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第八十五回 醉了便好
第八十五回 醉了便好



更新日期:2015-10-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随那男人进到包间,里面沙发上还直挺挺坐着几个男人,有四个都着军装,还有两个穿着西服,看起来像干部的样子。梅影突然想笑,这又不是要打麻将,搞什么清一色。真是的,连个女服务员都不叫来边上伺候着,莫非她还要去给他们倒酒不成。看着那几个男人一本正经的模样,整个包间也显得很沉闷。

  那男人给他那些朋友们介绍着她,说是在这里认识的一个小妹妹,正好碰见她在这里喝酒,就拉她一块儿进来了,还告诉她这些都是他从前在拉萨当兵时的战友,这次是专门过来跟他们聚会的。

  看着这些男人们,梅影不禁慨叹着因为地域的差别,他们的肤色简直是天壤之别。突然间她倒是感到幸运没生在此处,白皙的脸蛋上顶着两陀红红的像猴子屁股样的东西,那样她会连照镜子的勇气都丧失了。

  “喂,你让老板弄几个美女服务员进来吧,既然到了这里还是整点藏味儿出来,唱一首歌还是献一下哈达嘛,我刚才见好多人脖子上都挂着,热了拿来擦汗还是不错的,看起来挺有质感。再跳点锅庄什么的,歌助酒兴,舞借酒力,这样方得痛快淋漓。就你们几个大老爷们,现在加我一个弱女子,我唱歌又没底气,就我这把烟嗓,那叫一鬼哭狼嚎,不把你们几个惊得失魂落魄才怪。”

  听那男人介绍完,梅影就站在屋子的中间又比又划地大声说着。那几个男人听她说完一阵哈哈大笑,能让严肃的解放军叔叔开怀一笑,梅影也有些小小的得意。那男人又走过来一把将她拽到门边,悄悄跟她说着。

  “我那几个战友不太愿意有其他女人在房间里,你也知道的,影响不好嘛。但我看他们一个劲地喝酒也犯愁啊,所以把你叫进来缓缓气氛也好。我退伍这么多年了这才第一次回来与他们相聚,我真不想他们喝醉,只想跟他们都开开心心地轻松地畅谈。嘿,我说丫头,你行啊,你一来他们全都乐了。我知道老板要给你回扣的,刚才都看见了哦,不过我愿意挨宰,只要这几个老哥开心就成。你这脑子挺活泛哈,小小年纪就晓得为老板着想,一会儿喝完酒我得好好跟你谈谈。”那男人赞许地拍拍她的肩。

“我说,你别鬼扯了,还影响不好?怕影响不好干嘛还来啊,真是的。我告诉你,外面那男人可不是我老板,我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上班,临时打野挣点路费罢了。你们该聊的也聊得差不多了吧,这会儿是娱乐时间了,哪有男人不喜欢美女的啊,他们只是不好意思说,你自己也没坚持而已。没事,包在我身上,保证他们开心嘛。”那男人再没说什么,任梅影出去让老板安排。

  他们一共7个人,梅影就让老板叫了7个女孩子进来,老板又给了她三百的回扣,这钱赚的太容易了,这第二次的提成是她没有想到的,梅影在心里盘算着,再来这里喝两三天酒,这机票也就搞定了,还可以去八角街给妹妹和徐燃他们带点纪念品回去。

这一招是梅影在强子酒吧里学来的,那时候他们在那里喝酒,总是有很多女孩子自己跑到酒吧来陪那些落单的男人喝酒,不仅自己挣了钱,酒吧的酒也卖得快,岂不是一箭双雕的美事。出来玩嘛,就是要高兴,要彻底,几个大老爷们只晓得一味地喝酒,有什么乐趣。

她已经很久没在酒吧喝酒了,也没彻底疯狂地玩过了,她决定今晚要好好地唱,好好地闹一番。其实她骨子里是个很狂野的人,悲凄的情绪在她的身体里徘徊太久了,是时候该给自己的身体注入新的能量了。

  梅影看了看桌上的酒,我的妈呀!她不禁在心底里暗暗叫苦,这不是青稞酒吗,刚才在外面闻着都觉刺鼻,她从来没喝过,就冲着那股味儿也怕是难以下咽。看着那男人端给她的酒杯,想推却又开不了口。

