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爱情不零售 > 第一卷 > 第12章 青春更不太平
第12章 青春更不太平



更新日期:2016-07-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啊,这就是我的大学,象征人生火热青春的大学!它的校园楼房、人文气势自是比中学壮观,是冲动的青春迈向成熟的边界点,环境改变人心理。果儿父女与司生志三人相互帮助办完了入学手续,如今坐在学生宿舍楼自已的房间了。一舍六人,上下铺,己到四女生。

  新颖的场所,己不再只是熟习的乡音,代之而起的,是掩盖了方言的南腔北调的普通话。“爸爸,”果儿仍用方言与爸爸讲话,“我们找地儿吃饭吧,饿了。”老耿说:“就找学校食堂吧,也尝尝是啥滋味,把司生志叫来,一块儿吃。”老耿有打算。果儿便打手机。

  司生志来了。三弯两拐找到食堂,这时晚餐己近尾声,就餐的大学生己经散去。老耿买单。

  就坐餐桌填饱肚子后,老耿说:“价格、质量都还过得去。”老耿进校院,眼观六路,感受堪忧。“果儿啦,爸爸进校的感受,只想对你说,十七八、九岁、二十挂零,你也到了人生的黄金时代,爸不再反对你谈情说爱,我想说的是,你遭遇不少,总算冲出来了,全身冲出了十九岁,要冲就再冲过四年大学,专心学点真本亊,将自已完整地交给真爱,别随波逐流,同流合污。”

  果儿严肃地说:“爸爸,知道了。”老耿说:“离开爸爸独立生活了,这一点爸爸放心,我的果儿独立生活能力我看得出来,比好多来的大学生强三倍,好些新生一看就是在家里娇生惯养。司生志这娃我信得过,你们要互相照应。”司生志说:“叔,不用您嘱托,那是自然的!”

  老耿返乡,是果儿与司生志两人送上火车软卧的。

  这就开始了,大学生活。算得自小经风受雨锻练的果儿,心境并未被新环境奴役,保持着一份清醒,一份冷静,一份自我。大一新生军训,立正半小时,眼见本班十多个女生、六七个男生昏厥倒下,被送进医院,别班昏倒的也不少,军训只得停下。果儿奇了怪了,长见识了,怎么会呢?身体素质竟然这么差!好奇之下,她短信告之爸爸:今天我们军训,站不到半小时晕倒了十几个同学,我一点亊也没有!只见爸爸回复说:我看这是中国带普遍性问题,中国人的教育观念、育子观念很成问题,娇生惯养、应试教育,“东亚病夫”的由来啊!多是城市学生吧?果儿回复道:爸,你猜对了!

  果儿原本占了个下铺,当天就主动搬上了上铺,居高临下。“喂,我说耿果儿,”同舍女生何关关道,“先来后到,下铺不要要上铺,学雷锋过时了!”果儿只是笑笑说:“上铺凊闲些。”

  果儿穿着简单,从不妖艳整妆,行走不左顾右盼,以余光去感应周围的一切。图书馆里,面对同学的招呼只是微微一笑。果儿企图掩饰美貌丽质,打算低调做人。

  但她目睹了太多的不便目睹的新鲜亊,但别人却似家常便饭的事。

  上课铃一阵急叫,楼阶栏边上,一对男女先要亲吻几口,然后才跑进教室。

  夜晚绿化林,不知有多少对激情由浅入深。

  不到三个月,果儿班上对对合己超半数,同宿舍五女生,除了蔡那无派对,其它四个皆已成双成对,有两男生是大二的。这夜十点后,有一男生来女生宿舍会相好的顾士荣,公然旁若无人大亲特吻起来,继尔似把持不住,就按倒在床,吟浪声起。蔡那忍不住吼道:“出去!何不学有的同学,那就特意去校外租房住,想怎样就怎样没人干涉你!再不出去我叫校警了!”那男生起身说:“少见多怪!啥时代了,思想解放一点好吗?”蔡娜胆气足,就欲扑上去,说道:“你说什么?信不信本姑娘敢揍你!是人嘛是畜牲?”那男生道:“哟嗬,爸妈就从来没打过我,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试试看!”上铺的果儿无法置心亊外,见状坐起,手指男生,立即声援蔡那:“你敢!出去!”男生道:“哟,还是个大美人儿!”顾士荣见状醋意大发:“滚滚滚!”其它几个女生见状,有的阴阳怪气说道;“我说哥们儿,还是要讲个场合吧!”男生见犯众怒,只好悻悻地出了门,临门回身给了大家一个飞吻,“拜!”

  但果儿也开始困惑了。仰卧于床,思绪翻飞,第一次开始直面男女关系了。真是我跟不上时代了吗?时代进步了吗?这么普遍的。她灵机一动,给爸爸发短信,她每天都要给爸爸发条短信或一个电话的,爸爸的话胜过那个政治经济学教授。“爸,大学里男女生那种关系太普遍了,应该吗?你们那时上学也是这个样吗?”

