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第七十三回 不信命,但得认命!
第七十三回 不信命,但得认命!



更新日期:2015-10-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这里,梅影是一刻都不想待了,她对医院越来越反感,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掐着她的脖子,令她难以顺畅地呼吸。可是,她的身体状况显然很糟糕,神思倦怠,精神也很恍乎。

  丹姐和强子每天都来陪她,给她买来很多补品,可是她没有吃的欲望,她只想将体内的情感狂泻直至崩溃。冷旭走了,她要把身体里还存留的情感都一并给他,让他在另一个世界里也能感受她的爱。丹姐每天都在病房里的沙发上休息,强子也没有再跟她提那些事,他知道她需要时间来缓和自己的心。

  又在医院住了几天,在她的坚持下,丹姐和强子拗不过她要出院的请求,这一天一大早,强子去给她办理出院手续,丹姐在病房里给她收拾着东西。梅影的双眼已失了往日的神彩,她决定去强子的公寓里再休养几天,待精神好些再去墓地看冷旭,她不愿意以这样萎靡不振的状态去见他。并且,她还没告诉妹妹,她真的不愿意这世间唯一的亲人再为她担心了。

  丹姐依然在忙着,强子也还没回到病房来,梅影坐在沙发上静静地发呆,连窗外飞过的鸟儿悦耳的鸣叫也变了鸹噪,这个春天,她显然没有心思去聆听,去赞美。

  “影子,影子,我可怜的孩子啊!”梅影缓缓抬起头来,冷旭的父母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冷旭妈妈疼惜地抚摸着她日渐清瘦的脸,只一瞬间,便是热泪纵横。他的父亲手里提着很多的营养品,嘴里叹息着,想说点什么,可又转过了身去。梅影知道,这一对老年丧子的夫妻心里有多么地痛啊!

  “伯母,伯父,怎么可以劳烦你们二老来医院里看我呢,我...我...”梅影的喉头哽咽着,这些天来她说话总是如此,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法表达。她不是不愿意去见冷旭的父母,她只是不想看到他们再次伤怀,毕竟,他们都年事已高。

  “影子啊,真是个傻孩子,强子只说你在医院休息几天就可以回家了,我们等了这么久也不见你回来,那天汪丹又来家里给你拿了衣服,还说两天就可以出院,你看看你这小脸都瘦成啥样了,刚刚给强子打了电话说你还在医院里,我们就赶着来看你了。这几天哪,我们也想明白了,也接受了他已经离开的事实。小旭这孩子啊,也是命限到了吧,好不容易把你等到了,你们这马上就快结婚了,他却...我和他爸也不怨谁,哭也哭了,痛了痛了,可是悲伤和眼泪是换不回他的,我们都认命了吧,唉!”

  梅影拿过纸巾来给眼前这慈祥而坚强的老人擦着眼泪,“伯母,以后你们二老还是请个保姆吧,这样我也放心些。我这身体也没啥大碍了,过两天我就回去了,免得妹妹在家里着急。以后...以后有时间我会来看你们的,我这心里也是乱得很,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影子姑娘,虽然小旭走了,但你永远是我们的儿媳妇,他的家就是你的家,一会儿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日子再说吧。我们刚刚来时都在护士站问了你的病情,说是你今天要出院了。你啊,真是个傻姑娘!你瞧瞧自己,眼角处还缝了好几针,等拆了线再回成都吧。还有,你又小产了,这身子没个把月是恢复不了的。如果没这场意外,小旭都是快要当爹的人了,是他没这福份啊。”

  冷旭妈妈拉着梅影的手,悠悠地说着。面前的两位老人家远比她想像的要坚强,梅影看得出他妈妈在压抑心内的伤痛,不让那眼眶里的泪水再一次滚出。

  “好,伯母,我就跟你们回去,我也想替他把遗物整理一下,还是找一张照片嵌在墓碑上吧。我知道他已经下葬了,过两天我再去看他,我这心里还是堵得慌,不忍去直视他永远地躺在了地下。”

