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第六十七回 怀孕的喜悦
第六十七回 怀孕的喜悦



更新日期:2015-10-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此时的梅影,已经难以去想像从前那六年的漫漫长夜是如何熬过来的,跟冷旭在一起的日子总是在晨昏的一睁一闭眼里飞快地流逝着,从他们的重逢到现在,两个多月的时间就没了。

  家里的电话也装好了,梅影知道妹妹一切安好,也就不太着急要回家,她已经习惯了在他家的生活。冷旭的家很宽敞,虽然没有太刻意地去装修,但家里的陈设和摆件都很古朴自然,看得出他的父母都是有品味有情韵的人。每一个房间的窗台上都摆满了花花草草,即使还未到花开的季节,每一间房里都流溢出清新淡雅之气。她和冷旭就时常站在窗台前,一边给花儿浇水,一边畅谈着他们的未来。

  梅影每天都陪着冷旭帮强子处理着他的店,梅影的性格虽然率直,但她天生就对钱很有感觉,比较会察言观色,也很善于跟那些想要来盘店的生意人谈价钱。摆了几年的地摊,她懂得了生意场上在某些时候的确是需要斤斤计较的。她还会跟他们一起四处去寻做火锅的师傅,奸诈的,老实的,憨厚的,她凭着感觉就能琢磨出个大概来。冷旭和强子对她评价人的本事赞不绝口,一致认为她应该做总经理。梅影对做官向来没兴趣,只要能跟冷旭在一起,她打工都愿意。

  梅影拒绝了冷旭拿给她买电话的钱,她开始成熟了,今后的生活像一团麻,要结婚,要开店,要生孩子,还要买房子,不能再乱花他的钱。反正他们俩也少有分开,用一个电话就够了,每个月电话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即便冷旭前几年挣了再多钱,她也深知那些银子的份量,毕竟她自己也是了解那些苦楚的,想想那时候,就是阳光再毒辣,也舍不得买瓶水喝。

  往后的日子还是要精打细算才好,她不想再过那种寒风侵体,或是暴晒于烈日下的生活了。他们需要原始的积累,一步一步地把日子过成他们想要的样子。

  每天跟丹姐、强子他们在一起,大家一起叙旧,一起叙谈未来。每望着嘉陵江的水,梅影自是不免慨叹。嘉陵江的水既缓和也湍急,卷走的是他们曾经的不谙世事与狂放不羁,留下的是他们历经岁月沉淀下来的稳重与从容。他们都长大了,那一段沾惹着血腥味的青春岁月远去了,淡淡地隐去了。

  强子的两个咖啡店在经过这些日子的价格磋商后,终于以还算满意的价钱盘了出去,现在就只等人来谈他这个酒吧了,想要接手的人很多,因为地理位置好,但强子也花了很多心血和金钱来装修,所以迟迟谈不到他能接受的价格。对此,梅影也不便过多地插手了,毕竟,亏本的生意做起来还是很憋屈的。

  在闲暇时,冷旭也会带着梅影四处游玩,看山玩水品茗尝美食。因为梅影不喝咖啡,冷旭也改了口味与她一同品茗。他没有一丝的不悦,只要她开心,怎样都是好的。差不多每一个夜晚,丹姐和强子总是会把他们俩叫出来一块儿吃饭,偶尔也会去强子的酒吧舒活舒活筋骨。冷旭没有一点舞蹈细胞,梅影就拉着他转圈圈,慢慢地,他也喜欢上了这种简单的快乐,有时候会拉着她的手满场子转,他的笑声也开始变得跟她一样爽朗了。

  梅影对重庆火锅十分地喜爱,她几乎每天都吃,但从不觉得腻。对于食物的喜好她很单一,只要是喜欢的,便不会轻易去换口味。就好比她对于男人的鉴赏,她的审美标准亘古不变,性感是首要的因素,如果一个男人的体貌不能刺激她的感官,那么她会生不出一丁点要去交往的欲望来。

  一个月三十天,起码有二十五天在吃火锅,害得他们三个嘴角都长泡了,偏她的肤色倒是日渐红润起来。强子已经提出了强烈的抗议,说是以后再不能由她来安排吃什么了。

   这一天,强子拗不过她,他们四个人又来到了火锅店。刚吃了一口,梅影感觉心里一阵恶心,猛然地反胃让她对锅里的美味失了兴趣,一个人进到卫生间里,将刚刚吃过的东西都吐了出来。站在那洗手池边,她有些发愣。

  这种恶心的症状很熟悉,莫非?莫非她怀孕了吗?梅影有些不敢想,当所有的幸福接踵而至时,她的思维又乱了。虽然冷旭的结婚证明都已办妥了,可是她的还要等回去之后再办,所以她如今还不能算是他正式的妻子。可是一种很强烈的幸福感又在心底里催促着她,不能再等下去了,她想要马上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妻子,还要给他生一个健康的小宝宝。

  自从打定主意要为他生孩子以后,梅影就渐渐地减少了抽烟和饮酒,除了那第一天到达后的狂欢豪饮一番后,在后来的聚会里她都喝得很少,并且她摆明了自己的立场,就是为了要给她的爱人冷旭怀一个可爱的小宝宝。还记得那一天她说出这番话时,丹姐竖起大拇指直是夸她是个伟大的母亲,而强子就止不住地羡慕冷旭爱对了人。其实梅影本就不是矫情的人,她并不想在罢杯时去做一些无谓的说辞。

  那夜回到家后,冷旭开心得跟她说了一夜的话,她就坚持男孩子好,一定会如他那样俊朗又风姿出众。而他呢,却一味地喜欢女孩子,执意着自己的观点,他想像着能有一个如她那般的活波、开朗又总是带给人快乐的女儿。