  五分钟后,果儿收到爸爸的回复:“不是的,不应该,是堕落,我们那年代大学生精力大都在学习上。”

  果儿这夜想得很多,过去的经历一一浮现在脑海,虽然她笃信这道解答题爸爸的答案是正确的。但自已的爱在哪里,是什么?自己是不是也应该留意了……

  我拒绝了那么多的暧昧,只为了一个不确定的未来。

  爱情就像冰激凌,无论如何避免,最后它终究会溶化。

  有些人注定是等待别人的,有些人是注定被人等的。有时候,我们活得很累,并非生活过于刻薄,而是我们太容易被外界的氛围所感染,被他人的情绪所左右,最终乱了心神,渐渐被缚于自己编织的一团乱麻中。

  每个人都会累,没人能为你承担所有伤悲,人总有一段时间要学会自己长大。长大的岁月里,我们从未变化,只是越来越清晰地成为自已……

  城市静了,果儿睡着了。

  翌日傍晚,果儿约司生志。“陪我去林子走走吧!”她说。之前仅出过校外两次,必是司生志随行,谁不认为是名花有主了呢?

  冬天的林中少了龌龊亊,但吻抱的依然不少。二人漫步瞎转悠,不时坐下来。“你有心亊了,果儿!”司生志道,“说说看!”

  果儿不语,拆弄着树枝。司生志又道:“我知道你从不轻意接触男生,但你相信我是我的幸运,我也一样,从不故意接触女生,但在我心里,也只信赖一个女生。”

      果儿开口了:“没想到现在大学里男女关系这么开放,学校似乎也默认。她们那叫爱情吗,会有结果吗?”司生志两手一摊作无奈状:“毕业后大多作鸟兽散,有结果的凤毛鳞角,还不是图一时的快活,那也叫爱情的话,就太没意思了!”他流利的谈吐,显示出己能够并且己经过理牲的思考。果儿一笑,望望他说:“你是班文体干部,有女生挂你了吗?”

  司生志摸摸后颈,竟也羞答答地:“有……好几个呢,可我不与她们亲……亲热。”他本想说“亲嘴”,但觉得在果儿面前不妥,他要维护果儿的那一份纯洁,那纯洁令人美好。果儿表情正经地说:“你说只信赖一个女生,是果儿吗?”司生志豪爽地:“如假包换!”

  果儿这下噗哧一笑,说:“语文学得不错,用词不当!”接着道:“我也是。除了爸爸,另一个不是你!”诡异地瞟了司生志一眼。司生志读懂了女孩的矜持,道:“谢谢信任,我感到被你信任的幸福。没人纠缠你吧?”果儿怨道:“别说了,就是为这烦恼。人不该长大,我不该有……我真有那么美吗,惹人眼谗吗?”

  用一杯水的单纯,面对一辈子的复杂。

  司生志一笑,说:“如假包换。但你更有内在的魅力,我曾见到一个成语,叫原质原味,太纯洁了,倒害怕说穿了你就变了。”果儿甜笑道:“中学的时候,有同学戏弄我说,我喝水只喝纯净水,牛奶只喝纯牛奶,所以我很单纯,我还记得这句话呢,嘻嘻!”司生志调侃道:“念了十几年书,想起来还是幼儿园比较好混!”又正经地道:“希望你别迷路了,希望你交到好朋友,希望你别再被人欺负,希望你幸福,希望你一个人也能够坚强。”果儿低下头说:“你越这样,我越欣赏你,我快受不了啦。”司生志说:“别这样,果儿,我是诚心的。”果儿道:“正因为我看得出,别说了。”

  的确,果儿想低调作人,可是蒙混过不了关,她的清新脱俗,她对学习的专致,在这堕化的时代反倒如出淤泥的荷花,唤起了人性美好的注意,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采花公蜂。

  往来宿舍、教室的路上,打招呼的陌生声音多起来了:“你好,当仁不让的一杂校花,我摘定了,哈哈!”看来这些人已经过充分讨论,果儿又荣升大学校花了。果儿只当耳边风。

  果儿上卫生间回宿舍,早有一大三男生拦截,一把将她圈靠在墙壁动弹不得,头一扬耍个酷表情:“观察你很久了,别以为藏得住,金子总要发光,呐,那是我来上课的桑塔那小车,走,请你去吃大餐,算初次相识。”又是这一套咄咄逼人手段,不容置疑。果儿冷冷地:“你这一套我见多了,也许对别人吃得开,对我,滾开!”一把推开那人。

  物理实验室里,讲师郝程功最后一个留下果儿,果儿的清纯与内涵早就被他慧眼相中,他还是“剩男”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