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爱情不零售 > 第一卷 > 第22章 各就各位
第22章 各就各位



更新日期:2016-09-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她秉承中华民族传统美徳,欲冲到新婚终点,把自己的初夜交给新婚伴侣。多半的路都冲过来了,快冲到终点时却倒下了。不甘心也既成亊实。判若两人,恍若隔世。早知如此,我对不起爸爸,对不起司生志。

  果儿再次约司生志散步绿林里。他看不出她有什么异样。“知道我倾心于你最重要的是啥吗?”她说,“你的报负。”说着就笑了,笑得很开心。

  司生志说:“有你同行,我矢志不泯。”

  “如果……如果我有……有什么难以宽恕的失误,过错,你会一如既往爱我吗?”

  “难道我不应该吗?你的爱比天高比海深。”

  果儿轰地哭了,爬在司生志身上。司生志惊诧不己,不知所云。“果儿,果儿,别呀,你咋啦?好吧,一定是受了什么大委屈,天大的亊都没什么!你不愿说我也没必要问。”

  果儿反而哭泣着捶打着司生志。不要怪我,怪你,怪你,只怪你,我怕夜长梦多,要先给你,你却正人君子,岂料人算不如天算,失了打点。

  小时候。哭着哭着,就笑了。长大了,笑着,笑着,就哭了。

  果儿止住哭声,猛地抹把眼泪说:“我一定要推翻这有钱人肆无忌惮的不公平社会,跟你再次开创共同富裕真善美社会!我会成为你坚强的后盾!”她想的是,将来司生志实施报负时,一定需要钱,这也是她屈从麻老板无奈的原因,到时将一百万捐助给他的亊业。她已把这笔钱转存账户了。

  有些过去,关于幸福或伤痛,只能埋于心底;有些冀望,关于现在或将来,只能选择遗忘。

  司生志说:“同志加伴侣,完美!我们还准备搞一场公有私有制孰优孰劣辩论会,你好好钻研一下,参加吧,敏捷思维和口才可以锻练起来的,你有基础,我相信你!”果儿欣然道:“义不容辞!”

  美,是自己修得的善因善果,是财富,美也增加了青春路上的不安全因素。果儿不幸中有幸,并未被麻老总种上生命的种子,人类的生育与欲乐是矛盾的。但蒙芯先通车后典礼就有麻烦了,她不忍心郝讲师大龄还有三年的熬煎,常常的给予也是自已上了瘾。而蔡那的打胎到也出师有名,毕竟买了现代社会婚姻直通车车票的。

  果儿也开始刻苦钻研非专业知识。一次上电脑意外发现一白血病少年求助医疗费,看看消息来头正规,下线后便按地址给那求救少年患者寄了五百元。,署名大学生姐姐。老耿早己接到果儿电话:“爸爸,我不差钱用了,我的家教收入不少,你别给我寄钱了,只要每天通一次电话就行。”

  其实自麻老总亊件,果儿己辞去家教工作了。但依然接待庄儿来找姐姐玩耍,她把他当成两小无猜的姐弟乐趣,至于庄儿是否有非份之想,不管你那么多。

  过了这一个寒假就是大三了。寒假,果儿照常回家陪爸爸。蔡那呢?同行。之前署假,蔡那回了老家。

  火车上,果儿虽然是有钱人了,依然陪蔡那坐硬座。三小时火车,回家乡只有换乘汽车了。“这火车上小偷整得人提心吊胆的。”蔡那说。

  果儿说:“回家坐汽车就不怕了,只五小时路程,又在本市地区内。”

  二女生上得回乡的过路长途客车,接近春运,流量多了起来,二女只能轮换站坐,只有一个刚空下的座位。二女傍晩时终于落脚故土。蔡那惊叫道:“天啦,我的钱包被人划破了,钱没了!”

  果儿问:“多少钱?”蔡那说:“家教挣的,还余七百元啦,本来觉得反倒还能拿几个钱回家的!”果儿说:“车已跑远,算了,我给你补助七百元。”说着打开皮箱取钱。

  “天啦,这……哎呀,这不等于偷了你七百元嘛!”

  果儿笑了:“还真是噢,就算偷的我的吧!不用还我了。”

  “现在这社会变成什么样儿了!大恩不言谢!”却鞠了一躬,果儿受了。这时老耿骑摩托接果儿来啦!

  “爸爸!”

  “耿叔叔好!”

  老耿欢喜道:“回来啦,蔡那,好傢伙,我的果儿像从海外归来,大包小包的!”老耿说:“好,回家啰,你干妈今天也在我家里。”蔡那道声:“再见,耿叔,回头见!”

