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一屋子烟味儿(第六十四回)友谊地久天长
一屋子烟味儿(第六十四回)友谊地久天长



更新日期:2015-10-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是的,该起程了,丑媳妇终归是要见公婆的。轰隆隆的车轮声让梅影欢畅的心又平添了几分忐忑,她在梦中想像了无数次去他的家乡,甚至去见他的父母。可真的踏上了征程,她又开始浮想联翩起来。

  万一他的父母不喜欢她,万一他们知道她离过婚,她们还会如冷旭所言喜欢她吗?从前听冷旭说过,他的父母还是很严厉的人,难道岁月真的能改变所有?也许吧,也许真如冷旭所说他的父母如今很随和,很豁达。就像她自己的父亲一样,从最初的严苛变得温和,温和得她都不敢相信。

  看着冷旭和强子还在熟睡,梅影独自来到了车厢接轨处抽着烟,随着目的地的接近,她有些兴奋,脑子也越发乱了。

 “影子,干嘛一个人站在这里,想什么呢?”冷旭也走了出来。

 “你们两个大男人可真能睡,都快要到了吧,我心里乱得很,睡不着了。我在想,要是你父母知道我的过去,会不会不接纳我,现在很多人还是很在意这些的,你又是独子。”梅影显得有些忧心忡忡,一次失败的婚姻不由她不去考虑很多问题。

 “哎哟,我的小傻瓜,这事你还用发愁吗?我一五一十都跟他们打过电话提前告知了,都是我六年前犯下的错,与你何干?你知道吗,我父母四十了才生下我,只要是我喜欢的,他们就一定喜欢。咱们结了婚以后你再给我生个小宝贝,那我爸妈不得乐坏了啊。一会儿到了站,再给你一个惊喜哈。“

 梅影知道他口中的惊喜绝对是让丹姐来接她,不过她最大的优点就是不去揭穿他,让他很满意带给她的”惊喜“。

 “冷旭,你很喜欢孩子吗?我曾经发过誓这辈子都不要生孩子的,女人生命里有一些泛着痛的记忆是男人无法理解的。这些天来我也想了很多,如果你喜欢孩子,我就为你生一个小宝贝。因为你的爱让我想做一个完整的女人,我也很愿意将我们的这份爱延续下去。”

  是啊,面对这个深爱他的男人,面对他六年后的回眸,她没有理由拒绝为他带来一个可爱的孩子。他跟周凯是完全不同的男人,周凯万事都随着他母亲,偶有的挣扎也是多么地无力。可冷旭不一样,梅影知道的,即使他父母不喜欢她,他也会与她携手天涯,他的爱是义无反顾的,天下哪一个女子不喜欢这样的男人呢!

  “影子,没关系的,不要勉强自己,我不想你为了我去做很多违心的事,我说过的,只要做你自己就好,只要你是我的影子,我就喜欢。我们不想从前了,好吗?跟我在一起,我会让你忘掉所有伤痛的。来,笑一个吧,你知道吗?你的笑容一直是这六年来慰籍我的良药。”

  听着他说的这些话,梅影的心一下放了下来,这么多年了,是他让她有了生孩子的欲望,其实为自己深爱的男人生孩子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这几天她也曾想像他们孩子的模样,一定是又帅又酷,她还是想着能为他诞下一个男孩子,她一直觉得他是那么优秀,记得他生日那个夜晚,她就仿佛做梦般被他搂在怀里,与他的交往也太不真实,她感到自己是配不上他的。还好,如今的体态轻盈总算能与他比肩了,结婚之后再有一个小冷旭,那她这一生就再无缺憾了。对,她很坚定地告许自己,她一定会为他生儿育女的。

  “说得太严重了嘛,我哪有什么过不去的伤痛,一见到你早都痊愈了。你没有勉强我啊,我很乐意为我的冷旭哥哥生个可爱的小宝贝,你喜欢吗?”梅影的脸上又洋溢出幸福的神彩,只要拥有了他的爱,要她做什么都是快乐的。

  “影子,真的吗?你愿意为我生一个跟你一样可爱的小宝贝吗?我的小傻妞,真是爱死你了!”冷旭激动得一把抱住了梅影,这世间怕是没有几个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女人为他生儿育女的,冷旭也不能例外。

  快到终点站了,已经有很多人提着行李从车厢里往外走。他们不想再回到闹哄哄的车厢,就这样站着,一点一点去想像一会儿下车后的感觉。梅影偎依在冷旭的怀里,听着他娓娓诉说他的父母会如何如何来疼爱她,他又会怎样每天给她做好吃的,他总是说她太瘦了,他要把这六年来的营养都给她补齐。

  思绪跟车轮一起飞驰,到了,终于来到了他的家乡,虽距离不远,但这一等却恍若隔世。冷旭牵着她走下火车,强子还睡眼惺忪地揉着眼睛。刚走到出站口,她就看见了丹姐,还是那么喜欢大红色,还是那么喜欢蹦蹦跳跳的,远远地站在围栏处一个劲跳着对他们挥着手。这一次,冷旭不再拦她,任由她欢快地朝着丹姐跑去。

 “影子,我的妹儿啊,你咋瘦成这样了,要不是你给我寄过照片,我哪还能认出你呢。来,我看看,嗯,啥都小了一圈,怎么连胸都小了啊,得赶快补起来才行哈。这眼睛倒是大了,眉毛更浓了,人嘛,就不用说了,简直就是清新俏丽。嘿嘿,记得从前我就说过,还是冷旭有眼光哦,哈哈哈,被我说中了吧,真是太开心了。”

