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第六十九回 幸福难道只是幻影
第六十九回 幸福难道只是幻影



更新日期:2015-10-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梅影从前是不热衷于逛街的,也不喜欢去买一大堆可穿不可穿的衣服回来压箱底,更不会去买很多可用不可用的东西来占据本不宽敞的房间。她对服装的品牌不关心,只要是原先买过且穿着舒适的就会一直买下去,从这点上看,她并不是个一个多变的人。她的生活用品亦如此,一直用同样的牌子,直到那个牌子彻底消失为止。琳琅满目的货柜只能让她观望一番,她没有好奇心,对于很多新奇的东西,她心底里是不接受的。

  可是今天跟丹姐一起逛街,她却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因了心头的愉悦,她想给所有的人都买很多东西,将自己的快乐分享出去,才会收获更多的快乐。一口气给丹姐的孩子买了五套衣服,又给冷旭买了两件白衬衣,她喜欢他穿白衬衣,外面再配上一件黑色的外套,整个人看起来既线条分明,也清爽简单,就像他黑白分明,澄澈透亮的一双冰眸子,那里面只装着她的影子。

  梅影还给他的父母也分别买了春天穿的薄外套,春天的夜里坐在沙发看电视还有微微凉意,用来保个暖还是不错的。就连强子和丹姐她也挂在心里,给丹姐买了一件大红色的风衣,给强子买了一根皮带。

  看着丹姐笑呵呵地穿在身上,她心里自然是美滋滋的。丹姐给予她的一切,她无力去偿还,只有在今后漫长的岁月里尽她所能去让她爱重的姐姐感受到她的情意。她们姐妹之间是不必用“偿还”这么俗套的词的,无论贫穷还是富贵,她们的情谊从来就不曾动摇分毫。

  此时的梅影仿佛一个购物狂,她把冷旭前几天给她的为数不少的零花钱都带了出来,可是她唯独忘了自己,当丹姐提醒她去看看孕妇装时,她包里的钱已经不多了。想了想还是算了,她决定明天让冷旭来陪她买,那种感觉才更幸福。

  中午在小吃街用过很多的美味后,她们又接着逛街,心情一旦好了起来,梅影的胃口大开,竟也不觉得恶心了。暮色渐渐降临,丹姐的两只手已经提满了东西,根本就不要她这个孕妇来受半点劳累。

  是时候给冷旭打电话了,估摸着他们也该回来了。真是恼人,冷旭和强子的电话都打不通,什么破电话啊,老是嘟嘟的声音,多半是还在回来的路上信号不好吧。分别在他们呼机上留了言,就拉着丹姐选了一家氛围较好的餐厅吃饭,点了几个很清淡的菜,连酒也没点,丹姐也陪着她一起喝饮料。

“影子,看来冷旭的魅力大哦,这一天你连烟也没抽,这会儿还以饮料代替酒了,真不知道他是哪辈子修来的福份呢。”丹姐太了解她了,不吃饭可以,但若一天不抽烟,她就甚觉难受。

“姐,应该是我有福气吧,他那么好的男人哪个女人不抢着嫁啊,可他偏偏为我误了那么多年,我不过就戒一年的烟酒而已,算不得什么。”

“我觉着吧,其实你们俩都是重情义的人,能在一起也是命里注定。吃完了咱们早点回去,他们两个差不多该回来了,我看冷旭一会儿见不到你就心慌哦。”

“姐,你又笑话人家,有什么好心慌的啊,一会儿就能见到了嘛。说不定他跟强子在一块儿吃饭呢,我不在家里他才不会那么早回去。姐,这顿我请,你再抢着给钱我要发火了哈。”

  梅影盘算着兜里的钱还能应付这顿饭钱,她不愿意又是丹姐来付账。虽然丹姐和强子总把她看做是客人,但她自己倒觉得没那么生分。

“是,听我妹妹的。我可能下个月就要走了,曹斌调到另外一家单位了,他这几年还算混得不错,业务能力强嘛,新单位给他的待遇挺好的,我先过去把家和孩子安顿好,等你们的火锅店开了张就去成都找你们。”

