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水央茬歌 > 第一卷 金戈铁马 > 第三章 精忠报国 自古忠孝难两全
第三章 精忠报国 自古忠孝难两全



更新日期:2015-06-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这群疯子!都不要命了吗?!”不远处的营帐中,看着战场宁死不屈的将士们,南王怒发冲冠!

   为什么朝歌有这种顽强的战士!为什么朝歌有这么忠诚的战士!他夙夜流奚有什么好?值得他们拼了性命……

   “来人!那几个士兵还是不肯说什么吗?”南王危险得眯了眯眼睛。

   “没有……”一个将军颤巍巍地回道,不敢喘气,一切都是小心翼翼。

   “混蛋!带本王去看看!”南王气愤地摔了桌子,毛笔散落一地……

   就在昨天他们冒着被发现的危险深入营地劫持了几个尉迟绞羽身边的士兵回来,本以为他们会为了活着而说出军机情报,可是……竟没想到是如此顽强!动用了最残酷的刑具,将他们的指甲剥离……十指连心啊!可是他换了一个又一个,愣是没有一个透露情报的!

   夙夜流奚哪来的那么多顽强的战士!

   他不甘,不甘啊!

 

 

   地牢的空气似乎能氤氲出水汽来,阴森森的虚无中泛着糜烂与腐尸的味道,鞭子抽打的声音,铁链碰撞的声音,囚犯痛苦的不甘的声音……交织一片。

“说!你们的兵力部署是什么?”

“呵呵……杀了我吧,我是不会说的……”一切的话都是那么无力,士兵的身上已经……满是鲜血,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不说?”男人阴狠地看着他,“给我拿石头钉!钉了拔出来!”

“是!”

此刻,一排排毫无光泽的石子是那么的恐怖,要把石头嵌入士兵的身体里,那是何等痛苦啊!

“啊——”士兵的脸色瞬间毫无血色,苍白的脸在一瞬间变得狰狞无比……

“兵力部署是什么?你们的粮草从哪里运入?说!”

“不说!啊——”

说不说!”男人说着又嵌入一个石子。

“休想……啊!老子不——说——”

仿佛最后的两个字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再也无力支撑下去……

“给我泼醒!”

“主子……这这……”一个人颤着声音,指了指士兵,“他……他……死了。”

男人不屑得撇了撇,“那还不换人?!”走时还踹了一脚,喷一口口水:“没用的东西。”

   用着同样的方法,不知过了多久……

   “南王驾到——”

   男人赶忙放下手中的活,朝着明黄色的来人跪倒:“参见南王,南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南王点点头,阴冷地看着不说话的士兵们,“还是不肯说吗?”

   “是……这群贱骨头骨头太硬了。”

   “哼,借口!”南王对这个说法很不满意。

   “是是……是属下无能……”男人艰难地擦了下冷汗。【嘿嘿,不要对他的狗腿太深刻啊……】

   南王冷淡地瞥了他一眼,不予理会,继而皱着眉对士兵说:“你叫李佑?”

   男人怕他不说话,连忙接到:“南王陛下英明,此人就是李佑。”

   南王恼怒地道:“本王问他,你插什么嘴。”语罢,男人赶紧闭上嘴巴。

士兵吃力地抬起头,牵强地扯出一笑:“能被南王大人记住名字,真是小人的……”顿了顿,正当南王满意时,突然狠狠地道:“真是小人的耻辱!”

“放肆!”男人随即一脚踹过去,李佑吃痛地闷哼着。

“等等。”正当男人准备使用酷刑时,南王压下心中的怒火阻止道。男人不解得看着他。

“本王问你尉迟绞羽的兵力部署是什么?如实回答。”

“……”李佑干脆闭上眼睛,不再理他。

想从他嘴里套出什么,没门!

“本王最后问一遍。”南王目光猛地下沉,眼底被一层厚厚的阴霾所替代,“尉迟绞羽的兵力部署是什么?”

