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第七十回 永别的挚爱!
第七十回 永别的挚爱!



更新日期:2015-10-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夜风微凉,梅影一路小跑出了宿舍区,身体有些冒汗,可心里却凉嗖嗖的。又是一种相似的感觉,她努力地甩甩头,极其地不愿意去证实这种预感。心里有些烦乱,却在心里跟自己说着“没事,没事,是自己想太多了。”又是一阵奔跑,到大门口了,居然丹姐也在,强子二话不说,一把拽着她上了车。

“强子,这是怎么了?冷旭该不会是喝得进了医院吧,你们今天都忙啥了啊,师傅还行吧?怎么电话也打不通,本来是要叫你们回来了一起吃饭的。冷旭又怎么了?是不是喝醉了啊?”梅影不解地问到。

“影子,白天是那地方没信号,去了又等了很久,路况也不太好。师傅还行,反正最后一关还是要你来把守的嘛。我们晚上八点了才回来,想着你们俩也吃完饭了,又打电话去冷旭家里,说是你还没回家,我就让冷旭在我店里吃了饭再走。不是又有几个老同学在吗,还有来看店铺的人,所以我们就一起在包间里吃饭喝酒,后来...后来...”强子没往下说了。

“后来怎样了?你倒是说啊,你要急死我啊。冷旭没事吧?是不是喝多了又犯老毛病跟人干架啊?”梅影感觉丹姐攥着她的手在微微地抖着,弄得她心里突然之间又是一阵狂乱。

“一会儿再说了,他这会儿在医院里,那几个同学还有我店里的员工都在那守着呢,我们去看看他的伤势如何,他那体格比从前壮多了,应该没事吧。”强子的言语间闪烁着不安,连嗓门都小了很多。

“真是的,都不知道你们在搞些什么名堂,我不过就一天时间没跟你们在一起,就搞得进了医院。强子我告诉你,要是冷旭有什么三长两短,这辈子我都不会理你了。”梅影说完就忍不住哭了。

“影子,你干嘛把话说得这么绝,真不是我叫他去的,他现在也听你话不惹事了,他是去劝架受的伤,在推攘间就撞在了那根你说没有创意的水泥柱子上。具体是怎样我也不清楚,不是有人来店里找我谈酒吧转让的事吗,我让冷旭替我陪着那帮老同学,然后就跟那人去了邻街的茶坊谈事。你知道的,酒吧太吵了,那种氛围不适合谈事情的。走了没多久,店里的员工给我打电话说是有几个小子在店里惹事,等我赶回来时,那帮小兔崽子都不见了。当时我见冷旭好像也没啥事,我们又坐下来喝了些酒,后来他说人不太舒服要回去了,我陪着他走出来打车,刚下店里的阶梯他就一下子倒地下了,我见他鼻子里还在往外冒血,我也傻了啊,这不就送到医院了吗,当时我就报了案,把酒吧清了场,店里的伙计我都叫上了,一会儿警察会过来问话。“

  听着强子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梅影的心律又开始不太齐整了,此刻她啥也不想说了,只在心里祈祷着他平安无事。可是她的身体越发沉重起来,她想马上见到冷旭,她要告诉他,他们有孩子了,都要做爸爸的人了,以后一定要自律行为,给孩子做个好榜样。

  没多会儿到了医院,梅影的双腿有些不听使唤,这是她今天第二次来这家医院,可是心情却迥然不同。她的眼里满是泪水,眼神也有些发花,丹姐和强子走在她的两旁,一人伸一只手出来架着她,去过那些她因为脚发软而过不了的高坎,她有一种昏昏入睡的迷糊,感应到冷旭在不停地呼唤着她。

  终于到诊室门口了,这情形跟当年爸妈走的时候有什么区别,黑压压一大群人,他们的表情悲伤得让空气都无法流动了。有那几个老校友,有他店里的伙计,还有几个警察,一见他们三人走过来,警察就拉着强子去了一边问询。梅影懒得管他们说什么,让丹姐扶着她到了急诊室门口,她觉得自己快虚脱了。

  天,这么多血!她看到他了,她的爱人,她的冷旭哥哥,她已经在心底里认定了的丈夫!他躺在诊室的床上,脸上全是血。

  不行!梅影突然又清醒了,她集聚着身体里所有的能量,她脱下自己的外套,摆脱了丹姐的搀扶,冲到诊室里。是的,她要给她的男人把那些血都擦干净,他不喜欢身上污七八糟的,他也不喜欢身上那些太刺眼的红。

  他的色彩世界里永远只有黑、灰、白,每次他穿白衬衣时,梅影就止不住地故意尖叫,“我的冷旭哥哥实在是太帅了,帅到我眼睛都睁不开了。”然后每次他都会还以她热烈的吻。心头一阵温软的触动,她想要去拥抱自己的男人,这二十几年来唯一真心爱过的男人!

