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一百三十三回 丫头,我们私奔吧!
一百三十三回 丫头,我们私奔吧!



更新日期:2015-12-1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这一夜,梅影睡得很沉,因为林雨默在清晨时告诉她,并没有听到她古怪又悦耳的磨牙声。阳光很好,正慢慢地向大地铺展开来,在这城市还没完全苏醒之前,梅影拿着自己并不多的行李,坐上了林雨默的越野车,愉快地上路了。虽说这几年她也置办了不少衣物,但前些日子已经寄到了妹妹那里,她还是喜欢和他来一段轻松的旅程。如果因了行李的拖累,那就不是旅行,而更像是在搬家了。

梅影不是很热衷于旅游的人,她始终觉得,最美的风景只存乎于心底,再美的风景若没有人与你共赏,那和一片贫瘠的土地有什么区别。而林雨默显然是她心底里那最美的一道风景,他的笑容强过所有的奇峰峻岭,他的声音绝胜任何一处江河的奔腾之声。

所有的落叶飞花,所有的浅溪涧流,在梅影的眼里,都只是为了凸显他挺拔的身姿,为了令他低沉浑厚的嗓音,如天赖般时时回荡于她的胸间。即便是每天和他不停地说话,她依然一如既往地,迷恋着他散发出来的那一阵阵声浪。忽而高亢急促,忽而婉转流连,忽而低柔飘渺,又忽而甘冽魅惑。他的字字句句都敲击着她的心房,给予她无尽的婉约柔情和暴风雨般的突袭,令她不能呼吸,醉了又醉。
  
他们去了很多地方,内蒙古看草原,青海的鸟岛和塔尔寺,后来梅影觉得他开车太累了,索性就让他往她家乡的方向开,她心想着以后有的是机会,这漫漫一生反正是要与他同行的,让他早点回家陪陪女儿也好。

当然,她也是有私心的,希望他早日把家里的事处理好,她不想遥遥无期地等下去,毕竟,她已经不年轻了。本来她对爱情已是没有渴望了,可是他的到来又让她生出了渴望,她的人生已多残缺和苦难,她急切地需要有人来弥补。并且,她已经把自己又有了爱人的喜讯告诉了妹妹、燃燃和燕玲,她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人,这么大的喜事自然是要与她的亲人和朋友来分享的。

她心里的打算很多,待他办完所有的事来接她时,她会带他去重庆,去看看她曾经的爱人——冷旭,他说过的,要与她一起去祭拜他。当然,她还会去拜会强子哥,然后一起去看丹姐。她常常都为自己这些计划感到无比的欣喜,林雨默也是非常愿意去配合她一一实现,他说,她能够将他介绍给她的亲人和朋友,于他是莫大的荣幸。
  
与他一路观赏风景,的确是美妙而浪漫的事,哪怕映入眼帘的全是光秃秃的黄土地,她也会在心底里勾画出一片绿洲来。一路的欢笑与快乐伴随着他们,他们都希望车轮下的道路无限延展,永远都不要行到尽头。
  
“丫头,我们私奔吧!真想就这样带着你去一个只有我们两人的地方,觅一方山水,寻一处幽院,我给你搭一座小木屋,前院种花,后庭载树,养两只小狗,喂一窝小鸡,再开辟一块耕地,种上时鲜蔬果。每天我拥着你赏日出、观日落,我们一起听风看雨,我们一起数星望月,夜空里最美的不是星星,而是你。我会把你的一颦一笑,你的每一次凝望和深情的回眸,还有你酣睡的娇态都一一描摹。以后,当我们有了孩子,我会拿着画卷给他们讲解你每时每刻的可爱。有你陪着我一起变老,夫复何求!”
  
林雨默动情地说完,腾出一只手来握着梅影的手,面对着广袤的大地,辽阔的天空,道路两旁一排排绿油油的田地和路边争相斗艳的花儿,再看看自己身边可爱的小女人,哪个男人不会发出这样的慨叹啊!是啊,私奔?林雨默自己也奇怪蓦然之间竟会想到了这两个字,是家里的事千头万绪的难以理清,还是他自己没有把握给予她一个应有的、实在的名份呢?

他的心里五味杂陈,他要处理和应对的事太多,在短时间内还没有办法给予她想要的纯粹。可是,他又难以离开她,在那一瞬间,他觉得唯有与她私奔,才能抛却一切的繁重,酣畅淋漓的爱一回。

林雨默这一番话,其实也说出了梅影的心思,她心里是很清楚的,他所说的私奔,其实就是他们俩的一场爱的旅行。她何尝不想与他携手天涯,共赴今生之约,在远离嚣尘的清幽之所,与他把盏畅饮,吟风弄月,谈一场只属于他们两人的恋爱。

自从与他在一起后,她的内心也渐渐静了下来,她不希望有太多无聊的人和无聊的事来打扰。这一场轮回之恋令她痴狂沉醉,她常常凝望着他呓语“亲爱的,你才是魔鬼,你才是妖孽,你的到来令我猝不及防,你温软的话语把我的心揉捏得粉碎。”
  
“亲爱的,你好生开车,等你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待你的女儿考上了大学,你要私奔我就随你去浪迹天涯,背起简单的行囊,我们去傾听风的歌唱。如果你要一个家,我就给你一个家,有你有我,有欢声笑语,有柔情蜜意,我会陪你漫漫长路。哪怕我们风烛残年了,我依然会挽着你的胳膊,我们一起去巷子口的花园里散步,看绿树红花,听潺潺流水,风起时,你要给我梳理凌乱的白发,你不许有丝毫的怨言。若是你敢不听话,我就每天骂你一百句糟老头子,让你睡觉也不得安生。”
  
