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职场小说 > 夜未央,斓蝶舞 > 第一章 > 2 酒店“面试”
2 酒店“面试”



更新日期:2016-01-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窗户外是炎炎夏日。一扇薄薄的玻璃竟然成功地将热浪挡在了外面,再加上20楼上的大风,房间里并不怎么热。一只小风扇嗡嗡地对着我吹,可能功率太小,吹跟不吹没什么区别。

    

    我坐在桌前,电脑旁边摆着吃了一大半的外卖。一个上午,我继续在网上紧锣密鼓地搜索着酒店招聘信息。

    

    咦,这个!一条招聘信息让我惊喜了一下。

    

    “136****2455。”

    

    我看着电脑屏幕,念着那排手机号,将号码输到手机上,拨了过去。

    

    “你好,请问是马经理吗?”我用甜甜的声音说。

    

    “是的。你是哪位?”

    

    “哦,我在网上看到你们酒店在招聘服务员,是吗?”

    

    “是的。你想做什么?”

    

    “DJ公主。”说这四个字时,我觉得很不好意思,似乎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了鄙视的目光。

    

    “好的。”对方语气并没有改变,“你现在可以过来面试。”

    

    “请问你们酒店叫什么?”

    

    网上的招聘信息只写着“五星级酒店”,没有写名字。

    

    “鼎星国际。知道在哪吗?在市中心。”

    

    “哦,我打车过来吧!”

    

    我刚到依城,什么都不知道,他就算告诉我具体位置,我也只能打车。.

    

    “那好,你到了打我电话。”

    

    “谢谢你,再见。”

    

    挂了电话,我快速地在键盘上敲出“依城鼎星国际”,一搜,出来的全是“依城鼎星大酒店”。

    

    没有“鼎星国际”?我仔细查找,还确实没有。

    

    现在骗子多,必须要小心。这个“鼎星国际”要真是五星级酒店,肯定在网上会有资料。

    

    查不到,我有点失望。其实我很希望这些招聘信息是真的,因为我要快点找到工作。我需要钱,我要赚钱。

    

    再点开另一个招聘信息,我照着上面的号码打过去。这次是个女的。

    “你好,哪位?”

    

    “请问是王经理吗?”

    

    “哎,是的,有事吗?”听起来应该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语调缓慢,亲切而不失威严的,比刚刚那个马经理有谱多了。

    

    我心中升腾起一丝希望。

    

    “请问你们在招DJ公主吗?”我问。

    

    “是的,你要应聘吗?”

    

    “嗯,对。”

    

    “好的,那你现在可以过来面试,我们是金江大酒店,在青羊路218号。”

    

    我一听是金江大酒店,不由一喜,这才是真的大酒店啊!全国连锁!放下电话,我立马开始查询。果然,是在青羊路218号。

    

    这个应该是真的了。我心中喜悦,立马行动起来。

    

    我从衣柜里取出一条很淑女的纱裙,换下睡衣,化了妆,把头发弄了个随意又好看的造型,拎上包出门。

    

    几站路后,公交车在青羊路车站停下来。下了车,我抬头一看,金江大酒店就在对面。

    

    酒店门口,客人们进进出出,几名保安在来回走动。我站在角落,拨通王经理的电话。

    

    “你好王经理,我到酒店门口了。”

    

    “啊,你来了啊,好的,我马上叫工作人员下来接你。”王经理热情洋溢地说。

    

    我本来是想问她怎么去找她,现在她说叫人下来接我,不禁有些受宠若惊:“好的好的。”

    

    “你穿什么颜色衣服?”

    

    “白色纱裙。”

    

    “的,你就站在大门左侧,不要走开,工作人员马上来。如果隔一会儿没人来接你,你再打电话过来好吗?”

    

    “好,谢谢。”

    

    她的热情让我觉得有些不安,DJ公主也就是高级服务员而已,她一个经理用得着对应聘服务员的这么客气吗?

    

    我站在大门左侧的必胜客窗前,紧紧瞄着大门内。客人们进进出出,看得我眼花缭乱。每一个从里面出来的人,我都仔细打量是否像是出来接待的酒店工作人员。十分钟过去了,没有人来接我,也没有人打电话给我。

    

    怎么回事呢?

    

    我傻傻地站那里,很是尴尬。那些保安不时疑惑地看我几眼,不知我紧张而局促地站在他们大门侧边朝里张望是什么意思。我很想过去问问他们,酒店里有没有姓王的经理。终究,出于某种羞怯的心理,还是算了。

    

    我咬咬牙,又熬了五分钟,实在忍不住了,拿出手机。

    

    “王经理啊,你好,为什么还没有人来接我?”

