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卧底情人 > 第一卷 > 第十章:总有一天奉还给你
第十章:总有一天奉还给你



更新日期:2016-03-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阿Kei哥,我听说你以前的女朋友很正的,可惜却让人给背了黑锅坐了四年的牢。”那人在叹气的摇头,又啜了一口酒。
他却意外的注意到了散台上那坐着的感性美人,顿时眯起眼来,想认出个什么来。“散台坐的女人是不是有点像……”身旁跟他坐在一起的人也顺着话语顺着目光转向了过去。
“像什么?”
“好像AV女优啊,哈哈哈。”他一拍脑袋,糊里糊涂的想拿着酒走过去搭讪,却被那一直沉默著的男人终于低沉的迸话喊住了他的名字。
“做咩啦?难不成阿Kei哥你也看得上?算了吧,还不如让给我算了。”
散台那边上的女子,刚好举着高脚杯,与刚从洗手间出来的目标男人走去,那男人压根没发觉前方的女子竟然会跟他相撞了一下,而后那拿在手里的酒杯中的美酒故意往他身上浇。
男人顿时脸色突变的大喊起来:“喂,搞咩啊?系边个的眼睛瞎了!”
她急忙伸手帮他试图擦理,脸上还挂着十分歉疚的表情,向他道歉:“对不起,都是我走路不看路,不小心撞到了你。”
突然突变的脸色在眨眼对上的时候,态度有所改变,对她嬉笑:“哦,没关系,我以为是谁,原来是个靓女仔啊。”
“那不你先把衣服脱下来吧,我去洗手间给你弄干净。”她试图问话。
“无关紧,无关紧,靓女,我们可否过去喝杯酒啊?”对方笑眯眯的勾上长线,很好,小鱼上钩。
她的嘴角淡淡的勾了勾,没有开口拒绝,而是应允同他一起重新回坐散台里。
他拿起酒杯与她对干起来,“出门在外,在江湖上,边个人不认识我这个吉鲨?请问这位靓女你怎么称呼噶?”
她笑笑跟他碰杯,“Rom。”
在他们背后角落的卡座上,似乎那男子的脸色在灯光昏暗下显得越发越的阴沉,手紧紧地捏住了酒杯,力气很大,直到那酒杯再也承受不过,‘啪嗒’的一声,玻璃顿时破碎而开!
而那阴沉的男子二话不说的便朝着散台的一男一女走了过去,沉重的脚步,显得心情就越沉重、阴沉。
他停在了面前,锐利的眸子盯住了那男人,似乎要将他看穿,他冷冷的眼神藐然的瞟开,直视那女人身上,她倒也不客气的问起他:“原来你也在这里,真巧。”
“不巧。” 他淡漠的神色,深邃而深沉的墨黑眸子下是一片雾霭。
“我们真是冤家路窄,或者说还是你故意而为的在跟踪我?”她对他换回了那副清冷高傲的状态,不客气的猜测。
“罗晓姿,你说话给我有点分寸!什么叫做我跟踪你?”他冷笑,不甘示弱的冷冷回馈。
“那请你不要妨碍我的个人时间,请你走开,谢谢。”
他继续冷笑,也冷冷的讥讽她。“怎么,你不是妓女吗?是嫌沐足店的待遇不好,所以就选中这家酒吧,靠你的肉体出来赚钱生存?”
她因为他的话而皱起了眉,却平静的吸了口气,撇开视线清冷的对他下了逐客令。“我的私生活和你没有关系,麻烦请你走开。”
“不用你说,我也会走!罗晓姿,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他的语气含着霸气却又是恶狠狠的警告。
“哇,我看你长得比我还靓仔,怎么火气那么大?消消火,喝杯酒咯!”便拿起调酒师递过来的酒而后递到了他手里,自己举著酒杯对着他嘻嘻的笑。
他接过酒杯,压低心中那股燃烧的火焰,直接将酒渍泼在了吉鲨的脸上!罗晓姿见状倒也不客气的拿起酒杯,直接朝着纪阳泽的脸上泼去。
“滚,这一次是我不想再看见你才对。”她冷静的吸了又吸口气,只逼下自己要冷静下来,一定要冷静!为了案子,她要冷静不可以失败!
“罗晓姿,这笔账我记着,总有一天我奉还给你。”他冷漠而愤怒的丢下这句话后便扬长而去。
她从包包里掏出细致柔滑的手帕,替吉鲨脸上的被泼下的酒渍擦掉,可是却被他扣住了手腕,往脸上的酒渍舍不得放开的擦拭。
“Rom你真系体贴。”他咪咪笑了起来,握着她手的力道,因为那白皙嫩滑如奶油般的肌肤令他都要把持不住。
她抿唇不语,只是稍稍的试图挣扎了下。
“Rom,你的手好滑。”
“吉鲨先生怎么那么快就醉了?”她眼里含笑,淡淡的问道。
“系啊,不如你陪我回家,怎么样?”他说着便扑向了罗晓姿,抱住了她,手下意识的捏住了她的臂部,那双男性的双手放肆的在她身上游走。
“讨厌,就陪你回家。”她挤出一抹谄笑,将对方轻轻推开,但那艳丽的笑容却让对方哄的双眼都笑开了花。
 出了夜色酒吧,她伸手就拦下了的士,被吉鲨搂着身子的她,一同钻进了车内。
“师傅,到前面的宾馆就可以了。”司机在前面没应声只是发动了引擎,驶离。
“你不是说去你家吗,怎么突然改变要去宾馆?”她试图应话。
“去宾馆当然去做我们的事了,靓女,你怎么不说几句粤语听听?还好我听得懂普通话,不然别人还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是不是?”
“我是从大陆来的,能听得懂就行,不是吗?”
“那你做这行多久了噶?”对方话里的意思,她当然明白,只是淡淡的笑笑应回:“什么做这行多久了,你听哪个人说的。”
“哎哟,不就是刚刚在酒吧里的衰仔咩?”
“我不认识他,估计是喝多了把我认错人了,你啊,就少胡说了。”
“吉鲨先生,我们不能直接回家吗?其实我不喜欢住宾馆,不如就去你家,怎么样?”软的不行,那么她只好直接问话。
“可以,只要你喜欢,哈哈哈,就去我家吧!”他搂著她的腰紧紧地靠在了一起,罗晓姿虽然表面十分配合,可心里还是在隐忍他人的接触,特别是这种情况,她真的非常非常非常的不喜欢!也十分的厌恶,若不是为了案子,做卧底,甚至还得牺牲。换作平常若是有人敢这么对她,她绝对要将他人打到跪地求饶,再带回去协助调查。
身体的配合也就只有他,单单属于他,停!那种没有过去的过去,她不可以再想起那个人!曾经说过的话,她到现在还依稀记得很清楚,这一生她失望失够了,伤心也伤够了,背叛她喜欢做她不喜欢的事情,甚至他们的孩子,一个只有一个月的宝宝也随她而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