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爱情不零售 > 第一卷 > 第1章 过了个好生日
第1章 过了个好生日



更新日期:2016-05-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吼,吼!嗨,嗨!”

  晴天、周末、黄昏。

  小镇头大桥上,三个男生凑在铁栏边兴奋起地低吼起来,欢庆果儿终于应邀,今夜前往中学边小山峁公园,庆祝哥们儿的十七岁生日。马士俊一掌重拍蒲正跃的肩,道:“嗨,小胖蚪,任务完成得不错,你是怎么个说动果儿的?给老子说说!”他是高一学生。小胖蚪蒲正跃被拍得差点仰倒,笑骂道:“你妈地个,哦不,你个‘等于号’老大,想暗害小弟没商量啊?我日妈地昨日放学,大家都赶尸样地急忙回宿舍收拾东西,经过操场叫住了果儿,说你明日过生日,邀请校花赏脸,不去以后我们哥们儿每天都叫你狗尾巴草!没想到果儿说‘去了呢?’我说……去了就,就哥们儿每人給你躹个躬!果儿抿嘴一笑说‘薄礼收下啦!’我说‘拉勾!’果儿说‘免礼!’扭头就跑去宿舍啦!”

  绰号黑子的说:“她会上钩吗?”

  马士俊说:“具本老大看来,她答应了就等于去了,不像我随便放空屁!”他的口语习惯“等于”绰号由此而来。

  “哈哈!吼吼!”

  “解散!”

  三个高一男生。

  “大阪城的石路硬又平呀 ,西瓜大又甜呀 ,那里的姑娘辫子长呀,两颗眼睛真漂亮 ,如果你要嫁人 ,不要嫁给别人 ,一定要嫁给我, 带著百万家财 ,领著你的妹妹 ,跟著那马车来……” 等于号马士俊甩开嗓子吼起歌曲,回镇上开发区四层楼房的家。

  人说,离街一丈,是乡棒。果儿的家在离镇街市二里路的二级国道公路边,两间两层砖房已有十七年了。果儿的爸爸人称老耿,农民,中等个,四十有六,五官端正,不显老面。这年头人多吃的公路饭,老耿就在自家门前开了个汽车配件加修理店。

  “爸爸,我回来了!”果儿的声音天生甜甜地,进门时,老耿正在刮胡子。“回来了,果儿,饭菜己经好了,有你爱吃的红苕。”周间爸爸作饭,周末果儿作饭。果儿自小学四年级十一岁就捣豉着学作家常饭,现在已经上初二了。她勤快好学,爸爸也不娇惯。果儿爱吃红苕,老耿觉得是个良性嗜好,便自种了大量的红苕贮存起来。

  “爸,我发现了一个问题!”

  “说来听听。”

  “你从三年前就不蓄胡子了,为啥呀?蓄个中学墻上马克思的胡子嘛!”

  “你不觉得爸爸显得年轻一点顺眼一些吗?”老耿的隐情,果儿渐渐如出水芙蓉,肤色水嫩,又乖巧,自己在果儿面前也要尽量保持个年轻形象。

  “才没那种感觉呢,你就是丑得像猪八戒我也是一样的!”

  “谢啦!”老耿学江湖人抱抱拳,“胡子刮完了,吃饭!”

  果儿格格地笑了,好美,好纯的韵致,老耿觉得捡养的这个女婴,自已手气太好了,满足了,命运并未亏待他,那是上天对他的补赏。

  傍夜时,果儿说:“爸,有几个同学找我有亊,晚上十点前回来。”果儿生来首次夜晚出去的要求,老耿略为一楞,道:“去吧,时代不同了,注意安全。”

  “知道,爸,嘻嘻,不看看是谁的女儿。”

  一条石阶路如懒蛇上山,独通小山峁公园。马士俊、蒲正跃、黒\子三人早早地立于山门前等候果儿,不时翘首以望。“果儿那一双眼睛太有社会主义特色了,等于游戏里的仙境迷宫,那灵柔的嘴唇,我狠不得一口吞了她!啊!”马士俊闭闭眼睛,沉浸于美妙向往中,抒情一般。

  黒\子道:“我说等于号大哥,别看她又柔又美,是个刺玫瑰!哪个不想摆平他?我也想呃!小胖蚪,你想不想?”

  蒲正跃道:“等于号出手,还有我的份吗?我亲爱的果儿啊,你亲生的爹妈老汉有眼无珠,生下来那么美个女子把她抛弃!我就替她亲生爹妈老汉惋惜!”他把“那”字音拖得长长地。

  马士俊两手在胸前向下一挥,同时握拳唱道:“该出手时就出手哇!”黑子、小胖蚪同时接唱道:“风风火火创九州哇!”接着三人同时握拳:“吼,吼!”“哈哈哈!”

