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第八十九回 不装神,也不装纯
第八十九回 不装神,也不装纯



更新日期:2015-10-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愿望总是很美好的,但也的确谈不上什么失望,对于自己的选择,不必去想着某一天会后悔。这一份工作,是梅影从来没接触过的领域,几个月来的繁琐还是令她非常头疼。

  前来应聘的人太多,毕竟是两层楼,至少要招几十个员工。什么迎宾啊、清洁工、服务员都是小事,还不足以让梅影困扰。主要就是那些陪酒陪唱的女孩子,每一次她坐在已经完工的KTV 包间里跟她们一一交谈时,她们总是嬉皮笑脸、玩世不恭,良莠不齐的素质让梅影犯难。

  她要的不是只能喝酒陪唱的小姐,她希望她们的言谈举止能优雅一些,穿着打扮再有品味一些。她不喜欢她们身上的蕾丝花边和露了一半在外的白花花的胸脯,她管理的娱乐城不是肉铺,而这些年轻的女孩子们也不能称斤论两的卖,插标卖首的时代已经远去了,她不想自己管辖之地是低级俗媚的。她总是不厌其烦地跟她们交流着,甚至还跟她们讨论如何穿着打扮,可她们仿佛似懂非懂,更多的人眼里都流露出的是迷茫。

  是的,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工作,在最初的新鲜感过去之后,她又有些丧气。其实梅影一直就不是很喜欢这种娱乐场所,这里太吵太闹太复杂,她还是钟意简单和纯粹的。可是为了生计,她不得不随秦扬来到了这里。

  这世上谋生的手段很多,但她想给自己找一条最快的道路,她想将那些挥霍的时间和金钱都弥补回来。她现在要的不是如何生存下去了,而是怎样过一种有质感的生活。生就的倔强使得她接受了这么一份很有挑战性的工作,那么她一定不能中途掉链子,她讨厌那些世俗的眼光,她讨厌别人将娱乐城想像成藏污纳垢之地。

  有些人就是爱装纯且装神,明明有大路不走,非得要去走泥泞的小道,然后在无比艰辛地到达目的地后,却又一味地去跟人诉苦。这是现在很多人都有的病态心理,喜欢将痛苦无限地放大,其实说到头,谁活着也不容易,没必要去做一些煽情的说辞。

  前一阵她在拉萨看到的破旧作坊和眼下这豪华的酒店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做为一个有正常思维的人,选择逃离那乱葬岗般的地方是正确的。且不说未来有没有什么发展,对于年轻的梅影来说,当初在一番冲动下去到那里,的确是个非常不理智的决定。

  不错,青春需要热血,需要激情,可是如果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一定要把一腔热血和满怀的激情洒在那么个荒凉之地呢?既然国家允许娱乐行业的存在,既然有这么一门营生,那就说明这个行业的存在是社会的一种需要,那么她梅影做的这一行就不是什么低贱的,见不得人的职业。想想自己的头衔还蛮有意思的,这是她恐怕连下辈子都难以触及的官位吧。

  经理就经理吧,这辈子也尝尝做官的滋味。手下有五六十人归她管,梅影的心里竟然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责任感,她会尽自己所能来管理好她所有的员工和娱乐城的。拿人钱财就必须要替人消灾,她是个真诚守信的人,绝对不会让秦扬对她失望的。

  娱乐城快开张了,秦扬又要求她对招聘的员工进行培训,说是从此刻开始,她就算正式上班了。当然,也意味着她每个月至少有六千块钱进账,梅影的心里还是狠狠地激动了一把。

  这一夜,梅影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对着浴室里的镜子来来回回地走了几个小时,她在预演着明天的讲话,她在考虑着是不是要把手背起来,因为在她的印象里,这样似乎才能迈出那沉缓而沉重的官步来。她脑子里也是乱极了,就目前看来,她还没有足够的理由去说服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们,她们会随着她的思维走吗?她们会违拗她的旨意吗?她们会在这纸醉金迷的世界里失去自我,失去心里那一份已剩不多的纯真吗?

