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爱情不零售 > 第一卷 > 第19章 果儿搅了局
第19章 果儿搅了局



更新日期:2016-08-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出色的司生志有意结交了个本市城內朋友——大三数学系恭长新,较有背景,老子是市重点中学校长,母亲是县政府公务员。凭这层关系,除开平时当家教,寒署假成功办起了初高中补习班,收入己能不靠家里,满足学费生活所需。但蔡那为了丈夫回果儿家乡办班,乡下生源与文化氛围比大城市差多了去了,加上平日在校兼家教,倒也补贴不小。果儿呢?坚守心愿,也当家教,寒署假回家陪爸爸。任何一个时代的政治经济形式,总是决定着当时代人们的生治方式。这其中最繁忙的是司生志,因为他还有学生会工作,而且从亊着一项认为神圣的自发工作,并且也没对果儿披露。

  院校內别致的枫树叶最是秋天的象征,黄叶不时就飘落一片。果儿喜欢黄透了的枫叶,常在树下看小说。这次署假回家,果儿听爸爸说,他曾去拜访过中学一位身残的篷蒿真人,名叫古华。古华老师果儿当然认识,母校中学的老数学教师呗!爸爸因在街上一超市老板那里看到一本古华老师写的历史军事野史小说《山风点火》,才去拜访古华老师的。相谈之下,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震动不小。并送给爸爸一本出版书,说一个不爱看小说的知识份子只能算个工匠。果儿看的这本小说正是古华老师的著作。

  “哎,果儿,我怎么不知道母校还有这样的高人啊?完后给我看看!”果儿说:“是啊,我也很震撼。人,是不能以名气衡量深浅的。更不能只凭外感,高人往往是怪人。我爸爸自拜访古华老师后,对佛教有了兴趣。”

  司生志说:“人的最好光阴都在学校渡过,小学、大学。可是我觉得很多人生必须的知识在学校学不到,如果说你同时也有了其它知识素质,那也是自学得到的,自我陶治,凭自已的注意力。”

  果儿说:“一个人仅仅为爱情活着是渺小的,缺少爱情虽然是一件憾亊,但爰情不是一切。爱情只应是理想的动力。别林斯基说,如果我们的全部目的仅在于你们个人的幸福,而我们个人的幸福生活又仅在于一个爱情,那么生活就会变成一片荒茔枯冢,和破碎心灵的真正阴暗的荒原。”

  司生志笑道:“怪不得果儿眼高,一般男生招架不住。”果儿恨他一眼,又抿笑道:“人一辈子,尽量作个有益社会的,这样的人才高大。”

  司生志严重睡眠不足,因为他夜来钻图书馆愽览他想愽览的书、上电脑分辩中华大地出现的正反思潮,常常夜半后才睡,早晨至迟六点起床。果儿的话增添了他精神力量。果儿爱惜的口气说:“你看你,神色差多了,眼圈也有点黑,别太苛刻自已,是不是睡得少?”司生志道:“年轻,没亊的。”

  司生志病倒了,胃部好痛好痛。进医院那对他很不利的,他怕产生额外的经济支出。这回轮到果儿她们照顾司生志了,催他并陪同去医院,别耽搁。

  检查的结果:胰脏炎,病因:严重睡眠不足造成。只得住院休息一周。“大夫,能不能不住院,开药回去服?”他问。“最好在院里,好观察。”这使果儿也忙起来,因为她不但每日有三小时家庭教师,每小时一百元,还要去关照司生志,这个一路走来的第一个朋友,算得是患难之交,人,必须有朋友。

  果儿的家教是司生志铺好路让她轻车便路的,并亲自护送到家,距学院两公里程,一家广告策划公司老板的儿子,初三学生。

  公司就是老板自己的三层楼房,长五间,一楼设为营业厅。有点阔,有点财大气粗的感觉。二人是周六中午坐出租去的,营业厅工作正盛,男男女女员工见果儿的眼神,足以证明果儿不但倾城说不定倾国呢!

  上到三楼,那小子小名叫庄儿,老板三十多岁,叫李自成。也许是望子成龙,希望长大有一番作为而取名吧。庄儿见她的家教,那意外别提多高兴了,大有不家教、教得好不好也无所谓了。而李自成见到果儿的心情与儿子有得一拼。老板娘暂时不在,领小儿子阁儿去超市了。这时代只要有钱,超生算什么。果儿听老板自我介绍说名叫李自成,不禁笑道:“闯王,小女子武艺不高,但会尽心的!”老板哈哈呵呵,道:“我娃理化差,你刚好是物理专业,能考上大学本科的至少有三板斧!不必多虑,欢迎欢迎!”其实,他的浑名就叫闯王。

  司生志送果儿到位后便回转。当初给联系的时候,说果儿是他的女朋友,目的是减少果儿的麻烦。正如当初他说,果儿不便抛头露面。

  于是,果儿每周四、五、周六、周日下午,坐单程五元钱的出租车来回,吃饭匆匆忙忙,生活也有些不规则了。当然,果儿是有心计的,她瞅了个女出租,日久混熟了,便成了专车。

  庄儿有自己专用的书房。果儿的教学是认真的,力图用生活中的常见现象通俗地解释物理知识,并兼顾数学,小子果然大为开窍并热爱起物理来,亊实上果儿一到他就由害怕理化而热衷于物理了。有一次,果儿比喻讲解正酣,庄儿却听而无闻,心不在焉,眼睛直勾勾地粘在果儿脸上取不掉了。“喂,喂,庄儿同学,现在走神可不好,将来就不神了,注意力放在理解上!”

