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第七十一回 祸不单行
第七十一回 祸不单行



更新日期:2015-10-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是的,梅影不相信!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横祸,冷旭毫无佂兆的离去,这一切的一切,让她如何相信?!早上她还在他怀里撒娇,不过十几个小时的光阴,他怎么可能撇下她独自离开呢!?

  他是个守承诺的男人,他说过会爱她一生一世的。是啊,他说过,他对她说了好多好多话,他是那么爱她,他说她的影子早已侵蚀了他的五脏六腑,他的世界因为她的到来而明亮起来。他说喜欢他的女孩子很多很多,而她从前竟是对他不理不睬,还拿他的发型取笑他。

   哎,他真的好傻,哪里是不理他,根本就是她自己的卑微不敢去直视他,是怕自尊心再一次受到打击罢了,哪里会有女孩子会讨厌一个清新爽目的男孩子啊!其实他的到来,他那一个夏夜里拥她入怀时,她便开始了对于人生所有美妙的幻想。

  她从刚开始的不敢确信他的情意,到后来深深地爱上他,她是如此笃定对他的情感。虽然他们真正在一起的时间也就半年多点,但他们已经将这份深情延展到了下辈子。并且,这六年来,他们从来没有停止过心底的思念,他们的心从来就不曾分开过。

“亲爱的,不要睡了,把眼睛睁开看看我,看看你的宝贝影子,看看你孩子的妈,好不好?我们明天就办婚礼好不好,你给我挑的礼服我很是喜欢呢,明明就是觉得人家瘦了穿起来才好看嘛,可嘴里就是不说。哦,还有你看中的那枚戒指,虽然戴起来大了些,那又有什么关系,我缠些红绳不就行了,还非要去外地给我买,花那些时间和精力做什么,咱们不如坐起来好好筹划一下未来吧,快起来了,你才是小懒猪,不要再睡了啦,冷旭哥哥,我求求你了!”

   梅影搂着他,目光已有些呆滞,她看不到任何人了,她的眼里只有被她搂着的这个男人——她唯一的,最爱的男人!这二十几年来除老爸之外最疼她,最懂她的男人,她的冷旭,她的至爱,她的全世界!

  她不停地自言自语,她没有再哭,她觉得他或许只是累了,想多休息一下,他一直就很喜欢这样被她搂着,躺在她的怀里静静地享受爱的甜蜜。

“影子,冷旭走了,他真的离开了,医生刚才都跟我们说了,是内出血,是他去劝架时被人推攘撞在了那根柱子上,加上他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又喝了酒,这样才加剧了他的离开。影子,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想哭就哭出来吧,谁也不愿意他走啊。”

  强子和丹姐走了进来,丹姐站在床跟前一个劲抹着眼泪,强子走过来试图将她拉离床边。

“你滚,你滚远些,我不想看到你,谁说他走了,他不是好端端在睡着吗,等他多睡一会儿,你不要吵醒他,他喜欢这样被我搂着睡觉,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去,打一盆温水来,我要给我们的冷大帅哥洗洗脸,他最爱干净了,要是一会儿他起来照镜子会怪我把脸给他弄得这么脏的。”梅影依然搂着她怀里的男人,给他擦着脸上的血迹,凄然地笑了笑。

  “影子,我的傻妹妹,冷旭回不来了,他走了!他妈的,他就这么扔下我们走了。都怪我,都是我的错,早知道二十五万就把酒吧盘出去了,非要三十万才签合同。我真是被钱蒙了心,我他妈混蛋,明知道那酒吧是个是非之地还不放手,是我害了他,是我毁了你们的幸福 。影子,你惩罚哥吧,你要怎样都行,你打我骂我,你就拿我出气,好吗?你不要这样傻痴痴地吓我们行不行啊?”

  强子说完就将梅影拽着离开了冷旭的床边。

  听着强子说了那么多,再看看丹姐哭泣的脸,还有诊室门口站的那些人脸上凝重、悲凄又惋惜的神情,梅影似乎是明白了,他最心爱的男人也许就这样永远地睡过去了,他不会再醒来了。他去了另一个国度,而那里,却没有他心爱的女人梅影了,他们就这样永远地分开了,刚才那匆匆而情深的一眼,竟是他最后的凝眸!

  梅影渐渐缓过神来,甩开强子抓住她的手,对着强子狠狠地扇了两巴掌,抓着他的衣服愤愤地质问他,她不过十几个小时没跟他们在一起,他怎么就会把她的冷旭弄没了。

“强子,你他妈就是个混账东西,你是怎么做我们大哥的,明明知道你那破酒吧是个臭虫烂账出没的地方,你干嘛非要让冷旭去你那里吃饭,你那里又不是饭店。你就不知道跟他一起出去吃吗?你不会不清楚每次吃饭我都会叫你们去外面的,你那里吵死人了,能吃得清静吗?这都不说了,你自己又跑去谈事情,把他和你们的同学丢在那里不管,你不是不清楚他的脾气,他去劝架还不是为了你的酒吧着想。前些日子人家给你二十五万你不干,我当时还劝过你的,能收回本就不错了,有没有这回事,你说!而你,非要三十万才放手,冷旭的命才值区区三十万吗?对,这一切都是你害的,都是你,你个挨千刀的,天杀的混账!”

