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爱情不零售 > 第一卷 > 第6章 劫后野炊
第6章 劫后野炊



更新日期:2016-06-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马士俊自公园事件后,打消了占有果儿的念想。但有别的男生起了觊觎之图。“哎,我说哥们儿,初三果儿实在好勾魂啰,真想……”课间三楼楼梯处,几个高三男生团在一起,一男生提道。另一男生道:“收起你的歪主意,这朵校花刺牛逼得很!”又一男生道:“没听说果儿的爱情宣言吗?‘我上大学前不会让任何男生占我便宜,真爱也不行!’全校没人不知道果儿的爱情宣言的!老实说我很佩服她。”

  老耿说,尤其女该子要自尊别犯贱,要想别人尊重你,首先要自已尊重自已。果儿听入了耳,果儿赢得了尊重。

  果儿的爱情宣言传入了社会。

  特殊的校情,住宿生多来自五里外的山乡,夜来只好以上自习辅导形式来管理,不然夜来放任自流不出怪亊才怪?这时代的学生非彼时代的学生,上晚自习课又加强了学习,一举两得,只苦了师生,直到夜十点前放学,给半小时自由活动就撵上床,不然那还了得?夜长梦多。绕是这样,半夜翻越高高的院墙出校私会的大有人在,如今的学娃精力过剩,功夫了得,看看厕所石灰墙壁上那两米高的脚印,你不得不露出赞叹的笑意,那是飞腿踏上的烙印。

  果儿距中学一里多路,不受住宿条律约束,下晚自习后允许出校门回家。果儿上初二前,家庭政策有所改革,上学、放学照常跑步,晚自习后老耿骑摩托去接,即或临时有生意上门,雷打不动,是为安全故,这时代已失去安全感,即或在本乡本地。果儿上初三,家庭政策再次改革,果儿有了手机,上学、放学、下晚自习骑自行车,车前安有大手电简,但老耿仍然坚持晚上到时去迎接果儿,提前量十分钟就够了,这时学生刚刚出校门。再次改革的理由是,果儿上初三学习紧了需要时间,骑自行车仍能锻练四肢活力。但闲来在家,老耿也教会了果儿骑摩托,但不准上瘾,更不准骑摩托上学或飚车耍酷,果儿自然乖乖的,手机也不贪玩游戏,短信往来更是少。

  现代人哟,除开学龄前过了几年心无所挂的时光,从上学就开始吃苦,早起晚睡,山样的作业,冬天教室里倒有人体温室效应,外面也冻得习惯了。

  这夜果儿放睌自习出校门,不见爸爸来迎接,习惯了爸爸年年如一日的身影今日放空,顿觉失落。拨电话不通, 对一同班女生说:“扬安华,爸爸没见来,你给我作个伴儿,去我家睡,好吗?爸爸说过,现在最好不要一个人行夜路回家,如果他万一失误不能来,找个女生作伴儿。”扬安华说:“行,那我给家里打个电话。”

  葱浓的山在夜里失去青春的色彩,只有夜鸟夜虫在向路人提示这是夏季。天气还不算酷热,何况夜里?二女生车出街市百米,己到镇外山湾地,两辆摩托从后加速超过了果儿,忽地停下来横挡住果儿的自行车。这是四个整天在街上的辍学混混,只领取打工父亲的生活汇款,不上学也不回家。亦不服气校花果儿的爱情宣言,道:“谈恋爱的不行,来硬的!叫她爱情宣言作废!”“学网络小说里不要给我谈法律,不要给我谈感情的霸哥!”“耶!”果儿算得低调的了,奈何她长得太吸引人了,这时代人在堕落。四人跳下车围上果儿:“走,靓妹,哥们教你作爱爱!”果儿娇声发威:“滚一边去!”奋力推车,推不动四男生之力。

  “哼,哼,敬酒不吃,拉下去!”四人揪住两女生就向老耿撞车的旁边路向下拉扯。扬安华被果儿带动,也拼命抵抗,眼见就要被推下地里,果儿果断地主动跳下去摸黑奔跑,一面下意识地喊爸爸,有两人追去,而扬安华则被另两人推翻在地,己不打算再作无用的反抗了。只听一辆摩托灯光扫来,老耿高声答应道:“果儿,你在哪里?怎么了?”真是来得是时候。百密一漏,原来今日真是个凶煞日,老耿家的坐机失灵了,手机没了电,摩托车打不着火。待诊断出摩托病因医治好,己过了时,急急登车加速飞驰,便听到自已出车祸之地不远处果儿的呼喴,那再熟悉不过的女儿声音,那揪人心的呼声!

  “爸爸!快下来,有坏人欺负我!”老耿已感到不妙,顺手抄把钳子,飞身跳下庄稼地,巳见状态,大喊一声:“站住!”向果儿扑去。果儿得救了,两追赶的小混混胆虚,撤身躲藏。有了爸爸壮胆,果儿急急地说:“快救同学!”拉起爸爸朝扬安华冲去,见同学衣裤己被脱掉,小混混也光了身子,正预备,开始!老耿吼一声:“兔崽子住手!”左手提起一个,右手钳子夹向另一个混混的手指,还管你什么哎哟一声,已将二人揪翻在地,扬安华已起得身来,果儿忙帮她穿上衣服。老耿继续道:“正路不走走邪路,叫什么名字?”扬安华说:“我认得他们。”老耿吼道:“衣服穿上,滚,警告你们别想打果儿的主意,不配!”拉上两女生爬上公路,果儿说:“这是他们几个的俩摩托。”老耿说:“你带上你的女同学,开一辆回家做物证,给他们留一辆。”

