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古事今观 > 第三章 > 论战
论战



更新日期:2015-07-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三章 论战

  一

  鲁庄公十年,齐国发兵攻打鲁国,引起了鲁国朝野上下的一致恐慌,虽然兵祸还没有波及到曹刿的家乡,但是关于战事的各种消息已经传的满村风雨。那天一早,曹刿就看见村头聚一堆人,年轻的、年老的、妇女、儿童,都声色惶惶,愁眉不展。只有几个德高的老者压低嗓子,在商量着什么,唯恐被人听到,似乎在说如何把粮食牲畜转移到安全的地方,曹刿听的不大清。年轻人全没有主意,一言不发,侧耳听着老者的计划,妇女孩子更是面如死灰,满眼惊慌。

  作为闲话中心的村头,今天没有了热烈的讨论,现在村头这一幕与往日村头比简直就形成鲜明的对比。平日里大家争论的是那样的热烈,尤其是年轻人,飞溅着唾沫星子,积极的关心国事,提起要献身为国无不慷慨激昂的发表一番演说,一讲到战事更是像吃了兴奋剂,激动开始比划,或作肉搏状,或作持矛攻击状,大家的假想敌正是现在兵临鲁国城下的强邻齐国,并且人人都能提出一套足以消灭齐军的作战方案,现在自然别提拟什么抵抗敌人的方案了,当务之急怎样躲避兵祸,还没有人拿不出切实可行的办法来呢!

  曹刿对战事也是十分关切的,但他比较理智,他知道,战争是残酷的,其惨烈性是直接的,决定胜负的主要因素除了武器装备和军队的整体素质都过硬外,双方军队在数量上也是关键的因素之一,数量占优势的一方首先在心理上已经占了主动,当然以少胜多的战例在战争史上也是占有一定的篇幅,决定此项杰作的完成与否是取决于指挥战争主帅的智慧的超长发挥。现在齐军兵临长勺,与强大的齐国相比,鲁国同样显得那样渺小,一战即可被消灭。显然这是一场敌强我弱,力量悬殊,极不利于鲁国的战争,在这样的情况下想免于亡国之祸,势必要一举击溃来犯之敌,但他也知道,要创造以少胜多这样军事史上的奇迹,谈何容易。即使如此艰难,他也没有畏惧,也没有丧失信心,他想自己作为一个鲁国人,国家到了存亡的关头应该挺身而出,来负起保家卫国的重任,他想到拜见国君,请求到前线,为国尽一点绵薄的力量。他在关心战事的这些天里,已经在脑子里拟好一套应对措施,打算献给国君。

  大家正在心神不宁,惶惶不知所终,侧耳倾听着老者低声讨论躲避兵祸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曹刿走入人丛,大家先是吓了一跳,不过当大家听到曹刿大声说他要去进见国君,却引来了同乡们的一片嘲笑,大家立刻又活跃了起来,闲话中心又恢复了它往日的生气,大家都像听到比战事更具有爆炸性的新闻,哼哼冷笑,敲怪话,撇凉腔,冷嘲热讽,说他自我炒作,自不量力,无自知之明等不一而足,近乎骂街,刚才静悄悄的村头沸腾了,争论声吵一片。

  大家都说国家大事当官的老爷们自会谋划,要你参与,难道你一个乡巴佬比人家肉食者都高明?人家又当官又有钱,足见是有本事的,不是等闲之辈,你想成名想疯了吧,尽想到前线去自我炒作!曹刿也不介意,他早已习惯了,他知道大家都怀疑成性,动辄阴谋论,又崇拜权位,羡慕荣华富贵,但是他也知道,大家打心里还是信不过那些老爷们,虽然一味的为那些有权有钱的肉食者辩护,可是从他们惊慌不安的表情中还是可以看出,大家知道这些肉食者并不可靠!

  但是当曹刿公开质疑那些肉食者是否有能力抵抗侵略的时候,却遭到了其乡人新一轮的攻击谩骂,甚至有几个年轻人想要动手。曹刿说平日里威风十足的老爷其实大多目光短浅,搂钱泡妞,坑害老百姓,说大话打官腔,搞形式主义在行,遇到真正的困难就会束手无策,面对大国的军事威胁时,能不能硬着胆子,来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是很值的怀疑的,多半都会卷包细软开溜……

  还没等他说完,几个年轻人卷起袖子,摩拳擦掌,做着要揍人的动作,变得十分勇武,与刚才讨论避难时候怯懦的样子判若两人,他们满嘴飞溅着唾沫星子,大声呵斥曹刿妖言惑众,崇洋媚外,诋毁国家,如此败类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几个老头子也气的吹胡子瞪眼,嗓音提高了八十度,痛责曹刿蛊惑人心,煽动社会不满情绪,唯恐天下不乱,当此国难当头之际一定要铲除这样的内奸……

