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虞美人 > 第一卷 > 第二章 腥风
第二章 腥风



更新日期:2015-07-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翌日,虞若仙和李修罗一前一后走在街上,后者却是一脸郁闷。这时与他们擦肩走过两名男子,一名男子对旁边的男子说道:“听说昨日,虞若仙在比武招亲台上突然失踪了。 ”
         “你说的可是天下第一美人虞若仙?”
         “可不是吗,她爹到处贴满了告示,上面写着‘若寻得虞某爱女,当以万金酬之’,万金啊,够我花几辈子了……”
        虞若仙一脸惊讶,小嘴嘀咕道:“这江湖上,消息传得真快。”
        李修罗嘴角向上一扯:“那是当然。”
        门口,暗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牌匾,上面龙飞凤舞地提着两个大字“慕府”。门前放置着两尊高大的石狮,颇有气势。
        刚踏进慕府,一位年轻男子,看样子应该是慕府下人,把他俩拦住:“这位公子有何贵干?”
        李修罗语气柔和地说:“是慕老爷让我来的,劳烦这位小哥去通报一声。”
        少顷,一位中年男子缓缓走来,身着黑袍大衣,上面用金丝线绣着图案,眉宇之间透着一股精明,一看就知道是个成功的商人。原本是一副冷漠的表情,看到李修罗却喜笑颜开:“能请到李公子这样的贵人,谈何容易啊。”
        李修罗笑道:“慕老爷过奖了。”
        慕流云注意到了一旁的虞若仙:“敢问李公子,这位姑娘是何人?”
        李修罗看了看虞若仙,玩味地说:“她本是一名青楼女子,名仙儿,却只卖艺不卖身,于是被打成重伤扔出青楼,我见她可怜,便收留了她。肯请慕老爷能让她在贵府住上几日,改日我再为她寻个好去处。”
        什么?青楼!虞若仙有些郁闷,刚想反驳,李修罗扯住了她的衣角,示意她不要说话。
        慕流云不免在心中冷笑:李修罗会可怜别人?真是个天大的笑话,只怕是这位姑娘对他有用处才是真。不过脸上却装作同情的样子,对一旁的侍女吩咐道:“小琴,快去为仙儿姑娘准备一间上好的厢房,再带她去梳洗梳洗。”
        待虞若仙走后,李修罗轻轻抿了口茶,向慕流云问道:“不知慕老爷请人唤我来贵府,所谓何事?”
        慕流云立刻拂袖让下人退去,说道:“唉,李公子,你可知张家?最近和我家争得是不可开交,害得慕府损失惨重啊,所以想请李公子……”
        李修罗当然知道张家,同是卖绸缎的,名气丝毫不亚于慕家,况且张老爷乐善好施,人脉较广,所以许多人都愿意找张老爷做买卖。李修罗双眼微眯:“呵呵,慕老爷的意思,我明白。”
        “哈哈,李公子果然是聪明之人。”慕流云大笑两声,从硕大的袖子里拿出一个钱袋,递给李修罗,“这是两万两银票。”
        李修罗毫不客气地收下:“慕老爷,你可想清楚了,只有一个承诺,你真打算用来做伤天害理的事? ”
        “哈哈哈,慕某已经想得很清楚了,李公子只管去做。”
        夏日的夜晚格外清爽,今夜却是静得可怕,昏暗的月光笼罩着鹅城,一片死寂。
        张府,一个下人一手打着灯笼,一手捂着肚子,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正匆匆地向茅房走去。忽然,一块瓦片从屋檐上方落下,正好落在他的脚前。
        “谁?”下人惊恐地朝屋顶处望去。只见一个人站在屋顶上,白色的长发随风飘逸,一身黑衣,脸上戴着面具,手持一把蓝色长剑,月光撒在他的身上,好似天上的神仙一般。只可惜,他是个恶魔。
        李修罗从屋顶一跃,轻轻落到地上,脚还没沾地,便把手中长剑向那位下人挥去。
        那位下人用尽全身力气大吼了一声,便再也说不出话了—死人是不会说话的,况且是脑袋和身体分了家的死人。
        那位下人临死前的吼声在寂静的夜晚显得异常刺耳,宅子里睡觉的丫鬟小厮们几乎都被惊醒,通通跑了出来。
        下人们惊恐地看着李修罗以及地上的尸体,乱作一团。
        李修罗随即一动,包围着他们跑了起来,速度快得惊人,他每经过一个人的身边,那个人的脖子上就会多出一条血痕,血渐了满地,然后双面圆睁倒在地上。
       “你们半夜不睡觉,怎么闹哄哄的………”片刻,一个身穿白色睡袍的中年男人从中间的一座大宅走了出来,后面跟着一个颇有姿色的女人,想必他就是张老爷,那女人便是张夫人。方才他还满脸怒气,一看见满地的尸体和血迹也是愣住了。
        面具后的李修罗露出一个嗜血的微笑,端起长剑向张老爷刺了去,张老爷还没反应过来,长剑已穿过他的身体。李修罗却靠近张老爷的耳边,轻声道:“慕流云。”说罢,抽出长剑,鲜血渐了张夫人一身,张夫人吓得花容失色,随后也被一剑刺死。
        少顷,张府的人已被李修罗解决得干干净净,正当他准备拂袖而走时,忽然感觉背后一阵刺痛,像是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李修罗猛地回头,正好看见一个小男孩正定定地看着他,眼里充满了恐惧与绝望,还有恨,无力的恨。
        李修罗却是愣住了,这种眼神,像极了当年的自己,所以,这个孩子,不能留。
李修罗上去一把抓住小男孩的衣服,随手一扔,小男孩便像个任人摆布的玩偶,猛地撞上了门前的柱子,咯出几口鲜血,然后软绵绵地滑落到地上,一动不动。
        随后,李修罗向事先布好的稻草上扔去一根蜡烛,顿时火苗飞蹿,张府置身于一片火海之中。
        夜,仍是那么静,只是城中央依稀传来几声火花爆裂的声音,可是熟睡的人又怎么听得到呢?
        此后,这世上,再也没有卖绸缎的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