  细细地算了下日子,好像还越发的靠谱了,跟冷旭的重逢,已经让她忽略了身体的一些讯息。不过,在没有确定之前,她还不想告诉冷旭,他若是知道了,回家就得跟他父母讲。如果是因为水土不服引起身体功能自然的紊乱,岂不是叫两位老人家白高兴一场。

  如果真是害喜了,这烟酒还是要戒掉才行,既然要为自己爱的男人生孩子,她不希望孩子生下来有任何的先天性不足,她必须要给他一个健康、完整的小宝贝。

  回到桌前,梅影只推说身体不舒服,说是下午在江边吹了风,有点小感冒,早早地就和冷旭回家了,她决定明天一早就去找丹姐陪她上医院。

  这个夜晚,梅影失眠了。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过,每一天都在冷旭的臂弯里甜美地入睡。看着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冷旭非常地心疼,以为她真的病了,又找来温度计给她量了体温,看着他一脸的疼惜,她又忍不住想要告诉他。可是最终她还是决定拿到医院报告时再给他和他的父母一个最大的惊喜,就如同那一个寒夜里他的突然出现一样。

  在冷旭的温言软语里,梅影迷糊着睡了。其实她是因为觉着很有可能怀了他的宝宝,脑子里太兴奋,才导致难以入眠。她的脑海里已经有很多的画面出来,冷旭一定会每天贴着她的肚子听孩子的心跳声,然后每天都会满脸幸福又小心翼翼地牵着她去散步。他的父母绝对比他更要紧张,连拖地这种小事都不会让她做了,各种大补的汤更是会每天煲给她喝,各式各样的水果准会堆满她的床头。然后她呢,就全心全意地好好保胎就行了,待到分娩那一天,她又多了一重身份,那就是——母亲。

  天放亮了,天气回暖,雾尽之后又有了一点点阳光。他们还没起床,强子就打来电话让冷旭过去,说是又找了个炒火锅料的师傅,路程有点远,要早些去,他们必须要去现场试一下师傅的手艺。毕竟他们几人是要打算开一家大型的火锅店,要大干一场的,师傅定然出不得半点差错,要精挑细选才好。

  “宝贝,咱们一起去吧,你最喜欢火锅,所以你最有发言权啊。”冷旭从背后拥着她,温柔的声音让梅影又想要告诉他怀孕的事,这个念头在心里来回翻腾着挣扎了许久,最后还是又放弃了。万一是她自己身体出了差错,岂不是叫他空欢喜一场。

“你去吧,今天我不想陪着你们两个大男人了。你们到了之后先尝尝味道再说其他的,反正找什么样的师傅最后还是我来敲定,对于你们俩的眼光和味觉,我还是不敢苟同的哈。亲爱的,平日里总是咱们四个人在一起,也没时间好好跟丹姐说说话,今天我想跟她一起逛逛街,还从没给她孩子买过任何东西呢,你就放我一天假好不好,女人逛街很麻烦的,就你这性子哪里受得了,事情办完早点回来就是。”

“只要你开心,我怎么都行,下次逛街我陪你去,绝对配合领导。昨晚瞧你不舒服的样子,真是心疼死我了,今天好些了吗?宝贝,没睡好吧,再躺一会儿吧,我去给你买早点。”冷旭从床上坐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关切地对梅影说着。

“没事了,你快去洗脸刷牙吧,强子还在等你呢,我也该起来了。我自己去买早点,也顺便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感受一下早春的阳光。”

  冷旭俯下身子来,深情地吻着她,即便他们只是分开一会儿,他也是千万般地不舍,梅影醉在他情深的眼眸里,醉在他炽热的胸膛里,醉在他轻轻浅浅的笑容里,醉在他们共同呼吸的这片空气里。

  情绵绵,爱无边,纵然他们还在彼此的怀里,却已将思念延展。他们已失去了六年的光阴,因此他们格外珍惜如今的拥有,毕竟,人生没有太多的六年来让他们挥霍。

“宝贝,我去了啊,来,把这个拿着,本来先前是让我妈替我保管的,她昨夜里又还给我了,说是应该让我的老婆来掌管,他们越来越喜欢你了,就等着咱们把这边的事办完马上就举行婚礼呢,我的宝贝一定是全世界最美的新娘。”冷旭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一本存折来放在梅影的手里。

  “讨厌,人家还没嫁给你就要帮你管这管那的,你也不怕我累着,这存折还是放你妈那里吧,万一我不小心弄丢了怎么办?”看着手中的存折,梅影知道这是冷旭几年来挣下的辛苦钱,这看似轻飘的一个小纸本,可那里面都是他满满的汗水,她感觉到了沉重,还是觉得给他母亲更妥当些。

“傻丫头,只要不把你自己弄丢就行了,本大少爷这堂堂之躯都是你的了,这些身外之物算什么,好了,你自己收好就成。一会儿别忘了吃早点,昨晚都没怎么吃。宝贝,听话,我走了哦。”冷旭依然恋恋不舍,又回过头来吻了她一下才开始穿上外套准备离开。

  “亲爱的,你也别忘了吃早点哦,事情办完了就回来,晚上我想请丹姐吃顿饭,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哈,你和强子一起过来吧。老是丹姐和强子请客,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嗯,都听宝贝的,我就早去早回,跟你分开一小会儿我都会想你的。乖乖的啊,给自己也买几身衣服吧,我喜欢看我的宝贝穿得漂漂亮亮的,这样,我每天的心情会更愉悦的。”

  正要开门的冷旭又转过身子来,深情地望了她一眼,在她的笑容里拉上门离开了。他们总是很缠绵,他们将自己的每一丝情意都镌刻在了时光里,将每一个瞬间都幻化为了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