“嗯,你先把自己的事办完再说,我们等你就是了。走吧,还是先回家看看他们回去没有,强子那里太吵了,我这个孕妇以后还是少去为好。强子也真是的,前一阵人家给二十五万要盘下他的酒吧他又不干,非要三十万才成交。我不能再等下去了,我一会儿回去跟冷旭商量一下先回成都去办结婚证明的事。”

  “对,你们俩还是办正事要紧,最好在我走之前把婚礼办了,还有啊,你这肚子里的宝宝也不能等,是不是啊,我的妹儿。”

  梅影叫来服务生结过账,丹姐又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与她一同走出餐厅,这一次,丹姐坚持叫了一辆出租车,说是夜路不太好走怕她摔着。

  回到家里,冷旭还没回来,丹姐把东西放下,跟冷旭的妈妈打过招呼就回家了。

  “影子,小旭刚刚打过电话回来,他们路上堵车,快八点了才回到市区,听说你还没回家,他说跟强子吃了饭再回来。”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织毛衣的冷旭妈妈站了起来跟梅影说着话。

  “伯母,您坐着吧,又在给伯父织毛衣啊,现在都买现成的了,这织起来多累啊,还费眼睛。我那会给他打过电话,可能信号不好没打通,给他的传呼也留了言,我跟他说了,如果回来太晚就不要管我了,我跟丹姐在一块吃饭,他就跟强子随便吃点就回来,免得回到家里又弄一屋子油烟味。”

   梅影一边说一边把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

  “伯母,这是我给你和伯父买的外套,让伯父过来试试吧。咦,怎么没见着伯父呢?不会又去找人研讨种花的秘诀了吧?”

  “哎呀,小影姑娘啊,都是一家人了干嘛还这么客气,你买的我们都喜欢。这老头子整天就瞎琢磨他的花儿草儿,今天又突发奇想说是要在家里种葡萄,这不吃完了饭就出去找架子了,这个家啊拿给他都搞成花园了。我这件毛衣啊本来是给小旭织的,可他怎么都不穿,只好拆了改改给他爸穿。你们年轻人都喜欢买现成的,可我还是觉得织的毛衣暖和。”

  冷旭妈妈放下手里的活儿,拉着梅影的手又开始了絮叨。梅影喜欢跟这满脸慈爱的老太太说话,就像从前妈妈拉着她的手一样,这是一种久违了的亲情。

  “影子,我们家小旭啊就服你这包药,他从前不爱说话也不爱笑,我和他爸生下他晚,家里也就他一个孩子,打小也是严厉地要求他,就怕他学坏。可我们心里是很疼他的,后来他非要跟强子他们一块去念专科,我们是真的拿他没辙,那一天他喝醉了回来,他说他需要朋友,他不要做笼中的鸟儿。我和他爸才意识到该放他出去了,再整天闷在家里怕是会闷出病来了。他也是大人了,所以后来就由得他了。没想到他竟然去跟人打架,连毕业证也没拿到,那一次去学校接他时,我的眼泪就没停过,唉......"

  冷旭妈妈说着说着就开始抹眼泪了,梅影拿出纸巾给她擦拭着。

  “伯母,不伤心了,好吗?一切不都过去了吗,他和强子现在也算是混出人样来了,以后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开开心心过日子,好不好?”

  梅影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告诉他妈妈她怀孕的事了,可最终还是决定等冷旭回来,当着他们全家人的面再宣布这一重大的喜讯。她很想目睹她心爱的男人得知这一切后的表情究竟是怎样,因为电话里是难以去感受那种真情流露的。

  “影子,以后有你管着他,我们就放心了。你不知道,头两年他偶尔也会回来,我都托人给他介绍了女孩子,可他硬是不去见人家,后来他才告诉我们他有喜欢的人了,于是我们就一直盼啊盼啊,可算把你盼来了。这下好了,这常年不着家的野孩子性情也大变了。现在爱说爱笑的,还跟他爸一起做饭,这都是你的功劳啊,影子。”冷旭妈妈不无感慨地说着。