  果儿开上摩托,对扬安华说:“对不起,要你给我作伴儿,反倒连累了你。”扬安华似淡定地说:“没亊。”

  这四个小纸老虎,翌日其中一人黎明前被派出所民警从租居房被窝里提走。按着四人团聚于派出所,被老耿扣留的摩托车也放行。

  果儿又冲过了一关。

  四个街道小混混限于年龄,体验了一把十天拘留滋味,通知在外地的家长携罚款万元不等的取出,得一笔小小的收入,责其带在身边监管教育。四个小混混经过妄为的锻练,反而有了豪气,出来后很不服气,欲再找机会报复。

  再过两天他们将分别被家长带走。但他们还未脱身故乡,在下午中学放学后,分别被中学生团伙强行带走,相会在街头水泥大桥,俨然公审大会。原来果儿险情传至中学,惊动了那些曾想打果儿主意的末遂男生。马士俊、徐旭、高三的……“妈卖麻逼的,我们都没沾到腥,他们小瘪三还差点儿上手,联络初二以上的,扁他一顿出出恶气!”

  他们的号召成功了。大桥上,百十个中学男生借机发泄,三言两语质问,接着动手动脚,再按着吼声震天,人人有机会上前扇耳光、揪鼻子、扯耳朵……再下去,四个小混混爬不起来了。派出所的警报声来了!撤!一哄而散。然后高三几个男生躲着大笑一通。

  现在的人变了,似乎缺失了什么。缺失了什么呢?老耿只是留恋他的青少年时代,那纯,那素,那正气,那人味……

  不服气的四个小混混这下服气了么?经此打击,十分奏效,从此老实起来。这一老实就到了另一个春天。

  “爸,”果儿说:“周末我想与几个女生去春游,上山去采杜鹃花。学校不组识,夏天体育课也不带我们下河游泳。我们周末自巳去,你也象学校一样不准吗?”老耿不加思索地回答其实早已思索成熟:“准奏!”又道,“因噎费食,这如今中国特色的独生子,怕安全问题就……还开放呢,中国人这脑袋瓜子真是的!春游走进大自然,是一种值得提倡的活动,陶冶情操。但有个要求,果儿,回来给我写一篇写景抒情的散文,词句可以査电脑,但不能全文照抄!”果儿高兴道:“遵命!”嘿嘿嘿,父女俩相互作了个鬼脸,笑了。

  周日早,好天气,蓝天白云,早起的太阳格外精神,果儿带上的东西神神密密的。

  她们相约出发,首先向小镇后山松树林山包爬去,那里地势较坦。

  野外,三月的春天桃、李树点缀其间,山河如少女初熟,含苞欲放,好不惬意,撩人的春色令少女们心旷神怡,几个女生一路上齐诵起来“春来不觉晓,处处闻啼鸟”的千古传诵的诗句。行至松树林边,便听到松涛呜呜啸啸的声音,别有一种生命苍桑感。姚真真爬累了,说:“歇会儿,大家安静地听听风吹松林的声音,好好听耶!”

  静。静得忘记了呼吸。体会生命。林立宣说:“有感觉,但形容不出来耶!”果儿说:“看呢,有只松鼠,上树了!”扬安华道:“走,我们去树下守株待兔!”

  说是去守株待兔,其实钻进松树林嬉玩,嘻嘻哈哈,然后又找了处距溪水近的地点垒石头灶、找干柴,准备野餐。灶垒成了,火点着了,干松枝干松叶最容易着火,还有专用松油作火把的呢!“点着啰,点着啰,作饭啰!嘻嘻!嘿嘿!”放上小钢锅,倒进麻辣料、带上的食盐。一锅煮不下,两次煮,用嘴吹火,脸抹得花里呼哨的,没有谁耍懒,人人主动。叽叽喳喳,说的话比吃的东西多。

  野外,是人性情开放之地,没有闹世的作人忌讳。姚真真还带了瓶小洒。树枝当筷子,吃,抢着吃,越抢笑声越野。

  “哎,我说姐们儿,”林立宣道,“我们像不像女游击队?”果儿说:“像原始人。”扬安华接道:“原始人生活才安逸呢,大自然为家,自由自在。”果儿说:“大城市人没得我们安逸,住在楼房里,憋死了,看不见树林、泉水叮咚。”姚真真说:“果儿你以后不找城市老公吗?你不愿意我愿意!”果儿不吱声。林立宣道:“现在谁还先把老公的事当作认真的亊,过够了自由生活再说。”扬安华翘翘嘴,不以为然道:“哼,挺赶潮流的噢!”

  吃饱了!有点醉意了,姚真真四仰八叉靠在斜坡边,林立宣编织着伪装帽。姚真真躺下又爬起,说道:“我们来比谁的奶奶大!不比是小狗,最大的当大姐!”扬安华说:“比就比,不过我比你小三岁,肯定比不过你嘛!”

  果儿害羞,不肯脱衣服。林立宣道:“这里又没有男生,怕啥?我带头!”

  果儿脱下了。

  哇!互相摸摸,触摸之下触动了激情。姚真真说:“要是这会儿有个男生就好了!”

  果儿沉色道:“说啥呢!我们出发去采杜鹃花吧,我喜欢白色的。”

  出发啰!小坛坛罐罐继续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