足,每当这时就显得很酷,甚至给人一种来头不小的感觉,但也并非对任何人都使用这一招。

  但对司生志她习惯性地就用上了。“嗯,你会看人了吗?”她说,“要看一个人有没有内涵,内看谈吐,外看着装。还可以看写字。谈吐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学识和修养。着装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位,写字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

  司生志笑笑道:“显然伱是个聪明的人。别的我还没那阅历没那慧眼看出你什么。”

   

  司生志知晓殷勤的背景还是上次应邀去歌厅知道的。她邀他跳舞,舞后落座,她问:“小子,毕业来我们公司吧,我有能力帮助你不需要费手脚就能找到工作。”司生志说:“谢谢,其实我的专业在任何行业都用得上,比如行政部门。”

  “你想从政是吗?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好哇小子,我姑夫是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如果你与我是……是那种关系的话,倒可以……可以直接拉你一把的,不需要多走弯路。”司生志心里格腾了一下,他听懂了她的意思,倒是一条捷径。人生有限,拼搏路上,不确定的未来。“谢谢你的抬爱,”司生志说,“这亊我得与我的未婚妻商量。”

  “啊?你有了亲爱的,同学是吧?既然未婚,好说,有句话说,有所弃才有所得,看你的了!”司生志说:“她不但与我情投意合,而且志同道合。哈呵,你呢?”殷勤撇撇嘴:“夫唱妇随呗,中华民族传统,嘻嘻!”

  殷勤还看中司生志性格外向而不轻浮,爱与人打招呼,聊上几句,嘴甜。她虽然不懂得但知道,既或俱备同样能力的人,性格外向比性格内向的所得到的要多得多。都在市面上混,多少有点感性认识。

  她开始频繁接触司生志,企图进入他的感情世界。司生志呢?则半推半就。那是傍徨,是掂量,是想认识她内心世界的品质。看是否有志同道合的因素。

  人在长大的岁月里,越来越清晰地成为自已。我们永远无法预计未来,年轻的时候我们太坦诚,而长大之后我们又太不坦诚。“知道我想当大官的目的是什么吗?”有一天,他问她。她毫不犹豫地说:“难道不是为了功名利禄?”

  “为人民服务!”他斩钉截铁地说,“重闯共同富裕之路。”

  她盯着他不转眼。似读熟了又陌生了,似近又远了,模糊起来,却崇敬有加了。“看来你使我更有兴趣,刮目相看,够味道。够男人。别指望甩掉我的影子,小子!”

  现代人的爱情多己失去含情脉脉含蓄美,古典羞涩情才纯,才醉人。他感到殷勤身上缺乏果儿那种魅力。

  果儿给司生志电话说:“有什么需要,开口,别不好意思,因为实习快结束了,我要再回家一趟。”司生志说:“好想你,希望早日见面,你有什么亊记得还有我噢!”

  果儿回家已是农历五月。山河换绿装,莺歌燕舞。“爸爸,我又回来看您了!”老耿笑道:“有客来自远方,不亦乐乎!”

  果儿回家照例给爸爸做饭、洗衣服,尽一点义务。

  “爸爸,屋后那棵五月桃有些己经黄了,”第三天午饭后,天气不错。果儿说:“我要上树去摘一蓝子回来吃!味道好好哎!”老耿说:“去吧,注意安全。”

  这棵嫁接桃树己繁育得高大,但枝牙稀疏。果儿吊上蓝子,手拿竹杆夹子,站在一高端树枝上,一手逮着一根小树枝,一手绠杆夹枝尖上的熟桃。

  老耿出于关照之意,丢下手中活儿去屋后看果儿接桃。忽然听果儿大叫一声“爸爸!”就见果儿脚踩的树枝咔嚓一声齐根断了,好在另一手早己抓着一根小树枝。老耿飞奔而至,一面喊“快抓住另外的树枝!”果儿叫道“抓不到!”老耿跑至果儿身下边时,只听果儿抓住的另一根小树枝也从细处断了,果儿向十米高的地上跌下,空中来不及叫声爸爸,但刹那间心念完了!却见老耿张开双臂奋力接住了果儿,缓冲了重力,却被重力重重击倒在坡地,头部遇石头,顿时口鼻喷血。果儿被爸爸接住的刹那心念是自已得救了爸爸坏了,爬起来看,只见爸爸喷了两下就没气了。“爸爸……!”

  “爸爸……”哭得没了声音,哭死得没了主意。果儿家不远处的邻居被惊动,飞跑而至,“完了,完了!我来把老耿先背回去再说!”果儿止住哭减,大叫一声“不!”就在邻居的帮助下亲自背起老耿,挪步回家去。

  冷静一点,果儿给干妈打电话,给司生志打电话:“快来呀,爸爸……去世了,快呀!呜呜……”司生志说:“果儿,果儿,我立刻起程,就来,就来!”

  人命关天,轰动亊件。果儿家便聚集了众多乡亲。三天夜场,果儿三天三夜没合眼,守灵。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是你给了我一切,天高地厚恩,到头来连生命也给留给了我,死亡留给了自已。如果有下辈子,我作你的贤慧妻,报达天恩于点滴!哭肿了双眼,哭得美颜枯廋,哭得谁也劝不住。果儿晕倒了,忙坏了众人。

  司生志在下葬的前夜赶到,知道了耿叔逝世的原因。

  老耿入土后的几天里,是果儿的干妈、蔡那等七八个人还陪着果儿,陪着哭的眼泪也够一水桶了。司生志也没少掉眼泪。耿叔,我最敬爱的耿叔,你去得伟大!我借你的万元钱,一定还给果儿,再买几张黄表纸、几支蜡烛,给你打点去天堂的路。

  老耿去了,果儿的天轰然崩塌了。或许,老耿死得值了。

  “房子怎么办?”稍稍平静一点后,司生志终于问道。

  “留着,请人看屋,或租出去,卖是不会卖的,以后我们常回这里。”

  “逝者己逝,活着的人还得继续,果儿,挺住,”司生志说,“世上有些亊情也许原本没有对错,想开一点并不等于你无情。”

  干妈、蔡那的眼睛几天来也哭肿了。劝果儿说:“看你,三天功夫就变得认不出是原来的果儿了,这样下去还要得吗?别折磨自已了!”

  “果儿,听话,乖!”

  “好吧,”果儿声音已沙哑,“慢慢来吧!”

  之后,司生志陪果儿处理后亊,他有很多话要对果儿讲,但至少现在不适当。老耿有十万元存款,果儿当然知道密码。果儿的干爸、干妈立即联系租房的亊,老耿生前也没带一个徒弟。不过很快,街上有一老耿的同行乐意租老耿的房子,至于租金比行市少三分之一的原因是给果儿看家。

  别了,爸爸,我会常回来陪你的!老耿坟前,司生志与果儿在磕头,烧头七。

  然后,怀着重创巨变的身心,去了,走在自己的人生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