  接过酒杯,那一瞬间的迟疑很快就被机票的诱惑击碎了。嗨!管他呢,先脱离困境再说吧,闭着气息,仰起头一口就干了。

“好,好,小丫头够爽快,再来一杯。”那男人的几个朋友都齐声叫着好,有一个男人走过来又端了一杯给她,还让那几个女孩子为她唱藏歌,梅影又干了一杯,有个女孩子走上前来给她献上一根哈达,这几个女孩子的戏还做得挺足,开始了歌舞表演,一曲罢了,都会给他们一人奉上一杯酒。

  连喝了几杯,梅影觉得这青稞酒还行,清香醇厚,绵甜爽净,她没有感觉到头痛,也不觉得那股味难闻了。就好比那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却香。越喝越带劲,已经不需要别人来敬她酒了,她在包间里不停打着转,跟每一个人都喝,每一次都干杯,喝了又拉着他们在屋子中间跳着锅庄,既然来了她就要好好体验一下藏式风情。

  青稞酒喝起,锅庄跳起,哈达就当做水袖吧,她越喝越疯了,将脖子上的哈达取下来舞得满场飞,到后来那男人都有点劝不住她了,任由她尽情尽兴地表演。梅影突然发觉这些男人都好假,明明就是喜欢有美女陪着喝酒的,可嘴里就是不说,瞧他们那一个个拉着美女兴高采烈唱歌跳舞的样子,她都有点作呕了。

  不知道为什么如此想要喝酒,不知道那些酒里是否还有他的身影,就是有,也被她通通干掉了,她不准他再跑出来,她不要再因他而忧愁,所有的痴狂与迷醉都被她咽进了肚里。她要一个人撑起头顶的这片天,她要勇敢而坚强地活下去,她要告诉他,不要以为你丢下了我,我就活不下去,我要好好活着,要活得更好更精彩!可是......可是你永远是我的挚爱,无人能替代。

  梅影在心里跟冷旭对着话,不知觉中喝了多少已是记不得了,头开始晕乎起来,她此时才迷糊地觉着还不知道那男人的名字。

“喂,你,你叫什么?“她一把拽着他大声地问着,脚步有些踉跄,声音也开始含糊起来。

“丫头,刚才都跟你说两遍了,你只顾着挨个敬酒,都不好好听我把话说完,你这酒量也太厉害了。我再跟你说一遍,我叫秦扬,秦始皇的秦,表扬的扬。”那男人大声地在她耳边说着。

“秦...扬?那你怎么不叫杨琴哪?来,给本姑娘弹奏一曲,我给你小费。”梅影的舌头彻底不听使唤了,脑袋也似搬了家一样,晕得都不知东西南北了,话音刚落,一头就栽倒在了包间的沙发上。

  怎么了?她这是又在哪里啊?感觉到一身都疼,她想翻个身,手上也是冰冰凉,这又是在搞哪样啊?睁开了眼睛,顿时,所有的阳光都朝她扑来,她用手遮挡住那刺眼的光,转过头来,这不是昨天那中年男人吗?他怎么坐在这里?

  脑子有些混沌,可她手上插着的针头却是真实的,她又躺在了医院里。这世界真是乱了套,昨夜里不是还痛快地喝酒吗,怎么又进了这该死的医院。似乎,她这辈子到哪里都离不开医院,心头一阵不快,坐起身来就要去拔那针头。

“丫头啊,好好躺着吧,昨夜里干嘛要喝那么多,后来大家都不劝酒了,你还不停地自斟自饮,我简直都拉不住你,你这性子实在是太倔了。是不是心头有什么不爽的事或是难言之隐啊。我刚才见你睡觉都在流泪,年纪轻轻的,大好青春年华又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呢。”秦扬定定地望着她,语气里满是疼惜。

“谁说我醉了,谁说我哭了,我就是醉了也能想起昨天的事,我也知道你叫秦扬,不叫杨琴,对吧,老扬?哦,是老秦。”梅影说完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丫头啊,你知道吗?你昨夜里差点喝得胃出血,我见你倒在沙发上一直没动静,刚开始以为你睡着了,后来打开包间里所有的灯,才看到你满脸煞白,连呼吸都很微弱了,我赶紧让老板叫了车把你送到医院来了,这不都输好几瓶液了。真不知你这小身板怎么那样能喝,你之前还跟那些老外喝了那许多啤酒,后来还干了那么多青稞酒,你这酒量的确霸道,我这个西北汉子都佩服你哈。”

“你还真是西北人啊,看来我昨天猜得没错,我们四川人把哥叫做哥老倌,你们西北人最爱叫老哥,对吧?看来还是你说得对,我不如去摆摊算命好了,说不定还能挣个几七几八的。你西北哪里的?”

