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第八十七回 西北之行
第八十七回 西北之行



更新日期:2015-10-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看着自己写下的这些激昂的文字,梅影的心底里顿时豪情万丈,对于未来,她不再迷茫了,不再滞步不前了,她的身体里仿佛注入了新鲜的血液,连筋骨也在“咔咔”作响。

  她极切的需要去另一片天地里一展拳脚,工作本就无高低贵贱之分,再高雅的环境里也会有卑劣肮脏之人,再污浊的泥地里也会长出品性高洁,不玷污纳垢的莲花来。人若如花,花性亦如人。

  对!就是这样,她漫长的一生还必将会有更多的磨难与历练,唐僧师徒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才取得真经,她这点成长路上的末微伤痛又算得了什么?合上日记本,摊开信纸来,开始给丹姐汇报着她最近最新的思想动态,还有那一年多沉寂中的不愿与她联系的缘由。刚刚写完,妹妹过来了,给她买了很多的下酒菜。今夜,是她们两姐妹的话别,不需要更多的人在场。

  “妹,我走后,把房子租了吧,你这马上就要生孩子了,补贴些费用也是好的,虽然你们过得很好,但手里多些钱也不错。我这一走还不知啥时候回来,以后回来了就去你那里住,这座房子里有太多心痛的回忆,看什么时候能卖就卖了吧。”

  看着妹妹隆起的肚子,梅影又有些不敢直视,如果没有那一场意外,她和冷旭的孩子已经出世了。这世上总是有那么多躲不开的意外,比她命运凄惨的人又何止成千上万啊。

“姐,房子的事以后再说吧,等你在那边安定下来再说,我总是不放心你去那么远的地方,出门在外自己要好生照顾自己,如果那份工作不适合你就回家来,别勉强去撑,自己身体要紧,你看这一年多来你的状态和身体一直都不太好。天无绝人之路,凡事总会有办法的,有什么困难就给我打电话。”

妹妹的眼睛有些发红,她也清楚自己的姐姐性情偏执,再劝也是无用。只是她还是很心疼自己的姐姐,她从姐姐的眼神里看到了从未有过的坚定,这一次的远行,姐姐是下了很大决心的,若是混得不好,她不会轻易回来的。

“嗯,我知道的,你放心吧,这次不同以往,我的心态也好了很多,不会让自己再颓废下去了。明天你不用送我了,挺着个肚子也不方便。我打的去机场跟老秦汇合就行了,你也要好好保重身体,孩子出世后告诉我是侄儿还是侄女,我这个姨妈会备上一份礼物的,我也会常给你打电话的。刚才我给丹姐写了封信,你有时间就帮我投递一下吧,我明天就直接从家里走了。”

  梅影心里是想哭的,可她是姐姐,要故做坚强,要用豪情来为自己再一次的出征壮行。她们两姐妹这些年来也成长了不少,身体里流淌着相同的血液,有些话不必说出来,各自心里都是懂的。

  嗨!不想了,梅影甩了甩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一切都结束了,新的旅程在等待着她,愿明日里万事安好吧!

  天气不错,虽阳光甚烈,但天气清朗,时不时还有凉风吹来,梅影这一次是轻装上阵了,就带了几件睡衣和一些日常用品,每个月那么高的工资,以后还怕没钱买衣服吗。挣了钱一定要从头到脚,从里至外,把自己好好装饰一番,一切都该焕然一新了,包括心里的霉苔也是要好好铲一铲了,给自己做个大扫除,轻快而愉悦地继续今后的人生。

  在咸阳机场转了一次机就到了,还好不是太远,飞机降落了。梅影直起身子往外望去,映入眼帘的全是些贫瘠的黄土地,似乎连草的影子都见不到。心底有了些许小小的失望,见惯了大都市的繁华,突然来到这荒漠之地,比之拉萨的雄山净水,却无端地多了茫茫黄沙。

  她不喜欢这样沙尘蔽天的地方,可是既然已来了,就待些日子再说吧,她不会再像上次那样狼狈地逃掉。其实,来这里她也有思想斗争的,若不是因了这丰厚的薪金,若不是这份工作让她有新奇感和刺激感,她倒想寻个江南水乡去找份工作的,她总觉得那些小桥流水更能带给心灵很多的养份和润泽感,那一弯河水都能蜿蜒到她的梦里,令梦境也美妙起来。

