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你到底好在哪里 > 正文 > 第八章
第八章



更新日期:2015-12-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一年后,肖丽生了女孩。小女孩的诞生立马给这个家带来生气,虽说只多了一口人,但比多了十口人还热闹。小木无法形容自己有多么开心,那段时间,只要下了班,小木就往家跑,回家一刻也不闲着,忙里忙外,洗衣扫地,炒菜做饭,都是他一个人忙。忙不过来,肖丽要来帮忙,小木把肖丽推开,说,你把孩子照顾好就行,其它事不用你管。等忙完这一切,小木就把孩子抱怀里,一个劲地亲她,亲得小孩哇哇哭,肖丽骂一句,小木才不亲了,看着孩子嘿嘿傻笑。时间一长,肖丽又恢复原来状态,什么活也不做,仍是好吃好穿。白天没事,抱孩子逛街,说是看孩子,其实是她自己想出去玩。县城比乡下繁华多了,好吃的东西,漂亮的衣服特别多。肖丽只要上街,回来总会拎一大包好吃的零食,说是给小孩吃,其实大部分都让她吃了,或者买几件衣服,一件是孩子的,另一件是她的。在县城花钱,比在乡下更方便。

  小木渐渐感觉到经济的压力,但他从来不怪肖丽花钱多,无节制,相反,他只怪自己没本事,挣不了大钱,让孩子老婆跟着自己受罪。小木找到饭店老板康师傅,把自己的情况一说。又接着问康师傅每天能不能晚一个小时来上班,也就是每天的九点过来上班,反正上午小木来了也没事,杂事都有其他人做,小木只负责做饭做菜,而且每天往往直到上午十点后,才陆陆续续有客人来吃饭。老板问了原因,小木说,他想在上午九点前找一份工作干,多赚些钱养家。康师傅知道小木的难处,答应了。

  小木找的工作是在蔬菜批发市场给人帮忙装车或卸车,挣点苦力钱。县城有一个很大的蔬菜批发市场,每天凌晨,市场里便热闹起来。县城周围的菜农开着拖拉机,三轮车等,载着满满的蔬菜,来这里卖。菜贩子早就等着了,他们是批发蔬菜的,都是成吨成吨的买,买了再雇人装自己的车上,一般都是大型卡车,是拉往外地城市去的。市场里除了买菜卖菜的,就是帮人装车卸车的打工者了,是苦力活,吃青春饭的。

  小木想多赚钱,又没其他门路,只能靠出卖力气,到蔬菜批发市场当装卸工成了最佳选择,因为这个工作就是早晨那一会儿,不耽误白天的工作。

  第二天小木起得很早,起来后,小木先做好早饭,自己吃了点,留下一些,等肖丽起来热一热就可以吃了。小木临出门,看看肖丽和孩子,肖丽和孩子睡得正熟,两人的鼻翼不时地微微一翘,很幸福的样子。小木看了,身体里顿时充满劲头,心想,再辛苦也值了。

  小木来到蔬菜批发市场,天还黑着,市场里早就沸腾了,正是蔬菜交易最忙的时刻。丝毫不费周折,小木就找到一个装车的活,菜贩子要尽快装车,把蔬菜拉到另一个城市去卖,晚了就赶不上那个城市的点了,所以,不管来多少人,菜贩子都能用上。小木跟着其他几个装卸工,扛起一捆蔬菜朝大车上装,车厢里有人接应。一捆蔬菜有一百斤重,对小木来说不算什么,他正值壮年,力气大得很。

  一车装完,老板结了账。小木又去找另一个活,也是装车。第二车装完,差不多天也亮了。天亮以后,蔬菜批发市场冷清下来,大车基本上装完开走了,剩下的是蹬小三轮车来的,他们批发了蔬菜,在县城各个市场里卖,属于零星客户。他们要的量少,一般不会舍得雇人,自己一个人装足够了。

  小木擦擦脸上的汗,数了数手上的钱,一算,比在饭店干两天挣得还多。出来批发市场,天已大亮,大街上人也多起来,县城睡醒了,又开始一天的喧哗。

  小木来到康师傅饭店,恰好九点,饭店里其他人员正忙着擦洗桌椅,打扫卫生。小木回到厨房间,坐椅子上,喝了口水,才觉出累来,又觉着睏,小木就靠在椅子上,闭了眼,迷糊了一会儿。这一时段,饭店不忙,恰好能小睡一会儿。

  小木年轻,开始不觉累,但是因为睡眠少,时间一长,身体壮也吃不消。小木每天都觉得身子乏,浑身没劲。可是一回到家,看到肖丽和孩子,顿时来了精神。特别是抱着孩子,逗她玩一会儿,小木觉得幸福极了。第二天很早,又精神抖擞地去了批发市场。