  冷旭妈妈将梅影拥入怀中,两个一老一少的女人终于再一次忍不住失声痛哭,她们俩对冷旭的爱是一样的,都是深入骨髓的。

  “伯父、伯母,你们真来了啊?本来想着办好出院手续将影子安顿好再去接你们的,来医院的这条路高坎太多了,所以我一直都不要你们来的。影子,走吧,都办妥了。我那公寓昨天就叫人打扫过了,你就安心地在那边休息吧,我和汪丹每天都会过来陪你的。”

  强子办完了手续回到了病房,丹姐也收拾了好几包东西,过来劝着她们这两个正在相拥而泣的女人。

  “强子哥,我还是回冷旭家里去待些日子,你那里我就不去了,我想把他的东西整理一下,一会儿你跟我一起去吧,找一张他的照片嵌在那墓碑上,这个事就你去办吧。我们走吧,在医院待久了总是叫人不舒服的。”

  “那就依你吧,我会每天过来看你的,下午我就去找保姆,伯父伯母这些天精神状况也不好,就不要再为家里的事操劳了。还有什么我没想到的事,你们就说,一切都由我来办。”

  “强子,谢谢你!我和你伯父知道你心里存着歉疚,可这是小旭的命数吧,人这辈子啊,总是有一些躲也躲不开的意外。你也别往心里去了,这些天来你也忙前忙后的没少累着,保姆的事以后再说吧,我和你伯父现在身体还行,实在动不了的时候再找吧。”

  冷旭妈妈转过身去拉着强子的手,轻声地劝慰着他,梅影知道,强子把一切责任都揽在了他自己身上,冷旭这一走,大家心里都是难过的。

  一行人又来到了冷旭的家里,丹姐去菜市场买鸡了,她和强子都不会要冷旭的父母再去为了这些事而忙碌的。强子陪着梅影进了冷旭的卧室,梅影将那天在商场里买给他的皮带拿给他。

  “强子哥,这是那天和丹姐逛街时买给你的,本来打算一起吃晚饭的时候送给你的,可是...可是那天没机会了,现在我把这份礼物送给你,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和关心。以后也许我会离开家乡,去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工作和生活,我要让自己忙碌起来,这样就会没有时间去回忆从前。你和丹姐都要好好的,即使我们天涯远隔,我这做妹子的永远都会记得你们,我会想念你们的。”

  “影子,别这么着急走,好吗?我求你了!咱们今天不说这些,等你养好身体再说。我问过医生拆线的时间了,到时候我会来接你去的。你送的礼物我很喜欢,我会每天都缠在腰间的。来,我们把影集拿出来,你来选照片吧。我这哥们儿啊,从来就不喜欢照相,单人照应该没几张,来,你看看吧。”

  强子对冷旭的家相当熟悉,一会儿就把唯一的一本影集找出来了。这本影集梅影从来没看过,有一次冷旭要拿出来给她看时,她却调皮地说“冷旭哥哥,那照片肯定没你本人好看,我可以想像你照相的样子,一定是板着个脸,嘴角的弧线也绝对是向下的,我不要看,我只看你本人就好。”

  冷旭的照片不多,大部分都是与同学的合影,那些年他在外地打拼时就更没闲情去照相了,翻来翻去好不容易找到了几张办各种证件时的标准照。真的没有办法,人帅怎么都是好的,就是标准照也比常人多出几分气韵来。

  梅影拿着一张他着白衬衣的照片递给强子,她自己却不忍再看了,虽然他的表情很呆板,但那一双如潭的眼眸又一次在望向她,一点一点地将她的心掀起一阵狂澜来。

  “强子哥,就这张吧,他穿白衬衣特别精神,如果他泉下有知,晓得这是我为他选的照片,他一定会很欣慰的。”

  是啊,人生总是有太多遗憾,梅影从来不曾与他合过影,因为她总是不断畅想着他们的婚纱照,没想到,这一念之间,竟是只能在记忆里去翻看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