  出了河东机场,毒辣的阳光令梅影不敢睁眼,看到四周的黄沙,口里顿觉干渴,她都不想说话了,用手示意秦扬去买瓶水来,在飞机上就听他说了宁夏很干燥,没想到刚下飞机就体会到了。她不怕高原的气候,可水做的女人怎能少了滋养呢。

  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人们,虽没有藏人皮肤的粗糙, 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肤色大多黝黑,尤其是那些男人,一个个都像是刚从煤窑里走出来似的,好多人还戴着大边框的墨镜,那沉沉的框架仿佛让耳朵都不断地痛苦哀吟。

  在拉萨时总是见很多人以纱遮面,以此法避开紫外线的照射,而这里的人却仿佛更愿意让眼睛躲在厚厚的镜片后。一路走来,虽是回族自治区,却还未见一个戴白帽之人。不知香香公主的淡雅清幽之气是否还漂荡于每一粒黄沙之中,不知这位明艳绝伦的女子是否将她的一缕香魂置放于这座沙漠之城的上空,以她清丽脱俗、纤尘不染的容颜来抚慰此间饱受黄沙肆虐的子民们。

这是中国水资源最少的省区,大气降水、地表水和地下水都十分贫乏,梅影不了解这座城市,所知也甚少,但感觉这里最珍贵的就是水了,看着手里还剩了一小半的矿泉水瓶,拉开背包放了进去,在自己的家乡,她还从没体会过如此的口干舌燥 ,她觉得从今往后,每一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喝水,她绝对不会让自己的皮肤像这里的土地一样龟裂。

  坐上接秦扬的车向他的酒店行去,一路上她有些昏昏欲睡。家乡的太阳再强烈,但空气总是潮潮的,润润的。而这里的空气,总是令人有一种紧绷绷的,身体都失了柔软的感觉。想要很快地适应这里,她觉得还需要些时间。

  一路上就听得秦扬不停地打电话,一会儿是训人,一会儿又很无奈地接受着最近住客率有所下滑的现状。梅影感觉自己的耳朵一直在嗡嗡作响,也没心思去观望这异地的风景。

  当她清醒时,已进入银川城,虽然道路不太宽敞,但车流量明显地增多了。这里远不如她的家乡繁华,但直觉又告诉她,这是一座一眼就能望到底的城市,线条非常的简单直白,不似她的家乡,每一条道路都有很多的弯弯绕,不熟悉路况的人往往会花很长时间才能找到出口。梅影坐直了身子,摇下了车窗,对着窗外的天空做了个深呼吸,隐约中,她仿佛又嗅到了空气里游移的一股只有这里的天空才有的硬朗豪迈之气。

  道路两旁全是一排排的白杨树,看着看着,她心里又生起一番敬意来。小时候读过矛盾先生的《白杨礼赞》,她知道白杨树是西北最为普通的树,但决不是一种平凡的树。在西北,只要有草的地方就有白杨树,不需要施肥和灌溉,她不追逐雨水,也不贪恋阳光,她们将这片黄土地染成一片绿色,给予人们无尽的美好与舒爽。

  梅影自读过《白杨礼赞》后,就很喜欢白杨树的气节,这是她第一次真切的见到白杨树。那树枝上每一片叶子都是努力向上的,绝不弯腰乞怜,也不似娇艳的花儿般长了一张媚俗的面孔。

  一看到那些朴实无华,挺拔向上的白杨树,梅影的心里顿时又舒畅了许多。因为她从白杨树想到了自己,想到了即将接手的这份工作和工作的性质。她心里是很清楚这份工作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娱乐城不就是那些达官显贵们,那些酒足饭饱之人纵情声色的场所吗?

  而她,却要去管理这样一个花花世界。这几天来,包括在飞机上,在刚才那一路的昏睡里,她一直在不停地思考。说实话,她心里是没底的,但她又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守自己的信念,该赚的钱一分都不能少,不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绝对不能有丝毫的妄念。

  对!就是这样,既然来到了西北,她也要让自己变成一棵白杨树,枝枝傲骨,叶叶昂首,将自己骨子里那些潜藏的不屈与洁净发挥到极致,勇敢地与西北风抗争!在这座沙尘弥漫的城市里,走出一片朗朗天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