    

    “哦,是这样的,我要给你解释一下。”对方像是早在等候我打电话询问,“你知道做这一行形象是很重要的,刚刚呢我们的工作人员已经在门口看过你了,并给你拍了照片,我们对你的形象呢还是很满意的。如果你想来工作呢,我就把我们的工作细则给你讲一下。”

    

    我握着电话,愣了。刚刚有人在门口给我拍过照片吗?还有这样的面试方式?

    

    不过我还是说:“那请你讲一下吧。”

    

    “好的是这样的。首先要请你谅解,由于我们工作的特殊性我们采用了不见面的面试方式。那么我们DJ公主的工作是这样的,可以全职也可以兼职。全职的话每月有1500的底薪,但是有一定的酒水任务,兼职的话没有任务也没有底薪,上班时间自由,随时可以来。每天有晚上7点到12点、8点到1点两个班时,可以自由选择。我们员工上班都要穿统一的服装,工作时不能用手机,都用对讲机联系。但是DJ公主呢因为要联系客人,所以可以用手机。那么为了统一管理,我们公司老板呢特意办理了集团手机卡,是全球通的,每人一张,每次打进打出的电话我们后台电脑都会有记录的。那么我们这里服装是不用交钱的,但这话费肯定要自己出啦对不对,公司不可能话费也为你出。如果你愿意过来上班,明天带身份证复印件两份,寸照两张,过来填表格。同时呢还要带三百块钱——不是过来让你交钱的——是买三百块的全球通话费充值卡,过来领取你的集团电话卡。因为这个卡要充300话费才能激活。这个电话卡随便你在什么地方买,只要买三百块的就可以了。你看怎么样,如果觉得可以就明天过来。”

    

    她连珠炮似地没有停顿地一下说了五分钟,我屏住呼吸全神贯注也才听明白个大概。她这段话不知说了多少遍了,如此熟悉,比歌手唱rap还快还顺,连气都不喘一口。

    

    

    挂了电话,我愣愣地看着街道上车来车往。买三百的全球通话费?好诡异,什么集团卡要这样开通?我想起去年暑假在一家公司实习,也领了集团卡,没花一分钱。

    

    如果这是骗子,他让我买充值卡干什么呢?交给他,然后他低价卖出去?似乎还没听说有这样的新骗术。

    

    不让我出服装费,不让我出对讲机的费,让我买话费——

    

    我往回赶,郁闷了一路,实在想不通。进了房门,我鞋也没换就躺到床上,打通114。

    

    “请帮我查一下锦江大酒店的号码。”

    

    “好的,需要帮你转接过去吗?”

    

    “好的谢谢。”

    

    嘟嘟声后,一个清亮的女声响起:“你好,金江大酒店。”

    

    我忽然想起之前那些酒店的“经理”接电话的第一句都是:你好,哪位?

    

    “你好,请问你们酒店要招服务员吗?”我问。

    

    “这个不清楚,我帮你转到人事部好吗?”

    

    不是说转到某“经理”处呢。我暗想。

    

    “好,谢谢。”

    

    叮咚叮咚的铃声后,又是一个女声:“你好。”

    

    “你好,请问你们酒店要招服务员吗?”

    

    对方愣了一下说:“你是应届毕业生吗?”

    

    我也愣了一下,答道:“是的。”

    

    “你学的什么专业?”

    

    “数学。”

    

    “数学啊?好像跟我们不对口喔。我们只招酒店类专业的。”

    

    “噢,不好意思,那再见啊。”

    

    一切都明白了。骗子。

    

    骗子,网上那一堆类似的酒店招聘全是骗子。我松懈下来,想哭。其实我多想那些信息是真的啊,我想快点找到工作。

    

    DJ公主。我离你还有多远?我将头埋在软软的枕头中,深深吸了口气。

    

    没人会明白我这荒唐的念头。我拥有名牌大学本科学位证书,教师资格证,为什么会执意要去那种夜晚的场所工作。

    

    没有人会明白。除了她……

    

    我脑海中闪过那张美丽的脸。不行,不要再去想她了。她的名字要冒将上来,又被我按了下去。

    

    就在几天前,我可是和她狠狠地吵了一架,扔下她,自己一人从白城来到了依城。

    

    其实我对DJ公主这个职业一无所知。在白城她曾经工作的地方,我第一次见到包厢里的DJ公主。我只知道公主是在KTV包厢服务的,可以和客人一起唱唱歌。——可以唱歌,这点就够了。还可以赚钱,赚了钱,可以生活下来,然后去学唱歌。

    

    年轻的时候,最美的就是心中有一个无比憧憬的梦想。我两手抚着胸口,小心而怜爱地拥护着,我那颗激情的心脏里的,离经叛道的,不为大多数人所理解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