“宁夏知道吗?”秦扬问着她。

“老秦,你以为我是文盲啊,我也爱读书看报的哈,看你这富态样多半在首府银川待着的吧。宁夏谁不知道啊,从前的西夏国,李元昊是西夏的开国皇帝嘛,还搞什么宋、辽、夏三分 天下,以为自己是诸葛亮啊,白痴!还不是被统一了。不过,总感觉还是蛮夷之地,就像这里,我从前心里圣洁无比的拉萨。不过宁夏如今有个好听的名字,塞上江南嘛。你们那里不是沙漠吗,你如何保养得这般好?你看看你那几个战友,那一张张脸跟枯树皮似的,摸着都割手,看来你是养尊处优的大老板了。哦,对了,昨晚的小费你还没付给我。”梅影说完就伸出一只手,对秦扬摊开来。

“你个小丫头,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是不是得让你在收条上签个字什么的,呵呵。”秦扬被她单纯可爱的动作弄得笑了起来。

“我叫梅影,梅花的梅,影子的影。这名字够有诗意也散发着幽香吧,比你的秦扬好听多了。哦,对了,我都忘记一件重要的事,把你的身份证给我看看,我要确认一下。我的身份证在箱子里,我记得放那酒吧里了。”

  梅影一点没犯糊涂,昨夜里所有的一切她都是记得的,不过,这是她即将步入二十七岁的人生里第一次因为酒醉进了医院。

“看来你的脑子还是挺清醒的,箱子也给你拿过来了。你这小丫头嘴够溜的啊,咱们做笔生意如何?你跟我走,我每月付你工钱,肯定比你在这里陪人喝酒强,工作稳定,环境也好,一去就给你个经理做,怎样?是不是可以考虑看看。”

梅影对于秦扬的第一印象是对的,他是个生意人,他做事都是有一定目的性的。昨夜里,他绝对不可能只是简单地让她陪他那几个老战友喝酒,他对她是有想法的,或许是在她的身上看到了某种潜藏的能力。

“什么工作嘛,还一去就当经理,一个月你给我多少钱啊?我不是傻子,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这世上没有不劳而获,凡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小丫头说话很在理嘛,你这小脑瓜子可不简单,想得还蛮多。我给你一个月六千底薪,怎样?生意好还有额外的奖金,如果你要跟人喝酒,也一样提成。你就替我管娱乐城,目前还在装修,年底就可以开业了,四星级的宾馆,五楼是桑拿,四楼是歌舞厅,都归你管,我再拿个豪华单间给你住,这样的待遇可是非常优厚了哦,等你休息几天咱们就起程,因为还要招聘其他的工作人员,你也可以帮我出些主意的。”

  秦扬很诚恳地说着,昨天乍眼一见他时,梅影就断定他是大老板,可没想到他竟然是四星级酒店的老总,难怪他保养得那么好。

  “哦,我想想哈,娱乐场所?不会是色情场所吧,我知道那些地方搞些什么鬼名堂,你以为我蠢啊,给我这么高的底薪,哼!我晓得准是不怀好意,你以为我就那么好骗吗?”

  梅影有些不屑,虽说她年纪不大,但听过见过的事还是不少,从前强子跟她聊了好多男人在外面花天酒地的事,还有她自己在他酒吧里见到的。做为一个女人,她是不喜欢那种纵情声色的地方,因为在那里,她看到更多的是人性的丑陋。虽说那是一个昏天暗地的世界,但往往是最能看清一个人品性的地方。

“小丫头,你真是想太多了,哪有你说的那些,不就唱唱歌跳跳舞嘛,当然会有坐台的女孩子,你就替我好好管着她们。桑拿是那种大型浴室,有干蒸和湿蒸,完了根据客人的需要再安排按摩员和修脚师傅,又不打算修包间,哪会有你说的什么鬼名堂。你这小丫头想得可真够多的,不过我挺欣赏你这个性,人爽快但心思缜密,言语间不俗,酒量也真不是盖的,你就是我娱乐部最佳经理人选。你都不知道为了找这么个人来替我管这两层楼,我快把脑袋都想炸了,昨晚见到你跟那些老外喝酒,我这脑袋突然就跟开了光似的,真是天助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