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一百三十二回 下一站,是幸福吗?
一百三十二回 下一站,是幸福吗?



更新日期:2015-12-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启程的日子到来了,离开这座城市的时间也临近了,梅影的心底是感恩着老秦和嫂子这几年的照顾,不愿意去外面的餐厅吃这一顿告别宴,她一早起来煲了汤,林雨默又开车去买了许多菜,在家里吃饭、喝酒,氛围总是轻松愉悦些。他们可以敞开了心尽情地谈天说地,任嗓子喊破了也是无妨,任喝得滥醉也无人来看笑话。这个夜晚,只属于他们,只属于情谊!

“妹子,你这一走,也不知何年何月再能相见,我和你嫂子这心里啊,不知怎地老是堵得慌,虽说现在交通工具发达了,南来北往的也费不了几个时间,但你这性格,肯定不会老老实实待在家里,说不定哪天电话也打不通了,你怕是又不知去了哪里闯荡。唉,但愿老林能把你这野性子收一收,到时候成了家,无论是在北京还是成都,都别忘了通知我和你嫂子一声,知道不?”

刚刚在餐桌旁落坐,老秦就开始了他难舍的絮叨,梅影心里是很清楚,他们两夫妇放心不下她,怕她不安安心心地跟林雨默过日子。其实他们到底还是不了解她的,她表面看起来爱闹腾又闲不住,但她的内心还是很安静的一个人。她今生所爱的两个男人都是不太喜热闹的,偶尔出去疯玩一下,还不都是遂了她的心,他们总是担心她闷出病来。梅影倒是觉得,爱情是相互间的迁就,不可以太由着自己的性子,但也不能完全失了自己的个性。

“妹子,回到家就给我们报个平安,等老林把家里的事都处理好了,你们俩再回来看看我们,你们的爱情也是从这里开始的嘛,我和你哥到时候还要给你们做证婚人呢。我说老林,你是不是要给我们两口子封个大红包啊,瞧你这一脸的喜气,好像我这妹子非你不嫁似的,呵呵。”

嫂子也跟他们打趣开了,林雨默刚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来,一听这话,笑呵呵地望着梅影,“丫头,你说,是不是非我不嫁,当着你大哥大嫂的面,也给我吃个定心丸嘛,要不我哪天醒来,你真不见了,那岂不是要收了我这条老命啊。”

“讨厌啦,你个糟老头子,你是怀疑我,还是对自己没信心啊?嫂子还等着你的红包呢,你可不要太小气了哦。快,都满上,今晚咱们就开开心心地吃酒,明天酒醒了再上路不迟,我这个闲人是不赶时间的,只要你老林不着急就行了。”

梅影拿起红酒来给大家都满上,示意林雨默也端起酒杯来,她不知道下一次跟老秦和嫂子什么时候能再聚,拉着林雨默走到了他们夫妇面前。

“哥、嫂子,今儿咱不说那些离别的话,感激的话也不说了,一切都在这酒里,愿哥生意兴隆,愿嫂子风华依旧!我会高高兴兴地离开,也会快快乐乐地与你们再一次相见的。我和老林就先干为敬了,今儿一定得喝痛快了哦。”

四个人都举起杯来,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这样的离别不凄楚,也不忧伤,因为他们都在心底里期盼着下一次的重逢。任时光老去,他们之间的情份,注定会历久弥新!

这一夜,梅影喝了太多,她有太多的喜悦要与他们分享,她有太多对于未来的憧憬,要与自己心爱的男人去一一实现,越喝越想流泪,越喝她便越是情难自禁。但是她可以确定,自己的眼泪里没有一丝愁绪,那满满的都是写着“我是天下最最幸福的女人,他爱我,我也爱他!”

她不知道自己何时睡去的,也记不得老秦和嫂子是啥时候离去的,慵懒地醒来,卧室里那厚厚的窗帘还没拉开,屋子里乌蒙蒙一片,也不知是白天还是黑夜。林雨默躺在她的身边,用手撑着下巴,满含柔情地看着她。

“老林,我是不是又喝多了,你也不劝劝我,让哥和嫂子笑话我。今天不是要退房子吗?快,咱们起来吧,这晚退一天,那房东定又要算上一天。”

“傻丫头,还会过日子了哦,想睡就再睡会儿吧,我跟老秦都说好了,到时候他来帮我们退房子,你就安心地睡吧。我说你还真是只小懒猫哈,挺能睡的嘛,都在床上迷糊一天了,我把窗帘拉开你自己瞧瞧,这又是夜晚了。来,丫头,起来吃点东西吧,我熬了点粥,给你炒了两个小菜,一整天没进食了,可别把胃伤着了。”