  梅影把那几个医生护士推开,冲到冷旭的面前。他看到她了,他努力地睁大了眼睛,他想坐起来跟她说话。可是他太虚弱了,虚弱到连话音也是气若游丝。他的双眼里都沾惹着鲜血,那一双澄澈的眼变得刺目,他努力地睁着眼睛,他要再一次将他心爱的女人装进他的眼眸中。

  是的,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到来,如果没有她那份执着的爱,他这二十七年的人生便毫无趣味。他爱她,爱得那么痴傻,也爱得那么沉醉,在那过往的六年里,他是如此煎熬!

  还记得那些年,在每一个买醉的夜里,他就望着她的那一片天疯狂地吼叫,“影子,我的影子,我想你!你这个无情的坏丫头,为什么不等我?为什么还跑去跟别人结婚?你实在是坏透了!坏得我都不想再爱你了。”可是他又做不到停止一颗对她思念的心,就是在梦里,他也会喃喃自语“我爱你,影子!你永远都是我的女人,永远...永远...”

  此刻,他看到她了,还是那么乖巧,还是那么令他怜爱不已。他多么想要再次拥她入怀,想要去亲吻他曾赞美过无数次的那令他心醉的眼和眉,可是他真的没有力气了,身体里那鲜活的血液,还有那一颗为了她跳动的心都渐渐地在冷却,在凝固,在飘游出体外。

  他觉得很累,累极了!累得想要躺在她的怀里好好地安静地睡一觉。想起那一次在江边,清爽的河风吹乱了她的短发,他就从后面拥着她,一缕一缕地给她梳理着那满头的凌乱。可她太调皮了,她说“每一次都是你背我,就让我也来背背你吧。”怎奈她太柔弱了,非但没把他背起来,反而他们俩人都摔倒在那沙砾上。他紧紧地抱着她想要吻她,又被她娇笑着躲开了,于是他装作很生气的样子,躺倒在她的怀里,舒舒服服地安睡了一下午。

  那一觉睡得可真美啊,就连她细细嫩嫩的指尖拨弄他的睫毛都是那么愉悦又爽心,虽然也有些痒痒的,但心里却是酥酥的。他喜欢她嘴里所谓对他的折磨,其实她才舍不得呢,每次做饭时都陪着他,把那些菜理得乱七八糟,该掐的她留着,该留的她却掐了,害得他一个劲跺着脚嗔怪她“你个捣蛋鬼,真是我的臭宝贝,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啊。”每一次她不想爬那些堤坎时,就会叫他蹲下,于是他乖乖地蹲下,她会搂着他的脖子,咬着他的耳垂说爱他,那种感觉简直就是美妙得让他想要背着她去云端里徜徉,他心里清楚她是极爱他的。


  脑子里那些点滴汇成了一副美丽的画卷,让他回味不已,是的,他不想离开,那一轴画卷还很长很长,他要与她一起来涂抹未来的五彩斑斓,如果他走了,她会伤心,会悲恸,会难过得没法继续今后的生活。这是他不想看到的,心底里涌动着难言的不舍,他想要再去触摸那令他无比心疼的小脸,他缓缓地抬起手来,他想要告诉她,“宝贝,不要哭!下辈子等我,你做大当家的,我来给你压寨。”

  “影...影子,我的宝...宝贝,我一点力气..都...都没有了,我好想睡...睡觉,我就要...就要走了,下...辈子,等...等我...”

  梅影抓着冷旭的手,将他宽大的手掌放在自己的脸颊边,因为失血过多,这双曾经带给梅影无数暖意的掌心里竟是一点温度都没有,渐渐地,有了凉意,在往下垂着...垂着...再也没有力气牵她了,再也没有办法拥抱她了,他那双清亮的眼睛也闭上了,他真的睡了,永远地睡过去了,再也不能将她装进他的世界里。刚才那匆匆而深情的一眼,竟是永别的挚爱!

  梅影扑到他的身上,紧紧地搂着他,她将脑袋贴在他的胸膛上,可是,已经听不到他的心跳了,那一颗炽热滚烫的心再也没法燃烧,他就这样沉沉地睡了,睡了......

  不知他何时才能醒来,一千年?还是一万年?她还没告诉他,他要做爸爸了,他们有孩子了!

  她摇着他,使劲地摇着他,他不能走!他们的幸福才刚刚开始,这余下来的漫漫长路,谁要陪她一起来完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