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卧底情人 > 第一卷 > 第九章:你走你的黑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第九章:你走你的黑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更新日期:2016-03-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温馨浴足的沐足店,每个人都在沙发上闲坐,有的甚至拿张报纸睇啊睇,一位男人慢悠悠的走了过去,来到了老板面前,下意识的往那包厢的房间瞥了一眼又回过头,粤语的话语问起老板:“他们在里面做了那么长的时间,不会出人命了吧?”
“切,乱说!那新来嘅妞姿色不错,床上功夫一定也行,肯定把阿Kei哥服务的很周到,做到明天都冇问题的呀!”
男人嘴角扯动了动,点点头也不再追问下去。
而沐足店门外不远处停放了五个小时的小车,里面的人倒是打起呼噜睡觉去了,坐在身后的女同事拍了拍前面坐着的同事肩头一下,也吓得他立马张开眼来。
“你做咩啊?没情况就不要叫我们。”那同事被吵醒的滋味颇之不满。
“诶,你们说MadamLaw在里面足足过了都五个小时了,会不会有什么事啊?”
“你别担心的啦,MadamLaw那么厉害,一个人可以应付那些人的。”
她皱眉听完还是觉得很不放心自己的头儿冒那么大的险。“不行!我担心MadamLaw呀,我们在这里守了那么久,你说五个小时前那边传来滋滋的声音,是不是真的出咗事噶?”
“呐,你莫吵了,MadamLaw出来了。”
女同事瞧见那自己的头正朝着这边的车子走过来,哦哦!他们的头儿MadamLaw终于出来了!顿时心里的那吊起的一块大石落下,整个人也轻松了许多!
“MadamLaw,你在里面做咩啊?有莫有出咗事了啊?”她担心的往头儿身上想要观察什么来。
“我没事一切都很好。小Ca,你看完就回到车上去。”她冷静的丢下这句话后,临走时还对他们收队:“收队,今晚的大鱼是不会出现了,明天继续部署。”而后长腿迈起,便朝著另一辆属于自己的车子走去,开起了车门,高挑的身影才钻了进去。
那叫小Ca的同事还在为头儿的话感到十分疑惑,不解的将不理解的话题扔向前面的同事:“MadamLaw是不是有点奇怪噶?”
“行了行了,别奇怪了,MadamLaw让我们收队了啊。”他对身后的小Ca感到有些无语的摇摇头才发动引擎。
车子从罗晓姿的车子驶过,里面的女子似乎有些懊恼,烦躁的闭了闭眼,深深呼吸。
前一秒激情过后的画面闪现,“今晚的一切我全当被狗咬。”她冷冷的直视他,“纪阳泽,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以后我都不想再见到你,以后你走你的黑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她丢下这句话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了港币掷过了过去,港币没有被他接住而掉落了下去。
“不过你把我满足了,所以这是你应得的!”她说完一副都不想再多说的样子就要走,可是接下来却被他的话令她脚步停下!
“不就是个妓女,别把我搞得我是你的嫖客。”他冷笑著拿着自己的港币,踩过地上凌落的港币,一步一步的向她走过来。
“这些钱才是你应得的!”他说完便将港币直接甩在她脸上,她冷眼与他冷漠的眼神对峙。
被钱甩过来的滋味,让她清丽的容颜上被气到隐隐煞白,冷静的吸了口气,回馈:“那我们不会谁是再欠谁的了!”
不再欠谁的谁,呵,多么可笑,话明明说出了口,可是她心里明白他们还欠着……欠着一个未出生的孩子。
年少冲动是任性她一直都明白的,可以谅解,可是不管怎么样心里的那个痛疤终究烙在她心底无法消逝,无法忘记,一段恋情也深深地烙在心里成为无法磨灭的印记。
她皱眉的抱着头,她实在是不应该,不应该为过去而影响到! 她有自己理想的工作,人生的目标也是她一直以来最满意的,她究竟还有什么不满意?
让工作永远陪着自己不就好了吗?只有工作才不会背叛不会抛弃她。她现在这样子到底是为了什么?
廉政公署。
一个星期后,穿着黑色职业套装的Madam正拿着黑水笔在白板面前比划著,认真的向桌下的同事解说案子,她精锐的眸光很好的显出了一股干练、实力、自信。
“卖yin集团的头目Khoo,不知道是我们的情报有误还是被他发现被警察监视。”
“不过,我倒是去了一趟CIB情报刑事科,关于上次的情报确实是CIB那边出了错误。”她就这么冷清的详细说着,目不转睛的瞥向桌前的同事。
“你们也不用那么快灰心,想要搜取卖yin集团的罪证,我们只能从Khoo的手下外号叫‘吉鲨’的人开始下手。”她的笔点在了白板上贴标著的照片,“这家伙跟随Khoo身边很多年,想要取得罪证,我们必须只能先从吉鲨开始调查!相信总有一天这件Case一定会成功破案。”她的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令人信服的认真感觉。
她精锐的眸光下一秒转为肃然的态度吩咐。“听着,明晚九点准时重新部署,CIB会和我们联合行动。”
“yes,Madam。”
夜色酒吧。
昏暗的灯光下,虽然耀眼,却没有那般喧闹,音乐虽劲爆,却是如瀑布般的让人畅爽,温和的服务生,帅气的调酒师成了这里最美的点缀。
杂的空气中弥漫烟酒的味道,酒吧内,出现了一名气质冰冷而清丽的女子,她穿着一件很合身的米色短裙,后背拉起的链条,留下了白皙嫩滑的后背,也露出性感的蝴蝶骨;更让人移不开眼的就是那双修长的玉腿,她的一头长发自然的放下,一点不失美感;唯一不变的就是她姣美的俏脸上顶着浓烈魅惑不失灵气的烟熏妆,给全场的人带来一种震撼的视觉效果。
她忽视掉了那些人打量的目光,甚至是角落里那双凝视著她的锐利的墨黑眸子。
她直接坐在了散台上,帅气的调酒师有礼的递上了美酒。
指尖如玉的手优雅的擎起高脚杯,递于若娇艳欲滴的红唇间,微微抿了一口,酒吧内的灯光昏暗,无人能看出她的神情;她没有再喝酒,只是漫不经心地把玩著酒杯,红酒虽妖媚,却是那般的诱人。
不过罗晓姿是一个从来都不喜欢喝酒的女人,今天为了放线钓小鱼,只能委屈。
霓虹的灯光下,人需要的安慰的心灵,颓废,能暂且忘掉压力,也让她暂时忘记那曾经记忆深刻地往事,忘却那曾经留在心灵深处的痛。
睇见到美人坐在散台无人过来陪,很快就有一位男人过来搭讪。
对方用一流的粤语话跟她沟通,温和的笑着打招呼:“这位靓妹,我们可以交个朋友吗?我请你跳舞怎么样?”
她抬起那双清冷的眸子对视对方,不客气的出言冷冷的用普通话拒绝:“对不起,我没空。”
对方似乎就被她那冰冷的气质给慑愣住,干笑的道歉全身而退:“那真是打扰你到了,呵呵。”
角落那儿的神色凝重神色的男人就坐在卡座上和平时混的不错的哥们几个喝酒,他沉默不语的拿起酒杯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