  “伯母,其实冷旭品性一直就很好的,只是你们没发觉罢了,他做事对人都很用心的,他经常跟我念叨你们的好呢。伯母,我今天逛了一天有点累了,我把东西收拾一下就先去休息了,这山城的路啊,确实还是没有我们成都平原走起来顺畅。”梅影是真的感到了疲惫,她觉得肚子里的宝宝也需要休息了。

  “影子,累了就快去歇着吧,一会儿他爸回来了我就叫他试衣服,小旭肯定又会跟强子喝了酒才回来,他刚才电话里还说今晚有几个老同学也在强子店里,说是他们还找了想接强子店铺的老板去看看酒吧,这一时半会啊怕是还回不来。”

  “没事的,伯母。他不会喝多的,让他们去慢慢谈吧,谈好了就可以安排我们的事了,也不能老是这么拖着,趁着春天气候好,早点把我们自己的火锅店开起来才是。您老看电视吧,我进屋休息了,这腿都酸了,呵呵。”

  提着几大包东西,梅影进到她和冷旭的卧室里,关上门,将买给冷旭的衬衣挂进衣橱里,连澡都不想洗了,脱了外衣就躺在床上,也的确是累了,没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影子、影子,强子的电话,说是小旭喝多了,让你过去看看。”梅影被一阵敲门声惊醒,是冷旭的妈妈在敲着卧室的门。

  穿上衣服走到客厅,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冷旭的爸爸已经回来了,正在阳台上搭着他的葡萄架子。他妈妈依旧一边织着毛衣一边看着电视,可能怕影响她休息,声量调得非常低,反而弄得她还不好意思了。梅影心里清楚他们是在等自己的儿子,在往常他们还是睡得很早的。

“伯母,现在几点了啊,冷旭这就喝糊涂了吗?他的酒量不至于吧。”

“这会儿都十点过了,影子,你是不知道,他班里那些个个能喝,你接吧,强子等你听电话呢,肯定是要你过去跟他们一起喝。我们都听小旭讲过的,说你的酒量也很好哦,以后在家吃饭时想喝就喝点吧,女人少喝点酒也可以的,我们并不反对。”

  梅影笑了笑,点了点头,对于两位老人家的宽容,她心里是很感激且欣慰的。她慢悠悠地走到茶几旁,心里埋怨着强子老是要冷旭在他店里喝酒,闹喳喳的挤满了人,都没个气氛,若是她在场,一准儿又拉着他们去外面的夜啤酒摊喝,外面的空气多好,可以甩开膀子尽情地又说又笑,还可以听丹姐和强子大声地对吼着划拳。

  拿起听筒,强子的声音似乎很焦急,一种不好的预感牵扯着梅影的心。

  “影子,快出来,我在厂门口等你,别告诉冷旭父母。还有,可能会遇到些麻烦,你就说今晚你们俩去我那公寓里睡,还有些应酬,让伯父伯母早些休息。记住了哈,以最快的速度出来。”

  不知怎么了,梅影心底里涌动着不安,越来越强烈,心也慢慢地揪紧了。强子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不可能为了一点小事叫她出去。放下电话,不由地,她靠在茶几旁的身子轻轻地颤抖了一下。

“影子,没事吧,小旭是不是醉得厉害啊?”他妈妈看梅影的神色不太好,站起身来问到。

  “影子,小旭是不是又惹什么事了,这孩子总是不让人省心。”他爸爸也从阳台边走了过来。

  “没事的,伯父伯母。今天他们谈事情,可能是多喝了些,我去看看他,如果太晚了我们就不回来了,就在强子那里休息一下,他那公寓离酒吧也近些。你们二老困了就睡,不要等我们,我把钥匙带上。”

  梅影只能撒谎,她不想让两位老人家担心,她得赶快去瞧瞧是什么状况,她的心也开始慌乱地跳着,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她也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了,心越来越抓狂,抓起床上的外套就急冲冲地往楼下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