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半镜奇谈 > 第一卷 > 第二章 肉佛(2)
第二章 肉佛(2)



更新日期:2016-02-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5.
    
    三天前的晚上,义净端坐在大殿里的佛像前,敲着木鱼,和众僧人一起在念度亡经。
    突然,僧群里有人失声发出了恐怖的叫声。
    义净睁开眼睛,见众僧人都面露恐惧之色,纷纷用手指着自己的背后,不住退却。
    义净不禁回头观看。
    这一看,让义净浑身的血液瞬间凝固了,浑身不由得开始瑟瑟发抖。
    义净看见了让他终身生难忘的恐怖一幕。
    只见一个半透明的白色人形,正用双手扒着他身后的墙壁,迈步走出来。
    左腿和半个身子已经出来了,右腿和另半个身子还待在墙壁里。
    义净想立即跑开。
    可双腿瘫软,寸步移动不得。
    只见那白色人形,从墙壁里缓缓走出来,走到义净跟前,又绕着他走了两圈。最后在他面前站定,和他面对面立着。
    只见那白色人形,口唇掀动。
    显然是在对义净说着什么。
    可是,它发不出声音。
    义净根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义净用颤抖的声调问。
    那人形见义净听不明白,口舌蠕动的更快了,显然是他加快了说话的速度。
    它的面容开始扭曲,愤怒逐渐浮现出来。
    它越说越快,越快越说不明白。越说不明白,他越愤怒。它的怒火逐渐上升到了极点。
    陡然,它长啸一声,呲牙咧嘴,张牙舞爪的,向义净扑来!
    它的嘴巴,狠狠的咬在了义净的肩膀上!
    因为恐惧,义净的身体纹丝不能动弹。就这样被它咬着。
    钻心的疼痛,从肩膀传遍全身。
    义净咬着牙,一声不吭。
    僧众们已经吓得“呼啦”逃出了大殿之外。
    这时,突然,“人形”浑身冒出青色的火焰来。它松开咬着义净的嘴,开始在火里痛苦挣扎。
    嘴里发着凄厉的叫声。
    它身上的青色火焰越烧越旺,而它挣扎的动作,却越来越慢。
    慢慢地,它爬到墙壁的角落,不动了。
    青色火焰也渐渐熄灭。
    地上只留下了那个痛苦扭曲的白色人形。
    
    6.
    
    听完义净和尚的叙述,我良久沉默不语。
    我要求义净给我一天时间。
    他答应了。
    这一天里,我走访了东照寺的僧众,和实地勘察了东照寺的地形。
    很快,我就发现了,“人形”出现的规律。
    准确来说,是“人形”在空间方位上的出现规律。
    我画了一张东照寺的简图,根据僧众的回忆,在上面一一标明了发现“人形”的位置。
    我发现,这些“人形”的分布呈扇形,越靠近扇形的顶点,出现的越密集,越远离顶点越稀疏。
    而扇形之外的位置,几乎就没有发现过“人形”。
    扇形的顶点,就是大雄宝殿中,那天晚上,从义净身后窜出“人形”的那面墙壁?!
    我把结果分析给义净,和东照寺的僧众看。
    “有工具吗?我们破墙吧!虽然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但我相信,困扰你们的根源,一定就在那墙壁里!”
    最后,我看着义净和尚的眼睛,认真的说。
    义净点了点头。
    不久,有小和尚拿来铁锤,镐头和铁锹之类的工具。
    我抡起镐头,对着那面墙壁,狠狠砸去。
    “呼啦!”
    那边墙壁倒塌了,现出一个大洞。
    洞里有个黑黝黝的怪异东西。
    我还没有看清是什么,我身后的义净和尚和僧众们突然一起倒吸了口凉气,然后齐声说:
    “肉身佛!”
    
    7.
    
    僧众们把那个黑黝黝的事物抬了出来,放到了院子里。
    这时候我才看清楚,原来是一口密封的大缸。
    “这就是本寺著名的肉身佛。”
    义净过来对我说。
    顿了一顿,他又补充:
    “不过,这不是完成的肉身佛,而是制作中的。现在这缸里的肉身,是腐烂,还是金刚不坏?我也不清楚!”
    “那这缸里的是谁?”
    我问。
    “我也不知道!”
    义净摇摇头。
    “听说贵寺已经有13具肉身佛,最早的产生于元代,请问这些肉身佛像在哪里?”
    我追问。
    “他们都被供奉在后殿上。”
    义净回答。
    “哦。”
    顿了顿,我又问:
    “这些肉身佛,是怎么制成的呢?”
    义净说:
    “所谓肉身佛,其实就是肉身成佛,具有了不坏之身。一般能成肉身佛的,都是修为高深的得道高僧。”
    “嗯。”
    “那些得道高僧们修行到一定程度,就不会知道自己的死期,在圆寂之前,停止进食,开始辟谷,只喝本寺熬制的一种特殊汤药……”
    “汤药?”
    “对。具体我也不知是什么,因为早已失传了。”
    停了一会儿,义净又接着说:
    “高僧圆寂之后,会被放入缸中。缸中铺上石灰木炭,以及填满香料。然后会被密封起来放置三年。这就是俗称的‘坐缸’,也叫‘缸葬’。”
    “坐缸?”
    “对。坐缸。”
    义净点点头。又接着说:
    “3年之后开缸,如果刚那躯体不腐不坏,就证明变成了金刚不坏之身。会被塑金供奉,供僧众和世人膜拜!”
    “如果开缸后,尸体腐烂了呢?”
    我问。
    义净白我一眼。说:
    “那就证明,坐缸者的修行不够。会把尸体火化。”
    我沉默半晌。指着眼前黑黝黝的大缸说:
    “这里面是谁?难道没有半点线索吗?”
    义净摇摇头。
    顿了一下,他面露喜色,说:
    “本寺近三百年来都没有产生过肉身佛了,如果这缸里能是一尊肉身佛,那本寺的香火,就会更旺了!”
    我不理他的话茬,接着问:
    “现在寺里是不是你年纪最大?”
    他点点头。
    “你再想想,还有年纪更大的人吗?看他们知不知道,关于这樽大缸里的人的事情?”
    义净低头想了一会儿,突然一拍脑袋,说:
    “哎呀,我怎么忘了?我师父慧空还活着呢!”
    “你师父?”
    “对。”
    “你都80多岁了,那你师父应该……”
    “虽然他是我师父,并且抚养我长大,其实他只比我大十九岁,他今年刚满百岁!”
    “那他在哪里?”
    “他在附近的灵慈寺。”
    “为什么不在你们寺里?”
    “哎呀,这就是我师父慧空做人高明的地方。我而立之年后,他就把本寺方丈的位置让给了我,而他就到百里之外新开了灵慈寺!这样,他离开,我在本寺权威才不会受到挑战。”
    “哦。”
    我点点头,将信将疑。
    “能不能把你师父慧空请来?”
    “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