  曹刿没想到不过对肉食者怀疑和抨击了几句,尽惹得大家像自己的亲生父亲被骂了似的,上纲上线,乱扣帽子,简直引起了公愤,他知道再解释也无益,还是早点到京城拜见国君,请求上前线。他不在跟大家做这些无谓的争论了,当他离开村头的时候,还是听到一片唾骂他的声音,异常激愤,好像都跟他有三世怨仇,他并不理睬。

  二

  鲁庄公现在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中,面对齐国大军一天天的逼近,他不知道何以应对,可以说是日坐愁城,在召开御前会议的宴席上,满桌子的珍馐美味他也无心品尝,只是不停的征询几个大臣和学者的意见。在宴席上有几个衣饰华贵,胖胖的官员,还有几个学者,他们衣饰不大华贵,但是还算整齐,如果不是秃顶,可以说是衣冠楚楚。他们大嚼着熊掌,含糊不清的说着自己的意见,但是等到吃完之后还是没有说出具体的如何应对策略。

  庄公龙颜大怒也无济于事,只能转为焦急,嘴里不停的叫着“谁能替寡人分忧”,他真的不甘心当亡国之君,只能转为恨那些平日说大话的学者和拍马屁的官员,尤其是那些将军,平日夸下海口,要为主公打下齐国,他赏赐无数的钱财,为的就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可是到了紧急关头,这些家伙一个个的请病假,他知道不是发生了什么传染病,而是这些饭桶贪生怕死。现在将军们开溜了,只有让那些学者大臣们讨论研究迎战齐军的办法。酒足饭饱的大臣学者们尽说些没用的,尤其几个学者在讨论着齐桓公的祖宗太公叫姜子牙还是吕尚,分成两派,一派认为姓姜,一派认为姓吕,尽然争论起来,大殿里立刻吵成一片,差点就打起来。

  庄公看见越来越不像话了,大为震怒,拔出佩剑,大声喝止。学者们都停止了争吵,大殿了顿时静了下来。庄公才还剑入鞘,让一个正在埋头啃骨头的学者献策。

  “主公容臣啃完这根骨头”,一个看起来比较瘦的学者说,还是没有抬起头来,只管啃骨头。

  庄公问一个啃完了骨头,胖胖的官员。那官员用舌头舔了舔满嘴的油光说:“主公臣以为,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如果主公不吝赏赐,必然有人用命,何不招募健儿,张榜问计民间!”庄公认为有理,命人去招募兵员,张榜求贤。

  但是也有一个头顶秃的没有几根头发的学者说:“主公,我等足智多谋尚且无计可施,民间哪里会有什么高手,何不问计于神仙,据臣多年的研究,只要对各路神仙多多祭祀,牛羊玉帛,金钱美女进献上去,神仙必佑我邦,敌军不战自败!”庄公认为有理,命人立刻去办。

  另外一个比较瘦,不秃顶的学者却有不同的意见,他说:“主公,神仙虚无缥缈,远水解不了近渴,当务之急是招募健儿,但是近年来司法黑暗,衙门草菅人命,民间积怨太深,恐怕无人愿意卖命。何不立刻宣布平反冤假错案,释放无辜,人民必然感朝廷恩德,自然愿意效死保国!”庄公也认为有理,下令有关部门立刻去办。

  曹刿来到京城,各茶铺饭铺药铺都关门了,除了西门庆大药房还开着门,但是他知道这家药铺是专卖假药的,另外还有足浴城也没有关门,但是生意大不如前了。整个京城冷冷清清的,哪里还有往日的繁华。想当初来京,熙熙攘攘,一片歌舞升平。而今街上只要几个行人形色匆匆,一脸惊慌的在说着什么,从他身边走过去。原来行人正在说朝廷求贤及招募兵员的事情,于是曹刿也来到聚拢一堆人那里看榜。只见榜文曰:

  齐国倾覆我邦野心不死,今暴敌兵临城下,京师危如累卵,朝夕难保,城破之日,寡人全家性命难以保全,全国臣民,不论良贱也难免亡国之祸。人有高低贵贱之分,国有大小强弱之别,唯有保家卫国,不分贵贱老幼,人人有责。

  当此国难当头之际,全国除老幼病残,青壮年当踊跃参军,报效国家,抵御强寇。才具之士若有良策贡献,保国退敌,为寡人分忧,必有重赏,决不食言。寡人心急如焚,食不甘味寝不安席,话不多言,有能退敌者,望不吝赐教,速来揭榜觐见,以慰寡人求贤若渴之心!