  小木给孩子取名叫张小艳,孩子一岁多的时候,谁见了都夸,这孩子长大了准是个美女,一生下来就是个美女胚子。小木在一旁嘿嘿地笑,他知道,别人说的话不是恭维,是事实,孩子长得小巧精致,长大不会丑了。小木笑时,会瞥一眼肖丽,意思说,他们夸女儿,也是夸你呢。小木也不是恭维,一岁多的女儿长得跟她妈妈几乎完全一样,简直就是肖丽的缩小版。肖丽却没什么表情,对小木的暗示一点回应都没有,弄得小木心里很忐忑,不知道哪里又惹她不高兴了。

  肖丽心情的确不好,刚回来时,因为做了对不起小木的事,自觉有愧,又加上有求于小木,对小木热情服帖。小木太宠她,宠的有点溺爱了,没怎么难为她。肖丽产生一个错觉,认为小木对她好顺从她是应该的,她嫁给小木是委屈了自己,凭她的长相,完全可以嫁一个比小木更好的人家,至少比小木更有钱的人。特别是来到县城生活以后,看到那么多有钱人,在商场里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根本不考虑钱的问题,而她逛个商场,挑挑拣拣,选最便宜的东西买,就是最便宜的东西,也不敢多买。每逛一次商场,肖丽就伤心一次,觉得嫁给小木,过这种贫寒的生活,是真的委屈了自己,是小木对不起她。有了这种想法,她心里又滋生出瞧不起小木的心思了,而对于自己以前做的对不起小木的事完全忽略,心里只觉得小木对不起她,但是又要靠小木生活,离不开小木。所以肖丽心里也很矛盾。

  小木做了兼职工作后,收入比原来多了。有时小木用额外赚来的钱给肖丽和孩子买些礼物,孩子倒是很高兴地拿去玩了,肖丽却依然没什么表情,至多是接过来,随手放一边去了。小木说,这是我赚外快的钱买的,没用工资。肖丽撇撇嘴,说,你那个外快还不是靠出力挣的吗,靠力气挣的钱再多,也是有数的。一句话,把小木的高兴劲浇灭了。

  女儿张小艳两岁时,肖丽的抱怨和不满越来越多。肖丽不说别的,就说一个人在家里呆着没意思,太闷。小木不放心肖丽出去找工作,就说,你要是觉得闷,买台电脑吧,那东西好玩,能解闷。

  小木对电脑本来不懂,但是康师傅饭店前台收银处有一台电脑,饭店里几个年轻人没事就黏在电脑旁边,大眼小眼地瞪着电脑屏幕,时不时发出一阵阵尖叫声或是欢呼声。小木不知道他们为何这么兴奋,偶尔好奇地挤过去看看,原来他们在玩小木叫不上名字的电脑游戏,有时是打枪,有时是赛车,有时玩扑克麻将什么的,还能像电视一样看电影,比电视好的是,电脑上能选自己喜欢的电影,而不像电视那样被动接受。时间长了,小木也喜欢上了这个叫电脑的东西,没事也常常挤过去看看,他不玩,只是看,就是看看也过瘾。小木想,这真是一个让人解闷的好东西。如果能给肖丽买一台,她在家里就不闷了。半年前,小木就动了这个心思,只是当时电脑还没普及,价格很高,差不多要用去小木半年的收入,犹豫了很久,小木也没舍得买。

  因为肖丽最近老是抱怨一个人在家里闷得难受,小木终于下了决心,买一台电脑,让肖丽在家玩,那样她就不闷了。

  小木要买电脑,肖丽没异议。电脑很快就买回来了,虽然价格让小木心疼了一阵子,但看到肖丽开心的表情,小木忘记了心疼。能让她开心,小木情愿做任何事。肖丽对电脑也不懂,小木又请店里精通电脑的几个年轻人教肖丽。肖丽聪明,特别是在玩方面,很有天赋,一点就透,没几天,肖丽就能玩几种游戏了,还学会了QQ聊天。

  自从学会QQ聊天,肖丽就发现这真是一个好东西,足不出户就能了解世界,而且能和这个世界里的所有人聊天,而且这个世界里的所有人都那么有趣,有的谈吐文雅,有的谈吐幽默,有的谈吐渊博,有的谈吐俏皮,一个个都那么善解人意,说出的话总是让她心里暖融融的,总之,好像这里边的任何一个人都比小木强一百倍,肖丽很快就陷入进去,乐不思蜀。

