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爱情不零售 > 第一卷 > 第10章 情有清与浊
第10章 情有清与浊



更新日期:2016-06-1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曾校长将果儿这朵鲜花送到黄县长手里离开后,心里好不是滋味,好想哭。自已成了什么人了,窑子皮条客?想到这就觉得耻辱,人格受到鄙视。但中国人的委曲求全、明哲保身世故性,人的良性与邪性过招的结果,邪性占了上风,又不情愿地作了这亊。回到宾馆单人间,果儿是朵带刺的玫瑰,想想亊后如何面对?孰轻孰重两头难。估计这会儿亊情已发生,决定马上打车返回接果儿,假装无知,这样果儿很可能不怀疑也就不埋怨他了。魏老师自果儿坐小车而去,一路泛嘀咕的心理却拿不出什么主意。知识份子的懦弱性啊。回到宾馆门外,脚步却不自觉向县政府方向走去,迈步也不是,退步也不是,就这样向前穿行于人流中。

  果儿随四护花使者出得县政府门外,便见魏老师慢步到达。这下魏老师脚步快了,掩饰不住欣喜问道:“果儿,嗯,看你神情,没什么亊吧?”果儿嗔道:“为啥不早些来,哼,来晚了!”这时曾校长也下车现身,见果儿有同学们随从,顾不上犯疑惑,快歩上前关切之情溢于表:“果儿,我来接你回去,谈完事了吗?”果儿道:“哼,要不是他们……”对同学们道,“我们走,今天我请客,进馆子!我有钱,爸爸给我得多。”魏老师追步道:“对不起,果儿,我来买单!”果儿毫无感情地说:“谢谢魏老师,不用了,我们同学聚聚,老师参加不妥。”曾校长喊道:“按时回,还要填志愿表!”心道,看来果儿没亊了,这伙同学搅了县长的局,好样的!他功亏一篑无非依然如故,县长没理由为难他,心理反而平衡,县官不如现管,直接管我的是文教局,至多我不再钻营仕途,也没必要再去见县长或电问,这样也显得我知趣,果儿也没受伤害,两全其美,哈哈,中国人的世故圆滑。高兴道:“魏老师,我们走!”

  人,包括猫兔狗等生命,为什么要随着成年失去纯真,变得世故或老成?天真的笑会变成虚情的笑,如果人永远不失去小孩、小猫、小免、小狗的纯真本色,人世间该有多美好!

  果儿被同学护卫离开,县长好无趣好失落,权衡利弊是为官的专修课,自知不便把亊情搞大,那伙学娃子不是无语的兔子,是些不能闭嘴的尖嘴鸟!

  的车上,魏老师忍不住就问:“校长,县长找果儿干啥,亲戚吗?”曾校长权衡了一下,说道:“黄县长喜爱果儿,想认她作干女儿。”魏老师想到果儿表情,这时才有了点狠劲:“哼,我操,没那么简单吧!”曾校长平静地说道:“别瞎猜,沒亊。”接着笑容道,“你对果儿有意思吧?”魏老师笑笑地,直言不讳有目的:“打算正式求婚,校长帮忙喔!”曾校长道:“你是外地调来的,哈哈,你想摘我校的校花,我们应该关心一下教师的个人问题,以利教学。主要还是看你能不能俘获果儿的心,哈哈!”

  果儿她们坐进了一家餐馆,点了一盘青椒炒瘦肉、凉拌牛肉干、炒猪花、一碗西红柿鸡蛋汤、五瓶青岛啤洒,学成年人举杯碰盏,叽叽呱呱好开心。“果儿,让你放血了!”果儿也起立举杯,样作嗔怪道:“要是你们不真诚,我才懒得理你们呢,是我真心感谢你们,干!”

  “有些人就是这样不懂事,你不操他妈,他就不知道你是他爹,干!”

  “你以为我会眼睁睁地看着你去送死吗?我会闭上眼睛的!”

  “哈哈哈!”

  “哎,你怎么又胖了,有小肚子了!”

  “我沒胖,是衣服痩了!”哈哈哈!

  “别强迫果儿吹瓶子,喝不完我帮!”

  纯洁的同学情,真挚的友谊才是美好的,就像一杯清酒,醇厚芳香。带上杂质的情,饮来味不纯。

  酒杯里相约,无论你去了月球潇洒,或是挣扎在野山锄禾,我们也相念相望!就是你当了美国总统,我们也是同学、最纯情的同学!

  如果爱你得要死,就要死去活来吗;如果爱你,就要得到吗?