“妄想从我这知道什么。”李佑咬着牙忍着身上的剧痛说着,声音满是压抑。

“好!很好!”南王后退几步,朝牢房外拍了拍手。

守卫立马会意,纷纷出动。很快,大门再一次被打开。

“走!”守卫粗鲁的压进来一个老人。

老太婆的头发稀疏,满头苍白,一双浑浊的眼已经深深陷进眼窝。沧桑的痕迹遍布满脸手极为粗糙、枯瘦的,青筋暴露,衣衫褴褛。

李佑猛地睁开眼睛,不可置信地盯着老人。

突然颤栗得想要伸出手扶着他,不禁变了声:“娘……”

“我儿……”老太婆看着眼前早已面目全非的儿子,步幅不稳。又突然扯着尖锐的嗓音:“你们!是你们这群畜生!”

“啪——”男人一个巴掌扇过去,嚣张地说,“贱民,把你的嘴放干净点。”

“哎呦!官府打人了!还有没有王法了!还有没有……”

“啪——”又一声清脆的声音打落,“在吵就把你拉出去砍了。”

“够了吧?你们想怎么样!”李佑不顾全身的伤痛,拼命动了动。

“告诉本王,你们的兵力部署,粮仓位置,援兵何时抵达。”南王冷冷地看着这一切,对李佑的反应似乎了如指掌。

“……”李佑沉默了,没有像之前那样坚定地回答。

“李佑!你要是背叛朝歌,你就是我朝歌的罪人!你对得起皇上,对得起将军吗?!”原本奄奄一息的士兵立刻打了鸡血一样,激动地吼道。

“……”李佑看着他们,看着地上死去的士兵,看着他们死去痛苦但是无悔的表情……完全没有了反应,他苦笑着,只觉得四周空荡荡的,刺骨的寒风像无情的箭,刺穿了他的心窝……烦躁、焦急,心里酸酸的。痛苦着,思索着……

男人想要提醒他快做决断,南王却伸手拦下了。他相信,他一定会答应的。

“滴答……滴答……”血水止是不住了……

仿佛过了一世纪的时间,李佑沙哑地回着令所有士兵疯狂的话:“我告诉你……”

“李佑!!”士兵嘶吼地绝望着,南王冷笑着,示意带他们下去。

虚荣地冲着他们的背影呢喃道:“对不起……”

……

“说吧。”

李佑摇了摇头:“先放开我。”南王明显迟疑了一下。

“南王认为小人还有能力逃脱吗?”

“放开他。”

“是。”

李佑一时没了束缚,身体轻松了许多。心却一点儿也不轻松。

“可容小人跟娘亲说两句?”

南王点点头,这点耐心他还是有的。

李佑无力地笑了笑,走向老人:“娘……孩儿不孝,孩儿辜负爹爹的教导。”

“我儿长大了……”老人浑浊的眼泛着泪光。

“娘!孩儿不孝……孩儿对不起您……”不断地呢喃着,突然目光一狠,血红的手掐着老人的脖子。

“你……”老人怒目圆睁,满脸涨红。

“孩儿不孝。”说着,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孩儿定当以死谢罪。”

“不好!快拦着他。”男人惊呼出声,连南王都没想到他会杀死自己的母亲!

老人终是断气了……

李佑感觉自己的手不在是他自己的了,他突然敲击着那只杀死母亲的手,他恨那只手!他也恨这群可耻的侵略者!

“你就是这么当儿子的吗?!”南王气得直颤抖,“百善孝为先啊……”

李佑突然轻笑道:“自古忠孝难两全。”

娘,黄泉路上等一等,孩儿马上就来找您了。

“你杀了自己的母亲,哈哈哈……朝歌人都是如此无情。”

“不。”李佑盯着他,想要记住他的样子,永生永世都不要忘记他!“娘在你们的手上,还不如死在我的手上。”

“哈哈哈,好一个精忠报国的儿子!”南王拔起腰间的佩剑……

血光喷涌……

娘……孩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