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第八十六回 天空的颜色
第八十六回 天空的颜色



更新日期:2015-10-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看着秦扬如释重负的表情,梅影坐起身子来,将头往枕头后仰着,睁大了双眼,直愣愣地盯着天花板。病房里透进来的阳光依然强烈,可是她竟也觉得不再刺眼了。这一趟拉萨之行,与秦扬的不期而遇,不知道是否会再一次改变她的人生轨迹?

  听着他描绘的那些美好场景,还有许给她那丰厚的薪资,她又在心底里盘算着要不要跟他走这一遭。虽说从前在强子那里见过什么坐台小姐,但毕竟人家是喝完酒就走了,哪像这秦扬说的,不仅两层楼归她管,还要去调教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们,她有些犯难了。她不喜欢做官,这次倒好,直接从经理做起。想着他开出的优厚待遇,心又受不了诱惑样想要去试试。她没有马上给他答案,再一次要远离家乡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她还是需要细细斟酌。

  医院的确是让梅影最讨厌的地方,也是她觉得最脏的地方,这里有各种疑难杂症,这里有各种痛苦哀嚎,这里的白天除了吵闹就是叫嚣,非常刺耳。这里的夜晚除了凄冷便是死寂,她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在医院又住了两天,她觉得这是一种煎熬,即使秦扬强制性的要她再住几天,不需要她自己付任何费用,她还是坚持要离开。

“老秦,我想好了,跟你去!就算你骗我,我也认了,我已经落魄如此,也没啥资本拿给你好骗的。不是要到成都去中转吗,你先去订票,我回家一趟见见我妹跟她道个别。还有,你先预付我三个月工钱,我要去买个电话,曾经因为我不买电话,遗失了我的挚爱,往后我要随身带着,我只有一个妹妹了,我要她随时能找到我。如果你没意见我们就起程,如果你不信我就拉倒。我眼下虽是个穷人,但穷人也是有气节守信用的人。买好电话,第一个就打给你,怎样?”

  梅影的确已经在这两天时间里考虑清楚了,这份工作给了她巨大的诱惑。自从与冷旭重逢,她感觉自己没有从前那么能吃苦了,并且她不想再过那种蓬头垢面的日子。人往高处走是对的,想多挣钱也是无可厚非的,想要把今后的日子过得闲适而舒心,她就必须要挣很多的钱。不过是个娱乐部的经理罢了,秦扬又不会让她去做账,她觉得自己还是能胜任的。

“好,痛快!成交!莫说三个月,我付你半年都行,就你这性子,我实在是非常欣赏,预祝咱们今后合作愉快!”秦扬伸出手来预祝今后的顺利,梅影也回报了他的热情。

  秦扬打开包拿出厚厚的一沓钱来,梅影只要了一万五放在包里,买个电话已足矣。她这一次要华丽地出行,去体会一种全新的生活,她要重新撰写人生的新篇章。她讨厌平淡的人生,此生注定她会是行走于风口浪尖上,但若不去挑战,不去做更多的尝试,又如何去感知那些惊绝之美呢。

  所有的一切都很顺利,恰逢第二天就有机票,此时的梅影只想早日离开,对于秦扬给她的这份工作,她心里生出很多的新奇与刺激感来,甚至还有一些莫名的兴奋。

  布达拉宫不想去了,也没有再到八角街的玛吉阿米酒吧去怀想仓央嘉措那浪漫的爱情,她已经不需要浪漫了,浪漫太害人,让人憔悴,令人痴醉,她要做个只活在当下的女人,除了挣钱还是挣钱,一切优雅的生活都来源于金钱,她不会再让自己尘灰满面了。

  爱情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文人墨客们吟风弄月的一点噱头罢了。她的爱情已经随着冷旭的魂魄一同超度了,去了遥远未可知的地方。她心里的爱情之花已经枯萎了,她不会去浇水、施肥,就由得它,静静地死去吧。

  又回到了故土,这一次她谁也没见,下了飞机就直奔电信局买了手机,然后打电话告诉妹妹她回来了。至于燕玲那里,她还是觉得欠一个解释,但既然是她的好友,就必然是懂她的,等她到了宁夏,她会给燕玲和徐燃打电话的。若她在那里混得还不错,她会邀请他们来玩的。

  是的,她觉得自己老了,沧桑了,这屋子里所曾有过的一切都飞逝了。这里有父母温暖的话语,这里有冷旭炽热的情怀,她的少女时代已经嵌入了房子的每一堵墙面,每一块砖头里。

  她的闺房里,那一个春节,冷旭拥着她站在这窗前聆听雪化的声音,他情深的眼眸里满是缠绵的爱意。每一个清晨他都坐在床边痴看着她,他说再也不会错过她每一次醒来的凝望。而如今,天人永隔,已是无处话凄凉。