梅影从床上坐起来,轻轻地靠在林雨默的怀里,“老林,不要对我这么好,我怕会有那么一天,你不在我身边时,我会觉得身心都没有归依,我怕自己会抓狂,会不适应,会想你想到发疯。”

当一个人处于极端的幸福中时,总是会莫名地生出一丝丝对于失去幸福的后怕来,从前的梅影便是如此。那一年冷旭的到来,令她已经忘乎所以,以至后来当幸福消逝以后,她用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才从悲痛里走了出来。

“宝贝,拜托你不要东想西想的好不好?我哪里舍得离开你这个臭宝贝,我把家里的事都安排处理好了,就去接你,好不好?下午我醒来后就去超市买了些路上吃的东西,又去电信局给你买了两块电池,以后要记得随时保持手机的畅通,知道吗?要是让我找不着你,可是要打屁屁的哦。来,糟老头子伺候我的宝贝沐浴更衣了。”

林雨默将梅影从床上抱了起来,久久的,她都不想离开他那炽热的胸膛。明天就真的要离开了,今夜她不再饮酒,吃过了饭,静静地陪着他坐在庭前品着茶、叙着话。夏日里的夜晚,月儿格外地亮堂些,她关掉了屋里所有的灯,与他的手相缠着,坐在阶梯上一边赏月,一边幽诉着那一个古老的,嫦娥奔月的传说。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老林,你说,嫦娥是不是真的很后悔啊,她一个人抱着玉兔在那广寒宫里,每天都在想些什么呢?她如果真的爱后羿,就是情急之下,就算是被蓬蒙觊觎仙药,她也不能独自吞下啊。若真是要长生不老,若无爱侣在身边,一个人活着也是毫无趣味的。”梅影想起了李商隐的这首诗,不由慨叹起来。

“丫头,那换做是你,你会不会吞下那灵药呢?”林雨默转过身子来问着她。

“我想,我不会的。成了仙又有何用,一个人在那孤寂凄冷的月宫里,夜夜无眠,被彻骨的思念煎熬着,品尝着无尽的寒凉与落寞,实在是不如做个凡人,有真实的情感和欢笑,这才是人生之快事。”

“丫头,记得那一夜,你跟我说要去寻个山洞修炼,不如,我陪你一起去吧,你修炼累了,我还可以给你捏捏肩,捶捶腿,这样岂不是很好。”梅影知道林雨默又在逗她了,他也学会了时不时地说些俏皮话。

“哼,你个糟老头子,看在你态度还算诚恳,你的一番心意本姑娘就笑纳了。快,去把那青锋剑取来,再把酒倒上,哦,对了,music,来一曲《十面埋伏》,看本姑娘再给你演绎一番楚霸王当年的气势。就是输了,也不能输了那股霸气。”梅影豪气干云地站起身来,跳到庭院间大声地对林雨默说着。屋里哪有什么宝剑啊,她只是想逗他开心罢了。

“你个臭丫头,选曲子也不选个恰当的,你还乌江自刎不成,明儿咱们可是要起程的哈,这个不吉利,不如我这破锣嗓给你伴奏吧,《沧海一声笑》怎样,你不也很喜欢听吗?这歌也是憾人心魄的,你准备了哈,我开唱了。‘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丫头,后面是啥,人老了记性也不好了,糟老头子给忘了。”

刚唱了两句,林雨默就记不住歌词了,把个梅影乐得笑弯了腰“我说老林,你是故意的吧,我都听你在厨房里偷偷唱好几回了,还唱粤语的,听得我都没好意思笑出声来。你啊,真是个傻老头子,是不是怕我哪天又拽着你去ktv,而你为了迎合我才去学的啊?真是个傻瓜。罢了,剑也不舞了,我估计你得折根树枝给我做剑,那我是不是还要去练练打狗棍啊,哈哈哈。”

“丫头,来,到我怀里来,我拥着你一起赏月吧。明天就走了啊,不知道另一方天的月儿,是不是也如今夜这般,温润而皎洁。”梅影走到林雨默的身边,被他拥着,两个人遥望着无垠的天际,聆听着夜悠远的叹息,只把心底的情怀,蔓延...蔓延....

下一站,还是会这般的幸福吗?如果会,那么,下一站的下一站呢,又会是如何?他们会一直携手幸福地走下去吗?直到那一个他们无比想往的终点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