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职场小说 > 夜未央,斓蝶舞 > 第一章 > 3 那些友情
3 那些友情



更新日期:2016-01-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来依城已经三天了。工作的事情仍然毫无头绪。除了找酒店,我也试着向肯德基之类的公司发过简历,甚至想过,如果肯德基录用我做储备店长,我一定会去。

    

    然后电子邮箱一直没有收到任何面试通知。我本身也没太考虑这类工作,也没放心上,继续我的寻找。

    

    中午,趁着阳光好,我洗了这两天换下的衣物,晾到大卧的飘窗上。水顺着衣服嗒嗒地往下滴,我用胳膊肘在水泥台上,向远处张望。20楼的风很大,哗哗地刮过我的脸庞,发丝在我的颈上挠得心发痒。

    

    远处的高楼大厦接踵摩肩,一条河流,把城市划分为了此岸和彼岸。看着看着,我有些迷失。我有些不知道自己正在走向哪个岸边。大学最后的一段时光仿佛倒影在河面,同学们都在拼命为自己谋份好工作挣份好前程,我却在纠结,挣扎,迷惘。到底,是找一份体面的工作,从此像大部分人一样,踏上循规蹈矩的人生,还是,在年轻的岁月里,拼一把,追寻一回内心的梦想?

    

    思绪缤纷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

    

    我回过神,理理头发,走回自己的房间,看到桌上的手机屏幕上闪烁着Jerry的名字。

    

    “Jerry,今天这么早就醒了?”

    

    Jerry是我的小学同学。他是我在依城唯一一个认识的人。

    

    “今天宿舍有新员工搬进来,大上午的就被吵醒了。听熙熙说,你来依城了,怎么也不联系我?”Jerry有些嗔怪地说。

    

    “我跟熙熙吵架了。”我低声说。

    

    “哎,你俩怎么又吵架了,你俩吵了这么多年,累不累啊?”

    

    “累。所以,这次我一个人过来依城了。”

    

    Jerry轻咳一声:“好吧。你工作有没有找好啊?”

    

    说到我工作我就头疼。

    

    “Jerry,我和你说件事。”

    

    “什么事你说好了。”

    

    “我……”我咬了咬嘴唇,“我,我想去做DJ公主。”

    

    电话那端沉默了几秒钟。

    

    “可以啊。”他没有大惊小怪,“找得怎么样了?”

    

    “不知道哪里招人啊。”我发愁地说,“你不是在酒吧工作吗,你知道吗?”

    

    “我在酒吧做调酒师,对KTV的DJ公主也不太了解啊。”Jerry有些抱歉,“这样,我们一起吃晚饭,晚上我上班带你先到我们酒吧问下同事。”

    

    晚饭时见到了Jerry。他带我吃了一顿麻辣鲜香的湘菜。Jerry是个瘦高清秀的男孩,因为在酒吧上班,他的发型也弄得非常时尚,脑后拖了条小辫子。

    

    我狼吞虎咽地吃着可口的饭菜。他端坐在我对面,身穿一件白色的宽松T恤,笑盈盈地看着我,让我迷惘的心,涌起一股暖意。

    

    “你这次跟熙熙又怎么了,你不是和她在白城住得好好的吗?”

    

    “我,真的不能认同她的某些做法。”我别过脸。

    

    “什么做法?”Jerry笑着问。在他看来,我们之间的矛盾,都是些大不了的小事。

    

    “她那男朋友,东林,前几天动手打她了!“我气愤地把筷子往桌上一摔。

    

    Jerry瞪了瞪眼睛:“不是吧?”

    

    “哎,你说,她养那个小白脸,养了一年了,三天两头和她吵就算了,现在,现在居然动手了……”我喘着气,“你说,还能和他在一起吗?这动手了,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Jerry喝了两口茶,表示赞同。

    

    “嗯,是不能在一起。可是,你跟她又吵什么呢?”

    

    “那晚他们在房间里动手,我好不容易敲开门,要护着熙熙,结果,那死男人差点还要打我了!”我想到那晚的情形就火,“当晚我就带着熙熙,回我住的那个民房了。我说,这种吃软饭的,又打女人的男人,必须分手,她当时也答应了,结果……结果第二天她,又心软了!”

    

    我太气,音量也变得很大,周围的食客纷纷向我们张望。

    

    “小声点。”Jerry作了个嘘的手势,“人家还以为我俩在吵架呢。”

    

    我瞟了瞟四周,吁了口气。

    

    “再怎么说,那也是别人的事。人家谈恋爱,吵点架,你最好不要管太多。”

    

    “可是,熙熙,她是别人吗?”我急了,“我俩从小一起长大,跟姐妹一样,我不能看她受人欺负啊。再说,当初是我把她带到苏城的,虽然后来她去了白城,终归,还是我把她从老家带出来的,带到这个新的省份的,她有什么事,我不能不管啊。”

    

    Jerry不作声了。这两年,我在苏城上大学,Jerry在依城酒吧工作,熙熙在白城酒吧工作,三个城市刚好毗邻,我们仨,刚好是小学同学,在这无亲无故的外省,相互照应,有种相互依偎的感觉。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我继续吃菜,盘子里的鱼头被我挑得七零八碎。

    

    “这剁椒鱼头味道怎么样?”Jerry笑问。

    

    “好吃。”我点着头,一边狠狠地吞下最后一块鱼肉。

    

    “那,东林现在有没有去上班啊?”

    

    “没有呢!几乎不去!”我没好气地,“现在熙熙也没去上班,在家休息,之前她也没攒下几个钱,两人马上坐吃山空了,看他俩怎么办!”

    

    “没办法,东林太小了,姐弟恋一般都很辛苦。”Jerry摇摇头。

    

    是啊。东林今年刚满18周岁,比熙熙足足小5岁呢,稚嫩,还像个还要喝奶的小朋友。我叹口气,想着熙熙的烂摊子,头大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