  丹姐拉着她的手,还是跟从前一样跟她调侃,后面还站了两个大男人呢,说得梅影脸都红了。对啊,这就是她的丹姐,一见面就劈哩啪啦说一大堆,率直的性子真是一点都没变。

  “姐,你惯会取笑我的,我是瘦了,你倒是越发丰满了哦,活得很滋润嘛,看来还是北方的窝窝头养人哈。我估摸着你和曹斌早都不是万元户的问题了,每天啃窝窝头,怎么也啃出个十万元户来吧,哈哈哈。”

 “哈哈,这才是我的妹儿啊,连说话的口气都没变。这么多年不见了,真是想死姐姐了,管他是万元户还是破落户,想吃什么尽管说,姐还要跟你好好喝个够。”

  望着丹姐的笑脸,梅影又突觉心头一阵哽咽,她想起从前丹姐对她所有的关爱与细心呵护,眼眶热热的,泪珠儿在眼眶里打着转。其实,他们都没变,变的只是她梅影,这些年的大起大落,不仅令她容颜在变,就连心也长满了霉苔,还好,他们又出现在了她的世界里,她激动得一把抱住了眼前这给予过她无数怜爱的姐姐。

 “影子,别哭了,你看咱们不是又在一起了吗,我答应你,这段时间一直陪你好不好,反正我也没上班了,曹斌要调离原单位了,等他在那边办妥了我再走。说,想吃什么?嗯,我猜猜,除了重庆最正宗的火锅,别的怕是提不起你的兴趣来吧。走,今天咱们要好好醉一醉。”

  丹姐给梅影抹着眼泪,两个曾经天涯远隔好几年的姐妹再次紧紧拥抱在了一起。很多话,无须多说, 因为她们的心从来就没分开过。

 “哟哟哟,这姐俩哭得跟泪人似的,今天要开心,要笑才对啊,咱们四个不是又团聚了吗。走,我做东,请影子去吃最地道最正宗的火锅。”

  “强子,干嘛偷听我们说话,我跟影子还有好多话要说呢。你坚持要请客我们是不会拒绝的,可有一个条件,别把你那些不三不四的娘们儿带来,脸上化的妆跟个鬼似的,看着心里堵得慌,一点食欲都没有了。”

  “汪丹,你别给我乱扣帽子哈,别影响了我在影子心里纯洁而高大的形象,那些可不是我的女人,还是你形容得好,都是些鬼,一个个青面獠牙、张牙舞爪的,的确让人没胃口。哈哈哈,走吧,两个青春美少女。”

  强子说完就转过身去把行李包放到冷旭手里,两只手一边搂一个地一路向前行去,把冷旭气得在后面吹胡子瞪眼地一个劲叫他们站住。

  真好啊,她们四个人的世界总是这样随性洒脱,谁见了都会眼红心热。一落座就是一阵豪饮,他们的酒量太好,把老板都惊得直吐舌头。重庆的火锅实在是太不摆了,味道太巴适了,喜爱辣椒的梅影大呼过瘾,心里盘算着要是也能在成都开一家,那以后一定要发大财了。

 “冷旭,从前的那些生意你不是说都不想继续了吗?不如我们回成都开一家火锅店吧,你觉得怎样?”梅影试探性的问着冷旭。

 “我觉得这法子不错,不如我也把店都关了,咱们一起去影子那里开火锅店吧,重庆的火锅能够在成都发扬光大,这岂不是件美事啊。我这几个店虽没开多久,但实在让我伤脑筋。就说那酒吧,时不时地还惹点事出来,我们现在都改邪归正了,我们都是祖国的有为青年,靠着一腔热血和拳头混日子的时代都一去不复返了,还是做点正经生意要紧。”强子摸着他的光头用少有的严肃一本正经地说。

  “就你这吊儿啷当样,还有为青年?你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哈。不过强子总算说了句人话,你不是还有两个咖啡店吗,一起盘出去得了,这年头大家都一门心思挣钱,下岗的人那么多,谁还有闲情逸致去你那里搞浪漫,是不是啊?”丹姐也发话了。

 “我没意见,我听我们家影子的,她指哪我就去哪。”冷旭也附合着梅影。

 “丹姐,不是你也辞职了吗?不如一起吧,咱们就叫桃园火锅,怎么样?”
梅影居然把店名都想好了,她天性如此,总是说干就干。

 “影子,我还不知道曹斌那头办得如何,孩子还在他妈那里带着呢,我等他有了准信儿就答复你们哈。”丹姐毕竟是做了母亲的人,凡事也理当为孩子的今后考虑。
 
 “好,这个提议就算是通过了哈,不用举手表决了吧。吃得也差不多了,走,去我的酒吧活动活动,练练嗓子吧,再把老同学们都叫出来,咱们接着喝。”

  强子付过账,他们又向他位于市中心的酒吧进发。夜色来临,节日的大街上依然人头攒动,热闹非凡。朝天门码头上传来汽笛声,轮船搅动着江水,像歌声,又好似很多种乐器混在一起,时而激扬高亢,时而呜咽低鸣。站在码头上,梅影在想像着白日里山水相映,百舸争流的壮观之景,突然地就想嚎一嗓子了。于是,她将手拢住嘴,扯开喉咙就大喊起来。

  “嘉陵江,我来了!请为我们的友谊做个见证吧!我们又回到了同一个世界,愿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