“好好好,你要是还那么调皮捣蛋,我就不再给你做好吃的,让你每天喝西红柿汤,吃到你变成西红柿,嘿嘿,到那时,糟老头子啃起来可是一点力气都不费,我的小梅影就永远待在我肚里了,看你还怎么乱蹦乱跳。”林雨默也被她逗乐了,跟她在一起,永远也不缺少欢笑。
  
“那我就学孙悟空,在你肚子里翻筋斗,让你肠穿肚烂,七窍流血,哼哼,看你还敢不敢嚣张。”梅影说完就呲牙裂嘴得意地笑。
  
“丫头,知道吗?我就喜欢你这调皮捣蛋的张狂样,我投降好不好,我好怕怕啊,我怕你一不开心就一脚把我踢下床去,你就可怜可怜我这糟老头子吧,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你这么折腾。”
  
“好吧,看在你话语里透着诚意,本姑娘暂且饶你一命,先记下你项上人头 ,待日后慢慢与你算来。老林,我突然想对着这天这地大吼几声,希望你这把老骨头不要被吓得散了架哦。”
  
梅影摇下车窗,撑起身来,用手拢住嘴唇,对着高远的天空大声喊着“我要私奔了!我要跟林雨默这糟老头子私奔了,我要陪他浪迹天涯,我要生生死死都缠着他!林雨默,我爱你!林雨默,我以后的岁月都只爱你!我还要给你生儿育女!”梅影的这一番喊叫是发自心底的,是掺杂着美好情愫的,是完全不由自主的,也是对爱情最激昂的宣言。
  
“丫头,我的宝贝,你是在分我的心吗?当心我一脚刹车将你甩到路旁的高粱地里去。”林雨默听到了他心爱女人的呼喊,他的心随着她的声浪激烈地翻涌着,他也想对着天地大吼“我是多么地爱她啊!”
  
梅影将头缩回车窗来,扯着他的耳朵问道“莫非你还要苍天为被,大地做床不成,你个糟老头子连旅店的钱都想省了,我可不干,坚决不答应,哼!”
  
林雨默转过身子来,柔柔地望了她一眼,“那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我听得不够清楚。嗯,好不好,我的宝贝。”
  
“讨厌啦,每次都说听不清楚,你眼还没花,耳朵倒是先聋了,那么喜欢听,以后我就每天说三千遍,当成经文念烦你,把你耳朵磨出茧子来。”
  
“我不怕,反正这一百多斤都是你的了,耳朵上长点老茧算什么,只要我的宝贝丫头不嫌弃就好。快,再说一遍,我想听。”其实林雨默听得很真切,他就是喜欢听她说那些缠绵的情话,她那些话总是把他的心浸润得比吃了蜜糖还甜,比饮了上百年的佳酿还醇香。
  
梅影转过身去附在他的耳边,喃喃低语“我爱你,我只爱你,我爱死你了!我还想给你生儿育女!”
  
梅影说完,羞涩地埋着头,用眼角的余光瞧着他,话音刚落没几秒,只见他冲动地一下踩住了刹车,将车停靠在路边,走下车来,将梅影从车座上抱了出来,紧紧地拥着她就是一阵热吻。
  
“宝贝,我以为有了你的爱,我便可以从此安睡。我以为只要与你相拥,我便可以不再想你。可是,你即便还在我的怀里,我无论怎样地吻你,我的心却依旧泛滥着对你的思念,越来越猛烈地撞击着我的心,永远也没法停止,除非我死去。”
  
“傻瓜,你死了,我岂能独活?他已经走了,我不要你再离开,我们都要好好的。你带我私奔,我许你一生,哪怕再长的岁月,我也会等。我把你的心圈入我的掌纹,你若不来,何以永恒?唯余一盏清灯,伴我孑然一生。”梅影软软地偎在他的怀里,绵绵的说着心底里早已泛滥成灾的情话。
  
“不会的,我的傻丫头,若此生无你,我便再无趣味。等我,等我来好好爱你,等我来给你一生。”
  
“嗯,等你,我每天都会对着你的那一片天,念上三千遍“我爱你”,我要把你的心都念成碎片,再用我的爱将它们烧成灰烬,让你再也拾不起。”
  
“真是个狠毒的坏丫头,你已经把我的心念碎了。”林雨默忘情地吻着她,梅影靠在他的怀里,感受到他粗重的喘息,在这夏日里,他竟已衣衫尽湿。一辆车来,在他们身后狂按喇叭,梅影回过头对那司机大吼着:“开你的车,我们亲热与你何干?想看现场直播找电视台去。”
  
是啊,道路安全法又没有规定不能在路边接吻,他们就是要让这天与地一同见证他们的爱情,一同为他们这一个轮回之恋祈福。
  
林雨默抬起头来仰望着蓝天,一只手搂着梅影,一只手向着天空挥舞。
  
“感谢上苍,感谢你让我再一次与我的小梅影相遇,我会好好善待她,我会给她一生一世!”
  
看着他飞扬的神彩,梅影发觉一切的一切都仿佛命里注定,既然没有再一次擦肩而过,那么,再艰辛的情路,她也会毫不畏惧,毫不犹豫地走下去!没有爱的人生是苍白的,没有爱的天空是死寂的。爱情,就是此时他无可比拟的神彩。爱情,就是他澎湃炽烈的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