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一百二十六回 若无以为报,唯以身相许
一百二十六回 若无以为报,唯以身相许



更新日期:2015-12-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很快,春节已接近尾声,老秦要元宵节才能回来,所有的大小事物和大小人物还是需要梅影去接待、去应对。她又开始了往日里的忙碌,林雨默也陪不了她几天了,他的几个部下已陆续从北京赶来,准备为新的酒店设计图纸,只待老秦一回来,他也便忙开了。为此,他的眉宇间添了几丝愁色,这一天,把他手下几个人安顿妥当后,他又来陪他的小梅影上班了。

刚送走了一波来洗浴的客人,梅影觉得身子有些乏,因为春节过后又招了一批新人,有的在回家后,梅影直接打电话叫他们别再来了,新的一年,也该有个新气象,那些表现不好的,偷奸耍滑的,就让他们在家待着吧。春节一过,出来找工作的人太多了。

下午她给所有的员工开了一个小会,又指挥他们彻底地做了大扫除,虽然她并没有亲力亲为,但检查卫生也是一项不小的工程,窗明几净总是比尘埃遍布更叫人爽心悦目。整个下午她就在两层楼之间穿梭着,洗浴中心一边营业,一边安排人做着清洁,她还得时不时地应对客人。自从在这里上班后,她认为脑力劳动确实比体力劳动累多了,坐办公室的人拿着高薪是理所当然的。

昨夜里和林雨默聊到凌晨才睡,她也的确是有些倦怠了,他的精力太充沛,总是喜欢听她讲故事,这十二年间的每一个细节他都不愿意错过,他没能参与她从前的人生,但是,他想要去了解她所有的过往。每一次,梅影在讲故事时,他就将她的腿放在自己的身上,还不停地给她按摩着,他也会寻出很多理由来,说是这样不会犯困。他那神情专注听她娓娓道来时的好奇样,简直像极了刚进学堂的稚嫩小男生。

“丫头,怎么了?天还没黑就困了吗?晚上想吃点什么,如果你累了,我就去买回来在房间里吃吧。”梅影刚刚将身子放倒在大厅的沙发上,林雨默就走了进来。

“老林,你这么快就把他们安顿好了吗?你昨天说要来五个人,我觉着明天你还是去找个出租房吧,住酒店不划算,除非你的发小老秦不收你钱。不过,比我还喜欢数钱的老秦,是不可能不收房钱的,最多给你多优惠些,呵呵。”梅影即使再困,只要一听到他那醉人的声音,又像打了鸡血般精神倍增。

“你个小丫头,每次见你给客人算账要想老半天,没想到你这小脑瓜子还挺会打小算盘。你说的很对,是要找间房子住下来才成,待我把工期算好了就去找,怕是要在这里待上好几个月了。就你聪明,我也没那么笨哦,早想到这一层了。丫头,你说我们是不是心有灵犀啊?”林雨默也坐了下来,他从来不在乎大厅那些服务员,拉着她的手温柔地问道。

“还心有灵犀?这也不是什么绝妙的好法子,再笨的脑袋都会想到嘛。老林,你不如猜猜,今儿我想吃什么水果了,猜对了就奖励香吻一个,猜错了嘛...嘿嘿,今天晚上没故事听了。”

梅影娇笑着望着林雨默,他一把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附在她的耳边动情地说着“丫头,你一笑,我心就乱了,我都难以想象没有你在身边陪伴,我要如何去开展接下来的工作。别笑了,严肃点,小妖精。糟老头子知道你不爱吃水果,但每天听你讲故事,大凡还是了解了一些,除了西瓜,你曾经说过最爱一种青色的葡萄,圆圆的,像一颗颗发着幽光的绿宝石。可是这葡萄不甜,还带着酸味儿。我每次上街总会驻足水果摊,可能是因为土质的不同,这地方并没有这样的葡萄卖。要不要我坐飞机去你家乡给你空运几大筐回来啊?”

