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第九十三回 不装逼只装“A”
第九十三回 不装逼只装“A”



更新日期:2015-11-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对于男人,梅影从来不矫情地做作,她很坦诚地表明自己不想恋爱了,但并不拒绝别人对她的好或是送给她的礼物。这当然是两码事,因为拒绝人总是不礼貌的行为。清高装给谁看啊?在这里上班,就是你每天在前胸后背上写着“我是清白的,我没有勾引男人。”谁他妈信呢?现在有很多人在骂人时会说“我靠!你装逼啊?”所以梅影决定她永远不会装“B”,要装也要来个排在前面的“A”,要做就做大的,做小的多没劲啊。

  每一次她逛了街回来,酒店外那两个门童总是很殷勤地替她把东西拿上楼,那客房部的经理高济民只要是在他的值班时间里碰见她,也会过来与她搭讪。梅影早已不是往日的梅影,在娱乐城待久了,看男人的眼光越来越毒,她总是能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到更深,看到他们羞于启齿,却又蠢蠢欲动的情怀。

  梅影也常与她的手下们聊聊天,她们都叫她“头儿”,她们羡慕老王喜欢她,她们惊叹她清丽的容颜和飘然出尘的气质,竟是没有沾惹一丝风尘味。当然,她们也会聊酒店里的几个帅哥,她们一致认为高济民很有男人味,属于外表酷冷,内心炽烈的类型,对于她们的评价,梅影不置可否,她的心里自然有亘古不变的标准,永远都不会去苟同别人。

  这一天大清早她就被秦扬的电话吵醒了,很多时候她真想将这部内线电话拿去扔了,娱乐城所有的事都要找她,令她不得片刻安宁。随着她越来越熟练和老道,秦扬连打折的权力一并交给了她,渐渐地,她更见忙了,钱也赚得更多了,秦扬就乐得只在他办公室里数钱。哎,真是恼人,真想睡觉啊!梅影无奈地,慵懒地抓起电话。

“我的梅大经理,你是不是也该给你的部下们开个会了,这几天酒店承接了一个文化局的会议,都是些斯文人,你让你的部下还是多穿点,你看看她们那些胸和屁股,一大半都露在外面,是不是有碍观瞻嘛,多少还是有损于酒店的形象嘛。不如让她们今后都穿工作服,长裙过膝那种,你不是从前也提议过吗,这样既上档次也有品味,还不会让人家以为咱们的娱乐城是藏污纳垢之地。梅大经理,别再睡了,赶紧把这事给我办好了。还有,你以后也穿工作服,你那些衣服虽好看但太不显得稳重了,你也去买两身吧,要西装哦。”

  听着秦扬絮叨半天,梅影心底窜起一股无名怪火。从最初的厌烦这样的工作环境到眼下的慢慢适应,她已经在努力改变着自己,她已经对所有的客人强颜欢笑,也会在心情还不错的时候跟他们喝几杯。可是她还是不喜欢那些男人搭在她肩上的手,她还是很恶心那些色眯眯的眼和满是酒臭的唾沫星子。

  她每天都在看日历,她在期待合同结束的那一天。她也承认老秦很是善待她,但是...但是,她还是觉得这里的环境太脏了,这里的人习惯了白天睡觉,一入夜就精神焕发,就连她自己也许久不曾见过阳光了。

  黑与白的颠倒令她忧心,日复一日的放纵自己与那些男人们调笑取乐也让她再不复从前的单纯可爱,她快三十了,纵使所有人都以为她看起来才二十出头,但她自己心里清楚,她鲜活的心正渐渐枯萎,她的心沧桑得如同一棵百年老树。

  “老秦,我就知道你爱面子,可你自己心底里还不是想让她们穿得性感才能吸引客人吗,这些女人十有八九是农村里出来的,一个个都嗜钱如命,想要她们自己花钱做什么工作服,你想都别想。还优雅,还上档次,等她们下辈子精变了再说吧。我只能尽量去说去劝,能不能让酒店的各位领导们满意可不敢保证。至于我的工作服那是没问题,肯定要给秦总扎起嘛,撑撑脸面的,我一会儿去买了回来你报账吧。”

  没等秦扬反应过来,梅影啪一声就放下了电话。凌晨三点才睡,大清早地又要起床,她实在是有些难以支撑。老总的命令还是不能违抗,赶紧起吧,赶紧挣了钱钱好回家吧。想想也不错,出去逛逛感受一下阳光吧,把身上的霉气都晒晒,顺便也给自己添几身衣服,反正有人报销,何乐而不为呢。

  从酒店侧门的员工楼梯走下来,刚绕到一楼的大厅外,正准备往喷水池走去,梅影就看到了高济民站在大堂边的咖啡厅前望着她。他向她走过来,梅影装作没看见继续往水池走去,这是她的习惯,每次出来就必须要去触摸一下那些泛着银光的水滴。

“小梅经理,吧台里有你几束花和一些礼物,因为你们娱乐城还没开门,我就替你全部收在了吧台,要不一会儿我给你拿上去吧。”

