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第九十七回 山水有相逢
第九十七回 山水有相逢



更新日期:2015-11-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又到了隆冬季节,这里的冬天格外漫长,最近又增设了女宾室,有干蒸、湿蒸和黄桶浴。梅影时不时也去黄桶里泡个花瓣浴、牛奶浴什么的,可是那些浴桶里的干花始终还是不如鲜花的味道清新淡雅,一切经过了加工的东西的确失了原味儿,只剩了一股香精的味道,泡久了感觉头晕晕的。

  她还是比较喜欢牛奶浴,每一次从浴桶里出来,浑身都爽滑且散发着自然的醇香,在这个干燥的城市里,她也不再缺乏水份了,皮肤更见白皙细腻,气色也愈发红润有光泽。

  梅影已经很会享受了,偶尔也会在泡澡时喝点红酒,一边揉着身子,一边悠思无限。她喜欢这样有质感的生活,但却并不陶醉。从前那一片钢筋水泥的大厦都不能困住她,何况这小小的浴桶。她依然每一天都撕下一张日历来,甚至在失眠的时候会坐在床上一张一张地数日历,她一次也没数完过,可下一次她又会从头开始数,这是无人能与她共享的乐趣。

  光阴由她的指尖滑过,就如同台历上这一张张纸,看似轻薄,却又承载着漫长而厚重的岁月。

  时间不紧不慢地过着,并没有因为她一颗归心似箭的心而流逝得快一些。冬天依旧那么难熬,可是这里干燥的气候和随处都有的暖气让梅影已不再长冻疮了,这无疑是她来到这里最大的收获和惊喜。

  这是二零零一年的冬天,又快过年了,每到年前,生意却比往常清淡些,因为大家都很忙,所有的个人和团体都在做着各种的年终总结和对来年的规划。这个时节,生意最好的是各式的餐厅和火锅店,夜总会也开始接待很多单位的包场和一些亲朋好友之间的聚会。梅影也闲了下来,连老王也有好几天没来了,他的公司和工厂还有家人,都需要他去做很多的安排。

  梅影也落得清静,这一天下午,因了天气的寒冷,客人非常稀少,她泡完澡就走到吧台让小陈放点轻音乐来听。虽是下午,可大厅里厚厚的窗幔一年四季都不曾拉开过,休息厅里的灯光也调得很柔和幽暗,大厅四周的沙发上零星地坐着一些休息的客人。或闭目养神,或在大厅播放的轻音乐里让身体再做一些深度的放松和舒缓,也有的在小声地不停讲着电话。整个大厅还是很安静,偶尔也会有客人走过来跟她闲聊几句。

  梅影坐在她的固定位置上,因为挨着收银台,熟客一般她会给个折扣,生人就发个名片。这里修脚和按摩师傅都是杨州的,他们技术太好,所以常客还是很多的。最近她已经很少去楼下的夜总会了,单位的包场也不需要她去,就是在每天营业之前下去检查一下卫生和水酒是否都有备齐。说实在的,那些鬼哭狼嚎时时会吵到她耳鸣,让她难以安稳地入睡。也好,趁着这些日子好好地把觉睡足。

  她的小桌上永远有一杯茶和一包烟,也常有客人跟她坐在此处喝喝酒聊聊天,大方的客人还是很多,总是让她自己点些烟和酒水,他们并不介意结账的单子,矿泉水二十块钱一瓶也没有过多的说辞,几百上千的红酒也会毫不吝啬地点来喝。

  梅影不喜欢占别人的便宜,客人没喝完的红酒她会让服务员都保存好,在瓶底贴上某一位客人的名字,待下一次人家来了再拿出来,她并不喜欢刻意地去宰客。很多客人对她这种高素质的作风很是赞赏,红酒原本就是要细细地品,又不是饮料和白开水,洗完澡适量地喝一点也是对身体有益的。其实她自己也买了很多酒放在吧台里,也会请一些熟客在闲聊时品尝一下。

  洗过澡还需要继续舒活一下筋骨,梅影坐在她的专座里,扭了扭身子,又拨弄了一下还有些湿润的头发,拿出一支烟来,照惯例将烟头浸一下茶水吹了一下,再悠悠地点燃。

  大厅里地毯厚厚的让人感觉不到任何走动的声音,一个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梅影低着头正在拉着皮靴的拉链,虽然灯光暗弱,但直觉告诉她,这应该是一双男人的鞋。

“你好,请问这样的抽烟方式是有人教过你?还是你原本就是这种法子?我在很多年前遇到过一个女孩子就喜欢这样浸过水再点燃,虽然只是一面之缘,却令人印象深刻。”

  梅影的心腾地一下,在那一瞬间扑通扑通地乱跳着,已经不需要抬头就可以确定了,大厅里灯光太暗了,刚才竟是没瞧见他。

  梅影依然低着头,此时她心里已然澎湃汹涌,她急需好好梳理一下纷乱的思绪和身体里因了他迷人的嗓音再一次游走的激荡。冷旭已离去好几年了,她的心早已如一潭死水,而眼前这个男人的到来,仿似一场骤来的暴雨,将她的心和身体再一次淋得透湿,而她,连个躲避之处也寻不着,任由他狂猛地傾泻而来。

是的,太出乎她意料,细细算来已有十二年了。她可以确定自己没有再想他,也不会以青春为代价去等他,于她而言,他根本不可能再出现于她的世界里,他们原本就是不可能有交集的。而此刻,他竟是来了......

  当然,她不会表露出丝毫的惊喜,这十二年间,发生了太多的事,即使此刻心里在欢呼雀跃着,但她已学会了将一切悲喜隐忍于心。

  将身子稍稍直了起来,一只手拿着烟,一只手端起了刚刚沏好的茶。可以肯定他认不出她来了,十二年了,一个轮回啊!他居然又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她的心由刚才猛然触到他声浪时的慌乱渐渐地平静,十二年前那个问他要了一支烟的,爱把头发立起来装成熟的小女孩、小胖妞,早都被时光的沙尘掩埋了。

  现在的梅影把捉弄、调侃男人看成一种乐趣,而他,林雨默,这个在她少女时代曾经深深迷恋过的男人,自然也不能幸免。是啊,谁让他来得太晚太迟,谁让他在这十二年里始终都是一个遥不可触的幻影,谁让他把那浑厚磁性的迷人嗓音将她的心浸润了一遍又一遍......在她那个已经远去的少女时代里,曾经将她的心煎熬,让她只能对着他那方遥远的夜空喟叹、伤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