  曹刿看了榜文毫不犹豫的揭了,其他看榜的人都吃了一惊,随之开始议论,曹刿并不关心大家说什么,直接觐见国君。

  庄公见有人揭榜,很高兴的接见,尽管曹刿名不见经传,但是危急关头也管不来了许多了,只有几个学者不屑一顾,等着看笑话。曹刿见到庄公首先问庄公凭借什么什么条件跟齐国打,庄公还是把胜利的希望寄托在平日里跟他一起享受荣华富贵的大臣学者,曹刿说他们未必尽力,即使忠实,但无退敌之策也枉然,于是他说这些小恩小惠未泽及广大的老百姓,要得到全国上下的一致拥护支持恐怕也难。

  人的力量有限,神仙总是法力无边的,庄公平时对各路神仙的祭祀从不含糊,牛羊玉帛四时进献,到危机关头神仙应该会保佑我的吧!

  曹刿认为这对于一国之君来说只是末节,神仙未必会信任你。庄公这时有些纳闷了,神仙都帮不了,难道是天要亡寡人了吗?但他还是说平时对民事诉讼,司法纠察等与广大百姓密切相关和关系着广大百姓切身利益的政务特别重视,虽然不能做到绝对公平公正,但尽量做得最好,大多数人还是比较满意,广大百姓想来总会对国家有感情的,都会踊跃参军,奋力抗敌,保家卫国的。曹刿说这样我们就可以跟齐国一战了。

  三

  宣布平反冤假错案和释放大批无辜者这一招果然奏效,鲁国百姓无不感激涕零,其实百姓们并同于哪些文臣武将,学者专家,追求的是名利及得到丰厚的赏赐,他们不奢望国君的恩德泽及他们,只要不再被坑害,不要每天过着处处设防还是防不胜防日子,他们只希望关掉并惩处西门庆大药房之类假货专卖店。只要不再被愚弄,不再发生无辜者被关被杀,没有高声说过一句话就招来横祸,灾难就降临到头上,受到无穷的苦难,悲惨的遭遇,说到底,百姓要求很低,只要能免于官府及官府纵容的势力坑蒙和愚弄他们就心满意足了,朝廷要纳粮就纳粮,要当兵就当兵,只要不是盘剥过重,他们都是愿意的,为分内之事尽力死而无怨。

  鲁庄公下令释放了大批无辜的囚犯,平反了大量的冤案,人民无不感恩戴德,一时间在国内传播开来,人民无不颂扬圣明的国君,认为中兴有望,于是父勉其子,保卫国家,妻送丈夫,赶赴前线,人民踊跃参军,鲁国很快召集了一支新军,他们中不乏是感国君活命之德的青年,怀着感恩的心和对国家未来充满希望,无不愿意效死,士气为之高扬。庄公亲来劳军,军营一片三呼万岁,庄公深受感动,想到以前对民间的疾苦不关心,造成这么多的冤案,平反昭雪本来是应该的,可是人民对他感恩戴德,没有丝毫怨恨,照样愿意拥戴他,想到这些他惭愧的简直无地自容。

  现在有了一支忠实的军队,庄公觉得底气足了,敢于跟齐军一战了,兼之曹刿愿意跟着他壮胆,他决定御驾亲征,迎战齐军。曹刿随庄公一同出战,齐鲁双方在长勺安营扎寨,庄公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想要试试这支对他怀着感恩之心的军队的战斗力,就要下令出击,曹刿建议以静制动,先不要急于求战。这时只听见对面齐军战鼓响起,呐喊声四起,鲁军始终不应战,齐军一连击了三次鼓,漫山遍野都是军士,数次冲击鲁军军寨,鲁军严防死守,齐军始终攻打不下,只好撤退,等到齐军撤完,曹刿才说现在请主公下令击鼓进军。

  一声令下,鲁军奋勇向前,人人争先,以一当十,齐军以为鲁军缩头乌龟不敢应战,哪里想到从背后杀出,齐军顿时大乱,抵挡不住,纷纷开始撤退,庄公下令趁胜追击,曹刿说主公且慢,于是下车仔细察看齐军撤退时留下的战车车辙痕,又登上了战车远望齐军撤退的情况,才请庄公下令追击。

  这一战杀的齐军大败亏输,鲁军大获全胜,庄公大摆庆功宴,文臣学者自然到席,武将们的病也都好了,华丽高大的马车络绎不绝,车里走出达官显贵,富豪大贾,个个衣冠楚楚,红光满面,说说笑笑前来赴宴,街市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