听林雨默说完,梅影一下子惊呆了,她没有想到林雨默如此用心也有心,她说过的每一件事,每一句话,他居然都存在了脑海里,真是不爱他都不行。

“老林,谢谢你记得我说过的话,你答对了,加一百分,再奉送一个香吻,行不行啊?不过,待晚上再给你颁奖,忙了一下午,我也饿了,咱们就在酒店的餐厅里随便吃点吧,现在节快过完了,一切都恢复了正常,我也不能因为吃饭耽误太久,要以身作则嘛。”

梅影拉着林雨默站了起来,跟几个服务员交代了一下,让他们也轮换着去酒店食堂吃饭,一路说笑着就跟林雨默来到了餐厅。刚点过菜,电话就响了。梅影拿出电话来,那屏幕上显示的名字,还是多多少少惊到了她。她在心里思忖着“怎么会是他啊?他不是说过了元宵节才有空吗?”

望着那屏幕,梅影想了几秒钟,站起身来到餐厅门口接了电话。

“老王,你的节过完了吗?今天又要出山了是吧,说吧,几点钟,几个人,我好安排。”梅影每次跟老王说话都很干脆,很直接的表达了对他的欢迎和接待。今天,林雨默坐在她的对面,她并不想让他知道,她的工作里还包括偶尔会陪客人喝酒,其他的客人都还能应付,老王的酒却不好推掉。

“哎哟,梅梅啊,真是想死我了,半个多月没见了吧,你说话还是这样,就不能对我温柔点吗?晚上九点我过来,七八个人吧。梅梅,你吃饭了吗?要不我让司机来接你吧,我们一大帮人正准备找地方吃饭呢。”

“老王,你们去吃吧,我这正吃着呢,那一会儿见吧。”还没等老王再次说话,梅影就结束了通话。她缓缓地回到餐桌,林雨默满是疑惑地望着她,但并没有问她。他心里清楚,她在这里待了几年,不可能没有男人纠缠她,避开他去接电话,许是对他的一种尊重吧。看着她瘦削的那张小脸,他又心疼起来,只一个劲往她碗里夹着菜。

梅影开始专心地吃饭,正餐里她是没兴趣喝酒的,总是要等到夜深人静之时,她才会让酒味儿来熏染浓郁的夜色。其实有些事是不需要解释的,她从林雨默那双能洞察世事的眼里看到了很多,他是能理解体谅她的。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她就可以脱离这里了,以后要随他去北京,还是硬拽着他陪她回到家乡,她还没想好,就顺其自然吧,反正还有一年多的时间,足够他们两人来商讨。

吃过饭林雨默一直陪着她坐在洗浴大厅里,他们一边品茶,一边说着只有他们才懂的悄悄话,大厅里低诉柔缓的轻音乐,又为这两个热恋中的人儿赋予了一层梦幻般的色彩。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梅影开始给她那帮手下打电话,她心里是知道的,如果老王说七八个人,至少会来十几个人,不如把那些女孩子们都叫上,这一过节,夜总会的生意很是清淡,她们的日子也难过,今晚就好好地让她们多挣几个。

老王还是很难缠的,虽然他没有什么过份的语言和动作,但他那双眼睛总是停留在她的身上,经常令她无所适从。还有,她不想让林雨默看到那些属于社交礼仪范畴内,且并不出格的,轻浅的搂肩和拉手,也不想让他听到那些,她认为只是玩笑的戏谑之言。

下楼之前,她特地告诉了林雨默只是一小会儿,只是下去安排一下就上来。他还是不情愿,哄了半天才作罢,搞得大厅里几个服务员捂着嘴偷偷地笑,但后来还是乖乖地坐在椅子里,答应了等她上来,男人撒起娇来真是一点不逊于女人。梅影大概能猜到几分他的心思,可能是晚餐时她接的那个电话,让他心里有一些小小的不安。到了夜总会门口,那帮女孩子也都来了,梅影带着她们往里面走去。
  
“梅梅,好久都没见到你了,我的小梅梅真是越来越有女人味儿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老王一见梅影走了进来,就大踏步走过来拉着她坐到他身边。

虽然梅影不喜欢他,但不能得罪他,他的关系网太多太复杂,梅影心里很清楚怠慢他的后果。老王不喜欢坐包间,他说空气不好,他每次来就坐在这最大的卡座里,他也不喜欢唱歌,就知道一个劲地喝酒。
  
“老王,春节在家里挣表现挣惨了哈,也不来看看我和这些姐妹们。你不来,你瞧瞧她们一个个都没精打彩的,一会儿让这些美女们陪你和你的兄弟们好好喝个痛快。来,我先干为敬,楼上还有点事,一会儿再下来陪你们喝几杯。”