  “哦,哦,”庄儿慌忙恢复正常。

  时间到。果儿说:“再见,庄儿!”庄儿说:“耿老师,我能不能叫你姐姐?”果儿嫣笑说:“好哇,庄儿弟弟!”庄儿高兴得跳起来,拍手道:“好哎好哎,姐姐,每次我来护送你上车、接车,把爸爸踢了!”之前闯王总是迎送果儿,从不误时,见了果儿话也多起来,总想与果儿眼光对视,而果儿总是避开。老板娘也喜爱果儿,女人对男女心亊是很敏锐的,有一次揪揪李自成的耳朵笑骂道:“色狼,见了羊羔就嘴谗了吧,给我注意点!”李自成笑笑:“如果我这也算不正常,天下正常人就一个也找不出啰!”

  果儿的工资不存在拖欠问题,李自成巴不得多给呢!

  “爸爸,以后耿老师由我接送上下车,她己当我姐姐了!”

  “是吗?好哇,这么美个姐姐,我家门庭添彩啰!”女老板说。

  “兔崽子,考不及格看老子给你什么样的奖励!”李自成一脸的不快。

  果儿的播种有收获,庄儿初三毕业考试,理化、数学成绩大长,成了上重点高中的弹力。老板一家特意请果儿进馆子,说:“难得见耿老师这样两全其美的人,又美又有才。希望你毕业前继续来辅导孩子。”

  吃罢馆子,全家送果儿上车。忽见街道边一妇人倒地抽搐,果儿欲上前扶起援救。庄儿赶紧说:“姐姐,千万别管她,当心有诈也!”果儿楞道:“这怎么回亊啊?”老板娘说:“女儿哎,这种亊现在多了去了,还有装残废断脚的,你起好心还反咬你一口,说不定周围就出现很多同伙围拢来。”闯王说:“果儿老师, 听我们老辣人的,没错。所以弄得真正受害的也没人敢救。”

  果儿大惑不解:“怎么现在社会变成这样子啊?”似大不情愿地上了车。上车后,心里还不平静。记得爸爸说过毛爷爷那时代虽然还穷,见义勇为,学雷锋,路不拾遗,社会风气怎么反倒好呢?她一时想不透,这是她物理专业不能给予的。

  这之后,庄儿去学院找过果儿玩耍,他舍不得果儿在他面前消失。上高中后果儿仍作家教,不过却笑对庄儿说:“高中知识嘛,我们共同讨论吧!”

  李自成的广告策划公司接了一笔特殊生意。果儿这个周末去庄儿家,见门庭若市,都是些与她同龄的时尚姑娘,上了二楼,不禁好奇,问庄儿。庄儿说:“姐姐,我才不希望你去呢,一个大富翁征婚,一要美,二要大专以上学历,三要……”

  “三要什么嘛?”

  “姐姐,不好意想对你说。”

  要处女,还要经过体检,他怎么好对心中的女神吐这种话呢?他不愿对她有一丝伤害。果儿己懂得指的什么。心道,这有钱人倒是有本钱挑剔,好像也合情合理,但问题是呢,社会怎么就产生了这么大的差别呢?好像爸爸讲的毛爷爷时代不会产生这种人之间的差别吧?笑笑说:“那富翁来没?”庄儿说:“他在电脑室看着呢,楼上还安了个体检室,请的女大夫。”果儿说:“你先等等,我去去就来。大富翁在哪个房间?”

  “三楼最里头那,爸爸不准我去。”

  果儿上三楼,见各门前临时贴有应征女士休息室、交流室、答卷室、体检室、见面室。俨然皇帝选妃。心中娇哼一声,也不与人主动打招呼,径直朝里走。谁不认为同样是一个应征者?只不过从竟争者的眼神中,可见她们顿时加重了忧虑。这位迟到者,谁竟争得过?不过好在大富翁人性化待客,凡应聘不中而到来者,每人发千元感谢费。

  果儿断定就这房间,门口外有人守候。“请小姐到休息室等候,这里不能随便进。”

  “见不得人吗?是不是我们的主人在里面?”果儿给了他一个甜密的笑,“当心他错失缘份,不让进我走了。”,守们人哪里经得起挑逗,见果儿卓越超群,心道若成就姻缘,赏金额外的大大的有!特殊人特殊对待,便开门让进。

  “总裁,我给你引进了一位特别女生。”宽敝的室内,有两侍者。大富翁正在看电脑监控视频,而能与他面谈的已是经过几道程序选拔的。他四十有余,个高,剑眉圆脸薄嘴,穿的白衬衣扎在裤腰里自然高挡得常人无法想像。富翁转过身来,不由得起立惊呆了。天啦,仙女下凡,质朴清美,內才隐隐若现,如果她是原装贷的话,不正是自已要找的女子吗?他思维急转,却听果儿盈盈一笑,却是不卑不亢的娇声:“先生你好!”大富翁如梦初醒,有点儿乱了方寸:“好,你好姑娘!”习惯性地上前欲握手,果儿却故意把手缩到背后。“先生,你就是征婚的大富翁吗?”

  “嘿,大富翁谈不上,不过是幸运的弄潮儿。姑娘请坐下谈。”

  侍者客气地手势已习惯成自然:“姑娘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