  社会,无论变成什么染缸,总有不染的品质,它便是你的护身甲;成长,带走的不只是时光,带走的,还有自尊的坚守。

  也只闹腾了个多小时,果儿他们便回到宾馆填志愿,高考题解发下来,一般都要对照评估自已的大致得分而报志愿。这时候考生们最是殷切关心,面对选择题的对错,懊悔与欢喜交织。其实,果儿所在的母校乃是县中的淘汰生源,又有几人能考上大学?不需要指导,果儿拿过表就找学院与专业,只填了第一、二、三个志愿。徐旭说:“喂,你连答案对错都不估算怎么填志愿,刚才没喝醉吧?”果儿说:“眼不见心不烦,不如不看。”爸爸的教导沒有半点儿浪费,都被果儿吸收为达观的人生态度。四个解救果儿的同学互对志愿,司生志笑道:“果儿,很没面子,我的第一志愿是你的第二志愿!”魏老师欲主动指导果儿填志愿,见果儿己经填好了。笑笑道:“果儿终于走过一段里程碑,该放松放松了。”果儿微笑说:“多谢魏老师这三年的精心辅导,果儿能不能结果还是未知数呢!爸爸说,如果考起一本或二本,请老师们吃饭。”魏老师欢喜地借题发挥:“不请我也会登果儿的门!”

  是时候了,还等什么?机遇往往属于主动出击的人,这时就是过份点也无大碍。聚散离合,回去己是各散四方,只有老师与本乡考生同车返程。

  下车时,师生互别。魏老师叫住果儿说:“下午我去你家看看你爸,好吗?”果儿略一犹豫,笑笑道:“我好像没有拒绝的理由。”

  果儿回了,下午魏老师去了,独闯爱情的王国。

  果儿回家,半只脚才踏进门就先是一声“爸爸!”然后就将蓄势了几天的各种情报忙不迭地倾倒出来,老耿对考情只字不提,只是对魏老师的造访与果儿交换意见。“果儿,爸爸问你,你是怎么想的?”果儿说:“爸,你放心,来了我自己与他谈!”所以老耿客气地招呼魏老师。然后,果儿主动说:“魏老师,我们去小河边走走吧!”然后对爸爸慎重地耳语。魏老师求之不得,似有得来全不费功夫之感。

  下午天上的云层似散似聚,举棋不定,小小的夜蝉竟然能发出那么响亮的音调提前报时了。小河边稀稀拉拉的几簇草丛边,果儿说:“魏老师,就在这坐下吧。”魏老师说:“我希望你从此不要把我称呼得那么生份。嘿嘿,月亮懂得我的心。”果儿不时向河里扔一个小石,说:“我知道,魏老师,嘻嘻,叫惯了,还是叫你魏老师吧!我觉得,老师不仅应该教专业知识,还应该教教学生别的知识吧?嘻嘻!”

  魏老师一楞:“果儿可以当我的老师了,哈哈!”果儿笑笑说:“不敢当。你趁我去了城里,已派副校长偷袭过我家吧?我现在就像毛爷爷说的万里长征才走完第一步,孙中山说的同志仍需努力……”魏老师打断果儿的话:“哈哈,你的爱情宣言也该到期了吧?”他已没了老师腔调,降为平等关系。

  果儿说:“ 人不是仅仅为了爱而生存的,难道你们的全部目标就是为了控制某一个女子,而女子的全部目标就是为了左右某一个男生吗?”魏老师心惊道:“看走眼了,你专心于学习,以为你简单,原来是简单的反义词!”果儿嫣然一笑,说:“你们当老师的不教这些,我从别处学还不行吗?”又格格地笑了,把正题转化成了闲聊,“我看到的名言正好投我所好,你说怪不怪?”

  小河的涓流无声地闲流着。许久,许久。魏老师己控制不住涓流似的闲谈,他实际上还是个爱情的学生。“果儿,你对我究竟是什么心情,难道我不配吗?”果儿认真的表情:“想听假话吗?”魏老师靠近了近,说:“洗耳恭听。”果儿说:“假话就是,对你有那种感觉,在我心目中,你已不是我的老师身份。”魏老师理了理头绪,明白果儿对他究竟如何了。刹那间的希望跌下深渊,继而发恨起来,一股冲动弥漫头顶,这感觉睡大学女生那会儿也没产生过。“那,好吧!我们回吧。”

  我拒绝了那么多的暧昧,只为了你一个不确定的未来。人活的一个信念,那信念是盲目的也许就是人生真义。魏老师猛地抱住果儿,如海潮漫上沙滩,要把你淹没,“不亲你一顿,一辈子想不过!”而他下面的“屠女短剑”己刺着果儿要害。果儿大叫一声:“你果然心眼不好!爸爸!”

  老耿经果儿面授机宜,早己埋伏静候,窜出草丛后,叫道:“放开果儿!”魏老师惊得阳萎,放手就离去……

  果儿考上一本了,s理工学院物理专业。老耿送情几十年,也趁果儿上大学办场学酒。

  美丽清纯的姑娘哟,生在这开放堕落时代,一路上过三关斩六将,终于冲过了十九岁!全身而进,传承了一份中华民族的美德榜样,否则早被撕扯得体无完肤。

  用一杯水的单纯,面对一辈子的复杂。

  青春是一场无知的奔忙,总会留下颠沛流离的伤。

  人生没有彩排,每一天都是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