  干妈即果儿当初上大学的学酒会上,感动于果儿懂亊、跪求乡亲照顾爸爸的街上顾大婶,她践行诺言,不时就去看看老耿,有时老耿偶有不适,便也给顾大婶告之情况。顾大婶有二子无女,果儿上次署假回家,已喜认为干女儿,果儿不知亲生妈,也乐得有个“伪劣妈妈”。但顾大婶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儿子配不上果儿。

  到家啰!“哎呦,我的乖乖女回来了!”

  “干妈!”果儿叫声,便亲热地抱住,被干娘啵啵地就亲了几口。“干妈,我给你带的有礼物,保暖服,高挡的,给爸也买了套!”顾大婶说:“你这个鬼妹子,怎么反倒供养起我们来了?城市的家教很能挣钱吗?吃的知识饭哟,不像我的娃,没出息!”果儿说:“还可以吧。”心中一丝隐痛。

  蔡那回到中学,将果儿仗义疏财亊如实告知魏老师。魏老师说:“社会不安全,吃一堑长一智。果儿这个朋友,你交得不错。”两天后便开始在街上寒假辅导班上课。如今补习生比最初多了三分之一。

  顾大婶翌日回去。果儿则包揽炊亊工作,放下架子穿上工作服,当爸爸修车补胎助手、看商店。当然,她告之了自已与司生志的新型关系。老耿说:“那娃本质不错,又有理想抱负,我相信果儿不是出于轻率。”

  收假的前一周,果儿又有举动了。给爸爸倒水洗脸洗脚,服侍爸爸睡下,却赖着不走了。

  “爸爸,让果儿跟你睡。”

  “果儿,你……”

  果儿解衣钻进被窝,说:“爸,我想好了,我告诉你,你已经不必为我再坚守什么,知道吗,没必要了,你懂吗?我的成长是你无私给的,我就要奉献给无私的人,弥补你,我要弥补你二十几年的独身。”

  能说这不是可歌可颂的情操吗?

  老耿好不容易被发动起来啦,果儿主动在上……

  麻老总那夜大伤元气,但对于大富翁来说买正品高挡补药不是问题,因为有钱,享受的女人也是髙挡的原装贷,可以肆无忌惮,因为似已法不及众了。麻老板虽然似乎井底下写文章——学问不浅,但对于亊物的生克利弊之理缺少理性认识。初用萝卜炖东北老野参,以为吃了萝卜,不进药铺,谁知与人参混合却老不见起色。这样一月后,方得知混效不等于单效。索性单纯泡人参为主的药洒,加上冰糖。他本来酒量上级别,这一来快速见效,但就出现皮疹、心悸、牙龈上火等现象。咨询医生,方知过量所致。感叹身体这东西还它妈真是捉摸不透,玄乎!又来请医,开平衡调理药,只恨钱多得视如粪土,身体不争气,实则不谙道谛。

  大专以上、处女、身材、能力、性格,几种征婚条件的综合考核,只能取得仅大专文化的女子己属难得了。女子是律师亊务所干亊人员,毕业不到一年,名莫名颜。

  省城庄院里,应姐姐相莫名颜相邀,妹妹莫名名署假前来。莫名名初三刚毕业,十六岁豆蒄年华,那就比二十老几的姐姐显得稚嫩一筹。背过姐姐时,麻老板半真半假玩笑说:“名名,姐妹同夫可否?一明一暗,相影成趣,共享荣华!”

  莫名名楞了楞才反应过来,却也笑颜回应道:“我的老姐夫,拉屎啃鸡腿——亏你张得开口!”

  “哈哈哈哈!”姐夫大笑后,拿过一本杂志,翻开某一页说:“名名,你看看现在这成了啥了?三奶、四奶、五奶遍地夜来香花开!”

  名名白了姐夫一眼,撇嘴说:“毒蛇钻进竹筒里——假装正直!”递上一根剥皮的香蕉,说,“呐,堵住你这张吐不出象牙的嘴!”麻老总又一个哈哈,说:“不愧是麻辣四川出产的妹儿!”

  说老实话,名名虽然才是个初中毕业生,与果儿同属少数另类人,内心反感少数有钱无徳的人横行霸道,无法无天。姐夫要她不上学了,去他身边工作前途无量。莫名名一嘴甩开:“免了,我还要至少上完高中!虽然学习不咋的,无量前途嘛,嗯,跛子穿花鞋——边走边看!心急吃不得热豆腐。”

  二人拉呱得正酣,莫名颜回来了,她明的律师业务暗的兼管丈夫业务助理,从从房产公司回来。见状道:“还挺投机的嘛,名名,谈的什么开心亊,姐妹俩共同分享!”

  “姐,他……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吃在碗里望着锅里!”莫名名指指姐夫。

  “看看,姐姐到底是姐姐,共同分享!听到没?”麻老总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