  看着高济民一脸谄媚的笑,她突然发觉当初对他下了错误的判断,原来他并不稳重,也不成熟,他跟大多数男人没有太大区别,心里还是在打着她的主意,甚至还动了不少歪脑筋。

“小高,谢谢了哈,一会儿我逛了街回来自己拿吧。没事儿,你忙你的,我这有事呢,有空再聊。”梅影说完就走了,连喷水池也没去,丢下高济民傻愣愣地,还略有些尴尬地站在那里。

  他们俩岁数差不多,可她就是习惯了叫他小高。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拒绝他的好意了,在这个酒店里,在言语上,他也还算是个不错的男人,不似其他男人那么肤浅鄙陋,虽有点小心思,但毕竟还是很尊重她的。

  他给梅影打过几次电话请她吃饭,都被她以工作繁忙和身体抱恙拒绝了,后来也没骚扰过她,但只要一见面还是忍不住要跟她多说几句。他不是梅影喜欢的类型,因为他还达不到她心里那种一眼就能望到底的纯粹。

  经常都会有男人给她送礼物,老王是送的最多的,有一段时间她喜欢吃巧克力,他就天天让司机把东西放到一楼的收银台里,故意制造所谓的浪漫和惊喜。然后夜里他来喝酒时会问她“梅梅,巧克力好吃吗?”。梅影也会故做讶异地回答,“老王,是你送的哦,你可真会挑东西,这种巧克力的口感是我最喜欢的,不过杏仁味的也不错。”

  于是,第二天保证就换成杏仁口味了。因为他知道她总是不好好吃饭,经常空着肚子喝酒。其实对于他的用心,梅影还是非常记情的,有时候身体再不舒服,也会陪他喝个痛快。在心底里,梅影将他和老秦都看做兄长,时不时地,在兄长面前撒一下娇并没什么不妥。

  在这片草都难以生长的荒漠地里,她无法想像那些男人哪里滋生出来的浪漫和细腻的心思。记得去年冬天一个雪夜里,她早早就睡了,有一个跟她年纪差不多的男人捧着玫瑰花在雪地里站了好几个钟头,起码给她发了两百多条信息让她下楼去见他,直到手机发没电了,可是她不为所动。不就是喝过两次酒吗,至于做那种深情状吗?

  这要是在梅影不谙世事时遇到这状况,绝对感动得一塌糊涂。的确啊,今时已不同往日,那些浪漫的情怀已渐渐游离出了她的身体。她几乎都在掰着指头过日子了,只盼早日踏上回家的路。

  在闲暇的时候,她宁愿躺在被窝里看书看电视,或是跟她的手下打几圈麻将,也不愿意去见一个不喜欢的男人,谈一场无趣又无聊的恋爱。都说她冷酷孤傲,其实她不是的,她有自己的爱情理念和交往方式,而非几束花和一些庸俗的礼品所能诠释。

  对待爱情,她是很现实的,她不愿意与谁共苦,若真的爱一个人,怎么可能让他吃苦呢?她一定会傾尽一生来让心爱之人享受那一份甜!若一个男人真爱她,必然也会给予她无尽的甜蜜和幸福。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梅影觉得这话说的极是,遇到难处时,各自分开才是正确的选择,如果非要绑在一起殉难,那才是愚蠢之极。

  人的命数和际遇截然不同,分开了才能寻到更多的解决方案。再说了,凭什么要跟他共患难,嫁郎娶妻原本就是奔着幸福而去,歌曾唱到,“只要你过得比我好”,那么在身处绝境时,不必再拉另一个人来垫背,这才是爱的最高境界。

  在适当的时候放手,其实也是别样的温柔。梅影一直就很讨厌那些煽情的说辞和苦情戏,她始终觉得没有能力让心爱之人过上快乐无忧的生活,那么最好别恋爱,别把自己的悲楚无限放大后又传递给别人。

  她觉得自己这个理念同样适合于朋友,在冷旭离开以后,她回到家就避着不见强子和丹姐,因为她不想把她的痛苦再切成两瓣三瓣的,为什么非要让他们也背上这苦痛而沉重的枷锁?痛苦刚刚来临时尽情的发泄完就行了,在那一年里,就连徐燃和燕玲她也少有见了,人家都在笑,她却一副苦瓜脸,只会弄得大家都不愉快。不见面,他们那一方天至少还是蓝的,何必都要让乌云来盖顶呢?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为那次在医院里麻烦了丹姐而深感自责,冷旭走后,她的思维也渐渐变得成熟了,甚至感觉今生都不会带给任何人困扰了。不相见、不打扰,将思念埋在心底,当所有的过往都风清云淡时,再去相见,这才是回报情谊的最佳方式。

  人立于天地间,若不能承受生命之重,不如死去。她不想谁的愁绪浸入她呼吸的上空,当然,她也不会将自己的悲怨传递给谁。她认为朋友不是替她消灾挡难的,应该是与她一同品尝快乐的,不需要他们来分担她的苦痛,他们的存在只为了分享她的愉悦。她一直就在期盼着与他们相见的日子,那一天,必定是天清气朗,人也定会是神清气爽。

  也许她的思维别人并不认同,但那又怎样?她是活给自己看的,别人的唾沫又升华不了她的人生。她会坚持自己的理念好好活下去,为自己,也为了在将来的某一天或许会出现在她生命里的那一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