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第六十六回 将爱圈入每一缕掌纹
第六十六回 将爱圈入每一缕掌纹



更新日期:2015-10-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真不愧是雾都,在没有阳光的清晨,空中尽是游移着乳白色如纱般的气流,时而如袅袅的轻烟,时而如凝重的灰铅,时而又缥缈似白羽,在城市的上空淡定闲雅地漫步。茫茫大地,都被这浓浓雾霭模糊得失了原形,山峰没有了棱角,河流不知是静止还是流动,人在雾中,而雾又在人们的每一缕掌纹中。

  来到了强子的公寓,梅影感觉到了疲惫,在火车上就没睡好,又疯闹了一夜。很快地,在冷旭温柔的怀抱里渐渐入睡。当她醒来时,天又是大亮了,冷旭已经坐在床边痴痴地望着她。

  他不会叫醒她,他很清楚自己的女人,她要以最佳的状态去见他的父母,她不想脸上有哪怕一丝丝的倦容,从今往后,他的父母也会成为她的,因为彼此相爱,所以她愿意融入他的家庭,这跟从前在周凯家是不一样的,她难以融入周凯的家庭,就好比周凯无法挤进她的世界一样。

  “亲爱的,干嘛傻傻地看着我,我脸上是不是长了什么怪东西啊?”梅影从被窝里伸出手来,去抚摸着眼前这令她无比疼爱的那一张脸。

  “影子,你睡觉的样子好可爱,尤其是你磨牙的时候,那咔咔的声音像是在啃我的骨头,脆脆的,酥酥的,是不是特别香啊,呵呵。对我来说,这声音就是最美妙的天赖。知道吗?你磨牙的时候我就醒了,我还把手放到你的嘴边,可是你好像并不感兴趣,转过身去又睡了,真是让我无法不爱的小猪猪。”

  “我打小就磨牙,其实自己睡着了一点感觉都没有。还脆脆的、酥酥的,你以为我啃猪蹄呢,不如把你的耳朵割下来卤了给我在梦里做下酒菜吧,哈哈哈。”

  “嗯,一点问题没有,想要哪块就尽管拿去,我身体里的每一个零部件都是你的,想怎么用你看着办吧。宝贝,休息好了吗?还想睡一会儿吗?我刚才给家里打过电话了,跟我父母说了我们会回家吃午饭。”冷旭的每一个字里都满是柔情蜜意,梅影的心也随着他的声音而荡漾。

  “亲爱的,从前刚认识你时,感觉你整个人都冷冰冰的,一副懒理红尘俗事的高姿态。可是自从那一夜你拥我入怀时,我就被你融化了,原来你冷漠的外表下跳动着一颗炽热的心。说真的,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接受了你喜欢我的事实,因为这于我而言,的确是一场太大的意外与惊喜。”

  “宝贝,你不觉得自己本身就是个发光体吗?你总是能吸引很多人的目光,当然也包括我。喜欢你,爱上你,其实就是很自然的事,我无法抗拒你身上散发出来的魅力。”

  “我有什么魅力啊,不过就是磨牙声音好听点罢了,我怎么感觉咱俩在这互相吹捧呢,哈哈。我睡好了,咱们赶快回你家去拜见你的父母吧,别让两位老人家等,这样很没礼貌的哦。”

  “好嘞,小猪猪起床了,行李箱还在强子的酒吧呢,要换衣服的话我陪你去商场买新的,好吗?”

  “哪有那么多穷讲究,就这身挺好的。以后也不要动不动就给我买这样那样的,你的钱挣得也不容易,我都听丹姐说了,你们头两年倒腾服装时总是天不亮就起来去批发市场进货,风里来雨里去的,比我摆地摊可是累多了。把钱留着咱们以后开火锅店吧,你不是说了以后都听我的吗,就这么着吧,我知道你最乖了,嘿嘿。起床啰,快伺候本姑娘沐浴更衣吧。”

  梅影不爱化妆打扮了,眉眼间却因了爱情添了几分异样的神彩。浅灰色带帽的休闲中长大衣,随意而整洁,让她看起来很是仪态大方,清新素雅。一如既往的短发,有些俏皮,却早已回复了她的本真。

  冷旭搂着她,有些爱不释手,他常常这样没来由地从背后拥着她,静静地,只让他们俩的心跳去搅乱那一池春水,然后,轻柔地转过她身子来,吻她的眉,将她越发娟秀的脸捧在他宽大的掌心里,以他粗糙的指尖来拨弄她的鬓角眉梢。他的爱不似波涛汹涌般狂奔而来,只许她一涧清泉,澄亮透澈,清冽甘美,温软润心,这何尝不是别样的绮丽风光。

  又是一路的牵手并行,山城的路虽是爬坡上坎,但梅影一点不觉得累,爱情就好似一剂强心针,将她体内所有的能量都激发了出来。

  来到他家楼下了,冷旭指着三楼的窗户对她说:“影子,那就是我家,你看窗台上好多花,我爸最喜欢养花花草草了,反正他们退了休也没啥事干,就当怡情养性也好。以后咱们结了婚买套大点的房子,最好有花园那种,你在家没事也弄弄花草,别整天就想着打麻将,一坐一天也不嫌累。”

  “是,相公。还没嫁给你就开始调教你娘子了,看来我还得考虑一下要不要嫁给你。”梅影边说边噘嘴,其实她对麻将也不是特别感兴趣,也很长时间没打了,也就在离开家的前两天跟强子、徐燃和燕玲在家里打了一天一夜。冷旭不会打牌,就负责给他们做饭,端茶倒水。不过,那两天还真是打得很爽,坐得累了,他还会给她揉揉肩、捶捶腰,燕玲还直夸他是模范丈夫。