梅影说完就要闪人,她怕时间长了林雨默下来看到就不好了,她得上去想个法子把他哄到房间里去看电视才行。人总是这样,一旦投入了恋爱,心里就会生出许多的顾虑来,就连梅影这么洒脱的女人也不例外。
  
“梅梅,干嘛这么着急要走啊,你不会又是大姨妈来了吧,十有八次都要找借口开溜。来,坐过来陪我说说话 ,都这么长时间没见你了,哥想你了嘛,不喝酒听你说说话都舒服,一会儿咱们去“白宫”吃宵夜吧,听说刚来了个粤菜主厨,那海鲜做得才叫地道,我知道你现在最爱吃海鲜了,好不好,梅梅?”老王的眼里透着切切的期盼,他很清楚这个跟他打了几年交道的女孩子不是一般男人能驾驭的,但他还是想要做一些挣扎和努力。
  
如果换成往常,梅影会毫不犹豫答应的,可是今天,今天真的不行,哪怕老王会发火她也要离开。她爱钱,她也很想挣很多钱,但如今她觉得再多的钱也抵不过一个林雨默,她爱他,并且是十二年前就埋藏在心底里的情愫,她不能再错失这段来之不易的爱情。
  
“这样吧,老王,我再陪你们喝一圈,这样总行了吧。最近身体不太好,还准备等老秦回来了去医院看看的。”梅影只有撒谎了,都耽误这么久了,林雨默若是一会儿下来寻她,那可怎生是好?这份工作的特殊性和繁杂性,她认为还是不让他了解为好,相信老秦也没跟他讲过她工作的具体性质,他以为她只是做一些管理工作。
  
“梅梅,哪里不舒服,是不是感冒了?来,过来我瞧瞧,想去哪家医院啊,这里我都熟,哪天我带你去吧。”老王拉着她想要来摸摸她的额头,梅影一下站起来就往后面闪去,没想撞到了一个人身上,转过头来,一下傻眼了,林雨默站在她身后搂住了她的腰。大厅里灯光有些暗,他什么时候下来的,她竟是茫然不知。
  
“丫头,这男人谁啊?你不是说下来安排一下就好了吗,怎么还跟这种男人鬼扯个没完,还喝酒了。走,你想喝酒我陪你出去喝,跟他们有什么好喝的。”
  
林雨默拽着她就要往外走,老王也站起身来,一把将梅影拉住,很是不满,还有些恼怒。大厅里坐着的人都不闹了,静静地观望着事态要如何发展。梅影的两只手就被这两个男人一边一只地拽着,她脑子里在飞快地转着,也只有她这个当事人才能妥善地处理这个事。况且,这两个男人都与她的老板有着莫大的渊源,她肯定会跟林雨默走,但也不愿意开罪老王。
  
“梅梅,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我才多久不见你就找到相好的了,你不是说谁都不喜欢吗?你不是洁身自好吗?你不是不想恋爱吗?碰也碰不得,摸也摸不得,请你吃个饭还要恳求你赏脸。你这脸变得挺快啊,这男人哪来的啊,天上掉下来的,还是地底下钻出来的啊?"

老王的确是极为恼火的,他没日没夜地围着眼前这小女人转了三年多,她总是对他冷冰冰的,就连拉一拉她的手还要看她心情好不好,除了陪他痛饮外,她从来不单独跟他外出。这几年来,他也没想明白她到底要找啥样的男人,他除了个子矮点,长得不太帅之外,他认为自己几乎是没有缺点的,并且,他还有很多优点,那就是有钱,出手大方,也从没勉强过任何女人,他有过很多女人,她们不都喜欢男人这样吗?