  太多太多的问题缠绕着她,她没有办法去揣测,甚至去确定她们的心,但是,她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自己的心!她不会让自己迷失在那令人目眩神迷的,让人微醉的灯光下,也不会让自己在夜夜笙歌里消沉颓废,更不会让自己在那些玩家权贵面前失了节操。她喜欢金钱,但她没有一颗贪婪的心,因为贪婪是一切罪恶的根源,她并不想将自己抛入那深不见底的深渊里。

  就在这停停走走的思绪里,一天的时间很快又过去了,她觉得自己还没有找到更好的说辞去劝诫她们,因为人生价值观的不同,自然就会导致生活轨迹的偏离,她的经历和她们是有异的,并且她们来到这里的出发点跟她也是大相径庭。虽同为了一个钱字而来,但对于金钱的理解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唉!还是在今后的日子里慢慢调教她们吧,毕竟她也对这份工作也还存着太多太多的未知和迷茫。

  拉开窗帘,望着夜灯初上的街道,看着楼下的喷水池日夜不停地辛勤劳作着,那飘散的水雾曾经带给了她刚来此地时的润泽感,如今的她已经习惯了每次经过那里时就伸出手去重温一下初来时的感觉。如果哪一天这里不再喷水了,不知道她的心是否也会一并干涸。

  无垠而悠远的的夜空并没有带给她心的空灵与静朗,有时候,她又觉得自己是无法胜任这个工作的,也会在某个瞬间非常后悔居然还跟秦扬签了五年合同。她感觉那不是合约,而是签的一张卖身契。那张纸限制了她的自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地说走就走了。可是,不论她喜欢与否,她必须要为自己的老板赚钱,她必须要做个称职的娱乐部经理,因为她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第二天,梅影将所有的员工都招到四楼大厅里,她并没有背着手,也没有来回缓慢地踱步,站在大厅的中央,做了个简短的发言。

  “大家好!我们娱乐城就快开业了,我不想过多地去强调什么,该说的都说过了,该提醒,该告诫的也对你们讲过很多次了,娱乐也有娱乐该遵循的法则,大家不要把娱乐这两个字理解成散乱而不具章法的。每一个客人都是我们的上帝,可是上帝也有荒唐犯糊涂的时候,我们对待他们要本着一颗尊重和谨慎的心,但不必在上帝面前卑颜屈膝,因为每一个人的灵魂都是同等的,这仅仅就是一份工作而已,工作没有三六九等之分,所以不需要轻看自己,更不要去固执地问客人索要小费而出卖了自己的尊严。整个娱乐部都禁止向客人要现金,所有的小费单子经客人签单后由收银台处理,每天下班前在收银台统一结账。还有,我们娱乐部门也要遵守整个酒店的规章制度,以后进出酒店都要走后面的员工通道,不许乘坐电梯,也不许在酒店里大声喧哗,不要让别的部门小看我们娱乐部。大家各司其责,好好的把我们娱乐部搞成一个健康的,是给人们提供的一个,在茶余饭后时,精神上的放松和消遣的地方。好了,不多说了,大家再去做做开业前的准备,散会。”

  梅影一口气说完,竟然觉得自己做官并没有什么违和感,没有讲什么大道理,却又不失了那份威严和分寸感,她突然又对自己满意了起来。让那些个要陪唱陪酒的女孩子留了下来,其他的人就让他们各自散去了。

  再一次的,她又给这帮女孩子们交待了很多的细节问题,穿着啊,言语什么的都不要太露骨,也不要私自跟客人外出,如果谁不听招呼,只有走人。在这些日子里,梅影也发觉自己日趋成熟了,虽然并不比她们大多少,虽然有几个还比她年长,但她希望自己的苦口婆心能让她们的青春岁月不尽然的都是暗沉,也会有阳光普照的日子,也会对未来生出一些美好的期许来。

  终于等到了开张这天了,在梅影的建议下将时辰定在了晚间八点钟,只有在夜的浓郁里,在华彩的灯光下,才能感受到娱乐的氛围,谁有兴趣在大白天来这里尽情买醉,尽兴地鬼哭狼嚎啊。

  前来祝贺的人很多,大多都是此地的达官显贵们,花篮从一楼一直摆到了五楼,新铺的红地毯更添了不少喜庆,整个酒店也是挂满了霓虹灯,连楼下的水池也喷洒得更为欢快。

  这一个夜里,梅影穿上了宾馆的统一制服,跟秦扬站在楼梯口对来宾们一一笑脸相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