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一百三十回 梦中诗
一百三十回 梦中诗



更新日期:2015-12-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有爱情的日子,总是在浓情蜜意里很快地溜走。春天来了,又去了...院门外有一长排她叫不出名的树,一到夜里,便“沙沙沙”响个不停,原来,是风大了的缘故,春天的风总是轻柔些。偶尔,也下几场雨,那些树上的叶子便“啪啪”地作响。梅影便光着脚丫去院子里听雨落的声音,去看院门外那一排大树是否已被洗净,或是体会那些溅在她脚板上的水滴,与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究竟区别在哪里。

有时候,她又会对着隔壁的墙里一阵张望,如果那墙里也是住着跟她一般的女人,那她是不是至少有个人可以说说话?可是,她的愿望没能达成,这周围的房子里都是住的一大家子人,每天同进同出的,好不温馨。

当然,这样的房子离市区稍远了些,每次她打车去跟嫂子逛街,五块钱已经解决不了问题了。并且,也不是每一次她都有那么好的运气,出门就叫到车的。无聊时想去超市逛逛吧,起码要走二十分钟才能看到更多的人和街道,才能顺利地叫到车。

后来她总算是想明白了,原来有钱人与穷人的不同就在于此,有钱人喜清静,住得远远地,将自己孤立起来,只远远地藐看红尘,又跳不出红尘。穷人偏爱热闹,每日里闹哄哄的,但活得有滋有味。老秦和嫂子也很有钱,他们却住在闹市,有一次嫂子来看她,竟然说了一句“这鬼地方,跟寺庙差不多,怕是除了初一、十五进香日,平日里也没个人气吧。”

梅影从来没抱怨过,她还是慢慢了解林雨默的性格了,他的确跟他自己所说不差,他是个很沉静的人,除了工作上必要的应酬,他更喜欢这样一个安静而幽谧的所在。他说过,只要这房子里有她的欢声笑语就足够,既然是两个人的世界,的确是不需要太吵闹的。当然,这只是一个暂时的住所,他们迟早是会与别人一样,有一个温暖的家。对此,她心里是很期待的。

夜里,风的呼呼声越发大起来,而白昼里,在太阳下,便悄无声息了。梅影已经不数日历了,她看雨的密集,听风的力度,看花开的艳丽和院子里那两排灌木的青翠与繁茂,她就知道夏天来了。

梅影每天就在庭院里静静地守候着花开花落,其实这院里是没栽花的,但一到了季节,那些无名的,各色的小花,就从墙根处冒出来,从灌木林里拼了命地挤出来。这个时候,她心里的花儿也绽放了,每天就对着这些花花草草们说话,这于她而言,是一种极大的乐趣。甚至很多时候,她觉得听懂了花儿的心声。

时节的更替令它们变幻出各种的姿态来,四季的枯荣又给予它们绽放的精彩和凋零的落寞。梅影仿佛看懂了,花儿为她解读着人生,自然界里的万物都有着既定的命运,它们不悲不喜,不焦不躁,以一种平和安然的心,来迎接每一个晨昏,每一缕阳光和每一束清辉。
  
梅影已经很确定林雨默对她的爱,每一个清晨,他离去时的亲吻和黄昏归来的拥抱,让她可以在他离去后恬静地入睡,也可以悠然地坐在庭院里,聆听他渐行渐近的脚步声,他为她买来很多她爱看的书,她又开始写日记,并且每天都念给他听。他很享受她的字字句句,她也为能拂去他的疲劳而感到欣慰。

这一天夜里,林雨默打来电话说是有应酬,让她先睡不要等他。突然之间,梅影有了凄清之感,望着空荡荡的房子,连风儿也睡去了,她有些百无聊赖,启开一瓶红酒,坐在屋檐下的阶梯上,抬起头,望着远处已经乌蓝的,但时而又被月亮映成一片晕黄的天。

是的,她还不是他的妻子,每一次的应酬她也不会去,她不想看到那些奇奇怪怪的眼光,她不愿去听每次给别人介绍时,他很想干脆地表述,却又难免有些犹疑吞吐的话语。其实他是不忍心让她一个人待在家里的,也总是要她一同前往,他说不介意别人的眼光,他说她已经是他的妻子,但是她介意!