  梅影说完再也控制不了心内的悲恸,蹲在地下痛哭不已,她抬起一双泪眼,悠怨地望着强子。

  “强子,你知道吗?我父母走了,现在他也走了,我什么都没有了!原本他的到来已经弥补了我失去父母的伤痛,那一天的重逢,你知道我有多开心吗?他来了,他是我的全部,是我整个的世界!你明不明白啊?今天我才得知自己已经怀孕了,我怀了冷旭的孩子,他就要做爸爸了,可是你竟然剥夺了他做父亲的权力。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他还未得知这莫大的喜讯就撒手去了,你要我今后如何面对我自己的人生,没有了他,我还怎么活下去?没有了他,这个孩子于我而言还有什么意义啊!”

  强子静静地听她说完,蹲下身来抱着她,给她擦着眼泪。

  “影子,冷旭已经走了,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你,好不好?你怀孕了,这样悲伤的情绪对身体不好,你好好把身子调养好,让孩子平平安安出世,这是他留下的血脉啊!我会尽我一生之力来照顾好你和孩子,我会视这孩子为己出的。影子,我求求你了,给我这个机会来弥补我犯下的罪孽,行不行啊?”强子流着眼泪近乎哀求地说着。

  “谁要你来照顾,我又不爱你,我只要他,我只要冷旭来照顾,我只要我最爱的男人来呵护我和孩子,既然他撇下我和孩子了,我还要这个孩子来做什么?没有了他,这个孩子还有什么理由来到这个世界,没有了他,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梅影指着躺在床上的冷旭悲凄地说着。

  说完了话梅影就站起身来,她将强子推到一边,踉踉跄跄地向墙边走去,就快要到那堵白色的墙边了,她想起了冷旭的白衬衣,想起了他那清澈的笑容和俊美的容颜,头一歪,将身体里所有的能量聚集,脑袋就往墙上撞去。

  在那一瞬间,她看到了冷旭在向她招着手,也听到了强子和丹姐撕心裂肺的惊呼声,“影子,影子..."

  不知道醒来是什么时候了,全身都无力,浑身都酸痛。她挣扎着坐起来,手上有一股凉凉的液体正在一点一点地进入她的体内。环顾着四周,又看到了那白花花的墙,还有她床边的吊瓶,她怎么又躺在医院里了?

  丹姐坐在床前照顾着她,见她醒来,递了杯水给她。她看见了,丹姐的眼睛红红的,仿佛一直没停止过哭泣的样子。

  “影子,不要再悲伤了,你看看自己,连睡觉也在淌眼泪。这是医生给你开的药,来,先吃了吧。我给你熬了些粥,一早从家里拿过来的,我去热一下,你都两天没吃东西了,要好好的啊,你这样下去我怎能放心啊。听话,别哭了。”

  “姐,我干嘛要吃药?冷旭的遗体呢?我要去看看,还有好多话没来得及跟他说呢。他就是狠心抛下我和孩子走了,我也要用他的手摸摸肚子里的孩子。姐,你知道的,从前我发过誓再也不会生孩子了,可是这一次与冷旭重逢,我突然发现爱真的需要一个瓜熟蒂落的孩子来完整。我现在脑子清醒了,我决定要这个孩子,无论今后多苦多累,我都要把他带大,这样,我就会觉得冷旭还在我身边。姐,你说好不好?以后你教我怎么带孩子,反正名字你都取好了,不许耍赖哦。”

  这一觉醒来,梅影想明白了,她要这个孩子,这是冷旭留给她的孩子,她会傾尽一生将这孩子养大,不论是儿子或女儿,都会存留着他的身影。

  “影子妹儿啊,你不觉得自己身体哪里不对吗?你昨天用头去撞墙,我和强子压根就没想过你如此坚强乐观的人会去做这种事,当时我们都一味沉浸在失去冷旭的悲伤里,谁曾想...谁曾想你居然会...后来,后来你就晕了过去,你脑子还疼不疼啊?流了那么多血。还有...还有..."丹姐好像很为难的样子,说话也变得吞吞吐吐起来,这可不像她的风格。

  "还有什么啊,丹姐?我那时啥都没想了,只觉着整个世界都是虚无,我只看见冷旭一身白衣在对着我招手,于是我想去寻他。姐,快说啊,还有什么?”梅影伸出手来抓着丹姐的手,急切地问着。

  “还有...,就是你眉骨那里缝了几针,然后...然后,孩子也没了。医生说你的情绪导致了胎象不稳,所以...所以就流产了,这些药都是帮你恢复身体的,来,先把药吃了吧。唉,就让这孩子去陪冷旭吧,他的命运不济,你的命也这般苦,我的妹儿啊,你让我这做姐姐的好是心疼。”丹姐说完这番话,又是一阵掩面而泣。

  “姐,你说的是真的吗?眉骨缝几针算什么,我还巴不得破了相才好,反正以后又不找男人了,冷旭永远都是我丈夫。孩子怎么会没了呢?姐你帮我去问问医生,是不是他们搞错了,我身体这么好,不可能连个孩子都保不住吧。姐,你还记得从前吗?那时候我都怀孕五个月了还参加了校运动会,我不可能保不住冷旭留给我的孩子的。姐,你把针头给我拔了,我要去问问医生,快,姐,帮我,帮我啊!”

  梅影的情绪又开始激动,一阵阵椎心的痛再次涌来,她执拗地从床上翻了下来,她必须要去问问医生,她的孩子,她和冷旭爱情的结晶不可能就这样没了。是的,她已经接受了冷旭离开的事实,她也曾说过不要这孩子,可是现在她睡了两天了,她把一切都想明白了,她要留下这孩子,因为这是冷旭留给她的唯一的念想!

  “影子,影子!你疯了吗?你看看自己这是在做什么啊?冷旭走了,你难道还要随他一同去吗?”

  梅影正在抓狂的时候,丹姐正拼命叫着医生的时候,强子走了进来,一把将她从床下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