      果儿现身了!三个小子心狂跳。本来只邀请果儿一人,不料果儿带上了两个女生同行,姚真真、林立宣,一个高一女生,一个初二同班。也好!三人心中都这样想到。

    “预备!恭迎校花!”三人一齐躹躬,接着直起身来齐声道:“欢迎二位女生光临!”小子们已亊先约定好动作。姚真真道:“还狗模人样的呢,嘻嘻嘻!”她是高二,人也大个头,形象有点吓人。拿过三女生所送的生日蛋糕、果品又道,“这是我们用押岁钱凑份子买的!”三女生道:“祝你生日快乐!”马士俊喜道:“有你们赏光,不快乐等于植物人!”作了个餐馆招待手势:“美女们请上坐!”

  石桌、石凳、亭子。

  天色渐暗时,生日宴会开始, 两只充电坐式荧光灯、两支大蜡烛点起,叽叽喳喳,果儿也随合了些。如今这时代,学生也多兴起了生日庆贺应酬。分享两盘生日蛋糕、果品、然后宾客向主人脸上抹蛋糕只不过是序曲,吃麻辣下白酒那才是重头戏。三男生向三女生敬洒,醉翁之意不在酒,马士俊抢先对准的是果儿,黒\子、蒲正跃只好另就其它两位女生。洒杯用瓶盖代替,倒也有点儿野炊浪漫的味道,嘻嘻哈哈。姚真其、林立宣毫不推辞,果儿说:“我不会喝酒,免了。”马士俊说:“这等于你不尝脸不给面子了?看得起我就喝一个!”

  果儿微笑说:“等于号,我能来就给了你面子,看得起你,为什么一定要在酒上见真心呢?酒肉朋友是假朋友!”黑子、小胖蚪一齐吼道:“喝一个,喝一个!”两女生也劝道:“喝一点,就这一点表示个意思也行!

  “无聊!”果儿嗔骂一句,接过瓶盖,一饮而尽。原来果儿天生有酒量。

  “好,好,够哥们!再喝,沾酒必三杯!不喝是狗尾巴草!””这洒场上的臭规矩、辞令、办生日、动作都是从爹妈老汉那里学的、社会上学的,课堂上没有。人的很多素养都是从社会上潜移默化而得。果儿嚯地站起身来,面带别有风味的怒容,手指马士俊三男生,道:“我说等于号,你等于不讲信用啊,说定喝一杯就一杯,怎么又三杯呀?少把你们学那些陋俗强加在我身上!”

  马士俊吹的是酒瓶,己有醉意,笑笑说:“嗨,才读初二,词儿比我们大哥哥还多呢,学习挺专心是吧?不喝也行,少一杯亲一个!”

  未料果儿并未加火气,笑笑地伸出右手食指,说:“从爸爸那里学的词,嫉妒吗羡幕?只准亲一下手指,你如果得寸进尺,小心撕烂你并不帅气的嘴,大家作公证人噢!”

  “哈哈哈哈!”大家大笑,果儿侧过羞涩而更醉人的脸去,马士俊立即趋前品尝美味。刚刚尝出滋味,果儿猛地缩手。蒲正跃、黑子嚷道:“我也要,不行,我们也要!”

  果儿嗯了一声,说:“只批淮一下,就一下,别不公平,还有姚真真、林立宣呢!”

  “好吧,上!”

  果儿如法炮制,蒲正跃、黒\子嘟嘟道:“自私,吝嗇!”

  “歪理!”果儿已被亲得脸红了,却正色道,“一边去,再无理我走了!”两男生便凑向另外两女生,却见两女生说道:“亲我一个,愿意怎么亲就怎么亲!”

  “我大方!”

  “我不自私!”这话令三男生热血膨胀,又有洒助胆,立即扑了上去……

  夜色扯起了掩护,掩护众生的一些活动,遮盖了秋色山川。但云中星不时探出头来偷窥。蜡光己被山风再度吹灭,两对人己渐入佳境。马士俊见状,一咬牙,忍无可忍,闪电般抓住果儿双手就要抱抱,裆下那已发威的东西已触及果儿大腿,身体触及酥胸。“乖乖,别犟,学着点,想死我了!”果儿被刺激得发抖,但理智陡地升腾,拍地尝了一个耳光,本能地抠马士俊的眼睛,怒道:“滚开,当心告你!”

  允许我在你心里建一座美丽的小屋,千万别理会别人说是违章建筑。

  世上多色鬼,遇女纷纷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