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卧底情人 > 第一卷 > 第十三章:大家走的路不同
第十三章:大家走的路不同



更新日期:2016-03-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一个月后,卖淫集团的这件Case终于破案,CIB与O记联合出动扫荡了Khoo的巢穴,因此也落得了所有的罪证,足以可以控告他们。
廉政公署·会议室——桌上放着笔记本电脑,头儿在向他们报告一下关于这件新案子的疑点和线索。
满脸的自信和认真的信服,神色沉静的指点液晶屏的资料。
“警方最近打击一个由绰号暴龙哥控制的外围集团,也是个赌王,包括还控制了香港、澳门及深圳的外围马赛和赌波集团。根据情报显示,我们怀疑有黑市期指,这件Case同样是CIB跟进,行动也由CIB策划,我们要做的是服务CIB,只要找到证据就可以铲起。”
上司的语气和脸色都是透着不容抗拒的威严的问道:“有没有联络CIB上级?”
她精锐的眸光微闪,“有,因为这件Case,我也被CIB派去做卧底探员。”
“那好,这件案子就交给你们这组,有什么发现立刻向我汇报。”
一座座高楼大厦林立拔地而起,车水马龙,汽车的喇叭声,满街行人的喧嚣声,正是下班的高峰期,年轻的白领裹着风衣在街边等待公车,她们那精致的妆容挡不住满脸沉重的倦意,整齐如一,熙熙攘攘的人群,神色匆匆的等待著红绿灯;其实哪里不是人满为患,公车站、地铁、超市,各种的交通路线像蜘蛛网覆盖到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她依然穿着干净又干练的修身职业套装,凹显了沉稳和大气,她再也沉静不过的提着手提包行步走着,却忽然听见有人追逐的脚步和高喊声:“有人抢劫!死扑街的!给我站住,你这个小偷!”那被追着跑起来的人手里还拿着钱包,一路撒开丫子的往前跑,却撞到了罗晓姿身旁走着正扶着拐杖的老奶奶,只见到了哎哟的一声,而那紧急之下的扒手也完全没有想要道歉的意思,而是径直的继续跑,直接忽视。
这一幕被罗晓姿睇见,她轻微的皱了皱眉,在老奶奶被撞倒的那一刻她立马就伸手扶住了她。
“婆婆,你有没有事?”眼角瞟过去那抹扒手的身影,眸光忽然一闪,还没来得及听见那婆婆说声道谢,她便扔下话语:“婆婆,你在这里等我一下。”而后便朝着那扒手跑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她抿著唇,追着扒手跑着,而那扒手似乎也大爆发了,直接转过身来就想给她一拳,却被她抓住了手臂,给他一个漂亮的过肩摔,狠狠地朝地上摔了下去;黑亮的马尾在动作间划出了耀眼的弧线;明明是个暴力的动作,她却可以做到那么优雅。
只听到扒手在痛苦的闷哼著,那边正赶来一位巡警,他自觉的取出手铐,将扒手拷上手铐。
她以ICAC的警察身份和拿出了处事的态度对著那扒手指控了起来:“你涉嫌抢劫罪,你有权保持缄默,但你说的话会成为呈堂公证。”
于是扒手就被巡警带走了,当她抬眸,立刻就注意到了前面有一群古惑仔每个人都拿着钢管,气势汹汹的朝那条小巷进去,她皱眉。
小巷的两角都被五名古惑仔堵住了路口,带头的那人正是Da熙,只见他凶神恶煞的站了出来,靠着嗓门大耍恶来指着他骂斥道:“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臭小子竟然抢我生意,敢在我地盘耍花样,还抢光我的顾客,好歹我也是暴龙哥的得力助手,他的地盘当然由我照管。死阿Kei,想混饭就请你滚远点,当初要不是我让你做大艇,你还能嚣张?扑死你的街!”他恶狠狠的骂完后便命令自己带著的手下上场。“扁他!不教训一下你还把我当成痴线噶?”
而后一群纷乱之后就是一顿群殴,他们各个都拿着钢管冲了上来,左一挥,右一挥都被他警觉而灵敏的闪过,他直接给了他们一个帅气的回旋踢和后旋踢,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有的被打晕了过去;但由于一人作战十个人,会有败阵的机率。
很快,他捡起地上的钢管与他们互相群殴了起来,但很快他的手臂就被中了招,同时后背也被人偷袭,一根钢管也狠狠地砸中了他的背。
罗晓姿联络在附近巡逻的警察,同时很多巡警都赶过来制止了这场纷乱的群殴。
“喂,你们做咩啊?”一句话,他们立刻就松落钢管,赶过来的巡警这才将他们带出去审问调查;罗晓姿这才现身,走到他的面前,停顿脚步,他的眼角已经肿胀,连嘴角那儿都是一块淤青;看得出来除了这场群殴以外,他还参合其他的打斗。
曾经最不喜欢他做的事情他做到了,但是现在,他们什么关系都不是,如今他想怎样做就怎样做,与她并无大碍。
她一脸的沉静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他睨她一眼,没说话,但她却拿出了一块手帕递在他面前,清冷的开口:“需要帮你找医生吗?”
“不用。”他冷淡的回了一句,没有接下她的手帕,而是收回目光不再看她,径直地绕过她身旁就要离开。
“那有没有兴趣跟我聊几句?”她的话令他的脚步顿住,没有转身,两人就这样"擦肩而过"的背靠背著。
他嗤笑一声,“你想跟我聊什么?还是你想接客?”
她忍下那股怒意,无视他故意侮辱的行为。平静的吸了吸口气,而后走到他面前停下,继续清冷的问道:“满街都是仇家,对付你他们不留余地,你就没有想过要走回正路?”
“我的事情好像用不着你来管吧,你有必要瞎掺和进来吗?”他的神情和语气明显冷了下来,刚毅的线条紧绷著。
“算我多管闲事,但我也奉劝你,以后出来走要小心,既然你想要继续错下去就错下去吧!”最后一句话她冷硬的说完。
“大家走的路不同,讲也没用。”语罢,他冷笑著迈步离去,她眸光潋滟的凝睇他越走越远的背影,毫无意外的跟上。
他践踏过的脚步她同样也践踏过,他就这样去了一家饭店,那抹身影直到进入饭店,她的脚步顿住,沉静地睨著里面的一切,只看到他在和老板谈着话,老板一脸的赔笑将赌注输下的钱递到他手中,看起来他是去收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