  一个人在屋子里徘徊游走,所有的前尘往事清晰如昨,有些抓狂,有些难以释怀,几乎再次崩溃。蹲在墙角独自抽泣着,忽听手机响了,秦扬打来了电话。

  秦扬已经把机票订好,明天她将再次离开这片故土,也好,也好,若心不堪重负,不如早日离去。这一次真不知啥时候再回来,她心里没底。给妹妹打过电话晚上一起吃个饭,然后她坐在书桌前,将上次强子给她的丹姐新地址找出来,她想给她至爱的姐姐写封信。

  拉开抽屉,又看到那个日记本,还有冷旭的那一支钢笔。翻开日记本,看着从前的那些字字句句,又是一阵悲情涌动。冷旭从来不看她的日记,他说会给她的心灵留一席空地,他不会去窥探她的另一个世界,因为他知道她是极爱他的。

  望着窗外,静静地坐了许久,没来由地,又想写些什么了。在又一次将要远离故土时,她觉得的确还是该在这日记本上留下最后的一些话,她需要给自己的再一次起程用文字来壮行。

“明天我又要走了,这是离开家的最后一篇日记,哪年哪月哪一天,都不重要了,因为,我的人生将从这里再一次起航。

  拉开窗帘,见不到树叶的摆动,空气中飘浮着灼人的热浪,没有风,但我还是听见了鸟鸣的婉转,其间的音符竟是跳跃着欣喜与欢乐。这是我喜欢的阳光的味道,我从安静的树叶和鸟鸣声中感知到了,盛夏——已经来了!

  夏天,不是万物生长的开始,可却是我岁月的起步。我从此起程去探寻我生命的轨迹,一声鸟语,一簇花影,一排排繁茂的大树,都可以给我做个见证。即使今后的日子里我再沮丧,即使我看不到蓝的天、绿的树,但我的心底里有一枝画笔,我用一颗心来画天空的颜色。在我的心里,天空不再只是简单的蓝与白,因为我生命的颜色必将是五彩缤纷,必将是浓郁而艳丽的。

  自从与冷旭结识,我也便喜爱上了花儿,因为他说,我就是花儿,我给予他的,不仅仅是爱,而是满园的芬芳。是啊,那一个春天,每一次和他站在他家的窗台前,看着那些花儿的娇媚,总是会生出很多的感慨来。

  风儿不停地爱抚着他们,柔嫩的粉,青翠的绿,羞涩的黄,招摇的红,低调的白。时而温婉呓语,时而柔声倾诉,又时而随风曼舞。任天空微雨,他们依然随意地涂抹斑斓。秦观有词“春路雨添花,花动一山春”,实在是丽语、奇语。意境幽绝,又有着浥尽轻尘的快感。春天,实在是让人目迷五色,恍若仙游。那一个春天,真美啊!可是,为什么所有的美好都是如此短暂?自从他离开后,我也不再喜欢花红柳绿,莺飞草长的春天了。

  指尖滑过的是岁月,岁月可以被遗忘,甚至被掩埋。所有过往的岁月只能被送走,再不能迎来,这是岁月的悲哀! 但是那些泛黄的岁月可以被沉淀,可以被洗磨漂染,可以在送走的同时焕然出另一种姿态,就仿似这一个火夏的到来,令我的生命又滋生出别样的生动与鲜活。天空的颜色可以任云儿随意描摹,可是夏天不仅仅是色彩的组合,那一股股流淌的热浪,那一缕缕夏花沁骨的暗香,这般的律动与芳菲令任何的色彩也为之汗颜!

  天空的颜色其实就是最简单的蓝与白,我也一直这样告诉自己。可是在这个夏天, 一九九七年的夏天,我看到的不再是简单的蓝与白。生命的踪迹,生命的意义,在这样的一个夏天里焕发出奇幻的色泽,令我恍然,也让我迷醉!

  这个夏天,不再仅仅是绿意渐浓,芳草萋萋。骄阳从夏花灿烂的表层渗透出来的其实是一股浓浓的,对于生命最直白的解析!那样通透,那样明亮,也将我将心之深处那一层层阴霾都晒穿,让我看到自己几近颓废和懦弱的心。的确不该啊,我挥霍了太多的光阴,我不该再为自己种种的消沉寻找一些牵强的理由。

  这个夏天,我要扬起风帆,去寻找我人生的港湾,去开创我人生的另一片天地。天空虽大,可是一旦将自己的心也放大了,那么,天空再也不能将我圈禁。明天,我就将再次踏上征程,在这个火夏里,我要与夏花比绚烂,我要跟天空比高远。

  梅影,你行的,加油!给自己一个崭新的开始,给自己一段精彩的人生,把今后的日子过成自己想要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