爱他,就必须要给他一个好男人的光环,在他还没离婚前,她不想因为他们的爱情,而让他的名誉受损。虽然如今的社会已不在意这些,但生意场上的人多多少少还是看重的,她在娱乐场所待了那么久,对于这些,自是了然于心的。

一个在人们眼里花心的男人,是不值得人信任的。除非,你的生意大得可以操纵别人。但她知道,林雨默不是的,成就是有的,钱也挣了不少,可很多事他还不能左右,还是得看人脸色行事。
  
一个人坐在台阶上,对着天空的月儿独酌,一杯又一杯,瓶子空了,又启开一瓶,喝了多少已是记不得了,脑袋有些晕乎,不觉中月儿已西沉。天已经泛白,又是一个黎明到来了。

林雨默还没回来,心里有些烦乱,摇晃着身子往屋里走去,望见了柜子上他昨天托人从她的家乡带回来的竹叶青,突然间又想闻闻那茶叶的清冽醇香,又想看看那茶叶飘落时的美态,身体虽还在晃着,但脑子却绝对清醒。给自己沏上一杯,又走到书桌前,拿出日记本就一阵狂写。
  
“夜已凉,风轻荡, 撒... 一地月光做帐。剪... 一袭清风为睡纺。谁 ,入我梦乡?共舞霓裳!天微亮 ,吸...清野之舒爽。 沏...一壶香茗暖心房。拾...一瓣落红饮芬芳。

一人倚窗,两样情殇,谁赐我一双翅膀,渴望住在天堂,再也不要想,那些曾经的旧模样!杯中酒,非自酿,痛饮方知醉难当!今生,谁与我合葬?来世,谁伴我徜徉?蓦然醒来,已是泪千行!那一路的轻吟浅唱 ,不断回响... 心,如此地慌,叫我如何守空房! ”
  
写完她就趴在桌上昏睡了,林雨默什么时候回来的,她竟然不知道。
  
“丫头,对不起!昨夜里应酬完又跟他们一起赶工,我想早点把这边的工作处理完,我不愿意整天把你丢在家里,我也想每天都跟你在一起,陪着你。”林雨默一边把她从椅子上抱起来,一边满含歉意地说着。
  
“老林,你回来了啊,我是不是又喝多了?”看到他回来了,梅影心里又不觉得空旷了。爱情真的可以让女人变成傻瓜,时哭时笑,时悲时喜。
  
“傻丫头,喝多了还会做诗呢,我都看了,我的傻丫头真不错哦,写得蛮有意境嘛,反正我是喜欢的。还守空房?谁会要你守空房啊,你想守空房,我还不情愿呢。我的宝贝,别瞎想了,好么?”林雨默将她放在床上,温柔地望着她。
  
“丫头,以后写本书吧,写你,写我,还有他,我真的一点不介意你对他的情意,我真的很想知道,他在你心目中是个怎样的男人,你看这一忙起来,也没时间听你好好讲故事了。以后你可全部要给我补回来,一千零一夜都太短了,再加两个零,一直讲到我们两鬓斑白,好不好?”
  
享受着他满眼的柔情,梅影爽快地回答“好啊,我会写,我一定会写的,不过我得想想这书名取什么好呢?我说老林,你还整天画图,搞什么设计,就这智商啊,加两个零,我的妈呀,你想变僵尸不成,哈哈哈。那个时候啊,糟老头子都死翘翘了,不过,我也不在了。”

“我的宝贝,真是个傻丫头,糟老头子当然是逗你开心的嘛。死怕什么啊,黄泉路上有你陪着,在下面也不会寂寞,对吧。”林雨默也跟她开着玩笑,他知道眼前这个调皮的小女人说话向来是百无禁忌的,哪怕说到最可怕的死亡,她也是嘻皮笑脸,毫无凝重之感。

“好吧,老林,本姑娘就与你共赴黄泉,不过,你可要记好了,孟老太婆那碗汤可别喝,如果你喝了,所有的前尘往事尽都遗忘,也不再记得我的模样了。”

话音一落,梅影不免又升起悲凄之感。不知冷旭是否喝了那碗汤,她已经很久没梦见过他了。世人都说遗忘好,可却不知刻骨铭心的妙。没有记忆的人生定是无味而苍白的,就是到了另一个世界,也当如此。

林雨默心疼地捧着她的脸,定定地望着她“丫头,我答应你,我不喝!无论是今生还是来世,你永远都活在我身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