  小木发现了肖丽的变化,肖丽时刻都黏在电脑旁,连小孩也不怎么管了,人小孩在地上爬来爬去,只要小孩不哭,她连看都不看一眼。小木心里有些不满,但看到肖丽开心的样子,心里的不满也慢慢消散了,在小木看来,没有什么比肖丽开心更重要的事了。小木抱起孩子,拍干净孩子身上的土,一边逗弄着孩子,一边做饭。饭做好了,小木连着喊了几声肖丽,肖丽才恋恋不舍地从电脑旁离开,满面笑容回到餐桌旁,坐下一边吃,一边突然嗤嗤笑一声。小木知道不是笑他,肖丽从坐下来吃饭,还没看小木一眼呢。小木问,笑啥呢?肖丽好像梦醒一样的,突然回过神来,瞪小木一眼,没回答,急速地向嘴里扒饭。吃完饭,肖丽把饭碗往桌上一搁,起身回屋又玩电脑去了。

  时间长了,小木就知道肖丽是在玩聊天的一种游戏。小木对聊天这种游戏还不太懂,看着肖丽入迷的样子,小木心里忽而有些不安。他回到店里,问问店里的小年轻,那些小年轻别看干别的不行,对这种新玩意儿精着呐。一个小年轻听了,哈哈直笑,说,那不是游戏,就是跟人聊天,如果买个视频安上,那就更好了,能相互看得见对方,就像咱俩一样,面对面聊。小木听了,好像有点明白了,他问,视频是个什么东西。小年轻指着店里收银台电脑旁边的一个怪头怪脑的家伙说,就是这个东西,把它连到电脑上,就能看到和你聊天的对方的模样了。

   小木回家后,特意看了看肖丽房间的电脑,赫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电脑旁边矗立起一个跟店里的电脑旁边那个怪头怪脑的家伙差不多的东西。不用猜,小木就知道那个定西就是视频,肖丽聊天时,肯定和对方相互看着聊的。视频肯定是肖丽悄悄买来的,没告诉小木。那东西应该不便宜,但是让小木心痛的不是那东西贵不贵,而是肖丽聊天时,眼睛看着对方聊,就像是面对面。小木想起了肖丽在镇上跟那个卖电器的南方小老板面对面聊天的情景,心里不禁一阵刺疼。不过,小木很快又放宽了心,这样的面对面终究跟真实的面对面是不一样的,对方总不能从电脑里钻出来,再次把肖丽拐走吧。再说肖丽已经有了孩子,她可以再次舍了他小木,总不能连孩子一块舍了就跟人跑吧。

   想想肖丽现在的处境,小木心里又止不住同情起她来,一个人整天呆在房间里无所事事,就是闷也闷坏了,聊就聊吧,如果不聊,说不定还会出其它事情,现在孩子还小,等小孩大一点,事情一多,她想聊也没时间聊了。这么一想,小木的心稍稍宽慰了些。

   有一次,小木回家,看到小孩在客厅里坐着哭,肖丽的房间却紧闭着门。小木赶紧推门,却推不开,门被反锁了。小木砰砰地使劲敲门,不一会儿,门开了,肖丽脸色绯红,慌里慌张开了门,衣服扣子都没扣好,半敞着怀。肖丽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没有对小木发脾气,甚至没敢看小木的脸,急慌慌地跑到客厅,抱起孩子,轻轻拍打着哄。小木顿时起了疑心,他进了房间,拿眼四下打量,想找出什么东西来,确切地说,是想找出某个人来,再确切点,就是找出某个男人来,小木看到肖丽的神情的一刹那间,大脑里顿时蹦出一个模糊的男人的背影来。小木的脑门被突兀而至的火顶得一鼓一鼓的,他心里发誓,若找到那个男人,一定拿刀砍了他。可是房间里什么都没有,除了电脑和电脑桌以外。窗户是安了防盗窗的,除了苍蝇能飞进来,任何超过拳头大的东西也进不来。小木还不放心似的过去推了推防盗窗,防盗窗结实的跟一堵墙似的,纹丝不动,小木还不死心,又使劲吸了吸鼻子,没有任何可疑的异味。小木一下子泄了劲,浑身像抽了筋似的,瘫软无力,心里说不上是难受还是委屈,空落落的,心忽上忽下,很是不安。

   他回到客厅,对肖丽勉强一笑,说,我做饭去了。肖丽只顾安慰孩子,没搭理他。小木理屈似的,赶紧去了厨房做饭。吃饭期间,肖丽的眼神一直躲躲闪闪,显得非常理亏的样子,搁在以往,小木若是在她房间里胡乱翻腾一气,她肯定要对小木发脾气。可是现在她却一声不吭,不仅没生小木的气,言谈举止还有些要讨好小木的意思。

   小木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可也说不上哪里不对劲儿来,肖丽虽然令人生疑,但小木没有发现任何证据。没有证据的怀疑是非常折磨人的,小木感觉生活转了个圈,又回到了从前。刚刚被生活激起的热情又被一盆冷水浇灭了。小木感到了绝望,眼前老是晃动着肖丽脸色绯红,衣衫不整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