  “你敢!都是我的人了还想改嫁不成,你再捣蛋我就直接抱你上楼了哈。”

  “来啊来啊,我怕什么,这是在你家门口哈,巴不得有人抱我上楼。”

  话音刚落,冷旭还真的一把抱住她就往楼上走去,弄得梅影心里的小鹿一个劲乱撞,整个脸庞就像燃起一片火烧云似的。梅影也没有扭捏作态地要他放她下来,任由他抱着,搂着他的脖子,望着他那张英俊的脸,又是一阵心血激荡。他们俩在一起,不管怎样都是幸福的。

  到他家门口了,冷旭轻轻地放下她。梅影抚了抚激烈跳动的心,竭力地让自己看起来很平静的样子。冷旭没有拿钥匙开门,轻轻地按响了门铃。

  门开了,一位慈祥的老太太站在门口,娴雅端庄,浑身都透着温和之气。亲热地拉着梅影进到屋里,还一个劲对着厨房喊着“老头子,小旭回来了,梅影姑娘也来了。”

  没多会儿,冷旭他爸穿着围裙就走了出来,真是个帅气的老头儿,个子跟冷旭差不多,虽面容清瘦,但难掩儒雅之气。难怪冷旭风姿俊逸,看来基因太重要了,帅老头儿用他那镜片后的一双眼打量着梅影。不停地点着头,“好,好,好,这下可有人好好管着小旭了,整天的不着家,尽知道惹事生非。姑娘,快坐,我这就把菜炒好了。”他爸说完又转身进了厨房。

“小旭,去给小梅姑娘拿点水果来。”他妈妈拉着梅影的手坐到了沙发上。

“妈,什么小梅姑娘啊,怪别扭。叫影子就行了,我们都这么称呼她。”冷旭一边说一边给梅影削着水果。

  冷旭的父母很是让她有亲切感,自爸爸妈妈走后,她还是第一次见这么随和的老人,看着他妈妈满头的白发,她心里有些哽咽地叫了一声“伯母”。他妈妈欣慰地应着,用手轻抚着梅影的脸颊,疼惜地说道。

  “好孩子,我们都听小旭说了你家里的事,以后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你们以后想回你家乡结婚也可以,我和他爸就随你们一块儿去,咱们买套大些的房子,一家人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好不好?”

“好,好!”那一瞬间,梅影想哭,除了不断地说着好,她再难以用任何言语来表达。这种久违了的家庭温暖让她热泪盈眶。冷旭妈妈轻轻搂着她,拍着她的肩,不停地说些安慰的话语。

“小旭,你那间房都给你收拾干净了,就让影子住吧,你就睡你爸的书房,那张小床够你睡了。”

“妈,都什么年月了,还死封建,我要跟影子睡一屋,都六年了,我不要再跟她分开。”冷旭很坚决地说着。

  “冷旭,你说什么呢,听伯母安排就好了,咱们还没结婚呢。”梅影说完害羞地低下了头。

  “你呀,真不知你当年怎么惹影子生气的,害得影子六年都不见你,要是你们早结婚,我和你爸都抱孙子了。”他妈妈不无埋怨地数落着冷旭。

  “妈,说了你们也不懂,都是些陈年旧事了,咱们今天不说这些,说说高兴的事吧。妈,我跟影子办结婚证需要哪些手续啊,我又不懂这些,这年也快过完了,你哪天去问问嘛。”

  “好,我去问,你也不小了,早该成家了。你没有单位,应该是去街道办事处开证明吧,影子也要回原单位开个证明,等你的办下来了,你再陪影子回去办也不迟,既然来了,就好好玩些日子。小旭,你看影子也太瘦了,以后你每天负责买菜,好好煲些汤给她补补,都快结婚了,也该懂事了,要学会疼自己的老婆。你看你爸多疼我,连厨房也不让我进。”

  这一番话很是令梅影动容,哪里像周凯他妈说那些话,真是难听又刺耳,会疼老婆的男人才能堪称好男人,是纯爷们儿,真汉子!就好比她的冷旭,无时无刻不挥洒着真性情,这样的男人才不枉她思念、迷恋了整整六年。

  在这样的家庭里生活是极其愉快的,每天品尝着美味,和谐的家庭氛围,冷旭的呵护,他父母给予的怜爱,让梅影一下子有如从隆冬走进了春天,他们的爱沐浴着她,真是叫她乐不思蜀。

  冷旭的妈妈开始去街道办事处开证明,来来回回跑了几次也没办齐全,一会儿这个盖章的不在,一会儿那个签字的又请假了,要不是梅影拦着,冷旭又要犯浑了,梅影能感受到他一颗想要娶她的急切之心。

  梅影在国营单位待过,她知道那种体制下是不可能生出效率这个词来的,无论你是结婚、离婚还是辞职,若不是从前有燕玲在那里帮她在各种申请、证明上盖章,没有一个领导会很快就给她把章盖齐的,反正一个字,“拖”,着急是没有用的,急死了又不会赔你棺材钱。

  这街道办事处上班就更慵懒了,偌大一个院里好几间房就没几个人在正儿八经上班,梅影记得爸妈走后要去户籍处下户口,整整跑了半个月才算完事。没人有责任心,这些人拿着国家的福利,饿不着也撑不死,好多人宁愿对着报纸发呆,也不会在你的申请或是证明上多看两眼。心情好时就给你办,心情不好时会叫你过两天再来。所以梅影只能轻言细语地劝着冷旭,婚是结定了,不过早晚而已,也不在乎那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