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水央茬歌 > 第一卷 金戈铁马 > 第一章 战火金戈
第一章 战火金戈



更新日期:2015-06-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朝歌七年,南、北两朝各起兵百万,讨伐朝歌。遂兵分一、二、三线,分别以荣山、惊鸾、沧岩为界,成合围之势。朝歌不敌,拉回战线,缩于京都之内。

   其帝夙夜流奚于当晚召集天下第一阁——暗阁,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君秉烛夜谈,暗阁成员亦连夜赶往各地,为荣山一战打下基础。朝歌四周地形险恶,城城相扣,互依互存,易守难攻。而荣山一脉恰好是朝歌唯一的突破口,断此山,兵粮器物皆断!

   故,欲破朝歌,必取荣山!

   “南北朝联盟,各出兵百万,一路迈向荣山。沿路的诸位将领曾试图阻挠,可敌方军马均不恋战……可见,他们是想在急报进京之前夺取荣山,让我方反应不及,错失良机。”朱雀一袭火红的长衣,随着微风轻轻飘动,妖娆的桃花眼戏谑不再,满是冷绝与严肃,“可是……当我朱雀门吃素么?”

   “呵呵。”玄武阴阳怪气地笑了笑,阴森森的,“大晚上的不睡觉,商议一群乌合之众……真是愚蠢。这里热的要死,哪有我的冰窟舒服。”玄武身上裹着奇毒,冰块的阴气能让他全身舒坦。对于他特殊的癖好,众人见怪不怪。

   暗阁分为四门。

   朱雀门成员分散于各个大国,政要大臣乃至皇室,都有可能是朱雀成员,他们神秘,掌握着天下情报!

   玄武门成员善医用毒,每一个的阅历都堪比世外高人,身带良药绝种的奇草,也怀揣着阴毒冷寒的毒药,都能是军队所必备的军医!

   青龙门成员战斗力最甚且装备精良,战甲由特殊材料制成,刀枪不入!

   白虎门成员酷爱音律,看似温柔无害,实则阴冷无情。奏乐时,可作安抚镇神之曲亦可如若魔音入耳,使人心乱神碎……

   四门并入暗阁,万夫莫当,谁与争锋!

   “目标既是荣山,为何还要兵分三路?”青龙好看的眉毛微微皱起,清冷的声音饶是为这儿增添了寒意。

   是啊,分兵等于削弱了自身的战力,惊鸾和沧岩的防御岂是区区二三两线的人马可破?

   四人齐齐把头转向主座,转向那个,他们最尊敬的主人。

   轻轻一瞥,纵使见过多遍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那是一个怎样风华绝代的人儿啊!

   但见,夙夜流奚的嘴角挑起一抹妖冶邪气的弧度,墨色柔顺的长发随意搭肩后,衬着那洁白胜雪的肌肤,眸若星光,皎如妖月,是那般的妖冶。而那眼底却是一片沉寂,仿佛漫天星辰骤然崩塌也溅不起涟漪丝毫……

   朱雀四人已是绝色,可他竟比四人都美上七分!

   原来啊,一个男人的容貌也可如此出色……

   “尔等可知,攻打荣山的有多少人马?攻打惊鸾,沧岩的又是多少人马?”

   淡淡的语气仿佛带着致命的魔力,可以勾走人的魂魄却是轻而易举。

   “攻打荣山一百三十万……”白虎柔和的声音贯穿着大脑,给神经带来前所未有的宁静,微微一顿,“惊鸾三十万,沧岩四十万。”

   “那么,这三线的人马分别是谁的?”夙夜流奚懒散地倚靠在榻,似笑非笑。

   朱雀和青龙对望一眼,顿了顿:“荣山的一百三十万人马中,一百万是南王的,三十万是北王的。”

   “惊鸾、沧岩附近的兵马都是北王所有。”

   “可是北王为何要攻击惊鸾、沧岩,难道他还有援助吗?”青龙皱皱眉头,这完全不和常理。

   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攻破两座山脉!

   “他在打着什么主意?”朱雀眨了眨妖娆的桃花眼……良久,突然沉了沉声:“他想坐收渔翁之利?!”

   对,对,没错了,荣山若是被攻破,朝歌坚守皇城自顾不暇,哪还有时间顾忌其他?然后再和荣山的兵力汇合……那,岂不是……

   倘若荣山没被攻破,那么朝歌势必要分出兵力增援,那一百三十万人马正好可以牵制住朝歌为他争取时间。

   卑鄙,太卑鄙了!

   坐山观虎斗,不论荣山是否沦陷北王都有利可图!

   “是,也不是。”夙夜流奚轻轻摇头,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又看向一旁沉默的白衣男子,“  白虎?你说呢。”

   白虎怔了怔,主子的眼中分明知晓一切。

   “北王为人怯懦,背后要是没有人相助他也没有胆量做出这样的决策。”

   夙夜流奚轻笑开来,犹如初绽的曼珠沙华,是那般风华绝代……似乎对白虎的回答很满意。

   “本尊即派二十万人马投入惊鸾、沧海战线,九十万人马奔赴荣山。二十万留守京中。”夙夜流奚笑意不减,举手投足间的狂傲与霸气浑然天成。

   语罢,饶是心理承受能力好的他们也不禁变色。这……会不会太大胆了,在怎么说对方也有七十万人马,我方只派二十万真的没问题吗?

   “尊主……”

   “尊主……这……”

   “尊主!”

   除白虎外,三人不可置信地惊呼出声。

   白虎无奈地摇了摇头。到底是跟着尊主的时间太短了,即使有着四年的光阴,也不足以了解他。

   夙夜流奚皱着眉,唯有白虎让他满意,啧啧,真不愧是从小就留在身边的……

   “白虎,给这群白痴解释一下吧。”

   白虎无奈地笑了笑,温柔的声音好似能融了一切冰冷:“各位,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哦。”

   三人纷纷抬头。

   “北王懦弱,不敢大下决断。这七十万人马要想攻下两座山脉势必要经过其他小战线,那么,距离和兵力上是个大问题。打下的战线越多,为防止我方背后突袭,需要留守的兵力也越多。那么,即使到达了两座山脉,他们还有多少兵力支持他们攻城?”

   三人怔怔的,顿然醒悟。

   “所以,他们必定会收拢战线,未到而退。”朱雀颤音着,顿时觉得自己好傻。

   白虎温柔地笑笑,继而言道:“也不全是,恐怕北王并没有真正想和朝歌翻脸,所以尊上才毫无顾忌。”

   “从哪里看出来?”玄武阴阳怪气的声音也轻了许多。

   一直以来,他们是最看不起白虎的。白虎温柔沉默,没有一点杀手的觉悟,从不见他出手伤人,也就下意识认为他没有实力,他所倚仗的,只有尊主的信任。更何况,他向来对尊主的话唯命是从,简直是愚忠!纵使尊主从未算漏一处,纵使是那么崇拜他……可是,他们也有自己的骄傲不是吗?

   可是今天白虎所说的一切,简直打了他们的脸!他是唯一一个了解,懂得尊主的心的人。

   夙夜流奚冷冷地看着他们,没有一丝感情:“速度,看他们进攻的速度吧。打打停停,能拖则拖。北王举棋不定,也不派兵增援南王,分明是想看我们斗到最后谁强!若是南王倒台了,北王哪来的狗胆挑衅!”

   “所以给本尊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荣山上!少在这里想些有的没的!”

   “是!”三人精神一振,连忙应道。更是羞愧得无地自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