  庆功宴上山珍海味流水价的上,歌儿舞女成群结队,唱唱舞舞,颂扬主公用兵如神。庄公异常兴奋,喝着美酒,品尝着鹿肉熊掌,他想炫耀下自己指挥这场战争,但是作为这场战役的主帅他其实至今还糊涂,不知道怎么打赢的这场仗,要是其他武将随他出征定会替他大肆宣传,但是曹刿不会拍马屁,他自个又不好意思编。

  他虽然想要绘声绘色的讲一番战胜的经过,但是不知道战胜的原因有哪些。当然他不能表示自己还糊涂着呢,而是要这场战役的参谋曹刿给大家讲讲取胜的原因,似乎很器重曹刿,和蔼的语气,赞赏的目光,当然也不全是作伪,再糊涂的国君也是爱才的。其他学者大臣将军,早已打翻了醋瓶,妒火中烧,一脸不悦之色。

  曹刿说两军相逢勇者胜,但是一支军队,他们的勇气只有投入到战争中才能发挥,敌军第一次击鼓的时候是彼战斗的最佳状态,积极求战,第二次击鼓敌军的勇气相对减弱,第三次敌军完全失去了勇气,求战之心全无,而我军也同样求战心切,彼军的次次进军使得我军磨拳搽掌,勇气力量凝聚一次爆发,待彼军勇气尽失之时正是我军勇气达到高潮的时候,所以将彼军一举击溃。但是齐国是大国,我们在即将取得的胜利的时候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所以察其撤退的车辙,防止彼军有埋伏,但我看齐军撤退留下的车辙凌乱不堪,队伍丢盔弃甲,旗帜不举,一片混乱,不成队形,确定彼军确败无疑,所以才追击!

  还没等曹刿讲完,庄公就大声喝彩,夸奖曹刿是难得的将才,其他学者和将军,却越发嫉妒了,简直恨曹刿入骨。但是主公夸奖喝彩,他们也只能跟着附和,尽管如此,喝彩的声音却很勉强,更像是在喝倒彩,曹刿只当没有听见,而是继续向庄公进言,他说现在齐军虽然受到挫败,但是并没有受到根本性的打击,还是会重整旗鼓进攻我国。我们现在大肆庆贺胜利未免过早,现在除了赏赐慰劳将士,当务之急还是要遣使与齐国修好,约为兄弟之邦。我军虽然取得暂时的胜利,但是齐国毕竟是大国,齐桓公又有王霸之志,在当下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小国想要生存必须要与四邻修好,尤其是齐国这样的大国。战争最终的目的还是求和平,现在趁我军胜利,跟齐国谈判就容易多了……

  众大臣学者和将军,正在对曹刿嫉妒和痛恨,听到曹刿说齐国是大国,鲁国是小国,正好抓住这句话,大做文章,大肆攻击,于是一时之间庆功宴上一片混乱,胖的瘦的,秃顶的和不秃顶的都停止了咀嚼美味,群起而攻之,大声斥骂曹刿是齐国间谍,是内奸,上纲上线,大帽子纷纷飞来。骂着骂着几个将军大声招呼卫士,下令拿下曹刿。如此阴险的内奸,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坏蛋,恶毒攻击国家,动摇国本的乡巴佬,现在不杀更待何时,立即拉下去斩首示众。众卫士如狼似虎,扑上来将曹刿抓起来,曹刿大声叫道:“无罪,容臣把话说完!”

  众位大臣学者和将军纷纷对庄公说,不能让他妖言惑众,赶紧杀。庄公没有了主意,不知道听谁的,任由卫士将曹刿绑起来。此时那个比较瘦而不秃顶的学者,正是他建议庄公释放无辜,平反冤假错案,向民间求贤,也可以说他是长勺之战的第一功臣,见识在其他学者之上。他大声叫道:“且慢动手,此人有勇有谋,忠诚可嘉,若杀此人是寒了国人的心,刚收拾起来的人心即将散去,敌军再来,谁还再去效命?何况杀了此人,敌军再来,文臣都是保妻子之臣,无计可退敌,将军届时又有贵恙,谁来保卫我邦!”

  庄公才恍然大悟,下令放人。众将军学者开始攻击那个比较瘦而不秃顶的学者,说他吃里扒外,还是不是跟我们同殿为臣的了,继续劝说庄公立刻杀曹刿。庄公大怒,拔出佩剑喝道:“都是你们这帮无耻小人,滥污匹夫,误国害民,险些让寡人自毁长城,背上害贤恶名。一切都按照瘦而不秃顶的学者和曹刿的建议办理,再有进谗者立斩!”

  众大臣学者和将军果然害怕,只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仇人曹刿被放了,很不情愿的回到自己的座位,所幸没有影响食欲,继续开始吃喝,但是脸上有恨恨之色,想是心中在诅咒那个比较瘦而不秃顶的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