当然,他的自我感觉太好了,对于一个成功的男人来说,这也无可厚非。他知道她的合同期很快就满了,他甚至想到以后给她开个火锅店,永远地将她留在身边,他听她讲过的,这是她最大的愿望。他觉得人心都是肉长的,她不可能连一点点感动都没有。她说他像个兄长般关心、疼惜着她,他也就随她了,只要能常常看到她,也就心满意足。可是,他毕竟是喜欢她、欣赏她的,做为男人,他更愿意去征服她,他心底里更希望她能成为他的女人,他觉得自己的身边也很需要她这样的女人。
  
梅影转过身来,一把甩开了老王的手,三年多了,有些事情是该了断了,再这样下去,老王的误会必然会越来越多,也会令她自己更加困惑,既然林雨默来了,既然她已经有了爱人,就算是得罪了老王,她也要对他说清楚,还要大声地说出来,让在场所有人都听见,让她那帮手下不再以为她的性取向有问题。

“对,他就是天上掉下来的,他是坐时光机器从十二年前穿越过来的,他就是我的初恋情人林雨默,也是老秦的发小,我们刚刚重逢没多久,我爱他,他也爱我。怎么?不行啊?我找男人莫非还要征求你的同意,请你盖章签字不成?我再陪你干一杯,算是今晚对不住你老王了,请你见谅!承蒙你多年来的捧场和照顾,我梅影感激不尽,但我真的没法偿还和报答你,你大人有大量,不必跟我一个小女子过意不去,我叫你一声哥,行了吧!请你尊重我的选择,你们慢慢喝,喝尽兴了,今晚的单算我的,就当我给哥哥和众位第兄们陪罪了,成吗?”

梅影越说越兴奋,声音也愈发敞亮起来,看着大厅里的人都望向她,她一把挣脱开林雨默拉着她的手,走到桌前,一只脚踏着桌子,端起她的杯子倒满一杯红酒仰头就干了,然后重重地将杯子放在桌上。引得她一帮手下给她拍手叫好“老大,帅哦!”
  
林雨默走过来搂着她,轻轻地对她说“丫头,我们走吧,这种地方不是你待的地方,以后我都不许你再来这里,听到了没有?"
  
“嗯,咱们走。”无需再多说了,这一份爱让梅影的心坚定无比,也不再去想什么后果了,她不会再错过这份爱了,只要是他不喜欢的事,她就不会去做,她不会让这些不愉快的因素来影响她和林雨默的感情。

两个人相拥着转身离去,丢下老王他们一大帮人愣在当地。梅影知道以老林的素质不会跟他们有什么龃龉,何况这场子还是老秦的。老王自然也不会对她发难的,毕竟她从来就不曾许过他什么,都是他自己一厢情愿,这两个男人都会给老秦面子的,最多以后老王不来光顾或是很少来而已。
  
没有回五楼洗浴中心,他们直接出了酒店,他们的心确是有灵犀的。走出酒店,望着清朗的夜空,梅影的心里突然之间轻松了,从此以后,老王再不会来纠缠她了。还有,刚才林雨默让她不要上班了,那她以后是不是就可以做个温婉贤良的家庭主妇了,想着想着,心里竟涌上了一丝丝甜蜜的羞怯感。
  
“老林,刚才说了那么多话,我有些饿了,我要去中山街吃炒鸽子。”梅影喜欢这样对他撒娇,或许是太早失去父爱,她竟是越来越依赖他了。就是有时睡到半夜里也会突发奇想,常常把他叫醒“老林,我想喝酒了。”“老林,我想吃西瓜了。”

他从来不拒绝她,就是打着车跑遍全城也要给她买回来,有好几次他都是去敲人家的门才买到的,偶尔买东西的时间太长,她会对着电话一阵撒娇“老林,买个东西这么久,我看你不是去买酒,去酿酒了吧,等你买回来,我肚子里的酒虫子全都死翘翘了。”
  
“好,好,我的宝贝饿了,咱们就去吃吧,把你催成个大胖猪才好,这样就没别的男人惦记你了。以后哪里都不要去,就在家给我好好呆着,听到没有?”林雨默疼惜地说着。
  
“家?哪里来的家?你还真不要我上班了啊?你养我啊?”
  
“是,我养你,行不行啊?求求我的小梅影给个面子吧。”林雨默无比真诚而恳切地说着。
  
“真的吗?老林。你没骗我吧,我早就不想上班了,合同的事你去跟老秦说,他会给你面子的。哈哈哈,老林,我今天实在是太开心了,开心得我都想给你生个儿子了。”

梅影说完一把跳到林雨默的身上,搂着他的脖子就是一阵狂吻。是啊,若无以为报,唯有对他以身相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